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邪恶总裁甜心妻》邪恶总裁的专属甜心免费阅读 4 邪恶总裁甜心妻YD

《邪恶总裁甜心妻》邪恶总裁的专属甜心免费阅读 4 邪恶总裁甜心妻YD

时间:2020-07-28 07:14:58来源:互联网

《邪恶总裁甜心妻》邪恶总裁的专属甜心免费阅读 反攻 邪恶总裁甜心妻女体化 连载

邪恶总裁甜心妻

类型:总裁作者:火霸王状态:已完结

《邪恶总裁甜心妻》为火霸王原创,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书中主要讲述:第9章你干什么去了急救车的轰鸣声,一辆救护车疾驰而过,汪宝新枯坐在床头,轩辕小明推门进来,汪宝新急切地说道:“你干什么去了?!”轩辕小明不答,径自坐在床头另一边。汪宝新盯着轩辕小明说道:“你又去找轩辕

《邪恶总裁甜心妻》 免费试读

第9章你干什么去了急救车的轰鸣声,一辆救护车疾驰而过,汪宝新枯坐在床头,轩辕小明推门进来,汪宝新急切地说道:“你干什么去了?!”

轩辕小明不答,径自坐在床头另一边。汪宝新盯着轩辕小明说道:“你又去找轩辕树剑了?轩辕小明。”

汪宝新说道:“你说话呀!哑巴啦?”

轩辕小明起身走到窗前说道:“死了。”

汪宝新大惊,说道:“什么死了?!”

但见那些护士和医生急急忙忙地推着那车子朝急救室走去,两名保安人员在两边护送。急救室大门关上。两名保安人员互相对视一眼,分别站在大门两边。汪宝新说道:“你疯了!他是你父亲!”

轩辕小明说道:“父亲?他也算是父亲?!你可以去问问他,他敢承认我是他的儿子吗?他敢吗?!我是谁?是一个会让他丢脸的私生子!”

汪宝新瞪视轩辕小明片刻,突然抓起一边的转杖大步向外离开,轩辕小明一把拉住他。汪宝新说道:“你让我去!不然就晚了!轩辕小明强拉住他说道:“别去!汪宝新拼力挣扎说道:“你让我去!轩辕小明说道:“行了!他们死不了!汪宝新惊诧地看着他。轩辕小明说道:“客厅的窗户是打开的。已经被拉到xx医院去了,没死。”

汪宝新一下子跌坐在地,喘息着。轩辕小明说道:“我只是吓唬吓唬他们。”看他们有没有胆量报警!汪宝新说道:“你,万一。”轩辕小明说道:“别教训我!我不听!汪宝新说道:“不听滚一边去!兄弟二人像两只斗鸡,互相瞪视着。

诸葛宣闻、高个子、陈兴池、西门范林走来,诸葛宣闻审视着两名国安队员。西门范林瞪着他们,眼睛要冒出火来,俩人低头不语,诸葛宣闻说道:“从现在开始,你们停职反省。俩人一怔,低头不语。轩辕树剑夫妇在同一间病房里挂吊瓶,西门范林守在床边。夫妻相视。程丽愫说道:“范林,我们没事了,你昨晚一夜没睡,回去吧。轩辕树剑说道:“回去吧,回去好好休息休息。我和你妈没事儿了。

西门范林看了看他们,转身走出,西门范林刚出门,轩辕树剑说道:“昨晚真的是你没关好煤气?程丽愫说道:“儿子在这里,我能说实话让他担心吗?一定是有人要害我们。”轩辕树剑说道:“不要胡说!程丽愫说道:“你忘啦,昨晚上我们根本没做饭,是在外面吃的,我们是夜里十点多睡下的,睡之前你闻到煤气味了?轩辕树剑说道:“。”有人故意打开了煤气要谋害我们。”程丽愫说道:“你小点声,这事儿可千万别让儿子知道。”

轩辕树剑使劲的点点头,汪宝新迷迷糊糊醒来,起身下床走到轩辕小明房间门前。汪宝新推开门。床上空空。汪宝新想了想,转身走出,诸葛宣闻高个子走来。”高个子说道:“刚刚拦截到一部分可疑信息,截获了对方的电子。

诸葛宣闻严肃地没说话,高个子说道:“。”对方使用了电子的加密系统,陈兴池说,即便是十台世界上最先进的计算机不间断的工作,也要一年多的时间才能破译。”

健身房内,来往的人很多。远处,能够看见轩辕小明正在锻炼身体。轩辕小明面部肌肉在抖动,双手用力将器械下拉。随着下拉器械的频率,轩辕小明呼吸也显得十分规律而有节奏。汪宝新抬头看XX医院的牌子。汪宝新在住院部走廊东张西望地寻找。程丽愫说道:“咱们睡觉的时候也不是睡得很沉啊,怎么家里进了人一点都不知晓呢?

程丽愫急不可待地下床说道:“我得回家看看。”汪宝新正寻找着,突然看见西门范林从走廊另一头走来。汪宝新忙转身离开。西门范林走进病房,惊愕。病房内,吊瓶针头空悬。西门范林忙跳到窗前向外张望。轩辕树剑夫妻手挽手正在向外离开。西门范林一笑。汪宝新拄着转站在外面花坛里,远远地看着轩辕树剑夫妇。西门范林一凛。另有一双眼(李科仁),在冷冷地看着这一切。

诸葛宣闻匆匆走进,高个子跟在身后,诸葛宣闻看着屏,陈兴池摇了摇头没说话。陈兴池专注的看着电脑荧屏,不停的敲击着键盘,试图破解着什么。轩辕小明正在利用器械做仰卧起坐。

轩辕小明努着劲儿做完最后几个,瘫躺在器械上。轩辕小明喘着粗气,额头上的汗珠滑落了下来。公交车到站,汪宝新站走下车。跟踪汪宝新的西门范林,也跟着下去。汪宝新下了车,拄着转杖东张西望的不动弹。西门范林只得选择了一个方向,走去。汪宝新朝另一个方向走去。西门范林从包里拿出了一个帽子,戴上,跟了上去。汪宝新拄着转杖一瘸一转的走在小区中。

汪宝新的身后,西门范林依旧跟踪着汪宝新,西门范林放轻脚步,一边抬头向上观望,一边靠着墙边慢慢往上走。汪宝新拄着转杖,一步一步的向上走。

汪宝新走到家门口,突然一阵头晕目眩,汪宝新慌乱的从兜里掏出钥匙,一不小心,钥匙掉在了地上,汪宝新试图弯腰去捡,却一下子摔倒在地上。汪宝新捡起钥匙,硬撑着转杖站了起来,打开门进入。西门范林看着汪宝新的状态,若有所思。汪宝新立刻在抽屉里翻找着药。他快速打开药瓶,倒了几颗出来,塞进嘴里,硬咽了下去。汪宝新丢掉转杖,坐在了沙发上,仰面朝天。陈兴池说道:“找到端口了。

诸葛宣闻听陈兴池这么一说,连忙过来查看。陈兴池说道:“打开了他们的数据夹。上官达牛坐在电脑前,关注着电脑荧屏。电脑荧屏上突然有信号报警。上官达牛快速切换着,电脑荧屏上显示“数据正在丢失。”上官达牛表情紧张,立刻站了起来,夺门而出。

一个人影突然冲进来,秘书说道:“上官达牛给我们发出的数据中途被人截获了!

