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嚯,是病秧子啊!》不及皇叔貌美全文免费阅读 006出嫁 嚯,是病秧子啊!cj

《嚯,是病秧子啊!》不及皇叔貌美全文免费阅读 006出嫁 嚯,是病秧子啊!cj

时间:2021-01-13 10:43:44来源:阅文集团

《嚯,是病秧子啊!》嚯是病秧子啊完整版 古代言情小说 嚯,是病秧子啊!大结局 连载

嚯,是病秧子啊!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英俊的锤儿状态:已完结

《嚯,是病秧子啊!》是英俊的锤儿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网络小说,设定流光溢彩,文笔一气呵成,非常耐看。半月后,云七夜大婚,整个云府热闹至极,满眼“囍”字,一片喜红。作为苍流首富,云家财大气粗,摆了七日的流水宴,来者便是客,入席便可吃。一上午,炮竹响一遍又一遍,吃完一轮又一轮,亲朋戚友一波接一波,热热闹

《嚯,是病秧子啊!》 免费试读

半月后,云七夜大婚,整个云府热闹至极,满眼“囍”字,一片喜红。作为苍流首富,云家财大气粗,摆了七日的流水宴,来者便是客,入席便可吃。

一上午,炮竹响一遍又一遍,吃完一轮又一轮,亲朋戚友一波接一波,热热闹闹,喜气洋洋。

十里红妆,几乎将云七夜的院子占满,其间人来人往,好不热闹。闺房里,婢女们井然有序地忙碌着,直到将新嫁娘妆扮完毕。

内室,女子一身凤冠霞帔,火红的嫁衣迤俪托地,绣着金丝边的石榴裙摆下,微露出一双精致的珠玉绣鞋。镶着宝石珍珠的凤冠将一头乌发收拢,一旁缀以珠钗璎珞,配有十串极品黑珍珠项链。

芙蓉面,桃花眼,微微抬首,难掩逼人的惊艳。她也许不知道,自己有多适合红色。

人来人往的门口,顾不得礼数不礼数,也顾不得他人的眼光,一身华服的男人望着凤冠霞帔的女儿,眼眶逐渐胀红,眼底也有些热。半晌后,他终是别过脸去,肩膀抖得厉害。

花厅里,通过镜子的反射,云七夜看得仔细,她爹是哭了。

身子一僵,她不回头,也不眨一下眼。索性低头看起了嫁衣,心道这嫁衣是不是不合适,穿起来浑身不自在。

看着如此的父女二人,一屋子的人顿时噤了口,七少要嫁人了,明明是闲时磕牙的好题材,却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变得酸酸的,一时都没了说话的心思。直到几声娇叱声传来,引得众人纷纷朝院子里望去,原来是云府已出嫁的六位小姐,花枝招展的,各个好颜色。

“爹,你偏心!”

为首,云五星恨恨地看着足足占了一院子的嫁妆,跳脚了,“爹,为什么老七的嫁妆比我当年的多!”

“对,爹偏心死了!”云双天跟着叫嚷,随手掀开身旁的一只檀木箱子,满眼金光闪闪,随便一件都是价值连城的宝贝,她瞪圆了眼,“哼,不但多,而且还很值钱!”

“爹,我们姐妹几个当初的嫁妆,可还不及老七的一半呢!”云四日斜眼看着,嘴巴撅了老高,语气越发酸味,“真是,哎!好歹……我也是嫡女啊,爹,你可真是……哼。”

“啊呀呀,青天白日里见鬼了不成?!”云五星猛的一声大喊,一把推开前方的云一辰,大步冲到那口被打开的箱子前,伸手将一只镶满南海珍珠的玉如意拿了出来,待瞧仔细后,脸色立时阴沉如鬼。

“啧啧,爹,您可真是舍得老本啊,家传的玉如意都给老七当嫁妆了!嫡出的大姐和四姐,都没有这等福分。我出嫁的时候,求了你那么久,你也没答应。哼,现在却把它给了云家最没出息的老七!”

