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汉世迷殇》汉世驰道 第十回 兴阑珊背井离乡 断曲直黑白分明(六)武侠类型小说

《汉世迷殇》汉世驰道 第十回 兴阑珊背井离乡 断曲直黑白分明(六)武侠类型小说

时间:2019-12-02 11:24:42来源:阅文集团

《汉世迷殇》汉世 章节在线试读 汉世迷殇健全 连载

汉世迷殇

类型:武侠作者:装睡的起点状态:连载中

《汉世迷殇》是装睡的起点新写的一本武侠网络故事,内容韵味无穷,文笔一气呵成,值得阅读。《汉世迷殇》主要章节节选 章会宗狼狈爬起,怒吼着:“原来你小子还有两下子。”说完便双龙出海,两只拳头向着张望之胸前狠狠袭来。刚才那一抓他只是用了两三成功力,知道张望之不是等闲之辈后,这两拳却是用尽了全力,希望一举击倒对方。张望

《汉世迷殇》 免费试读

章会宗狼狈爬起,怒吼着:“原来你小子还有两下子。”说完便双龙出海,两只拳头向着张望之胸前狠狠袭来。

刚才那一抓他只是用了两三成功力,知道张望之不是等闲之辈后,这两拳却是用尽了全力,希望一举击倒对方。

张望之见对方这两拳来势汹汹,倒也不敢大意,脚下发力,身形一转已到了章会宗身后,顺势伸出一掌在他的后背用力一推。

这几下干净利落,对方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张望之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脚下会如此心随意动,潇洒自如,出手更是迅猛快捷,随心所欲。

这是张望之修炼羊皮图册上的神功之后第一次和人动手,想不到有这强大内力支撑,自己随手一挥都可以化腐朽为神奇,比起往日的捉襟见肘简直判若两人。

章会宗本身出拳的力量就奇大,再加上张望之这推波助澜的一推,只见他向前一个踉跄,想要收住脚却已是来不及了,一头撞到了桌案边上,额头上顿时鲜血四溅。

章会宗呲牙咧嘴用手捂着汩汩冒血的脑袋,知道自己的武功和张望之差得太远,今天又是在对方的地界上,定然讨不到好去,只得说了声:“好小子,你给我等着,不出两日定要让你好看。”说完便仓惶逃出了官署。

那些刚才被章会宗殴打过的决曹属役见张望之没几下就赶跑了这恶汉,为自己出了口恶气,纷纷跑来向他道谢:“想不到张公年纪轻轻,武功却如此了得,佩服佩服。”

另有一些胆小怕事的低声嘀咕着:“唉,痛快倒是痛快了,可是这祸也闯得不小啊,那广陵王飞扬跋扈,就连当今天子也得让着他几分,怎会吃了这个哑巴亏。”

众人正在纷纷攘攘之际,却见马志明和王林远气喘吁吁地一路小跑,进了官署。

原来刚才有个经验丰富的属役看到广陵王的侍卫前来闹事,心想此事不小,怕张望之小小年纪处置不当,便飞奔着去向王林远通报。

马志明正在与郡吏开会,知道了此事之后两人自然飞快赶来,却哪知那闹事之人已被张望之打伤逃走。

王林远听了此事的原委,大叫不好,正要出言责备张望之鲁莽,却听马志明说道:“事已至此,多说无益。望之虽然处理得有些草率,但毕竟邪不胜正,此案发生在会稽郡境内,理应听由我们处置,广陵王虽然财厚势大,但凡事抬不过一个理字,我们按照大汉律法办事是没有问题的。只是望之以后在行事方式上还是要像王掾史那样圆滑一点才好,不过瑕不掩瑜,咱们身正不怕影斜,他要闹就由他闹去,出了事有我顶着。”

“是,此事我现在细细想来,确实处置不周,给太守尊台带来了麻烦。不过事出有因,如果他不先蛮横无理出手伤人,我也不会略施惩戒。总之,是我一时鲁莽,如果他们胆敢前来闹事,全由我一人担当就是了,与太守尊台和王掾史无关。”张望之见马志明替自己打着圆场,心下感激。但是此事由他而起,断然不可因为惧怕而畏缩在其他人身后。

“好了,这件事先不要管它了,车到山前必有路。只不过这几日大家都要警醒一点,遇到可疑情况要及时上报,别让对方抓到什么把柄好趁机要挟。”马志明虽然暗地里忧心忡忡,但表面上仍然装作满不在乎,他不想给初入仕途的张望之太大压力。