白眉老者的表情瞬间凝固。陈兴池说道:“这个数据夹了包含了三十六个文件,每个文件都设置的有密码,每个密码都不一样。诸葛宣闻说道:“去找技术部门的人来。

高个子转身就走,李科仁说道:“他们不会找到答案的。上官达牛一笑说道:“我们的终端已经收到信息了。李科仁说道:“那就好。上官达牛说道:“一定要和他们玩到底。李科仁说道:“夏秀芳那边最近一直没有什么动静。上官达牛说道:“不用管他了,料他们也玩不出什么名堂来。

上官达牛露出一副不屑的邪恶眼神,手机响,上官达牛给李科仁使了个颜色,李科仁心领神会,关上门出去。上官达牛说道:“嗨。”白眉老者说道:“计划有变。上官达牛说道:“为什么?我们的计划已完成,传输的数据中有自动删除系统,不可能被他们识破的。白眉老者说道:“要用最可靠的!等信息。上官达牛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汪宝新坐在桌前。头痛突然袭来,他抱着头痛苦地蹲下身子,声声叫唤。他艰难地伸手去抓炸弹。”抓住以后抱进怀里。

他的目光触及桌面上一张相片,那是他和季少风的儿时的合影。”他控制住了自己,手因痛苦痉挛着,汪宝新慢慢站起身。饮水机前,汪宝新拿起杯子在接水。汪宝新的手十分的颤抖,视线开始模糊。开水溢了出来,烫伤了汪宝新的手,那个杯子就摔在地板上,发出碎裂的响声。汪宝新突然暴躁起来,用力将饮水机推倒。汪宝新感到一阵阵的眩晕,他抡起转杖将屋内的物品推倒。

西门范林听见声响,警觉的走到门边,听着屋内的动静。汪宝新开始难以忍受的头疼。他手扶头的瞬间,转杖掉了下去,汪宝新试图去捡起转杖,却被绊倒。

汪宝新趴在地上,尽可能的抓到一切他能抓到的东西,他拉着桌布,试图站起来,却将桌布上的玻璃杯全部拉扯下来。屋内一片混乱。

在门口的西门范林意识到有些不对,他开始按汪宝新家的门铃。门铃在响,汪宝新抱着头在地上打滚。西门范林狂按门铃不放,听见里面传来汪宝新挣扎的声音。

门被突然撞开,西门范林惊讶屋内一片狼藉,汪宝新倒在地上一直在痛苦的挣扎着。两位技术人员在争分夺秒的破译信息,诸葛宣闻在旁边若有所思的走来走去。突然,诸葛宣闻停住脚步。高个子机警的看着诸葛宣闻。诸葛宣闻说道:“通知有关部门,修改所有的保安计划。全场楞住医院走廊,护士推着急救车朝急救室跑去。汪宝新躺在急救车上,已经昏迷不醒,旁边还挂着点滴瓶。西门范林一直护送着急救车,表情凝重的看着汪宝新。急救室门口,西门范林停住脚步,目送着护士急救车进入急救室。猛地击球,球远远地飞了出去。上官达牛看着被打远的球,摇了摇头。夏秀芳拿着球杆,站在上官达牛旁边,表情严肃。上官达牛说道:“就差那么一点点。夏秀芳说道:“这个计划这么严密,根本就不可能有什么疏漏。

上官达牛有些得意的说道:“出杆了才知道不准,后悔就来不及了。夏秀芳说道:“就算这次信息不被拦截,他们也会知道会议的危险性。上官达牛说道:“他们随时会改变保安计划,只怕你没有机会了。上官达牛说道:“所以说呢,关键是选好球,上官达牛挥杆球飞出夏秀芳说道:“你有把握吗?上官达牛说道:“球准不准,关键是在于挥杆的人病房内,西门范林坐在病床边守着。病床上,汪宝新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汪宝新罩着氧气罩,打着点滴。夏秀芳说道:“这么说,上官总已经脑有成竹了?上官达牛自负地一笑说道:“这次如果不成功,夏总恐怕死的比我还难看。夏秀芳说道:“我们拴在同一根绳上,事不成的话,都不会有好日子。上官达牛说道:“天塌下来只会先砸到高的,依我看,夏秀芳头顶上这顶乌纱帽实在是个累赘。”夏秀芳冷笑说道:“此话怎讲?上官达牛说道:“如果不是这顶乌纱帽,夏总事成之后可以带着女儿远走高飞,就因为有了这顶乌纱帽,说不定会惹出很多事端来。

夏秀芳一下子僵在原地。上官达牛语重心长地说道:“孩子可是无辜的啊。”一双眼睛正偷窥着病房内的动向。李科仁转身离开,边走便掏出手机来拨打。病床上,汪宝新依旧戴着氧气面罩打着点滴。西门范林坐在病床边,有些困倦。高个子走了进来,给了西门范林一个手势,西门范林看了看病床上的汪宝新,起身走开。上官达牛手持话机说道:“继续盯着他。”李科仁说道:“明白。李科仁挂掉手机,转身看见西门范林和高个子站在汪宝新病房门前。

西门范林、高个子站在病房门口低语了几句。西门范林回头望了望,跟高个子一起转身离去。西门范林、高个子走过转角,沿楼梯下去。李科仁走到病房门口前,看了看戴着氧气罩躺在床上打点滴的汪宝新。李科仁拿出手机。

轩辕小明一边用毛巾擦拭着汗水,一边打着手机。轩辕小明说道:“中午一起吃饭吧。”我回家换身衣服,中午去接你。轩辕小明挂掉手机,一边擦着汗一边走开。西门柳瑛放下手机,心情复杂。诸葛宣闻一边翻着瞧着手机信息,一边将上官达牛发给他的所有信息记录在一个本子上。

他仔细研究着上官达牛的信息,每条信息上的关键字“情感”诸葛宣闻都用红笔标了起来。高个子推门进来。高个子说道:“头儿,西门范林说汪宝新在医院抢救。”.诸葛宣闻拿起手中记录信息的那个小本子拨通手机。诸葛宣闻说道:“监控西门柳瑛的所有手机。”高个子楞住楼道内很安静,轩辕小明的脚步声清晰可见。轩辕小明渐渐走近,轩辕小明脸上的表情突然慌张起来啦。家门竟然是虚掩着的。轩辕小明走到门口,谨慎的奏近那门缝向屋内看着。轩辕小明推开家门,屋内一片狼藉。轩辕小明说道:“汪宝新。”汪宝新。”轩辕小明快速在屋内寻找,发现屋内空无一人,轩辕小明坐在沙发上,看着屋内一片狼藉,若有所思。

轩辕小明突然看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信封袋,轩辕小明走了过去,将信封袋捡起来。信封袋上写着一个手机号码的开头几位。轩辕小明似乎想起了什么。上官达牛和轩辕小明坐在车内。上官达牛递给轩辕小明一个信封袋。轩辕小明说道:“这是什么?

