水晶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暖婚似阳》独家婚宠:老公,别玩火 011我没交过女朋友18禁

《暖婚似阳》独家婚宠:老公,别玩火 011我没交过女朋友18禁

时间:2019-12-03 07:48:14来源:阅文集团

《暖婚似阳》林帘湛廉时免费阅读 SM 暖婚似阳大结局 连载

暖婚似阳

类型:现代言情作者:卷卷泪状态:连载中

《暖婚似阳》由网络作家卷卷泪所著,终于迎来了丝丝入扣的大结局,沈千寻,靳牧寒这两位天选人物会有怎样的剧情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情节都将在这章余音绕梁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我来?”面对这副嗓音,沈千寻是没有一点点抵抗力,鬼使神差的点头。靳牧寒笑了。他只是随意站着,周遭的事物已经因他而暗淡,可一笑,世界好像因此五彩斑斓,春暖花开。“我去洗手。”沈千寻说好。人走后,筱丹眯

《暖婚似阳》 免费试读

“我来?”

面对这副嗓音,沈千寻是没有一点点抵抗力,鬼使神差的点头。

靳牧寒笑了。

他只是随意站着,周遭的事物已经因他而暗淡,可一笑,世界好像因此五彩斑斓,春暖花开。

“我去洗手。”

沈千寻说好。

人走后,筱丹眯了眯眼睛,上前压低声音询问,“千寻,你对我表哥怎么回事?”

沈千寻想了想,片刻,云淡风轻的,“我大概是中了你表哥声音的毒。”

筱丹瞪了瞪眼,“还能治你对男人的心理洁癖不成?”

要不然怎么会如此宽容,仿佛靳牧寒要天上的星星,沈千寻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

筱丹刚认识沈千寻的时候,她对男人的心理洁癖还很严重,需要定期去看心理医生治疗。

沈千寻摇头,那些过激反应随着时间沉淀和心理上的康复没再复发,也能很好的跟陌生男人交流。

“不能。”沈千寻郑重其事:“是我好了。”

筱丹诧异:“怎么没听你说过。”

沈千寻想起那天晚上被陌生暗恋者拥抱时的感觉,不排斥没起任何反感,淡道:“最近才发现的。”

毕竟以前不会跟男人有什么亲昵的行为。

“那也不能对他比对我好。”筱丹一副我在吃醋你快哄我的表情。

沈千寻笑笑,“我有吗?”

“就快了好吗!”

靳牧寒回来时,看到她一副懒散的姿态在跟筱丹聊天,唇角微牵,随意动作,那头及腰长发微微晃荡。

一会儿,他喊:“千寻。”

别说沈千寻对他的声音中毒,就是别人听了忍不住怦然心动,尤其是靳牧寒喊沈千寻的名字时,仿佛饮了一壶酒,禁不住沉醉。

沈千寻下意识回头,笑:“麻烦你了。”

靳牧寒恩一声,上前。

筱丹从包里拿出一把木梳递去,靳牧寒接过。

沈千寻的头发很柔顺光泽,不是纯黑的颜色,偏栗色。

手指勾起一缕长发,俊美的轮廓似稍微紧绷。

靳牧寒的手法很娴熟,修长十指灵巧,似乎曾经替谁梳妆打扮过无数次。

没会儿,漂亮的马尾辫成型。

“表哥,你是不是替别的女孩子扎过头发?”筱丹几度怀疑靳牧寒在国外有过女朋友,并且还把那个女朋友宠上天了。

靳牧寒道:“没有。”他又补一句:“只有千寻。”

只有她吗?

