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暖伤豆蔻》暖伤过境小说 第11章 011 暖伤豆蔻女王受

《暖伤豆蔻》暖伤过境小说 第11章 011 暖伤豆蔻女王受

时间:2021-02-23 16:33:18来源:互联网

《暖伤豆蔻》暖伤过境小说 女王 暖伤豆蔻主角是萧锦芸,楚楚的小说 连载

暖伤豆蔻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醉若璃歌状态:已完结

今天给老铁们解读醉若璃歌最新写的古代言情作品《暖伤豆蔻》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萧锦芸,颜以亦两位主线人物最终会发生怎样的剧情呢,让我们一起追书吧!“素素的娘很漂亮吧?”许是看出了颜以素没有睡意,萧锦芸干脆与她聊起了天。那下意识地认为那一句句“不要走”,一句句“不要丢下”代表着她的娘已经逝去,想到这里,她的心里平添了一份惆怅。没有孩子的母亲,很苦

《暖伤豆蔻》 免费试读

“素素的娘很漂亮吧?”许是看出了颜以素没有睡意,萧锦芸干脆与她聊起了天。

那下意识地认为那一句句“不要走”,一句句“不要丢下”代表着她的娘已经逝去,想到这里,她的心里平添了一份惆怅。没有孩子的母亲,很苦吧?难怪颜以亦那么疼爱她了。空想着她,心里的对他的做法也多了分认可,少了些排斥。

颜以素的醉酒状态是有些奇怪,但这并不影响她对她说话。仔细瞧着萧锦芸,她的小手抚上了她的眉、她的眼,笑了,天真无邪。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开口说道:“你不是我娘,你虽然美,却不及我娘。”听惯了奉承阿谀的萧锦芸身体晃了一下,耳畔却听得她继续呢喃:“而且啊,娘不会听素素的话呢,娘当年就是这么离开素素的。哥哥说是因为素素长大了,所以娘才走的。所以素素就问管家叔叔啊,怎么样的才是小孩子。嘻嘻,管家叔叔都说呢,素素啊,从来都是个乖孩子,所以娘才不担心的。素素到处捣乱,可是,娘……呜呜呜……”

“这才是你任性的原因吗?”萧锦芸低头看着那张脸,泪痕还在,可是那酣睡的小模样却是恬静的。

替她掩上被角,萧锦芸蹑手蹑脚的关上门。在关上门的那一刹那,她没有发现,床上的人儿正睁着眼睛,望着她的背影。

“萧姑娘这么晚了不睡吗?”萧锦芸刚关上门,还没来得及从伤感中缓解过来,就听见身后突然传出的男声。

被吓了一跳,她急急转身,看见月光下那一抹青色的长衫,拍着胸脯埋怨道:“你干什么啊?大晚上的,人吓人会吓死人的耶。”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颜以亦勾起一个动人的笑,一边说道。

“神经病。”萧锦芸小声地嘀咕了一句,突然意识到这人现在是自己的大饭票,微微一愣,讪笑道,“颜公子还不睡?”

没弄明白这神经病到底是什么毛病,但颜以亦也没有多管下去的心思,轻笑一声:“姑娘不也还没睡吗?”

“呃……我……”萧锦芸愣了一愣,感觉那双眸子里似乎跳过什么她抓不住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她说不清楚,但,心里总是有些异样吧,脑海里有一瞬的空白,稍稍定下心,这才又回答道,“素素喝醉了,抱她进屋睡着罢了,正准备回去休息呢。公子还有事吗?”

他摇了摇头,侧开身子为她绕出一条道来。萧锦芸侧首嫣然一笑,轻轻颔首走了过去。不明白是什么道理,她能感觉到,颜以亦对她并不是友善的,甚至可以说是掩藏着敌意,即便她不清楚原因是什么。也或许,是她弄错了。相较之下,她更倾向于后者。

她自幼便是一个敏感的人,敏感度极高,是身边有什么风吹草动她都会感觉不舒服的那种人。她不说,不代表心里不清楚。也因着这性格的压抑,做什么事情,无论身边换了多少人,她总是感觉很累。她不想去猜,也不想去问,愿意便说,不愿便瞒,她一向没什么所谓。只要不犯到她的利益,她一向可以自动过滤。

看着她离去的身影,颜以亦转身推开门,看着床上坐起的身影,脸上顿时掩去了笑容,随意地将门关上入内,向前走了几步到她床边才停了下来。

“她不像坏人。”坐在床上,颜以素冷冷地说着,不似方才的稚嫩。寂静的夜里,她就是一朵带刺的玫瑰,带着不一般的韵味。

“你在同情她吗?素、素。”一字一句,他也毫不客气。

她抬眸,余光掠过他的脸颊,笑出了声,轻轻的,在房间里飘荡。许久,才又道:“如果她真是奸细,不用等你动手。”

“素素,为什么你还要这么固执?我说过了,我不需要你的手为我沾满鲜血。”颜以亦的脸上划过一丝不忍,终究是散了,冷哼一声,转过头去,“不过随你,你愿意怎样就怎样好了。反正,你也不是我的亲妹妹,答应照顾你,不过是爹临终前的要求罢了。”

那些舍不得,她明明看见了。“知道了,如果没事,我要休息了。”转身背对着他,她面向墙壁拉上了被子,她能感觉到他还没走,不过,她宁愿不清楚。

她也恨,为什么她不是他的亲妹妹,或许那样,她为他做起事情来也更方便些了。

闭上眸子,她的心中的声音徘徊不定。杀,还是留,她不知道。但愿,她今日的承诺不需要兑现。那个故事,她很喜欢。

他们不是亲兄妹,甚至可以说,是仇敌。

她的娘亲,是他的娘亲的亲妹妹,可是,偏偏是这一位备受疼爱的妹妹,爬上了姐夫的床,生下了这个不该存在的孩子。二女共侍一夫,必有一伤,更何况是亲姐妹。在爱情面前,说什么都是自私的。

他的娘,因着不想让这自私延续,离开了他,离开了那个被唤作“家”的地方,而她的娘,却安安稳稳地在府里生活,成为唯一的夫人。

他恨这一切,在他的印象里,他的娘亲总是会带着他唱童谣,只是后来,断了,一切都因为那个女人断了。他不会忘记娘亲离开时决绝的态度,甚至狠心地将他送到了别处……

不过,或许他也应该感激那个女人,若不是因为她,他的娘又怎么会把他送给师傅,他又怎能练就这一身的武艺,又怎会获得这一切名利。即使这些都不是他想要的。

罢了,一切都会烟消云散,他又何必庸人自扰?

推开窗子,那一缕阳光直直地射入房间。微微眯了眯眼睛适应这一切,萧锦芸这才转身踱步到门前轻轻打开门。

这是她在不属于家的地方度过的第一晚,她以为这一切都是梦,睡一觉,梦醒了,一切都可以过去的。可是现在看来,好像都是真的啊。抬头仰望初升的太阳,有些柔柔的,却还是刺眼。闭了闭眸子,无心再多做遐想。怎样都好,都与她无关了。她只要管好自己,只要活下去,说不定有一天还能穿回去呢。

精彩点评

我在多年前,好像是杂志创刊号上曾看过对醉若璃歌的评价,说《暖伤豆蔻》是神作,但是很担心今何在再也写不出超越《暖伤豆蔻》的小说来。作为醉若璃歌的好基友,真是一语成谶。不管是之后的哪部作品,醉若璃歌再也没有写出和《暖伤豆蔻》一样有灵气的作品。个人认为醉若璃歌在想象力丰富,但是行文节奏松散,故事性弱,写着写着就把小说写成了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