轩辕小明说着从里面拿出一个小塑料带来,塑料袋里全是手机卡。上官达牛说道:“小心点好。轩辕小明说道:“谢了,刚换了一个新号,还没来得及告诉你呢。

轩辕小明从包里掏出一支笔,准备写在信封的背面,刚写了几位数,笔没水了,轩辕小明用力划了划,写不出来。上官达牛看了一眼。上官达牛说道:“别写了,打一个给我就行了。轩辕小明说道:“好。

轩辕小明随手将信封袋仍在了上官达牛车的前挡风玻璃上。轩辕小明楞住,他又看了一眼信封上的号码,轩辕小明走进上官达牛公司大厅,径直朝上官达牛的办公室走去。秘书见状,连忙出来阻拦。秘书说道:“对不起这位先生,您有什么事么?轩辕小明根本不搭理秘书,表情严肃。秘书说道:“先生,您不能进去,您要有什么事在会议室稍等一下吧。先生。”您不能进去。”

“砰”的一声,轩辕小明踹开了上官达牛办公室的门。秘书连忙解释说道:“我刚才说了不让这位先生进来,可是拦不住他。上官达牛使了个眼色,秘书推了出去。

轩辕小明看了看上官达牛,李科仁从轩辕小明身边离去。轩辕小明警觉的看了一眼李科仁。

李科仁出去,将门带上。上官达牛没好气的说道:“什么事这么急,跑到公司来。轩辕小明说道:“汪宝新呢?上官达牛疑惑的说道:“汪宝新?轩辕小明说道:“为什么一直瞒着我?上官达牛说道:“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轩辕小明将手里的那个信封袋举了起来摔在上官达牛的办公桌上。轩辕小明说道:“你的信封袋为什么会在汪宝新那儿?

上官达牛看了一眼信封袋,意识到什么。西门柳瑛不停的看表。同事们纷纷回到办公室。同事甲说道:“你还没去吃饭啊?西门柳瑛无奈点了点头说道:“同事甲不好再说什么离开。轩辕小明说道:“为什么?你都让他做了什么?上官达牛说道:“轩辕小明,你口口生生说汪宝新是你的生死弟兄,可是你究竟了解他多少,他是一个瘸子,他干不了什么事,他唯一的乐趣就是他精通电脑,可是连他这么一点点乐趣都被你抹杀了。轩辕小明说道:“什么?。上官达牛说道:“不是么?几年前他利用电脑破坏了一个门户网站,他兴高采烈将自己的成果告诉了你,可是你却逼他自首,还让他把潜心研究的成果贡献了出来。轩辕小明说道:“我那是在帮他!。上官达牛说道:“是么?那件事出了之后,多少个大公司聘请他去做技术顾问,可是一一遭到你的拒绝。”

轩辕小明刚想说话,被上官达牛打断,上官达牛说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他身体不好,你不想他太辛苦了,对吧,你可真是关心他呀,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让他什么也不做,他就成了一个废人。他每天都仰视着你,觉得你是一名英雄,你在为国家做大事,而他自己却是一个什么也做不了的寄生虫。

轩辕小明楞住,上官达牛说道:“他酗酒你骂他,他去找楼下小卖部老板的孩子打牌你怕他被欺负,他就像一个三岁的孩子似的,一切都在你的保护之中,这就是你对他的关心,你从来没想过他究竟过得开不开心,他为什么会酗酒,为什么找无聊的人赌博。”是我,是我救了他,是我让他以为自己也是一名英雄,他开始觉得自己是有价值的。他再也不用一直仰视着你而觉得自己是卑微的,是我让他有了继续生存下去的动力。轩辕小明大怒说道:“你闭嘴!

西门柳瑛迟疑着,拿起手机拨打轩辕小明的手机。上官达牛的办公室内格外安静。轩辕小明低着头默不作声,上官达牛用狡邪的眼神注视着他。轩辕小明的手机响起来啦。轩辕小明没接。手机一直在响。”

西门柳瑛疑惑的看了一眼手机,又重复拨打了一遍。手机再次响起来啦。轩辕小明崩溃的脸,上官达牛盯着轩辕小明。。。。。。西门柳瑛缓缓的放下耳边的手机,看了一眼。

西门柳瑛怔怔的合上了手机。上官达牛说道:“这很正常,我们身边最亲近的人常常知道很多我们的事,那些事除了他以外别人都不知晓,可有时,别人都知道的事,他却不知晓。轩辕小明狠狠地说道:“汪宝新现在在哪?上官达牛说道:“我不可能动他,我没那么蠢!轩辕小明目光呆滞,转身就走轩辕小明走到门口停住的脚步,没有转身,轩辕小明说道:“他知道我的事吗?上官达牛没有说话,轩辕小明转身出去。上官达牛拿起了手机。陈兴池戴着耳机监听者。诸葛宣闻推门进来,陈兴池看了一眼诸葛宣闻。陈兴池说道:“西门柳瑛拨出过两个号码,都是无人接听,查不到对方的号码。

诸葛宣闻没有表情,一只手架在车窗上托着头。轩辕小明含泪,眼神中透出无限的自责。汪宝新躺在病床上渐渐醒来,慢慢睁开眼。路边,西门柳瑛心事重重的走在路上。

远远地,轩辕小明的车迎面开了过来。缓缓地,轩辕小明的车和西门柳瑛擦肩而过,彼此都没有看见对方。轩辕小明的车和西门柳瑛之间的离得逐渐远了。

西门柳瑛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诸葛宣闻一言不发坐在椅子上,心事重重。慕容结霞关切的看着他。诸葛宣闻说道:“她不爱我,她只是同情我,她如果知道我利用她,她更不会理我了,我无法子,这是我的工作,她永远不会明白的。慕容结霞说道:“她不理解是因为她什么都不知晓。”诸葛宣闻说道:“我不想她知道,我不想她有危险,我不想她担心。”慕容结霞说道:“你没有错。

第10章你太累了诸葛宣闻看着慕容结霞,慕容结霞有些紧张,故作镇定。诸葛宣闻说道:“谢谢你。慕容结霞也勉强的笑容说道:“躺会儿吧,你太累了。”诸葛宣闻说道:“只有在你这儿,我才最踏实,什么都不想。慕容结霞笑着看着诸葛宣闻,诸葛宣闻靠在椅背上,闭上了眼睛。慕容结霞眼眶中突然泛着泪光。

诸葛宣闻奔跑在足球场上,和同学们正激烈的踢着球,慕容结霞站在场边和诸多女生一起为自己的班级呐喊助威。慕容结霞的目光一直盯着诸葛宣闻,诸葛宣闻十分专注,满头大汗。诸葛宣闻抱着书从图书馆走出来,慕容结霞远远的看见诸葛宣闻,追了上去。慕容结霞说道:“诸葛宣闻。”

慕容结霞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诸葛宣闻一脸欣喜说道:“诶,慕容结霞,我正要找你呢。

慕容结霞疑惑的说道:“找我?

