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浮生余烬》浮生为卿歌 第15章 我阿姊是仙女 浮生余烬圣水

《浮生余烬》浮生为卿歌 第15章 我阿姊是仙女 浮生余烬圣水

时间:2021-01-13 08:27:53来源:阅文集团

《浮生余烬》歌曲浮生于亲情难书 小说完结版 浮生余烬NP 连载

浮生余烬

类型:婚恋作者:言觅状态:连载中

这次给书迷们讲下言觅原创的婚恋作品《浮生余烬》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芷渊,李尚书两位主线角色最终会发生怎样的剧情呢,让我们一起往下看吧!图辛突然想起了芷渊的三表妹,何荷姑娘。那姑娘人如其名,生的文静秀气,黛眉琼鼻,樱桃小嘴,莲藕一样的皮肤,高挑匀称,水汪汪的眼睛像是会说话,任谁见了都要怜爱三分。图辛初见她,觉得小家碧玉这个词形容这样的

《浮生余烬》 免费试读

图辛突然想起了芷渊的三表妹,何荷姑娘。

那姑娘人如其名,生的文静秀气,黛眉琼鼻,樱桃小嘴,莲藕一样的皮肤,高挑匀称,水汪汪的眼睛像是会说话,任谁见了都要怜爱三分。图辛初见她,觉得小家碧玉这个词形容这样的女子实在是太过贴切。

她为冬凝夫人的胞妹与潞城何姓富商所生,当年其母与其父相爱,不顾家中反对毅然逃走,李尚书气急,与这个往日最为疼爱的小女儿断绝了父女关系。

明面里这样说,实则是放她走罢了。李尚书只有这两个女儿,对其疼爱有加,亦坚持不纳妾,与夫人伉俪情深,大概是太过和睦,才养成了两个女儿敢爱敢恨的性情。

数十年后潞城大旱,哀鸿遍野,潞城大多富商都携了家眷财产离开,只有一户何姓富商留了下来,配合官府开仓救济灾民,夫妻二人亲力亲为,本是历来行善积累福报之人,却因为染上了瘟疫,不幸双双离开人世。

她只身从潞城前往京州,以其母的双子手镯为信物,投靠姨母,冬凝夫人哀恸,怜惜她的遭遇,让她好生在镇南王府修养,待她如亲生女儿一般。

往后一切都好,何姑娘温婉心善,甚得夫人喜欢,只是何荷心仪芷渊,每次在府上遇到芷渊,面上便腾起红云,往常里温和伶俐的一个人,见了芷渊说话居然会结巴。

冬凝夫人有意撮合她二人,不料芷渊对其很是疏离,平日相处客客气气,足够有耐心,却从来不亲近。

他一直以为芷渊是个冷心冷性之人,图辛所见,除了冬凝夫人,他从未对哪个女人假以辞色。所以此番见他竟主动为湫时添菜,面上还温温和和,一时心头五味杂陈,不知是喜是忧。

湫时自然不知这些,也不推辞。

花糕甜而不腻,香而酥脆,入口即化,唇齿间顿时洋溢着清淡的桃花香气,她心下喜欢,不禁眯了眼,一边吃一边满足的点头。

芷渊挑眉轻笑:“好吃?”

湫时用拇指拭去唇角的花糕碎屑,展颜一笑:“甚好,比我在涪陵吃过的都要好些。”

船厢不大,处处透出古朴华贵,案几不远处置了一张雕花茶盘,暗纹木面上整齐的摆放着几个小巧玲珑的陶瓦茶罐,芷渊长臂一伸,轻巧的够过来一个,又顺手带了一个茶勺过来,图辛会意,转身拎了一壶沸水和两个白玉茶杯置在他面前。

湫时并未注意,低了头又拈了一块花糕放在嘴里,然后打量起铺陈在案几上的其他卖相极佳的吃食,磨拳拭掌。

直到芷渊递了一杯色泽清淡,泛着茶香却不见茶叶的水过来。

湫时疑惑:“这是什么?”

湫时被休岸熏陶,尤其喜欢茶香,对品鉴却是囫囵吞枣,她吃得出哪种茶要好,却也没被休岸收集来的珍贵茶叶养的嘴尖,但凡是茶都愿意尝尝。

“茶膏。”芷渊把小杯轻轻放在他面前,然后把那陶瓦茶罐递给她看,里面是类似蜂蜜那样,莹润浓稠,几乎透明,却也看得出清淡绿色的膏体。隔得近了那浓郁的茶香更加明显。

湫时第一次见,不免有些新奇,接过来闻了一闻,然后轻抿一口,与茶叶泡制的口味无异,甚至更加清甜舒服,不由轻轻叹道:“凡界新奇的玩意儿真多该给师父儿带点回去……”

她声音不大,却还是落入芷渊耳里,他斟茶的手一顿。复而抬眸打量湫时,仿若初见。他想起那日那青衣小童由他牵着走过涪陵城的街巷,过桥时汀江上有船只燃着灯火,优伶挥舞水袖,在汀江水上的盏盏莲灯的映衬下,伴着铮铮琴音跳舞,吸引了不少人站在桥上观看。

那青衣小童瞥了一眼,觉得新奇,又看了一眼,意犹未尽,回头走了一段,又看了一眼,他觉得好笑,止住了步伐:“若你喜欢,我们在这看一会儿便是。”

那粉雕玉琢的垂髻小童,却故作老成的摇了摇头,拉了他的袖袍往前,奶声奶气道:“不喜欢,我阿姊是仙女,可比她们好看多了。”

他思衬片刻,看着湫时的眼神变得晦暗不明。

图辛方才也听的清楚,好不容易把想要抬起捂住嘴的手放了下去,也随着芷渊的目光打量起还在好奇的把玩茶罐的湫时,愣神许久。

怪不得这姑娘长得精致讨巧,明艳动人,不想竟然是个女妖精。图辛看看芷渊,又看看湫时,心里扼腕。

精彩点评

当年言觅连载这本书的时候在很多章节后都流露出了对他当时女朋友的感激和爱慕之情,可惜物是人非,言觅和那个她的种种纠纷直接把他从网络大神的神坛中拉了下去,至今元气未复。不提这些,这本《浮生余烬》是言觅所有书中我最喜欢的一本,其他情节多年后已然淡忘,只是一直对主角(芷渊,李尚书)在跨越时空后的结合和对宿命的打破记忆犹新!时空,宿命,这也许就是我一直所着迷的东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