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艾泽拉斯死亡轨迹txt 精校 11.馈赠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全文章节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艾泽拉斯死亡轨迹txt 精校 11.馈赠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全文章节

时间:2020-09-16 11:00:35来源:阅文集团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艾泽拉斯死亡轨迹txt 精校 忠犬攻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猎奇 连载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类型:游戏作者:驿路羁旅状态:已完结

热销小说《艾泽拉斯死亡轨迹》由驿路羁旅所编写的游戏类型的网络小说,主线中的主线角色是泰瑞昂,艾格文,内容百看不厌,书单必备。精彩内容试看:麦迪文有一个称号叫先知,一个烂大街的神棍称号。古往今来,任何自称为先知的人,都会自称有看破命运的能力,不过麦迪文和剩余百分之九十九的假货的不同之处就在于,他是真的可以看破未来。艾格文女士在数百年前建筑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免费试读

麦迪文有一个称号叫先知,一个烂大街的神棍称号。

古往今来,任何自称为先知的人,都会自称有看破命运的能力,不过麦迪文和剩余百分之九十九的假货的不同之处就在于,他是真的可以看破未来。

艾格文女士在数百年前建筑卡拉赞的时候,选择逆风小径不是看心情的,而是因为逆风小径是大陆南部重要的魔力节点,而且这里的时空很不稳定,非常方便她做一些危险的试验。

而在麦迪文初生,成长,继承了法师塔卡拉赞之后,隐藏在他灵魂中的军团之主也会用卡拉赞的庞大魔力它远在宇宙深处的恶魔大军,这种力量的交错,就让卡拉赞有了一些古怪的变化。

在这座神秘的法师塔中,偶尔会出现一些时空崩溃产生的古怪光影,那是存在于历史的过去和未来中的片段,当你足够幸运的时候,在那些光影中,甚至可以看到属于自己的未来。

也就是说,强大的麦迪文本身是没有预知能力的,但当他身处于卡拉赞之中的时候,他就成为了艾泽拉斯最强的先知之一,这种情况一直会持续到十几年后,德莱尼人的先知维伦进入这个世界为止,而维伦,那是一个可以用双眼看破未来的神人...

值得一提的是,那位维伦先知也是目前为止,凡人生命中活的时间最长的家伙,他已经活了整整两万五千年...

“钥匙给我!”

艾格文女士冷漠的朝着泰瑞昂出手,她严厉的看着眼前的死亡骑士:

“卡德加把墓穴的钥匙交给了你,对吧?”

泰瑞昂沉默的将瞬身携带的晶石递给了女法师,后者拿在手里,在这黑暗笼罩的逆风小径的角落里,她伸出手,将那不规则的紫色晶石镶嵌在了眼前黑暗地窖的铁门上,伴随着古怪的诵念声,这沉重的铁门应声而开。

“当初麦迪文把钥匙交给卡德加就是个错误。”

艾格文一边走入黑暗中,一边说道:“那个学徒并不是能让人放心的角色,他太年轻了,还被正义和光明遮住了眼睛,根本看不到达拉然的六人议会统治下的黑暗和肮脏。”

“但麦迪文还是选择了他,这就说明卡德加本身有足以让人放心的特质。”

泰瑞昂跟随着艾格文女士走入向下盘旋的地窖中,他打量着周围那些晦暗而神秘的浮雕,他轻声说:

“说起来,既然麦迪文先生的灵魂已经自由,您难道不打算复活自己的儿子吗?有聂拉斯先生的帮助,还有卡拉赞里蕴含的庞大魔力,我并不觉得这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你一个死人知道什么?”

艾格文女士冷冰冰的回答说:“不要妄加猜测一位法师的想法,这是一件危险的事情!”

对于这种冷漠,泰瑞昂以沉默相对,但就在两人走入这墓穴深处的时候,艾格文女士却突然叹了口气,她的表情变得忧伤起来。

“麦迪文并不清楚,在他死后,是我和聂拉斯收敛了他的尸骨,我当时就站在我儿子身边,看着我那血脉相连的亲人冷冰冰的躺在石棺里,在我漫长的生命中,我从未如此的绝望,在他身死的那一刻,我才突然意识到,麦迪文并不是我选择的继承者,他不是什么守护者...他是我的儿子!”

“他身上流着我的血,他是我真正的宝物,而我...在过去的近千年里,我却一直忽视这一点,守护者的强大力量蒙蔽了我的眼睛,直到他死去的那一刻,长剑刺穿他的身体,也刺穿了我的心...我的儿子,我本该保护好他的,和聂拉斯相比,我是个如此不合格的母亲...”

