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盛嫁太子妃之九月独宠》盛嫁太子妃之九月远游 第二十四章 你要不要? 盛嫁太子妃之九月独宠69

《盛嫁太子妃之九月独宠》盛嫁太子妃之九月远游 第二十四章 你要不要? 盛嫁太子妃之九月独宠69

时间:2021-02-23 07:35:56来源:阅文集团

《盛嫁太子妃之九月独宠》盛嫁太子妃之九月独宠下载 年下攻 盛嫁太子妃之九月独宠强受 连载

盛嫁太子妃之九月独宠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九月远游状态:连载中

经典小说《盛嫁太子妃之九月独宠》全文在线阅读,作者九月远游,主线角色安悦,景荣,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网络故事,精彩章节节选:后来终于止住了哭的安悦,用手帕胡乱的擦着自己脸,却因为没有镜子,弄得整张脸更加像个大花猫了。景融看着此时成了大花脸的安悦,宠溺的笑了笑,从怀里拿出自己的手帕,用茶水将其打湿,仔细的将安悦脸上的易容擦去

《盛嫁太子妃之九月独宠》 免费试读

后来终于止住了哭的安悦,用手帕胡乱的擦着自己脸,却因为没有镜子,弄得整张脸更加像个大花猫了。

景融看着此时成了大花脸的安悦,宠溺的笑了笑,从怀里拿出自己的手帕,用茶水将其打湿,仔细的将安悦脸上的易容擦去。

经过刚刚的事,安悦面对景融便有些不自在,但又见景融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般,心想自己作为一个现代人更加不该太计较了。

“喂,景荣,你要带我去哪儿?”

景融擦好了安悦的脸,将手中的流云锦丝帕准备随手丢掉,安悦一把抓住景融伸出窗外的手。

“别扔啊,这丝帕比我的好用多了,洗洗还是可以用的。”

但景融手心一翻,丝帕便顿时粉碎随风飞散了。

“你要我可以给你。”

安悦对景融翻了一个白眼,心想这景融真的是太浪费,后来又想到好好的丝帕怎么会粉碎?

“刚刚那是什么?也是内力?”

“嗯。”

“我要练多久才可这样?”

安悦满脸期待。

“你很想学武?”

景融有些不解,为何安悦这般执着,但前世作为杀手的安悦自然是希望自己越厉害越好,因为,弱者,连死的方式都无法自己决定。

“当然!”

安悦笃定地说。

“过来。”

“干嘛?”

安悦警惕的往后面挪了挪,看着满脸警惕的安悦,景融有些失笑。

“有种方法可以让你快速拥有内力,要不要?”

“要!要!当然要!”

安悦赶紧凑了过来,虽然景融平常对她很毒舌,但是安悦自己都没察觉,在心底里她其实是非常信任景融的。

只见景融抬起右手,掌心出现一阵光晕,慢慢凝聚成一个黄豆大小的淡蓝色水滴,景融挥手一弹,这水滴状的光晕便从安悦的眉心消失不见了。

“景……”

安悦刚想问这是什么玩意,但是却立马就失去了意识,晕了过去。

景融伸手接住安悦,内心有些复杂。

“从没想过此生我还有动心的机会,只是我可以动心吗……”

马车到了城门口便停了下来,等了大约半柱香,文兰乘着一辆马车赶了过来,手中还带着一套和景融一样布料制成的衣裙。

景融从马车退了出来,文兰进去将安悦身上的男装换了下来。

尽管之前在景王府见过一次安悦,但是再见面,文兰还是被安悦的容貌惊艳到,虽然文兰觉得单论五官的话,项太尉府中的项秋烟小姐更胜一筹,不过安悦的性格却更让人喜爱。

“主子。”

景融等在外面的时候,一个黑衣人不知从何出现,单膝跪在景融的面前,手心朝上递给景融一个信封。

“查到了吗?”

“属下无能。”

影一将头低了下去。

“连天一楼都查不到的消息,只能说明被人故意掩盖了。”

景融一面拆开手中的信封一面对影一说:

“下去吧。”

“诺。”

打开信封只见上面写着:

青玄,醉仙居老板。

其他信息,无。

……

文兰帮安悦换好衣服出来,小声问文良:

“九公主这是怎么了?”

文良一脸严肃的说:

“九公主吵着要学武,世子爷便度了内力给她。”

“啊?”

文兰一脸讶异,

“多少年?”

文良摇了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

“最少十年。”

文武也是一脸严肃的答着,他们三人之中武功最好的便是文武。

听到文武的回答,三人均是一阵沉默。

景融此时走了过来,下令继续赶路,一行人便又启程了。

安悦在昏迷了四五个时辰之后,终于醒了过来,坐起来后安悦发觉自己全身都充斥一股奇异的能量。

“景荣,你刚刚对我干嘛了?还有,我觉得我有些奇怪。”

原本在闭目养神的景融听到安悦的声音,便睁开了眼答道:

“给了你想要的东西,我的内力属性偏寒,我计算了你身体的承受能力,传给了你十八年的内力。”

安悦立即想到了她昏迷之前的那个像是水滴一样的东西,又想到听绿桃说景融此十九岁,便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那你现在只剩一年的内力了?这样多不好意思。”

景融瞥了安悦,淡淡道:

“以前师傅度了一甲子内力给我,所以你放心,你现在照样打不过我。”

听着景融欠扁的口气,安悦心中的感激之情霎时淡了下去。

“那可不一定。”

安悦双手交叉放在胸前,突然发现自己的衣服换了,之前她放在袖中的荷包,也被好好的系在了腰间。

“谁?谁帮我换的衣服?”

安悦慌张的在身上摸来摸去,发现自己为了扮男装,用来束胸的布条都被拆下来了,脸刷一下红到了耳根。

“九公主,是女婢帮你换的衣服。”

文良听到了安悦的声音,便将马车加快了一些,与景融的马车并行,文兰从马车伸出头探出窗外对安悦说。

安悦听到声音,掀开窗帘,看到文兰的脸便记起来了,是上次她在景王府吃饭的时候,在一旁侍候景融的婢女。

同是女子便没有关系了,安悦松了一口气,放下窗帘却见景融正在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停车。”

正在驾车的文武被安悦喊得一愣,但仍旧没有停下,因为他只听命于景融。

“快停下!景荣你要带我去哪儿?”

景融没有回答安悦,只是淡淡道:

“我教你武功,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安悦一愣,有些别扭的说:

“那我去另外一辆马车坐。”

“你确定?”

安悦被景融看的有些发毛,浑身不自在,只想赶紧离开这里。

“确定!我们孤男寡女这样共乘一辆马车终归有些不合适。”

景融也不挽留,让文武停下了马车,放安悦去了文兰的那辆马车,原本安悦还觉得景融这次怎么不和她唱反调,心里还觉得有些奇怪,但是当她坐上了另一辆马车之后,她立马就明白了。

文兰的的这辆马车完全不能与景融的马车相比,异常的颠簸。

不过安悦是自己非要过来的,自然不好意思再回去,只得开始与文兰搭话,转移一下自己的注意力。

精彩点评

古代言情类小说,前面百来章几个女主(安悦,景荣)人物刻画的挺丰满,特别是钢管舞公主(安悦,景荣),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可惜好景不长,后面金手指狂开后情节越来越弱智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