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嫡妃重生,挚爱夫君慢慢宠》重生之不跟夫君和离 第25章 与八公主结仇 嫡妃重生,挚爱夫君慢慢宠同人志

《嫡妃重生,挚爱夫君慢慢宠》重生之不跟夫君和离 第25章 与八公主结仇 嫡妃重生,挚爱夫君慢慢宠同人志

时间:2020-09-15 18:23:17来源:互联网

《嫡妃重生,挚爱夫君慢慢宠》嫡妃重生之挚爱夫君 主角是魏紫鸢,小姐的小说 嫡妃重生,挚爱夫君慢慢宠女王 连载

嫡妃重生,挚爱夫君慢慢宠

类型:婚恋作者:涅凰状态:已完结

《嫡妃重生,挚爱夫君慢慢宠》由网络作家涅凰所著,终于迎来了回味无穷的大结局,苏锦璃,魏紫鸢这两位光环人物会有怎样的情节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内容都将在这章曲折绵长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娘娘肯纡尊降贵,臣女感激不尽!”苏锦璃优雅得体地行礼道。苏贵妃眸光微闪,而后笑道:“春燕,备琴。”春燕微微俯身便转头去找琴。很快,春燕便将琴带来了,苏贵妃起身快步到了台上。她微微颔首,素手起弦,试了

《嫡妃重生,挚爱夫君慢慢宠》 免费试读

“娘娘肯纡尊降贵,臣女感激不尽!”苏锦璃优雅得体地行礼道。

苏贵妃眸光微闪,而后笑道:“春燕,备琴。”

春燕微微俯身便转头去找琴。

很快,春燕便将琴带来了,苏贵妃起身快步到了台上。

她微微颔首,素手起弦,试了几个音后才正式演奏。

知道苏锦璃是个草包,对于音律舞蹈仅是涉猎,她选了一首曲调相对简单的《映雪红梅》。

待悠扬绵长的琴音响起,苏锦璃深吸了口气,而后开始舒展身体。

初时她的动作轻柔欢快,随着曲调转急,她开始急速旋转,面露忧色。

而后她开始踉跄,似是一朵红梅被风雪欺压地抬不起头,但很快,她的目光变得坚毅起来,挺直了腰杆与风雪抵抗。

良久,她的动作渐渐变稳,她的眸中也透出喜色。

舞步轻快,红裙蹁跹,浅笑嫣然。

当最后一个音符落下,众人还痴痴地盯着台上摆着花儿盛开姿势的苏锦璃。

“臣女献丑了!”苏锦璃屈膝向上首的帝后道。

“啪啪啪!”掌声如雷。

待安静下来,太后率先朗声赞道:“不亏是白凤的女儿!这一舞可谓是引人入胜!赏!”

皇后也笑着打趣道:“母后说的是!不想这璃丫头往日竟是藏拙呢!贵妃妹妹,你说是不是?”

苏贵妃眸中冷芒一闪,而后温婉道:“母后和皇后姐姐谬赞了!璃丫头这舞比起静妃妹妹可差远了!”

闻言舒妃旁边坐着的宫装女子轻轻笑了下,柔声道:“贵妃姐姐太过于谦逊了!”

苏贵妃轻轻瞥了苏锦璃一眼,而后便带着她招牌式的浅笑回到了上首。

苏锦璃知道她姑姑不愿生事端,忙随着她下了台。

“皇帝,你说该怎么赏苏家丫头?”太后询问道。

苏锦璃身份贵重,一般的金银珠宝她是看不上的。

但这丫头素来任性妄为,赏太重容易引起其他贵女不愤。

永历帝微微思索,而后爽朗笑道:“既然苏家丫头舞艺绝卓,便把‘凌波烟渺’赏给她吧!”

闻言众人哗然,凌波烟渺是燕国有史以来最为华美精致的舞衣。

其出自苏南绣坊主人箫月娘之手,距今已有百年,一直流传于皇室间。

苏锦璃得了如此重赏却是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她已经感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眼刀子。

故而她连忙跪地道:“臣女多谢陛下赏赐,只是它着实珍贵,臣女愧不敢当!”