诸葛宣闻拉着慕容结霞走到一个男孩面前,坐下。慕容结霞意识到有些不对。诸葛宣闻说道:“我给你介绍一下,王政,3班的,篮球队队长,绝对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年年都拿奖学金。”王政有些羞涩。慕容结霞看着王政,耳边诸葛宣闻说的话她一句都听不清楚,慕容结霞很伤感,慕容结霞看着,躺在椅子上熟睡的诸葛宣闻,泪水顺流而下。慕容结霞连忙擦拭泪水,深吸了一口气。

轩辕小明坐在天台的制高点上,一直望着楼下,他突然看见了什么,举起望远镜。西门范林正举着望远镜观察轩辕小明。西门范林把望远镜递给旁边的高个子,轩辕树剑正经过楼下,后面不远处还跟着两个人。

轩辕树剑走进楼道,身影消失在望远镜中,轩辕小明眼神中透出仇恨的目光。轩辕小明再次举起望远镜,望远镜中,轩辕小明的视线在寻找着什么。

望远镜内,能看见对面轩辕树剑家中的情景,程丽愫帮轩辕树剑挂好脱掉的大衣,两人有说有笑的,其乐融融。轩辕小明放下望远镜,满脸泪水。轩辕小明平躺在天台上,阳光暖暖的照着他。轩辕小明转身,却见西门范林、高个子等几名国安人员。一缕阳光透过小窗打在狭小的空间的地上。轩辕小明仰面躺在地铺上,瞪着天花板。

干警打开门说道:“轩辕小明!轩辕小明双手被铐坐在灯下。轩辕小明和一名干警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轩辕小明避开西门范林的注视。诸葛宣闻站在透视窗前看着轩辕小明。

陆局长与两名国安人员走进,石青泽说道:“是他吗?国安说道:“是他,没错!西门范林突然地说道:“轩辕树剑教授家的煤气是不是你打开的?为什么这么干?轩辕小明一愣。西门范林冷笑,细密的汗水从轩辕小明的鬓角渗出。轩辕小明低头沉思。西门范林紧盯着他。陆局长、诸葛宣闻盯着轩辕小明。轩辕小明一言不发。

轩辕树剑一家三口正吃着饭,西门范林说道:“爸妈,你们不用担心了,那个拧煤气的人已经抓住了,程丽愫说道:“太好了,他为什么这么做?我们哪儿得罪他了?轩辕树剑说道:“是个什么人?西门范林说道:“他除了名字叫轩辕小明外,什么都不肯说。”

轩辕树剑脸色骤变,诸葛宣闻盯着轩辕小明,轩辕小明的额头渗满了细密的汗水。诸葛宣闻锋锐的目光。一滴汗水滴落。轩辕小明终于低下头。诸葛宣闻示意一边的陈兴池开始记录,陈兴池打开记录本。诸葛宣闻说道:“为什么要害西门教授?轩辕小明说道:“我。”

汪宝新悄悄睁开眼,看了看屋内没人。突然扯掉手背上的针头,拿过床头的转杖,急急走出病房。汪宝新急匆匆走出病房。护士从身后走来,看见空针头,一楞,忙转身追出说道:“29号!29号!。”真是胡闹!汪宝新转过墙角沿楼梯走下一辆车在街边停下来,车里坐着轩辕小明、诸葛宣闻和高个子、西门范林及另两名侦察员。诸葛宣闻说道:“下车吧,记住,不要把立功赎罪的机会变成罪上加罪。”

轩辕小明点点头,汪宝新拄着转杖从里面走出来,汪宝新一愣。轩辕小明低着头从眼前走过,汪宝新刚要喊。两名侦察员下车,一左一右跟在轩辕小明身后。汪宝新的视线跟着轩辕小明移动。轩辕小明与身后两名侦察员保持着一定距离。

诸葛宣闻开着车远远地跟在他们身后,汪宝新震惊的表情,轩辕小明暗暗瞄了一眼身后的两名侦察员。

一个男人迎面走来,轩辕小明突然拦住他说道:“大哥你好,我想问问,去紫园怎么走?侦察员甲立刻用通讯机悄声向诸葛宣闻报告说道:“有人和1号搭话。诸葛宣闻冷笑说道:“跟上搭话的人,侦察员甲转身跟上路人。

轩辕小明故意用力蹭了路边一女人一下,女人回头,轩辕小明说道:“大姐,我想问问,去紫园怎么走?侦察员说道:“又出现搭话的人。”诸葛宣闻说道:“跟着她。侦察员说道:“轩辕小明怎么办?诸葛宣闻说道:“交给我。侦察员转身。

轩辕小明突然站住,举目四顾,汪宝新瞪大眼睛跟随着轩辕小明的身影。观察着,努力地想弄明白眼前的局势。诸葛宣闻一边开车一边紧盯住轩辕小明的背影。轩辕小明借转弯之机暗暗观察身后。一辆出租车开过。轩辕小明突然伸手拦车。

出租车没停,径自驶过,街对面已不见轩辕小明身影。汪宝新目瞪口呆。透过后视镜,轩辕小明没发现有车追来。轩辕小明闭上眼睛,长吐一口气。轩辕小明看窗外说道:“去火车站!

司机轻踩刹车,车子稳稳停住,轩辕小明一下子愣住。诸葛宣闻站在车窗前微笑着看着他。轩辕小明绝望的闭上眼睛。轩辕小明突然看见汪宝新从诸葛宣闻身后一晃而过。

汪宝新跪在季云相片前,汪宝新说道:“季云妈妈,小明哥出事儿了,我该怎么办,怎样才能救他?季云妈妈,你保佑保佑他呵。”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轩辕小明懊丧的坐在那里。医生说道:“你还要命不要了?汪宝新烦燥地说道:“我要命,我要!可我要的起吗?!

