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枕上壕妻:司少不打折》盛宠天价妻 第1章 落魄的夜晚 枕上壕妻:司少不打折主角是小女子,容颜的小说

《枕上壕妻:司少不打折》盛宠天价妻 第1章 落魄的夜晚 枕上壕妻:司少不打折主角是小女子,容颜的小说

时间:2020-07-30 07:39:18来源:互联网

《枕上壕妻:司少不打折》家有麻辣妻我的婚姻不打折免费读 完整版在线阅读 枕上壕妻:司少不打折完整版免费阅读 连载

枕上壕妻:司少不打折

类型:豪门作者:夏阳白状态:已完结

有很多朋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枕上壕妻:司少不打折》的新书,是作者夏阳白执笔的豪门作品,作品的故事还是很有看头的,值得阅读,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网文。楚遥夕拍拍头从床上爬起来,然后一声惊叫,自己身边居然躺着一个男人,男人被她的惊叫声吓醒,不情愿地坐了起来说:“能不能小声点?”男人的声音低沉而有磁性,进一步确定对方是男性,楚遥夕叫声更大了:“你…你是

《枕上壕妻:司少不打折》 免费试读

楚遥夕拍拍头从床上爬起来,然后一声惊叫,自己身边居然躺着一个男人,男人被她的惊叫声吓醒,不情愿地坐了起来说:“能不能小声点?”

男人的声音低沉而有磁性,进一步确定对方是男性,楚遥夕叫声更大了:“你…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在这里?”

男人不耐烦地说:“我也想知道怎么会在这里?”

楚遥夕看着男人肩头和脖子上的咬痕累累,难不成是自己昨天夜里辣手摧草?看男人的眼光落在自己的胸前,楚遥夕才觉得暴露在空气中的身体有点凉,低头一看自己居然一丝未挂,于是又惊叫了一声“啊!”然后抬手就给了男人一个耳光:“流氓!”

挨了耳光的男人大约没想到楚遥夕说动手就动手,说了一声:“不可理喻,谁知道谁是流氓?”说完就起身下了床,捡起衣服穿上。

楚遥夕也一下跳下床,发觉不妥,又赶紧跳回去,伸手扯过被子蒙在身上又跳下来叫:“我的第一次,我的第一次!”

楚遥夕最大一桩心事就是早一天把自己嫁掉。

是年纪太大?用楚遥夕自己的话讲:小女子芳龄二十四,花季之年,嫩得一掐就出水;

是容颜太丑?用楚遥夕自己的话说:小女子花容月貌,虽不是天仙,地上却也仅此一枚;

是工作太糟?用楚遥夕自己的表白:小女子虽非名大毕业,却也毕业于二流大学之首;虽没进一流名企,却也进了二流名企之首;虽没当上老总、经理,却也是行政小助理一名;虽然薪水不太高,不买房不买车不高消费,也将就够用;

那是什么原因,让楚遥夕担心嫁不掉呢?说起来还得怪楚遥夕,一年有三百六十五天,她偏偏就选中11月11日这天猴急急地从娘胎里爬了出来。

虽然有句俗语:世上没有剩男剩女,只有剩钱剩米。

楚遥夕见周围不结婚奔高龄而去的男人女人越来越多,想想自己的生日,她最担心自己不幸成为高龄女光棍中一枚。

但是仅管如此,楚遥夕也不会急着把自己的第一次送出去,而且送给这样一个男人。

男人已经穿好衬衫长裤,用手捋了一把头发说:“实在不行,就嫁给我吧!”

“嫁给你,做你的青天白日梦去吧!”楚遥夕只差没有声嘶力竭,涕泪申讨了。

背对着楚遥夕的男人嘴角忽一翘:真是没有想到的一个夜晚!

男人听了楚遥夕的话便问:“为什么不能嫁我?”

“你有房吗?”

男人摇摇头。

“你有车吗?”

男人又摇摇头。

“你有票子吗?”

男人还是摇摇头。

于是楚遥夕又叫了起来:“你与高富贵没一点沾边…”

男人害怕楚遥夕的尖叫,赶紧说:“既然不肯嫁给我,就当享受好了,我得上班了,先走!”

男人快步走出房间,楚遥夕才看清自己一身的瘀痕,实在没有任何享受的感觉,又尖声叫着倒在床上,自己怎么会跟这个男人在房间里,到底是自己辣手摧了草,还是自己这朵花被辣手摧了?

精彩点评

血红碧连天无色,邪风忽起陌路隔。天涯浪子无出处,一曲漂泊始踏歌。记得当年还收藏了一套《枕上壕妻:司少不打折》的正版书。这本小说以后,感觉(夏阳白)就慢慢在走下坡路了,有点怀念当年那个号称年薪百万的网络写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