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嚯,是病秧子啊!》再次沦陷暴躁喵 027喜欢 嚯,是病秧子啊!完整版在线阅读

《嚯,是病秧子啊!》再次沦陷暴躁喵 027喜欢 嚯,是病秧子啊!完整版在线阅读

时间:2021-01-13 10:50:17来源:阅文集团

《嚯,是病秧子啊!》嚯是病秧子啊完整版 古代言情小说 嚯,是病秧子啊!大结局 连载

嚯,是病秧子啊!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英俊的锤儿状态:已完结

有很多兄弟姐妹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嚯,是病秧子啊!》的佳作,是作者英俊的锤儿最新写的古代言情佳作,网络创作的剧情还是很有看头的,值得品味,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佳作。碧桃忙不迭道,“您才如此,云七夜就示弱了。她既然自惭形秽,不敢和您争。咱们何不顺着台阶再上一步?”闻言,柳思月笑,“她弱不弱,还不好说。但是她和殿下才成亲几日,殿下就娶了我,她一定受了不小的打击。”“

《嚯,是病秧子啊!》 免费试读

碧桃忙不迭道,“您才如此,云七夜就示弱了。她既然自惭形秽,不敢和您争。咱们何不顺着台阶再上一步?”

闻言,柳思月笑,“她弱不弱,还不好说。但是她和殿下才成亲几日,殿下就娶了我,她一定受了不小的打击。”

“就是说嘛,殿下又向着您,那贱人心里一定不舒服,可是又得忍,肯定憋屈的紧。小姐,您以后大可放心而为,最好能把那贱人赶出别院,这样您就可以做上正妻之位啦!”

柳思月的手指微微握成拳状,正妻之位,呵,多么诱人的字眼。她自小耳濡目染,后堂女眷们的争斗,可不就是为了这几个字?她娘亲和皇后姨母,可都是很有手段的女人呢……

她开口,却是叱责碧桃,“又是贱人,又是争夺的,这种大逆不道的话要是叫殿下听去了,岂不是会说我心存嫉妒,不守妇德?”

她家小姐怎么这么快就翻脸了?碧桃一愣,虽然看不见柳思月盖头下的表情,但一想起以前的教训,慌得下跪求饶,焦急道,“小姐饶我这一次,奴婢一时嘴快,下次一定会注意!”

“下次?”柳思月的声音有些阴沉,低声喝道,“没有下次。难道你这么快就忘了她们几个的下场了?你知道的,我这个人赏罚分明,你做得好,我自然不会亏待你。但是,如果你做错了……碧桃,我最恨身边的人犯错,尤其是牵连到我的错误。今日我嫁给了殿下,不再是以前的闺阁少女,身份自然又不一样了,你给我紧紧记着,谨言慎行,要不然,到时候别怪我心狠!”

一字一句听得清楚,碧桃慌得几个叩头,胆寒颤颤,“小姐放心,奴婢定会谨记于心,再也不会犯这样的错!”

柳思月嗯了一声,又道,“时候不早,殿下也该进房了,你先退下去。有什么事,明日再说。”

“是,奴婢告退!”碧桃如遭特赦,慌得起身小跑出了喜房。

待她一走,柳思月的唇角一扯,得意地笑了。恩威并施,谅碧桃这丫头以后也不敢坏她的好事。她伸手摸了摸掩在盖头下的脸颊,原本光滑细腻的左脸上,赫然一道凹凸不平的伤疤,宛若条毛毛虫爬在了脸上。

几日前,她简直恨死了这道疤痕,破相之痛几欲叫她抓狂,恨不得全天下的女子都是刀疤脸!

不过她很快不气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那日,若不是那些歹人,她也不会和九殿下相遇,如果他们不相遇,也就不会有这段姻缘了……

她心里倏地便是一阵澎湃,怎也不曾想那晚出手相救的人,竟会是外界传言病入膏肓的宁止。他长的那样好看,身手也那样好,完全不像爹口中的半死人。能嫁给他,就算和爹断绝父女关系,也是值得的。毕竟,她的后半生是夫君的,可不是父亲的!