医生一脸惊愕的看着他,汪宝新说道:“反正是死,我可不想死在这里!汪宝新不管不顾地住外走。

门被打开说道:“轩辕小明,出来!正躺着的轩辕小明起身坐起,轩辕小明站地拘留所外面,抬头看了看天,往两边大路看了看,走了。西门范林坐在轩辕小明对面说道:“你们的方式是什么?轩辕小明说道:“没有方式。

西门范林审视着他,轩辕小明说道:“,一直都是他们有事儿找我。”西门范林说道:“如果有紧急情况呢?轩辕小明低头不语。西门范林说道:“他们怎么跟你?一辆车停在江边。诸葛宣闻坐在车上,透过车窗玻璃远远地监视着对面餐馆里坐在窗前的轩辕小明。

桌子上摆着两碟小菜,一碗面条。轩辕小明悄悄巡视着屋里的每一个人。轩辕小明一惊。一个熟悉的身影。汪宝新帽檐低压遮着大半张脸,坐在角落的一张桌旁,埋头吃面。轩辕小明忙把视线转向一边。车载监视器画面里,轩辕小明低头吃面条。

轩辕小明暗暗瞄了汪宝新一眼,汪宝新低头喝面汤,轩辕小明也埋头吃面。汪宝新放在桌面的手机响。轩辕小明凝神倾听。汪宝新接手机,大声地说道:“哦,是你呀,我刚吃完,马上就走,车就在外面,你没看见吗?在右边转角,白色的桑塔那,对,那车你认识,我等你,好好,不见不散!”

汪宝新起身离坐,轩辕小明不动声色的埋头吃饭。诸葛宣闻目不转睛的盯着轩辕小明的一举一动。屋里突然一团漆黑。惊叫声四起!椅桌倒地、杯盘摔碎的声音和惊叫声混杂在一起。诸葛宣闻果断的说道:“把住大门,封锁所有出入口。诸葛宣闻拉门下车,冲向拉面馆。

火苗窜起,有人喊说道:“起火了。”!“灭火啊!快灭火啊!”顾客们全部拼命向门外挤,烟雾四起。诸葛宣闻刚跑到餐馆门口,里面的人流涌出。诸葛宣闻说道:“打开大门,让人出来!诸葛宣闻站在门口搜寻。轩辕小明在汪宝新的带领下跌跌撞撞、磕磕绊绊的往里走。

光亮透出,一扇装有铁栏杆的窗出现在眼前,外面可见街道。轩辕小明扑向铁栏杆,汪宝新说道:“我都打通了!把它取下来!轩辕小明一用力,铁架被拉下。诸葛宣闻分开人群向内挤。汪宝新跟在轩辕小明身后跳出窗外。

汪宝新脚下一个踉跄,捂着头瘫倒在地。轩辕小明拽住他说道:“快走,快,汪宝新用力推一把轩辕小明说道:“别管我,你快跑,右边路口,车在那里!快走!

轩辕小明扛起汪宝新,飞跑离去。诸葛宣闻跑到窗口前。窗栏杆被扔在一边。所有的人都神情沮丧的坐在一边。陆局长不安的来回踱步。陆局长停下脚步,看着诸葛宣闻。诸葛宣闻说道:“我承担全部。陆局长说道:“怎么承担?汪宝新说道:“少峰哥,咱们现在去哪儿?轩辕小明说道:“你怎么知道我在那儿的?

汪宝新腼腆的笑了笑,你总是去那家餐馆跟你的上级见面,我早就知道了,轩辕小明沉默无言。汪宝新说道:“少峰哥,他们是一些什么人啊?轩辕小明答非所问的说道:“汪宝新。汪宝新说道:“嗯。轩辕小明说道:“记住哥的话,不管什么时候,都一定要学做好人,做个好人。汪宝新认真的点点头。轩辕小明说道:“不能回家了,那里已经被他们发现了。汪宝新说道:“咱们现在去哪儿?轩辕小明说道:“你回医院。汪宝新一怔说道:“你呢?!轩辕小明说道:“我还有事儿要办。汪宝新说道:“你要去哪儿?轩辕小明说道:“要出门几天。”

汪宝新的脸上立即露出紧张的神色说道:“不会有事儿了吧?轩辕小明转身拍拍他的肩说道:“放心吧,一定没会再有事儿了。”陆局长说道:“你不觉得用这种投机取巧的方式很幼稚吗?诸葛宣闻说道:“现在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试一试了。

陆局长无奈的叹了口气,诸葛宣闻说道:“希望能通过这条线调出他身后的大鱼。汪宝新静静地躺在床上,护士在一边给他换药打吊瓶。护士说道:“老老实实在这儿住着,不许再乱跑了。”

汪宝新嘻嘻一笑,护士端着药盘走出,西门柳瑛心事重重的走在回家的路上。一双眼睛远远的注视着西门柳瑛。西门柳瑛刚准备走进门栋,突然闪出一双手,捂住了西门柳瑛的嘴巴,西门柳瑛睁大了眼睛,想叫叫不出声来。

诸葛宣闻一边发呆,一边反复的将手机合上打开合上打开。手机里,曾经小女孩四分五裂的身影反复出现。

小明拉着西门柳瑛快速来到楼下一处阴暗处,西门柳瑛气喘吁吁的看着轩辕小明,轩辕小明不时的回头张望,看是否被人跟踪。西门柳瑛刚要开口说话,轩辕小明阻拦住她,轩辕小明从西门柳瑛的衣兜里掏出手机来,将手机电池拔掉。西门柳瑛疑惑的看着轩辕小明。

轩辕小明将手机还给西门柳瑛,发现西门柳瑛没反应。轩辕小明内疚的说道:“今天。”对不起。”西门柳瑛立刻抱紧了轩辕小明,眼泪刷刷的流了下来。西门柳瑛说道:“我怕再也见不到你了。轩辕小明再次将西门柳瑛揽进怀里。

诸葛宣闻起身走到窗户边,向外眺望着。车内后座上,西门柳瑛靠在轩辕小明的肩膀上。轩辕小明手揽着西门柳瑛,西门柳瑛的嘴角露出了笑容,一滴泪水从眼角滑落。

诸葛宣闻和高个子匆匆走进,技术人员甲将文件递给诸葛宣闻,技术人员甲说道:“三十六个文件解开了三十个,因为每个文件都加密,密码输入的次数不能超过三次,否则文件就会自动销毁。只能做到这样了,看看有什么可用的吧?诸葛宣闻说道:“谢谢,辛苦了。

技术人员甲、乙纷纷离开,诸葛宣闻坐下来打开文件仔细的看着,他看完一份递给高个子一份。高个子说道:“只有这一份是针对会议的,内容还不详确。诸葛宣闻抬起头叹了口气说道:“他们太狡猾了。

