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嚯,是病秧子啊!》嚯是病秧子啊全文阅读 038狠人 嚯,是病秧子啊!玻璃

《嚯,是病秧子啊!》嚯是病秧子啊全文阅读 038狠人 嚯,是病秧子啊!玻璃

时间:2021-01-13 10:17:28来源:阅文集团

《嚯,是病秧子啊!》嚯是病秧子啊完整版 古代言情小说 嚯,是病秧子啊!大结局 连载

嚯,是病秧子啊!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英俊的锤儿状态:已完结

英俊的锤儿新书《嚯,是病秧子啊!》由英俊的锤儿墨下的古代言情风格的新篇,主角宁止,白影闪,情节环环相扣,非常非常耐看。主要章节节选:几名黑衣人再也维持不住面上的镇静,谁想宁止居然如此绝情,自己的女人都可弃之不顾,简直冷血得令人发指!一时,几人进退两难,面色焦躁。就这点能耐,还敢擅闯他的院子?宁止不屑地看着几人,笑,“想拿女人威胁我

《嚯,是病秧子啊!》 免费试读

几名黑衣人再也维持不住面上的镇静,谁想宁止居然如此绝情,自己的女人都可弃之不顾,简直冷血得令人发指!

一时,几人进退两难,面色焦躁。

就这点能耐,还敢擅闯他的院子?宁止不屑地看着几人,笑,“想拿女人威胁我?呵,简直是笑话。”他又睨了云七夜一眼,声音戏谑,“你且安心,等你死了,我会把他们三个当做陪葬品,给你陪葬。”

啊呸,一顶三,她宁愿宁止陪葬!

云七夜恨恨地瞪着宁止,眉眼忽的一动,紧皱了眉头,抽了一口凉气。方才那黑衣人拽扯了她的左臂,恰恰碰触到了左臂上未愈合的伤口,这一会子功夫,那伤口终是慢慢崩裂开来,有黏热的液体渗涌出来,很快浸湿了内里的衣衫。

钻心的疼!

她皱眉咬牙,微微挪动右手,死死地扣住左手腕,生生抑下痛苦地哼声。额上渐渐有汗珠溢出,痛苦令她的面容骤然苍白,失去了血色。

宁止正对着她,她的面部表情,一举一动,他看得甚是清楚。她瞬间突变的脸色,竟是比他的脸还要苍白。他视线微转,面无波澜地看着她扣着的左手,分明有一股血红流出袖口,顺着她的五指滑落到手背上。

他们……扯伤她了?

他眉眼微动,握着茶杯的手指一紧,只是云七夜那平静又隐忍的目光,叫他微惊,为何不哭?这般的痛,莫说女人,就是男人,也该哭喊出声了。

下一瞬,他眸光流转,带着阴郁的邪气,开口的声音,半分也不肯妥协,“下次找对女人,再来威胁我吧。”说到这儿,他似乎想起了什么,食指微摇,顿了顿又道,“不对,没有下次了。”打他懂事起就知道,对付这些作祟的虫子,必须当下铲除,永绝后患!

宁止的神色,与其说是无所谓,倒不如说是自信。莫不是他有什么后招?几人看着,心里更是没了谱,甚至有些心虚。

这几日,江湖传言漫天飞。其中有一条,吏部没有流凰令,而那晚出现在死人堆里的流凰令,更是假的。还有一条更劲爆的,流凰公子现世,就在九皇子宁止的别院里……

但是,这后一条谣言,大部分人是不信的。而他们三人,则是那信了的少部分人。于是,趁着今日宁止娶妾,他们动了心思,以为别院里的防卫会松些。诚然,别院是很好进,不止他们,今夜足有十几人暗闯这里,别院里的一干侍卫早已忙得不可开交,这会儿还不知道在哪里鸡飞狗跳呢。

他们三人趁乱遛了进来,不想柳思月也在,本以为手里有女人当筹码可以略胜一筹,可人家宁止根本不屑一顾!