永历帝目光微波,而后道:“朕既赏了你,那它便是你的!”

说完他一摆手,便有宫女端着托盘朝苏锦璃走去。

苏锦璃蹙眉,而后道:“那臣女便斗胆收了。多谢圣上和太后、皇后恩典!”

“苏家丫头快起来吧!这是你应得的!”太后慈爱道。

苏锦璃笑了笑便起身接过了宫女手中的凌波烟渺。

拿着这套明艳而又不失华贵的舞衣,苏锦璃只觉得烫手。

这不,她才将舞衣命青月收好,便有一道吃人似地目光胶在她身上。

她一抬头,便看到八公主正阴着脸瞪着她。

“琴棋书画,才是大家闺秀应该会的,至于跳舞,不过是教坊和勾栏瓦院中那些烟视媚行的卑贱之人的营生!”八公主一脸鄙夷道。

此言一出,大殿里许多人的面色都有了微妙的变化。

那方才被提及的静妃,面色尤其难看,她身旁的舒妃则是满脸的幸灾乐祸。

沉默片刻,苏锦璃一脸茫然问道:“敢问八公主,教坊和勾栏瓦院是什么地方?怎的臣女从未听说过?”

说完她还眨巴了几下眼睛,似是好奇极了。

苏锦璃心下冷笑,她倒要看看,贵为皇后嫡出的公主,如何当众说出那种烟花之地是做什么勾当的!

被她这么一问,众人望着八公主的目光变得更加复杂了。

而八公主这时才意识到自己方才逞一时口舌之快说了些什么,顿时羞的俏脸泛红。

这时苏贵妃冷哼一声,低声斥道:“混账!那种地方是你一个世家贵女该挂在嘴边的?”

这话看似在训苏锦璃,实则嘛,是在暗骂八公主。

是以苏锦璃配合极了,她忙连声认错,而后委屈地撇撇嘴,低垂着头不敢再出声。

见状永历帝不着痕迹地瞥了眼皇后,皇后心一颤,正待开口,便被太后打断了。

“柔嘉,你从今日开始,来慈安宫陪哀家礼佛吧!”

太后的语气虽轻,却有着不容置疑的威严,八公主哪里敢争辩,只得苦着脸应了。

至此,大殿里的气氛又冷清了下来,太后不悦地蹙眉,皇后连忙讪笑道:“既然大家都不主动,那本宫就点人了!”

说完,她快速巡视一周,而后望着清清冷冷坐在苏锦璃对面的宋翎。

“素闻安国公府宋翎擅丹青,不知本宫今日能不能一饱眼福?”皇后温和道。

宋翎眸中快速略过一丝厌倦,而后起身淡淡道:“娘娘说笑了!还望娘娘莫怪臣女学艺不精,玷污了眼睛!”

而后她便施施然上了台,一旁的宫女迅速将笔墨纸砚都送至她身旁。

宋翎提起狼毫,挥斥方遒,不过片刻便有壮丽的山河跃然纸上。

待画成,她又屏息凝神题了四个字“山水凌云”。

她的画,清奇英朗,甚得永历帝的心,永历帝大手一挥便赏了她一方紫砚。

宋翎下台后,便有不少贵女自告奋勇要展示才艺,很快场面就恢复至大宴初时的热闹。

看着各家贵女争奇斗艳太过无聊,苏锦璃看着看着便睡着了。

待她被鼓掌声吵醒时,就见魏紫鸢含羞带怯地站在台上给永历帝行礼。

而上首的永历帝和太后以及她的贵妃姑姑都是一脸赞赏地望着魏紫鸢。

见她疑惑,青歌悄悄告诉她,是魏紫鸢做了一首诗,此诗意境优美、用词考究,这才惊艳四座。

“紫鸢好才华!你若是个男子,那么去年的状元郎就该换人喽!”太后笑得眼睛都眯在了一起。

“太后折煞臣女了,臣女不过是雕虫小技,难登大雅之堂!”魏紫鸢忙行礼谦逊道。

见她端庄温柔的模样,太后心里更欢喜了。

她悄声对永历帝道:“你看这丫头许给哪个皇孙好?”