上官达牛正在打手机,白眉老者说道:“你新开发的经营线路的事情进行的怎么样了?上官达牛说道:“放心吧,保证万无一失。上官达牛挂掉手机,露出了狡邪的目光。

手机响起来啦。轩辕小明接听,轩辕小明听到了什么信息,挂掉手机,转车头轩辕小明调转车头行驶而过!看见病房门口西门范林正在和一个工作人员说话。轩辕小明躲在转弯处探头巡视,看见那名工作人员离开,西门范林走进病房,轩辕小明走到病房门口,奏近那门缝看见汪宝新躺在病床上,轩辕小明十分揪心。病房内,西门范林无意的回头,隐约看见病房门口有人探视,西门范林站了起来,朝门口走去。病床上,汪宝新微微睁开双眼,视线由模糊渐渐清晰。

西门范林打开门,左右看了一下,隐约看见了一个可疑的背影很快消失在走廊中。西门范林沉思了一下,关门回屋。

听见有脚步声,汪宝新立刻将眼睛闭紧,西门范林走了过来,看了汪宝新一眼,见汪宝新无任何动静,西门范林走向窗边。汪宝新微微睁开眼睛,余光能够看见西门范林的背影。李滟秋坐在她的对面一边吃一边抬头看着西门柳瑛。西门柳瑛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李滟秋说道:“发什么呆呀你,不吃给我。

李滟秋把西门柳瑛面前的一小碟甜品拿过来放在自己面前,李滟秋说道:“我真是服了你了,你说你一情感专栏作家,自己的感情生活却困惑的一塌糊涂西门柳瑛没接陈艳秋的话,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西门柳瑛说道:“你说他现在在干嘛呢?李滟秋说道:“谁,诸葛宣闻还是轩辕小明?西门柳瑛被李滟秋这么一问,不知如何作答,困惑的看着她。

陈兴池戴着耳机,一边监听一边记录。电脑荧屏上,陈兴池敲击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迟疑了一会,她似乎想起了什么,继而又快速的敲击键盘。西门柳瑛说道:“总结什么?李滟秋说道:“总结一下问题的原因呀,得了,也就是我,别人就算是知道了,也不一定敢跟你说,都是些得罪人的话。西门柳瑛说道:“你快说呀,转弯抹角的。李滟秋说道:“问题就是你对他们太好了,你听说过天枰理论么?

西门柳瑛摇了摇头,李滟秋说道:“这爱情呢有十分,分开两半,相爱的情侣原本一人有五分,正好平衡,如果你的爱变得更多,占了七分,那对方就只会有三分。西门柳瑛说道:“切~李滟秋说道:“恋爱吧就这么回事儿,当初你任性跋扈的时候男人追你,追到手了,就希望磨平你之前的自豪,你越温柔体贴越好,可等你脱胎换骨以后,他就觉得怎么地都没味道,又拼命想把原来的你找回来。总之一话,千万别为谁改变自己,没用。西门柳瑛说道:“你最近又被谁摔了?

李滟秋看了看西门柳瑛,接不上话来,西门柳瑛看着李滟秋笑了起来。诸葛宣闻推门进来,陈兴池将桌子上的文件递给诸葛宣闻。陈兴池说道:“这是昨天的监听记录。诸葛宣闻拿起文件转身出去。

诸葛宣闻走进办公室,坐在椅子上,他打开陈兴池给的监听资料,翻阅起来。诸葛宣闻将资料扔在了桌子上,靠在椅背上,想着什么。上官达牛和轩辕小明并排站在江边。轩辕小明说道:“要救他出来。上官达牛说道:“知道他们为什么盯着汪宝新么?轩辕小明说道:“为什么?上官达牛说道:“是因为你。轩辕小明说道:“因为我?上官达牛说道:“我早说过,让你不要太张扬,在这个风口浪尖上,一点小动静都会引起注意,别说你还冒充假公安局干了那么多事儿。他们怀疑到你头上了,当然要盯着你最亲近的人。

轩辕小明说道:“帮我救出汪宝新。

上官达牛看看诸葛宣闻,上官达牛说道:“我可以帮你安排,你带着汪宝新远走高飞。轩辕小明说道:“我不能走。上官达牛说道:“为什么?轩辕树剑好像很紧张地翻找着书籍。”…轩辕小明说道:“你怎么知道的?上官达牛说道:“你想报仇?轩辕小明说道:“欠债总是要还的。上官达牛说道:“你想怎么做,杀了他?轩辕小明说道:“我要让他知道什么叫痛苦。上官达牛说道:“他身边24小时都有人保护,你根本没机会。

轩辕小明沉默不语,上官达牛说道:“我有个好办法,一可以避开他们对汪宝新的怀疑;二可以让你自己的仇恨得以发泄,轩辕小明意外说道:“什么办法?汪宝新微微的睁开了眼睛。汪宝新试图想说着什么。西门范林突然听到汪宝新有动静,连忙走到汪宝新身边。西门范林听不清楚汪宝新说什么,但看到汪宝新有反应了,十分欣喜。

诸葛宣闻打手机说道:“什么?汪宝新醒了?好,我这就过去。诸葛宣闻穿上外套,匆匆出门。西门范林欣喜的跟着医生走进了病房,西门范林突然惊呆了。病床上空无一人。医生疑惑的看着西门范林。医生说道:“人呢?

西门范林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西门范林说道:“坏了。”西门范林转身跑出病房。医生呆呆的站在原处,左右张望了一下,也跟着走出去。

诸葛宣闻正在开着车,手机响起来啦。诸葛宣闻说道:“嗨。”西门范林说道:“汪宝新跑了!诸葛宣闻说道:“跑了?诸葛宣闻的车飞驰而过!西门范林等不到电梯,迅速跑下楼梯。西门范林说道:“刚才他醒过来了,我就去叫医生。诸葛宣闻说道:“马上叫人守住医院所有的大门,他腿脚不好,跑不远。

诸葛宣闻挂掉了手机,神情紧张,诸葛宣闻加大油门,诸葛宣闻的车飞驰而过!西门范林一边透过每层的窗户向外查看,一边往楼下跑。西门范林的手机响起来啦了。西门范林说道:“嗨。”诸葛宣闻说道:“他还在病房,马上回去!。

西门范林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马上掉头,朝楼上跑去。汪宝新听到门口没有什么动静,从卫生间门背后跳着走了出来,他探头朝门外望了一下,拿起门边的转杖,批了一件外套走了出去。

汪宝新远远的看见西门范林从弯道处闪出,汪宝新机灵的一下子闪入另一间病房内。走廊中,来往的人很多,西门范林穿过来往的人一边查看一边往汪宝新的病房跑去。另一间病房内,病房中的客人疑惑的看着汪宝新。汪宝新看到西门范林从自己门前闪过,汪宝新看了一下病房内的黄眉白眉老者。汪宝新说道:“不好意思,走错了。

走廊中,汪宝新和西门范林背道而行,诸葛宣闻的车开了进来,停在一旁。西门范林看到诸葛宣闻的车立刻走了过来。诸葛宣闻下车寻看着周围。西门范林说道:“刚才大家在吃饭,收到指令后,几个大门都安排了人手,还没有发现汪宝新。诸葛宣闻机警的扫视着周围的人。

汪宝新突然感到一阵眩晕,眼前的视线时而清晰,时而模糊。汪宝新拄着转杖,硬撑着身体向前走。

汪宝新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汪宝新突然感到一阵眩晕,眼前的视线时而清晰,时而模糊坐了进去。出租车开走。

第11章只有上官达牛能胜任街道上,人流攒动,车水马龙。夏秀芳手执手机说道:“白眉老者家,我想过了,我的确担不了这个担子,也只有上官达牛能胜任。”白眉老者久久地说道:“夏秀芳,上官达牛威胁你了?