思及此,她不禁抿唇低笑,心情大好。

不过,也不是最好。这段近乎完美的情爱中,有一个人太过碍眼。

“云、七、夜。”一字一顿,柳思月意味深长地咀嚼着这三个字,指甲慢慢掐进了肉里,有些疼,却能叫她保持清醒。对待敌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叫她没有机会上场,直接将其扼死在幕帘后!

天时地利,她占得齐全。云七夜的名声不好,自然是爹不疼娘不爱,没人会帮她。何况,殿下喜爱的人,是她柳思月呢。

唇角的笑意愈发深,她安心地坐在床上等待,时不时发出一声低笑。漫长的等待,也不知过了多久,只听喜房的门吱呀一声,有脚步声渐渐靠近。她慌得回过神来,伴着脚步声,一颗心陡然跳快,是谁进来了?宁止么?

很快,那人终是进了内室,却又停留在数米之外,一动也不动了。

怎么回事?她纳闷。

丝毫不在意今天是大喜之日,男子的喜服早已褪去不见,唯有雪白的斗篷,雪白的锦袍。他径自站在数米外,眉头微蹙看着床上的女子,一时有些恍惚,对面的女人,叫什么名字?好像是叫……柳,柳丝?还是柳四月?

想不起来。

漫长的静默,好似空气都不流动了,柳思月心下不由升起一股焦躁,殿下在做什么?为何还不来揭她的盖头?莫不是……因为她脸上的伤疤?可是……

正胡思乱想间,倏地,她的盖头被揭开,突来的光明入眼,光线停驻在女子有些阴沉的脸上,她神色微动,不过一瞬的怔愣,再次抬眼,她迅速扯唇微笑,那一双眼里,波光似水,她抬首看着眼前的男子,将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在宁止的面前。

鹅蛋脸,柳叶眉,一双水波眼含魅,左脸一道食指长的伤疤,已然结痂,但也能看出女子的美貌。一身红色的嫁衣,越显她的娇小柔媚。

两相对视,宁止的表情淡淡,波澜不起。

“殿下?……”柳思月疑惑地开口,眼前的人,是宁止没错,可是他为何穿着白色的衣衫?大喜的日子,多触霉头?

她咬唇,蓦地想起宁止的喜好,素来爱穿白衣,到口询问的话,生生忍住了。只是宁止攥在手里的盖头,分明是用手揭开的,并未用称心如意称,也是触霉头了。

她心下略微有些不快,面上却是娇笑,开口的声音柔嫩得犹如黄鹂,清脆悦耳,“妾身思月,见过殿下,殿下金安。”

……原来是叫柳思月。

宁止蓦地扯唇,他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的女子,声音低柔,“委屈你了。”

“嗯?”被宁止突如其来的话弄得有些不明所以,柳思月看着他,保持着娇俏的笑,“恕妾身愚笨,不明白殿下的意思。”

宁止躬身,眼中的波光流转。他伸手抚上女子的下颚,轻轻挑起,声音悦耳,却带着隐隐的蛊惑,“冰清玉洁如月儿你,做妾室不觉委屈么?”

月儿?他叫得如此亲昵,柳思月的脸倏地便是一红,羞赧娇怯。宁止和她靠得这样近,那张好看的几近妖邪的脸,几乎将她的定力全部吸走,让她溃不成军。呼吸间,尽是他身上淡淡的香气,也不知用的什么熏香,似乎是兰花的味道,不浓不烈,引人入醉。只是他那句“冰清玉洁”,又是在暗示谁呢?

“殿下言重了,妾身能嫁给殿下,已是莫大的福分了。妾身很知足,何况,妾身的脸……”说到这儿,她立时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伸手遮住了脸上的伤疤。

精彩点评

《嚯,是病秧子啊!》这本小说写了八年,从提笔到如今,洋洋洒洒455万字,算是陪伴看这本小说的读者一起成长了。总体而言,小说行文流畅,历史知识储备丰富,各种擦边球的情爱描写,调教和萝莉养成看得人颇为味道。但也有比较大的问题,作者(英俊的锤儿)的笔力严重不足,太想把自己熟知的历史和想法揉进书中,从而导致小说的架构散漫和行文极其拖沓,不免让读者越看越疲惫。我个人觉得英俊的锤儿这个作者,写中篇小说会有优势,但是他很难驾驭好长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