闻言皇后和苏贵妃同时竖起了耳朵。

魏紫鸢乃镇国侯府的嫡小姐,无论嫁给谁都将成为其夺取太子之位的有力助益。

“母后,这事可由不得儿臣!那丫头心里藏着人呢!”永历帝笑道。

“哦?是谁?”太后疑道。

“是明瓀。”永历帝说到这,威严的眸中浮现了一抹柔情。

他儿女众多,最疼的却是苏贵妃所出的顾明瓀。

太后不动声色地看了一旁芝兰玉树的顾明瓀,又细细打量了已经下了台的魏紫鸢。

而后满意地点点头,“倒是般配,男俊女美,皆是才华横溢的孩子!”

永历帝微微勾唇,没有再开口。

皇后和苏贵妃将那母子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苏贵妃此刻眉梢眼底都是笑,皇后却是强压着心中的不甘强颜欢笑着。

才艺表演完,又吃了会,大宴便宣告结束了。

因是过年,永历帝与百官同庆,故而宴会结束后众人并未散。

大臣和各家公子随永历帝前往围场,女眷则继续跟着太后前往梅苑。

到了梅苑后,众女聚在暖阁赏梅聊天,苏锦璃听了会她们的唇枪舌战便觉得困乏。

索性她素来特立独行没有规矩,她给太后说了声便带着几个丫鬟径自出了暖阁。

“梅花可真香!”青歌猛的吸了口气欢快道。

因为外面无人,苏锦璃也未拘着她,只笑笑便由她站在树下嗅了。

主仆几人欢欢乐乐地样梅花深处走去,待行至一处别致的凉亭旁,她们便停下了脚步。

没坐多久,便听到远处隐隐传来说话声,苏锦璃立即吩咐青月前去查探。

少倾,青月沉着脸回来了。

见她眸中怒火熊熊,原本不怎么上心的苏锦璃顿时变了神色严阵以待。

“青月,你听到了什么?”

“小姐,奴婢方才听到八公主和魏小姐、二小姐在密谋。”青月蹙眉道。

“哦?”苏锦璃微微垂眸。

密谋?也罢,她正好看看锦绣这些日子与她交好是真心还是假意。

当日她使诈让锦绣承认与魏紫鸢合谋后,锦绣让她暂且不要戳穿魏紫鸢。

那丫头还自告奋勇地要在魏紫鸢那边给她当细作。

因为她本就觉得时机不对,无法在众人面前揭开魏紫鸢伪善的面具,所以便顺水推舟应了。

“奴婢不敢离太近,只远远听到小姐的名字和太液池、落水几个字眼,但八公主诡异的面色和魏小姐狠辣的眼神足以证明她们商议不是什么好事了!”青月气愤道。

不等苏锦璃出言,口直心快的青歌已经恨得牙痒痒,她道:“那魏小姐也太过分了!上次弄脏礼服的账小姐还未与她算呢!”

青羽和青瑶亦是气恼不已。

见她们几人如此维护自己,苏锦璃心里一暖,浅笑安抚道:“好了,你们莫要气恼!你家小姐绝不会任她们拿捏!”

说到后半句,她眸中蒙上了一层冰霜。

精彩点评

《嫡妃重生,挚爱夫君慢慢宠》,我想只要对网络小说有一定了解的朋友都不会对这个名字感到陌生,这本书当年确实是火的一塌糊涂,实体销量屡创新高,改编的游戏也大获成功。很多人说,这部小说本质上是一本披着婚恋外皮的言情文,但就算是言情文,在对人物的勾画和情节的描绘上也是可圈可点,苏锦璃,魏紫鸢这两个主角的名字至今让人印象深刻。可惜的是,涅凰同志一直在吃这本书的老本,后续较有名的作品也不多,这里我引用一名网友的评论:“与其说是作者江郎才尽,不如说是一位作家不思进取过度透支之后的常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