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华娱凶猛》华娱凶猛怎么不更新了 第7章 一个混蛋的自白 华娱凶猛忠犬攻

《华娱凶猛》华娱凶猛怎么不更新了 第7章 一个混蛋的自白 华娱凶猛忠犬攻

时间:2020-11-18 08:26:52来源:阅文集团

《华娱凶猛》华娱凶猛怎么不更新了 鬼畜 华娱凶猛天然受 连载

华娱凶猛

类型:都市作者:仁无爱状态:连载中

经典小说《华娱凶猛》全文在线阅读,作者仁无爱,主人翁云天,柳闻霆,是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杀青派对办的很热闹,一部短短15分钟的电影,整整拍了三个月,即便对电影制作的繁琐和曲折早就有所了解和体会,对于南加大的这帮青年男女们来说,这进度也有些太折磨人了。现在,电影终于杀青,终于可以不用再整天

《华娱凶猛》 免费试读

杀青派对办的很热闹,一部短短15分钟的电影,整整拍了三个月,即便对电影制作的繁琐和曲折早就有所了解和体会,对于南加大的这帮青年男女们来说,这进度也有些太折磨人了。现在,电影终于杀青,终于可以不用再整天看着柳闻霆那张臭脸过日子了,所有人都很开心。

大导演人缘差,又不喜欢热闹,这次派对很理所当然的没有出现她的身影,这让许多人心里轻松的同时,又有些遗憾:还想趁这个机会好好作弄她一下呢。

那些男同学尤其遗憾,毕竟,柳闻霆的美貌也是公认的,虽然和她做恋人会很难忍受,但只在床上发生一点关系还是很值得期待的,而派对,充满酒精、性和荷尔蒙的派对,正是勾搭异性上床的最佳场所。

整个派对里最受欢迎的人,非安云天莫属,这个性格温和、高大帅气、勤奋努力、进步飞快的中国男孩,很得大家好感,其间有好几个人拍着他的肩膀说:“你有很好的天赋和意志,你应该来电影学院进修,真正的提升自己。”

安云天还真有些心动,重生以来,他一直不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诚然,他知道很多未来将会大爆的潜力股,凭借自己的家底,十年后做个亿万富翁享受生活是没问题的,但,那只是挣钱,不是他的事业。即便他上辈子是个一事无成的失败者,却也知道,重生一回只知道挣钱,那档次也太low了,挣多少钱都low。

用许三多那句话说就是:人活着,就得做点有意义的事。

那什么是有意义的事?

许三多没说,安云天也不知道,但他知道,起码得是自己喜欢,干起来有劲,有成就感的事。

而现在,经过几个月痛苦的淬炼,他发现自己有点喜欢上拍电影这件事了,这是比当年考大学还有劲,比考上大学还有成就感的事,他已经至少10年没有体会到这种感觉了,不得不说,真的很让人着迷。

或许,自己真的可以尝试一下,做一个全职专业的电影人?

“知道吗?以前……呃……不到20年前吧,我们电影学院有一个中国留学生,英文名也叫克劳德,叫克劳德·叶,和你一样,天赋很高,成绩很棒。毕业那年,所有人都劝他留在美国,他却执意要回中国,结果,回国后就再也没了他的消息。”

那人边说边摇头:“克劳德·安,你应该留在美国,这里才是电影的天堂。中国,我不是在贬低你的国家,那里没有电影生存的土壤。你在这里可以发挥自己的才华,而到了中国,只能被埋没。”

安云天只是微笑,虽然没有说话,却清楚明白的传达出了自己的想法:我不会留在美国。

他当然不会留在美国,亚裔在美国的境遇之差是出了名的,多少奋斗了好几代的老移民都无法被美国主流社会接受,自己这个半道出家的就更不用说了,留在美国,那才是真正的被埋没。

至于中国有没有电影生存的土壤……作为穿越者,这个问题没有讨论的价值。

“好吧,你再想想。”

那人很明显对他的顽固感到有些可惜,扔下一句“Enjoy youself”就离开了。

不断有人过来和他聊天,每个人手里都端着一杯酒,大声吆喝着和他干杯。说起来他是真的很受欢迎。而安云天也没有拒绝,有人拼酒就至少喝上一杯,兴致上来就喝两杯三杯,气氛搞得很嗨,周围的人一片叫好。上辈子的他很不喜欢喝酒,这辈子,他却觉得这杯中物还不错,自己的酒量也不差。

很快,他就有些醉醺醺的了。

“嗨,安!”

最后走到他面前的是瑞秋,这姑娘明显也喝了不少,但并不怎么见醉态。她看起来很兴奋,脸上的雀斑都放着光彩,对着安云天咧嘴笑道:“我今天好高兴!”

安云天和她碰了一杯:“我也是。”

“我还想更高兴一下!”