为首的男人扫眼,不经意看见了浴桶旁的衣衫,那是宁止方才换洗下来的,斑斑血迹溅于其上,已经凝结成了暗红色,望上去触目惊心。

是啊,他们心虚个什么劲儿啊?宁止可是有名的病秧子啊!男人心下顿时一喜,怯态全无,眼见宁止咳了那么多血,肯定虚弱得狠,他们怕个什么劲儿啊,倒是被他唬住了!

思及此,他当下挥剑直指宁止,狠狠道,“殿下言之过早吧,以我看来,没下次的,还指不定是谁呢!”

宁止偏着头,一手撑着下巴,神情淡漠得如同一潭深秋的湖水,波澜不惊。他的血气本身就乱,拜方才那一掌所赐,五脏六腑的血气早已乱窜不已,揪扯得难受,很痛。

只不过,这一身的痛楚,一直没有人问罢了。直到那女子问他,“殿下你很难受,咳了那么多血,你不疼吗?”

怎能不疼?

他很疼,很疼,疼得几欲当下死去,不再受这炼狱之苦。可,不行,他还得撑住,撑到完成那件事为止……

他早已知,纵使被人刮肉拆骨,血流不止,痛不欲生,那也仅仅是你一个的事。别人也许会同情、流泪,也许幸灾乐祸,落井下石。可最终无论如何,他们永远无法体会到,你到底痛苦到了何种地步。因为,针没有扎到他们身上。

即是如此,他又何必将自己的痛苦,展示给别人看?不过是徒增笑耳罢了。尤其,那些虎视眈眈、巴不得他死的人。

所以,他不疼,一点也不疼。

手腕微转,一把玉扇已然在手。纤长的指,慢慢抚过冰凉的扇骨,他指了指窗外,凉凉道,“你看,天上有人在飞。”

“……”

几人讶然,谁也不想一向冷情的宁止,竟然会说这种无意义的笑话。只觉得太冷,黑衣人冷嗤了一声,“原来殿下不但身子有病,脑子也有病!”

闻言,宁止眼眸一动,扇面蓦地打开,狂草一“止”,如同他内心的杀虐,再也止不住!

他没病,没有!

撕裂心肺的疼痛,他望着同样煎熬的云七夜,“你的手臂疼不疼?”

他看见了?云七夜心下一震,神色复杂地看着宁止,手臂又是一阵痛,她终是点头,老实道,“疼。”

“呵,那就疼死你好了,也省得别人动刀剑了。”宁止恶劣的笑,手腕一转,洁白的扇面刹那又变成了刀面,散着森森的寒光。

几日前,他的生命里,出现一个叫云七夜的傻子,她第一次问他,“殿下,你是不是快死了?”

他记得,他回她,“狗屁!”。可,谁又能说她说得不对呢?没错,他这副皮囊,是快死了。可她的命还很长,她一定不想死。

手指微动,他最后看了云七夜一眼,蓦地挥扇,凌空跃起!

几名黑衣人一惊,慌得挥剑迎战,唯有震惊,宁止完全不像久病之人,雪色的衣袖拂过,男子的速度快得恍若闪电,很快欺了过来!

一瞬间头皮发毛,那名黑衣人慌忙将无用又碍事的云七夜推到一旁,和另外两人一起挥剑迎战!

空中,恍若鬼魅的白影闪过,一柄玉扇好似挟着排山倒海的威势而来,翻动间,连绵成画面的扇影直冲三人的面部,刺得一阵生疼!

速战速决,他不保证自己会不会再次发病。宁止出手狠厉,毫不手软,挥着呼啸的扇面直袭为首的黑衣人!

精彩点评

平台的古代言情类小说佳作不多,文笔比较出众的也就是这本《嚯,是病秧子啊!》。前两本多少都不算很正统的日娱,而唯有这本,主角(宁止,白影闪)带着一个小金手指,在拼搏中努力发展自己的事业,没有写烂的AKB48和各色知名女优,却刻画出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女性角色。我个人是很喜欢这部小说的,有点可惜的是作者(英俊的锤儿)后期过于放飞自我,文笔愈加轻佻,不能不说有些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