云一辰拉了拉云五星的袖子,“五妹,别说了,今天是七妹大喜的日子,爹就这么一个女儿还在闺中,陪嫁多少都不足为过的,不过一个玉如意罢了。”

云五月不依不饶,恼怒道,“我真是!爹,你凭什么把玉如意给老七?就因为她嫁了个半死……咳,嫁了个那样的夫君,你就偏心了不成!”

“五妹,你别说了。若是让有心人听去,那可不好了。”

“我咽不下这口气,偏要说!”

听着几个女儿的叫嚷,男人掩在袖子里的手慢慢握成了拳状,半晌后又松了开来。背对着几个女儿,他微微张开有些颤抖的嘴,只是两个字,“全滚!”

闻声,在场的人全部怔愣,谁也不曾想一向疼爱六位小姐的云德庸,今日竟会如此。

云五星炸毛了,“爹,我没听错吧,你骂我们!”

其余几个小姐也是不可置信,本还想说话,但是云德庸猛的转过身来,猩红着眼睛瞪着几人,惊得几人再也不敢言语,在原地呆站了半晌,悻悻地嚷嚷了几声,推推拉拉地出了院子。

花厅里,云七夜自行将桌上的盖头盖到了头上。她爹不过说了两个字,她的眼泪就没忍住直往下掉……

待一切都准备好后,云七夜由喜娘搀扶着来到了前厅,和长辈告别。敬完茶后,猝不及防,她倏然跪在云德庸面前,重重地磕了三个头。她磕得很是郑重,咚咚作响,惊得男人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只得慌忙扶她起身。

“爹,往后你自己多注意身子,切记不要熬夜了,少喝些酒,伤身。前几日四叔从西域带回来的补药,很是好,你……记得喝。”云七夜的声线渐进有些颤抖,她终于说完,径直拉过喜娘的手,头也不回地出了正厅。

身后,云德庸眼里一酸,止不住的泪水又落了满面。

喜轿里,盖头下的云七夜轻舒了一口气,生生忍住了眼眶里的水雾。轿外全是赶来看热闹的人群,比肩继踵,争着抢着往前凑,生生将云府外的一条街堵得看不见头。

浩浩荡荡的送亲队伍,洋溢着吉祥喜庆。旌旗、锣鼓、号角为前导,有专门的队伍舞龙,上下翻飞,左右腾舞,龙身甩动中发出的啪啪响声,与腰间的铃声,棍上的铁环声,歌声、鼓声、呼喊声交织混合,正是“深潭求亲”、“东海嫁水”,煞是好看,引得人群阵阵喝彩。

尤其云七夜的嫁妆,十里红妆,一担担、一杠杠,朱漆髹金,流光溢彩,足足蜿蜒了几十米,要几十人抬行。

眼看这一切,在场的人无不艳羡赞叹。试问这天底下的女子,还有谁能嫁得如云家女子这般奢华风光?

何况,还是嫁给权倾朝野的九殿下。

“活了大半辈子,真是开眼咯!只是怎么不见九殿下来迎亲?”

“皇家的婚嫁,哪里是普通人家的路数?向来是不迎亲的。若不是九殿下在宫外有别院,咱们这些平头老百姓,哪里见得着这场婚礼?”

“可不是嘛,云家多大的阵仗啊!想来九殿下的别院,更是热闹。”

一时,艳羡声四起,早已忘记了宁止的病恙,皆称般配,般配。

……般配吗?

锣鼓声声中,只见一只素手轻掀开喜轿的一角帘子,温润好听的声音响起,有着女子的媚,也有着别样的坚定,“劳烦,起轿。”

精彩点评

英俊的锤儿这个作者很有意思,纵然写得是古代言情文,但他却是古代言情文中少有能给你一种扑鼻温馨感的作者。现在不管是古代言情文还是正常的都市类网文,越来越沾染了社会的喧嚣和浮躁,看多了这类小说,难免会让人审美疲劳,所以偶尔换换口味看看英俊的锤儿这类行文的书,别有一番风趣。当然,这类温馨文作者写的书也有一个特点,情节往往过于平淡啰嗦,所以是否喜欢这类小说,就见仁见智了。另外有时候暧昧写的太过,搞得读者怎么看主角都觉得主角(玉如意,老七)有点精虫上脑,也算是本书的败笔之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