下一秒,瑞秋就把嘴唇贴到了他的唇上,四周响起无数吃瓜群众的口哨声和起哄声。

安云天并没有抗拒这突如其来的亲密举动,之前他就能很明显的察觉到瑞秋对他的好感,这源于人类从远古时代就流传下来的本能感性认知,而这个长相甜美的白人女孩的爱慕,也让他从侧面印证了自己的魅力所在。

是的,自己还是有点魅力的,并不是那么的一无是处,庸碌卑微。虽然比不上高高在上的柳闻霆大小姐,但放在一般人中,也自有过人之处。

想到这里,他不由自主的在心里叹一口气,自己这几个月来让那个女人打击的实在是有些狠了,完全没有穿越者该有的王霸之气,莫非在这个故事里,自己不是主角,柳闻霆才是?自己只是负责给她开金手指登上人生巅峰的助推器?

在酒精和起哄声的催化下,安云天心安理得的享受着怀里的软玉温香,脑子里翻滚着各种乱七八糟的念头,等他回过神来,喧嚣热闹的派对声浪已经被隔绝在门外,现在,他正和瑞秋单独呆在一个房间里,背后,是一张宽阔柔软的大床。

而自己,已经是宽衣解带,露出了有板有型的上身,和棱角分明的肌肉。

“知道吗?我就是看了你只穿短裤坐在那里的样子,才喜欢上你的。”

瑞秋正伏在他胸前,吃吃的笑:“你的身材很棒,让人看了想流口水,我幻想这一刻已经好久了。”

那都是被柳闻霆逼出来的。

安云天在心里默默的来了这么一句吐槽,霎那间,脑海中闪过许多画面,都是关于柳闻霆的:

她是如何无视自己、如何命令自己、如何挖苦自己、如何鞭策自己、如何奚落自己、如何……

从开始筹备,到正式开机,再到杀青,整整四个月的时间,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柳闻霆都在严厉而无情的逼着自己往前走,容不得一点怠惰。多少次他感觉坚持不下去了,感觉要累死了,她总有办法刺激自己,让他重燃斗志,让他知道,自己什么都不是。

想要成为出类拔萃的人?想要和那些顶尖人物平起平坐?想要碰触无数人梦寐以求的不朽和伟大?

那就放下你的拖沓和懒散,丢掉你的小聪明,扎扎实实,从基本功练起。觉可以不睡,饭可以不吃,连命都可以不要,为了成功,这是必须要付出的代价。

至于成功之后会怎样?

其实也不能怎么样,无非就是别人高看你一眼罢了,或许,我也会高看你一眼。

就为了这个“高看一眼”,为了达到柳闻霆口中“高看一眼”的标准,安云天咬着牙挺过了这地狱般的四个月。四个月下来,他没有累垮,没有发疯,更没有把命给丢了,相反,他得到了很多很多。

他学会了弹钢琴,虽然弹的不怎么样,只是入门;他学会了表演,虽然也不怎么样,只是入门;他学会了画分镜头、处理团队杂务、协调人际关系、遛狗、简单的电脑特效制作、盲文、穿衣搭配、男士造型、各种电影理论……

当然,还有效果最明显的——健身。正如瑞秋所说,他现在的身材,让女人看了想流口水。

他学会了很多很多,绝大多数都是入门级,和四个月前相比,他已经完全变了一个人,而造成这一切变化的是谁?

“闻霆……”

他无意识的喃喃自语。

“你说什么?”

正埋头解开他腰带的瑞秋迷惑的抬头。

******

夜深了,柳闻霆静静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这是她多年以来形成的习惯——发呆,长时间的发呆,任由时间一分一秒的从眼前溜过,带走青春,带走美丽。

yoyo无精打采的趴在她脚边,似睡非睡,这也是它多年以来形成的习惯——呆在主人脚边发呆,任由时光流逝,年岁渐长,由一只活泼可爱的小狗崽,变成高挑帅气的大狗,将来还会变成衰弱迟钝的老狗,直到死去。

对这一人一狗来说,生命的意义,大概也就如此吧。

突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在这寂静的夜里非常刺耳难听,像是从另一个世界传来的。yoyo第一时间抬起了头,柳闻霆的眉头则不由自主的皱起,十几秒后,才慢慢拿起手机,按下接听键。

“闻霆……”

电话那头是安云天。

“嗯。”

“你还没睡?”

“嗯。”

“你应该早点睡的,熬夜对身体不好,对皮肤也不好,时间长了,会不好看。”

“没事我就挂了。”

“等一下!”安云天的语气有些不好意思:“我钥匙忘带了,最少也要半个小时才能回到家,我怕到时候你睡了,再吵醒你给我开门就不好了。所以,想让你把备用钥匙藏在门口花盆底下,等我回到家,自己开门就行,不打扰你睡觉。”

“还以为你今晚会夜不归宿呢。”柳闻霆再次小小的挖苦他一下,道:“你不用着急,尽兴的玩儿,钥匙我给你放好。”

“多谢。”安云天知道自己该挂电话了,但还是忍不住叮嘱她一句:“早点睡。”

“嘟——嘟——”

25分钟后,安云天从一辆出租车里下来,第一件事是向不远处的房子那里张望,看到房子里一片漆黑,很满意的点点头。

来到门口,搬起花盘,却没发现钥匙,找了好几遍都没有,被酒精麻醉而不那么清醒的脑袋里,不由自主的闪过几个不好的念头:虽说这里是治安相对良好的北洛杉矶,但深更半夜的,也经常会发生犯罪案件,自己的前身被抢劫,不就是在这附近吗?谁知道那些人渣会不会把主意打到这个独自生活的女孩身上?