夏秀芳极口否认说道:“没有,我有什么可以威胁的。白眉老者说道:“好了,我知道了,先以大局为重吧。不管怎么样,你给我把上官达牛监视好了。”上官达牛办公室内窗帘紧闭,十分昏暗。手机响起来啦,上官达牛接通了手机。上官达牛说道:“嗨。”白眉老者说道:“为什么还不动?上官达牛说道:“再给我点时间。

白眉老者说道:“刚才我跟夏秀芳通过话,鉴于你的表现和贡献,决定你接替夏秀芳的职位,统领在M国的WH组织成员。”上官达牛精神大振说道:“谢谢白眉老者家!最迟不过明天,我就把事情搞定!上官达牛起身走到床边拉开窗帘,阳光照射进来,十分刺眼。诸葛宣闻警惕的环顾着四周。西门范林跑了过来。西门范林说道:“头儿,几个大门都没发现汪宝新,他可能还在医院。

诸葛宣闻瞄了一眼远处医院的围墙,诸葛宣闻说道:“对高个子说,通知有关部门,一旦发现汪宝新出逃,立刻拿下。高个子说道:“是。高个子转身离开,诸葛宣闻若有所思。办公室内人来人往。

西门柳瑛坐在工位上正在整理稿件,快递员站在办公室门口,向内张望着。快递员说道:“西门柳瑛的快递,西门柳瑛闻声望去,伸出手示意快递员。西门柳瑛说道:“这里。”快递员走到西门柳瑛身边,将快递递给西门柳瑛。西门柳瑛看了一下,快递上没有寄件人姓名和地址。西门柳瑛迟疑了一会,签收。

快递员离去,西门柳瑛打开快递,西门柳瑛从快递里拿出一个信封,她将信封口朝下,一颗子弹瞬间滑落了下来。西门柳瑛大惊,随即立刻将子弹拿起来握在手里。西门柳瑛环顾了一下四周,没有人注意到她,西门柳瑛迟疑了片刻,起身离开工位。

诸葛宣闻手机传来信息。诸葛宣闻打开手机,信息显示说道:“你为什么要让你的女人死去。”诸葛宣闻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西门柳瑛匆匆走进卫生间。她推开一扇单间,进去,将门锁好。西门柳瑛拿出刚才的那颗子弹,仔细的看着。西门柳瑛的手机突然响起来啦,吓了她一跳,她接通了手机。

诸葛宣闻走到一边,边走边说。诸葛宣闻说道:“在报社么?西门柳瑛说道:“对啊。诸葛宣闻说道:“。”恩,工作还顺利么?西门柳瑛说道:“。”有什么事你说吧。诸葛宣闻说道:“我没事,就是看你好不好,下班的话早点回家吧,到家了给我个手机。诸葛宣闻刚准备挂手机。西门柳瑛说道:“等等。”西门柳瑛说道:“你。”没有别的事要说么?诸葛宣闻说道:“没有了,你要有事的话随时打给我。

西门柳瑛合上了手机,拿起那颗子弹,若有所思。汪宝新拄着转杖走在街上,时不时的回头张望。汪宝新走到网吧门口,走了进去。远处,李科仁的一双眼睛正在关注着汪宝新的动向。网吧内,服务员正在检验汪宝新的身份证。汪宝新显得十分不安,左右张望着。服务员将身份证递给了汪宝新,汪宝新接过身份证刚要转身走,眼前一片漆黑,踉跄了一下。汪宝新晃了晃脑袋,眼前逐渐清晰,汪宝新拄着转杖走了过去。

服务员疑惑的看着汪宝新,西门柳瑛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拿着刚才的快递单。

西门柳瑛说道:“嗨,您好,能帮我查一下7543216是哪位快递员接收的快递么。”

网吧内,汪宝新快速的敲击着键盘。

汪宝新左右张望了一下,从假肢内取出一个优盘,插进了电脑。网吧门口,李科仁走了进来,环视着网吧的情况,李科仁拿起手机,一边走进网吧,一边拨打。西门柳瑛啊;哎,您说。”

西门柳瑛一边接听手机,一边用笔做着记录。西门柳瑛说道:“李维宇。”是哪个维。”宇宙的宇么?

李科仁边走边环视着网吧内的人,李科仁看见了汪宝新的背影。汪宝新正在快速输入着什么。

西门柳瑛挂掉手机,拎起包,匆匆起身。西门柳瑛走到同事甲身旁。西门柳瑛说道:“主编问,就说我出去采访了。同事甲疑惑的看着西门柳瑛匆匆离去。

电脑荧屏上显示说道:“数据正在加载中。”汪宝新眼睛紧紧地瞪着那个电脑荧屏。突然,数据传输中断,李科仁拔掉了优盘放进自己的口袋中。汪宝新惊恐的回头看着李科仁。李科仁阴森的脸。”

夕阳西下,轩辕小明一个人站在天台上。轩辕小明拿着一个望远镜正看着对面屋内的轩辕树剑。

轩辕树剑坐在书桌前正在写着什么,程丽愫兴奋的拿着一副新眼镜走了过来,非要让轩辕树剑起身试戴。

轩辕小明放下望远镜,目光呆滞。汪宝新说道:“哥,给你看件好东西。轩辕小明说道:“什么东西啊,这么神秘。

汪宝新将一个墨镜递给轩辕小明,汪宝新说道:“他表面上看上去是一副墨镜,实际上是一个照相机,轩辕小明将墨镜戴上,汪宝新说道:“快门在眼镜腿上,你可以试一下。轩辕小明按了一下眼镜腿上的按键,发出咔嚓的响声,透过镜片所看到的画面也瞬间定格,接着又回复原貌,轩辕小明笑着将眼镜摘了下来。轩辕小明说道:“高科技啊。在哪儿弄的?汪宝新说道:“绝对的,留着你以后工作时用。

轩辕小明和汪宝新正谈笑着,一群小社会流氓走了过来,气氛瞬间紧张起来。社会流氓甲说道:“你就是轩辕小明?”

轩辕小明问道:“有啥事?”社会流氓甲说道:“你将我的兄弟打伤了,你所怎办?”