此刻的艾格文女士脆弱的就像是个普通的,失去了儿子的母亲,那种悲伤让泰瑞昂无比沉默,在艾格文身上,他看到了自己养母莉蕾萨将军的身影。

“你问我为什么不复活麦迪文?”

艾格文女士打了个响指,墓穴中的光芒在这一刻亮了起来,她的身影继续向前,却显得如此的萧瑟。

“很简单,我不愿意复活他,因为我和聂拉斯都知道,那孩子此时内心充满了对于这个世界,和对于他挚友的悔恨,一旦他复活,他会不顾一切的赎罪,哪怕是彻底牺牲他自己也在所不惜,但他没有想到他可怜的父母。”

女士深吸了一口气:

“我和聂拉斯从不在乎他成为英雄或者是一个沾满血腥的屠夫,这个世界的生生死死,凭什么要牺牲我的儿子作为代价?我们只想要麦迪文活着!仅此而已!”

“但你们拦不住他的。”

泰瑞昂摇了摇头:“麦迪文那样的法师,只要他愿意,你们拦不住他牺牲自我的。”

“所以才要你拯救洛萨!”

艾格文女士伸手打开了一道看上去尘封已久的大门,疯狂的灰尘从其中涌动出来,还有几个从黑暗里走出来的身影。

女士后退了一步,站在了泰瑞昂背后,她低声说:

“他想做的事情,自然有英雄会帮他去做!只要我还活着一天,谁都别想再夺走我儿子...”

“杀了它们,泰瑞昂!你要的东西就在这储藏室里!”

艾格文的话音刚落,两把绽放着无尽寒气的长剑就被泰瑞昂抽出剑鞘,在他眼前,是三个穿着黑色盔甲,全身都笼罩着黑暗力量的骑士,他们的肢体怪异的扭曲着,怎么看都不像是活人,但也绝对不是死亡骑士,有种更庞大的黑暗力量支撑着他们的行动。

但这不是赐福,而是一种诅咒!

“砰砰”

武器的撞击声在光影中响起,泰瑞昂击飞了第一个扑过来的骑士的重剑,他侧过身将长剑刺入他的躯体,那严酷的死亡能量顷刻间将这武技粗糙的骑士冰封起来,他伸出手,暗红色的死亡能量在他手心缠绕着,然后狠狠的贴在第二名骑士的胸口。

充满腐蚀性的能量将那坚固的黑色盔甲联合内部的血肉腐蚀出了一个血肉的大坑。

泰瑞昂的长剑被第三个骑士用盾牌挡住,他顺手扔掉长剑,反手抽出了背后的重剑,剑身上的7颗符文跳动着,在黑暗力量的涌动中,这沉重而锋利的重剑如一把铡刀一样,将眼前的两个黑甲骑士的脑袋斩落。

“噌”

重剑刺穿两个骑士无头的尸体,将他们钉死在了墙壁上。

泰瑞昂后退了一步,甩了甩手甲上腐臭的血液,他打量着眼前被寒霜冰封的战场,不到2分钟,战斗已经彻底解决了。

“啪啪啪”

在他背后,艾格文女士拍起了手,她疲惫的眼中闪耀着不加掩饰的赞赏。

“果然是被死亡支配的杀戮者,这种干脆利落的战斗,让我想起了还未分裂之时那些勇武的阿拉索大剑骑士...看来你已经完全适应了这种恐怖的杀戮方式。”

“这没什么好赞赏的,女士。”

泰瑞昂活动了一下手指,他轻声说:

“只不过是杀人而已。”

“话虽如此,但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如此轻易的击败这些被诅咒的骑士。”

艾格文看也不看地面上的鲜血,她迈步走入眼前的储藏室中,她说到:

“这些可怜人原本只是一群狡猾的商人,他们狂妄大胆的用假货假装神器,试图蒙骗我儿子,可惜,他们遇到麦迪文的时候,他恰好被萨格拉斯主导着,那黑暗灵魂感觉自己受到了羞辱,于是他降下诅咒,让这些自寻死路的商人为他寻找真正的神器。”

“他们的灵魂已经被吸入暗影界,身体介于半生半死之间,不会真正死去,他们徒劳的在世界上寻找着神器,想要解除这种诅咒,可惜,他们永远没有自由的机会了,萨格拉斯多半已经忘记了这件小事...可他随手降下的诅咒,在这世界上,却没有人能消除。”

法师女士的声音有了一丝隐藏的恐惧:

“那种力量,根本不是这个世界可以抵抗的,泰瑞昂,这世界的人根本不知道他们要面对的是什么,而我们这些知晓真相的人,除了绝望之外,我们却什么都做不了。”

泰瑞昂没有回答,他走入黑暗中,在他周围摆放着各种各样的财物,从最普通的金币到美的震撼人心的宝石,这些价值连城的宝物就像是垃圾一样被扔在这地窖里,这些都是黑骑士们掠夺而来的,他们想用这种方式求取自由,但可惜,除了绝望,他们什么都得不到。

“呋”

艾格文俯下身,将放置在石台上的一个长条盒子上的灰尘吹开,她后退了一步,对泰瑞昂做了个“请”的姿势。

“来看看你的报酬吧,你从卡德加那里索要钥匙,其实也是为了它,对吧?”