果不其然,刚清净了没两天便又出事了。

这天张望之正在决曹官署中办公,一名马志明身边的侍从匆匆跑了进来,对张望之说道:“张公,赶快回家躲避一下吧,广陵王王子刘圣带着广陵王的宠妾左姬,还有一大帮卫兵正在郡署里闹事,太守尊台让我喊你暂时回避一下。”

张望之知道这是马志明自己把一切都承担了下来,不禁为他的义气所感动,动情地说道:“此事由我而起,我怎能看着太守一人为难。”说完,竟不顾王林远的阻挡,大步流星地向着郡署走去。

此时的郡署正堂完全没了平日里威严肃穆的样子,只听见里面人声鼎沸已是乱成了一锅粥,竟然像是商贩云集的乡村集市,墙上的字画被撕扯下来扔得满地都是,椅子也是七倒八歪地散乱在大厅各处。

马志明被一帮人围在中间,他正在苦口婆心地解释劝说着什么,却全然无济于事。

“有什么事冲我来,此事与太守尊台一点关系也没有。”张望之见状气往上冲,虽然他的声音不大,却让正在吵闹的众人安静了下来,一齐转头向张望之注目。

马志明见张望之来到这是非之地自投罗网,不禁面带苦笑,自言自语道:“唉,你这是何苦,他们又不敢把我怎么样。”

此时,人群中一个二十八九岁衣着华丽的男子开口说道:“你就是前两天打伤章侍从的人?年纪轻轻便无法无天,给我拿下。”说完,他身边的几个壮汉已经朝着张望之恶狠狠扑来。

张望之既然来了就早做好了心理准备,见对方人多势众却是不惧,只见他也不出手主动出击,只是脚下如鬼魅般地快速移动,身形如在花丛中穿插的蝴蝶一般在那几个壮汉之间来回穿梭躲避,愣是连衣襟都没让对方蹭到。

马志明在旁边不禁看得目眩神迷,忘了自己身在何处,竟然大声喝起彩来。

待到发现周围的人都对自己怒目而视,才意识到已然失态。

张望之正在悠游自在地施展轻功躲避那几个壮汉的围追堵截,却听见刚才说话的男子喊道:“好啊!马太守,没想到你在官署中竟然收留藏匿了武功高强的江湖巨匪,还委以重任让他担当郡府命官,看来你是想图谋不轨,意图造反啊。”

那男子这句话把马志明吓得立时冷汗直流,他心想广陵王权势通天,是当今天子的异母兄长,假如他真要给自己编织上这么个罪名倒也不是什么难事,若要事态发展到那个地步,自己可是要被诛灭九族的啊。

张望之见状停下脚步,任由那几个大汉上前将自己擒住,他看着马志明左右为难的样子也是心里难过,不禁慨然说道:“要拿就拿,莫要编织罪名,陷害无辜清白之人。”

那领头的男子阴测测地说道:“哼,算你小子明白事理。马太守,限你明日之前把左商交出来,此事咱们就算一笔带过,如若不然,我把此人押到京城,告了你的御状,那时你想要后悔可就迟了。”

马志明正要说些什么,却被那男子身边的一位贵妇人抢过话来,说道:“如果左商身上缺了一根汗毛,我便先拿这小子开刀。”

张望之转头看那妇人,大吃一惊,只见她正是自己在广陵国江都县休息时无意中碰见的广陵王宠姬左氏。

本来已经听天由命的张望之见了左姬却如同见到了救命稻草,只见他双膀运劲,喊了声“开”,那紧抓着他的几名壮汉都被振得仰面跌倒在地。

张望之却早已脚下如行云流水般地滑到左姬身旁,众人以为他要伤害那贵妇,不由得大惊,但是张望之动作太快,此时再想阻住他也为时已晚。

只见张望之却并不出手擒拿那贵妇,只是在她耳边悄悄说了一句话,那本已被吓得花容失色的左姬听完之后,一张惊慌失措的粉脸顿时涨成了猪肝色。

左姬望着眼前的这个少年就如同见到了恶鬼一样,最后柳眉倒悬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我们走,这事就这么算了。”

那领头的男子还要再说些什么,却见左姬已经气冲冲地拂袖远去,只得快步跟了上去。

转瞬间,刚才还乌七八糟的郡署正堂上就只剩下了张望之和瞠目结舌的马志明两人。

精彩点评

我在多年前,好像是杂志创刊号上曾看过对装睡的起点的评价,说《汉世迷殇》是神作,但是很担心今何在再也写不出超越《汉世迷殇》的小说来。作为装睡的起点的好基友,真是一语成谶。不管是之后的哪部作品,装睡的起点再也没有写出和《汉世迷殇》一样有灵气的作品。个人认为装睡的起点在想象力丰富,但是行文节奏松散,故事性弱,写着写着就把小说写成了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