沈千寻微怔,那真是便宜大发了。

筱丹张了张嘴,她不是怀疑靳牧寒的品性,就是……

“我没交过女朋友。”语调偏严肃正经。

表哥一定是魔鬼吧,居然猜到她在想什么,筱丹默默的闭了嘴。

一切准备就绪,开始了今天的工作拍摄。

筱丹不是第一次拍这种微电影,加上沈千寻与靳牧寒足够默契,进展还挺顺利。

剧本里的女主周安晴从小人缘不好,而她本就孤僻没什么朋友,唯一能让别人关注到的是她的成绩。

青春期的男男女女,爱憎分明,做事反骨,偏激冲动,老师总是让同学以她为榜样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听多了,对周安晴莫名反感。

她从最初被班上的女同学孤立到偷偷的撕掉作业本,再到明目张胆的捉弄。

这似乎成了她们每天必不可少的乐趣。

饭堂,女同学故意将饭汤倒在周安晴身上,她的狼狈引来许许多多的嘲笑。

不知是不是那些助演的学生表现过于优秀,又或是这个场景似曾相识。

沈千寻头突然有点发疼,出了神,一时间分不清现实还是幻境,只觉得胸口堵的发慌,气息逼仄的呼吸不了,生出一股反感。

筱丹透过摄影机看到沈千寻脸色不大好,怎么了?

疑惑着,靳牧寒已经走到沈千寻面前,牵起她的手往外走。

拍摄终止。

食堂外面,沈千寻换下校服,已经穿回原本的旗袍。

阳光倾倾洒洒。她靠坐着长椅,皮肤白的发光,神色已恢复如常,只是,眉头紧皱,仍没舒展。

额头,一抹温热袭来。

“喝点热水。”

沈千寻抬手接过:“你哪里来的保温杯?”

“学校小卖部买的。”靳牧寒又温声问:“头还疼吗?”

“你怎么知道我头疼?”

靳牧寒缓缓说:“你一直在揉太阳穴。”

沈千寻恍然,她喝着水,没再说话,陷入沉思。

靳牧寒见,眸色微沉,又道:“千寻,可以跟我说说头疼的原因吗?”

“就很突然,说不清因为什么,不过刚才那段戏,总觉得似曾相识。”沈千寻说。

靳牧寒目光紧锁她,“很正常。”他不疾不徐的:“我念初中有次上洗手间,见到一名男同学被好几个坏学生欺负,我袖手旁观了,后来夜里时常做噩梦。”

“所以我反感是因为我以前可能也袖手旁观过产生的愧疚心理?”

“恩。”

沈千寻信了,她看过心理方面的书,不是没这个可能。

往往,放在心底忽略的某些事,一旦放大,就会牵引情绪变动。

“千寻!”

筱丹大声喊她的名字,气喘吁吁的跑过来。

沈千寻颔首,“跑这么急干什么。”

“还不是担心你。”筱丹平息呼吸,“刚才怎么了?”

“良心不安。”

筱丹一个问好脸。

“那就不拍了。”靳牧寒道。

显而易见,沈千寻分明是被靳牧寒的三言两语忽悠了去。

筱丹目光停留在沈千寻脸上,发现她很认真的在说那句话。

“那不行。”沈千寻笑了笑,答应筱丹的事,良心再不安也要做完。

谁知筱丹说可以,如果知道沈千寻会因此不舒服,说什么都不会找她。

不顾沈千寻的反对,两人一拍即合。

“人我替你找。”

筱丹点头,感激不尽的,“谢谢表哥。”

沈千寻是还没三振就出局了。

偏僻角落,靳牧寒站在树下,即使经历过一世,有些事情,他知道的还不够巨细,拿出手机拨通陈铭的号码:“查一查七年前市一中学914事件。”

夜晚,月朗星稀。

白天过于心浮气躁,在沈千寻又打算服用安眠药入睡时,电话又响一声挂断了。

沈千寻见来电显示,眉梢轻扬,又点了回拨。心里惦记着的嗓音徐徐在耳畔响起:“抱歉,新买的手机不太熟悉,不小心按到了你的号码。”

她语速很快:“没关系,补偿我就好。”

而另一边,楚凡站在马路边,酒喝多了,撑着墙边猛吐,今晚有意向跟楚凡合作的客户,又是冲着沈千寻来的。

精彩点评

一部十分平庸的现代言情小说,作者(卷卷泪)有文艺青年的情怀,小说也有点想模仿《暖婚似阳》的感觉,但是笔力不及,把整部小说的剧情往文青方面带的无比尴尬。在感情戏方面,男主(沈千寻,靳牧寒)和几个女主的感情铺垫不足,有时候发展的会让读者感到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