她看着死亡骑士的双眼,她轻声问到:

“麦迪文并不好奇你对于命运的揣测,但我很好奇,泰瑞昂,在你生前你只是个普通的游侠而已,但是在死后,你为什么又突然变成了一个无所不知的人?死亡到底给你带来了什么样的恩赐?这种恐怖的恩赐,又会对这个世界造成什么影响?”

“砰”

泰瑞昂的手指摁在了眼前的木盒子上,他扭头看着艾格文女士,后者站在地窖的一缕光芒中,显得神秘而强大,死亡骑士站在黑暗里,他冰冷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容。

“你管它叫“恩赐”?”

“你认为我的死亡是一种恩赐?不...女士,死亡让我窥视到了我的命运,窥视到了这个世界的命运,甚至窥视到了你的命运...但这不是恩赐,如果可以!”

泰瑞昂的眼睛眨了眨:

“如果可以,我宁愿当个普通的精灵游侠,跟我的爱人一起平静的度过我漫长的3000年生命...但你瞧,命运就是个biao子,它总喜欢用这种方式毁掉一切。”

“不过既然它已经这么做了,如果我再不回应点什么,如果我不冲上去抓着它的脖子给它两耳光的话,岂不是显得我像个孬种一样?”

他伸出手,将眼前的木盒推开,露出了其中的武器,那是一把双手重剑,古怪的符文铭刻在剑身两侧,它的利刃向外凸出刀口,只需要轻轻一划,都能撕裂脖颈,而在利剑的剑柄上,用一个古怪的骷髅作为装饰,那不像是凡人的颅骨,它的两支弯角组成了重剑的护手。

在那颅骨的眼眶中,一抹晦暗的光芒在跳动,就像是这把利刃正在沉睡一样。

“不为我介绍一下它吗?艾格文女士...”

听到泰瑞昂的要求,艾格文本想拒绝,但想到了这把曾经差点杀死她的武器所蕴含的黑暗力量,她有些恐惧泰瑞昂是否能控制它,于是在片刻之后,她讲起了关于这把剑的故事。

“它叫天启...是一把被纳斯雷兹姆恶魔锻造出的邪恶武器,曾被一个叫卡萨纳提尔的恐惧魔王持有,在数千年前,人类法师肆意妄为的尝试危险魔法试验的时候,招来了这把武器和它邪恶的主人,恐惧魔王用它在达拉然释放瘟疫,险些毁掉了魔法之都。”

“当时的守护是阿洛迪,我的前辈,那是一个强大而睿智的法师,他布置了一个陷阱,在达拉然被毁于一旦的前夕中,他击败了那恐惧魔王,并且夺下了这把魔剑。”

艾格文看着泰瑞昂将那把魔剑从天鹅绒的盒子里拿出来,她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眼看着泰瑞昂并没有激发这魔剑的黑暗力量,她舒了口气,说起了这把剑之后的故事。

“阿洛迪握住了天启,他内心的黑暗意志被唤醒,那些古怪而残忍的想法出现在他脑海中,疲惫的守护者差点就被攻陷意志,挥剑砍向自己的同伴,但他最终依靠自己挣脱,他感觉到了这魔剑的可怕,他强烈要求摧毁这把剑...”

“但就像是所有噩梦的开始那样,这把剑没有被摧毁,鼠目寸光的提瑞斯法议会的法师们希望研究它,来获得更强大的力量...他们封存了它,而这把不甘寂寞的魔剑再次出现的时候...”

艾格文叹了口气,似乎是回忆起了自己不愿意回忆的黑暗故事:

“它再次出现的时候,就是被提瑞斯法议会那些肮脏的法师用来对付我...而我只差一点点,就死在了这把魔剑之下。”

精彩点评

实体书的文笔,作者(驿路羁旅)更新稳定,可惜节奏实在是太慢了。。开头主角泰瑞昂,艾格文被偷了五块钱,虽然五块钱在那个时代不算少了, 但是围绕五块钱抓贼的一系列情节《艾泽拉斯死亡轨迹》一写就写四十章,后面也出现了大量无关紧要的情节叙述。在这个快餐时代,很多读者估计都撑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