一想到可能发生的事情,他再也无法淡定,整张脸都涨红了,大步走到门前,边用力拍打边高声道:“闻霆,柳闻霆!你在里面吗?里面有人吗?开门!”

他胡乱的拍打着,声音因为紧张和恐惧而变得凄厉刺耳,而他自己毫无所觉。

门开了,光线从屋子里射出来,暖暖的,柔柔的,照耀在他脸上。

暖光中站着一个女人,她穿着轻薄的睡衣,隐隐露出一条修长健美的长腿,站在他眼前,平静的看着他。女人身边,跟着一条大狗,热情的望着他。

安云天无心招呼热情的yoyo,看看柳闻霆,又扫了几眼屋里,问道:“你没事?”

柳闻霆微微歪头:“我当然没事。倒是你,大半夜的这是干什么?”

“你还好意思说!”

说起这个安云天就火大,恶狠狠的看着她,借着酒劲,责备的话差点就要脱口而出,但最终,他还是压住了怒火,深吸一口气,吐出一句:“没事就好。”

“知道吗?打开门看到你的表情后,我以为我们两个今晚就要彻底闹掰了。”

进屋后,柳闻霆指指冰箱,让安云天自己拿水喝,然后坐到沙发上,看着他说道:“我以为那几乎是一定会发生的事。”

安云天本来还有些余怒未消,闻言心中一紧,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我预感到,下一秒,你就会朝我大吼大叫,怪我为什么不照你说的,为什么不把钥匙放到花盆底下,害的你半天找不到钥匙,以为我出了什么事,把你吓了个半死。”

柳闻霆不紧不慢的说着没有发生的事,安云天却知道,如果自己没有压住怒火,他还真会这么说,那样的话,事情会变成什么样?

柳闻霆继续道:“当时我们两个离得很近,我能很清楚的闻到你嘴里喷出的酒气,我很讨厌这一点。再加上你态度恶劣,话里话外都是指责,我会立刻拉下脸来,跟你对呛,反问你:你以为自己是谁?怎么就那么自信的认为,叫我干什么我就会乖乖的干什么?”

安云天点头:“这倒很像你的风格。”

“论毒舌,你是比不过我的,最后你一定会被我呛的无话可说,那时候你的怒火也燃到最大。你会觉得我不可理喻,不知好歹,你明明那么关心我,为我做这做那,处处为我着想,我却把你的好心当成驴肝肺——平时的你不会这么想,但喝醉了的你,却很可能这么想。尤其你刚从派对上回来,我敢说,那里的每个人都跟你说过我的坏话,都骂过我是碧池。”

安云天抓抓头:“也不能这么说,我和他们……”

“他们说的没错,你想的也没错。”

柳闻霆不给他当好人的机会:“我确实很碧池,而我也确实把你的好心当成了驴肝肺,简单地说,我不需要你关心我,你的关心对我而言毫无意义。你觉得我不可理喻不知好歹就对了。”

安云天已经放弃缓和现场气氛了,他看着柳闻霆:“然后呢?”

“然后,我会告诉你,我除了讨厌别人喝酒,还讨厌别人把自己的关心强加到我身上,更讨厌那些人觉得他们关心了我,我就得感恩戴德,乖乖照做,对他们的关心作出十二分的积极回应。一旦我不领情,他们就大发雷霆,尤其是在喝醉酒,脑子不清醒的时候。”

柳闻霆面无表情的娓娓道来:“不幸的是,这世上99%的人,都是这种我讨厌的人,他们觉得自己可以理直气壮的要我做这做那,因为他们关心我,可以理直气壮的对我发火,因为我不在乎他们的关心,把他们的殷切嘱托当成耳旁风。他们觉得我无可救药,不知好歹,气得火冒三丈,痛心疾首,是个混蛋。而我,也觉得他们是混蛋,并毫不隐瞒的说出来,这更激发了他们更大的怒火,事情就此变得无法收拾。”

安云天静静听着:“然后呢?”

“然后,他们会表示对我大失所望,会很伤心很决绝的说,以后再也懒得管我了,我爱怎样就怎样,他们再也不操那个心了。我会说,谢谢你放过我一马。大家就此一拍两散,彻底闹掰。”

精彩点评

一部十分平庸的都市小说,作者(仁无爱)有文艺青年的情怀,小说也有点想模仿《华娱凶猛》的感觉,但是笔力不及,把整部小说的剧情往文青方面带的无比尴尬。在感情戏方面,男主(云天,柳闻霆)和几个女主的感情铺垫不足,有时候发展的会让读者感到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