说完,他就指着旁边的那个头上缠着纱布的小流氓。

轩辕小明说道:“小孩子不要乱说话,总要有人教育的。小流氓说道:“我乱说什么了,你本来就是个私生子,你妈恐怕都不知晓你爸是谁吧?轩辕小明的手紧紧的握着酒杯。社会流氓甲说道:“闭上你的狗嘴。”

小流氓不敢吱声,低下了头。社会流氓甲说道:“他说错话,你告诉我,我自己的人我自己解决,现在你把人打了,你让我面子往哪搁。轩辕小明表情严肃,一群小社会流氓也气势汹汹的,汪宝新见事态不对,连忙解围。汪宝新说道:“不就打了个人么,是吧,没什么大不了的,他打他一下,还回来就是了。

大家都看着汪宝新,汪宝新拿起面前的一个酒瓶子,朝自己的脑袋上咣当一下,血瞬间留了下来。汪宝新说道:“怎么样,现在扯平了?轩辕小明一下子紧张起来。轩辕小明说道:“汪宝新!汪宝新没说话,轩辕小明恶狠狠的盯着社会流氓甲,汪宝新硬扯着轩辕小明,不让他动弹。一群小社会流氓呆住汪宝新说道:“别那么紧张兮兮的,这么点小伤没事的,等你考上公安局以后,在遇到这种事儿,只要你一亮证件,这帮人就全怂了。轩辕小明依旧一个人坐在天台上,他仰起头闭上眼睛,深深的叹了口气。轩辕小明的手机响起来啦,轩辕小明接通了手机。轩辕小明说道:“嗨。”…

诸葛宣闻推门进来。陈兴池戴着耳机,看了一眼诸葛宣闻,将一旁的文件递给他。陈兴池说道:“这是西门柳瑛今天的通话记录。”诸葛宣闻拿起文件,转身出去。

西门柳瑛还在焦急的等待着,一个快递员推门进来,公司的人马上招呼。员工甲说道:“李维宇,那边那位客人等你很久了。西门柳瑛闻声迎了上来,快递员一脸迷茫。西门柳瑛说道:“你好,你就是李维宇么?李维宇疑惑的看着西门柳瑛。

诸葛宣闻坐在办公室内,看着西门柳瑛的通话记录单。诸葛宣闻看见记录上,西门柳瑛曾拨打手机寻查一个快递单号。上官达牛站在江边。

轩辕小明的车远远的开了过来,停在不远处。轩辕小明下了车,朝上官达牛走去。上官达牛说道:“考虑的怎么样了?轩辕小明说道:“仇我是一定要报。上官达牛得意的看了一眼轩辕小明,轩辕小明表情严肃。

诸葛宣闻打着手机匆匆向楼下走去。诸葛宣闻说道:“查一下那个快递单号,联络一下接收的快递员,看有没有什么线索。诸葛宣闻一边下楼一边再次拨打手机。

西门柳瑛正在和快递员交流着。包内的手机一直振动,但西门柳瑛丝毫没有察觉到。“您拨打的手机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诸葛宣闻挂掉手机,有些担心,快步朝自己的车走去。上官达牛说道:“西门范林他所拥有的一切原本都是属于你的,理应还给你,当你进入到轩辕树剑家以后,你想怎么折磨轩辕树剑都可以。轩辕小明说道:“我不想做别人!

上官达牛疑惑的看着轩辕小明。轩辕小明说道:“轩辕树剑我是一定没会放过他的,我之所以现在会沦落到这个地步都是因为他,不是他,我妈不会被人瞧不起,不是他,我不会无家可归。”上官达牛说道:“轩辕树剑身边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有人监护,你以为以你现在的身份你可以接近的了他么?轩辕小明说道:“我可以等,我已经等了二十多年了,不在乎再多等几个月。

上官达牛突然狠狠喊叫说道:“我等不了了!轩辕小明说道:“对不起,我帮不了你。上官达牛说道:“你必须成为西门范林。轩辕小明说道:“我要说的已经说完了。轩辕小明转身要走。上官达牛说道:“我找到汪宝新了。轩辕小明听到汪宝新的名字立刻驻足,回过身来。轩辕小明说道:“他在哪?

李科仁将汪宝新推进了一间屋内,李科仁说道:“聪明的话不要耍花招,他们现在到处再找你。李科仁说完关上门出去。汪宝新环顾了一下屋子,屋内没有窗户,透过微弱的灯光,可以看见屋内安装了监视器。汪宝新再次眼前发黑,一阵眩晕感袭来,他抱着自己的头,表情十分痛苦,汪宝新伸手摸了摸怀里,咬牙坚持着坐下来。轩辕小明说道:“你究竟想如何啊?

上官达牛说道:“我想怎么样你最清楚,我让他通过网络做的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根本无从可查,公安局现在到处在找他,就是因为你连累了他,他们是要通过汪宝新查到你的线索。你要是消失不见了,他也就失去了价值,否则,你们俩个谁也别想脱离干系。轩辕小明怔怔的看着上官达牛。

西门柳瑛走出快递公司,她拿出手机来,手机上显示五个诸葛宣闻的未接来电。西门柳瑛按掉了未接来电,找出了轩辕小明的手机,准备拨打。西门柳瑛迟疑了,西门柳瑛抬头看看着周围好像在找什么…..诸葛宣闻开着车,表情严肃。

手机响,诸葛宣闻接听,脸色聚变。诸葛宣闻说道:“好,你在哪儿?我马上过去。慕容结霞站在路边,十分焦急,诸葛宣闻车开了过来,停在了她身边。慕容结霞拉开车门坐了进去。慕容结霞说道:“哑妹急性阑尾炎,学校打手机来说已经送去医院,正在手术,诸葛宣闻表情严肃。

西门柳瑛拿起手机,按下了手机号码。轩辕小明的手机响起来啦。上官达牛瞟了轩辕小明一眼,轩辕小明接通了手机。轩辕小明说道:“嗨。”西门柳瑛说道:“是我,你现在方便么,我有重要的事说。轩辕小明说道:“好,你先回家,我马上过去。轩辕小明挂掉了手机。上官达牛说道:“西门柳瑛吧?轩辕小明说道:“我先走了。上官达牛说道:“那么紧张她?轩辕小明没搭理上官达牛,转身走开。上官达牛说道:“她今天下午收到了一份礼物。

轩辕小明突然意识到什么,他转过身来,怒视着上官达牛。轩辕小明说道:“你对她做了什么?上官达牛说道:“我对她做什么完全取决于你。轩辕小明一把抓住上官达牛的衣领,怒视着上官达牛,上官达牛微笑着看着轩辕小明。轩辕小明说道:“她要出了什么事儿我一定杀了你!上官达牛说道:“你会害死她的,她是诸葛宣闻的女人。”.轩辕小明呆住….

诸葛宣闻的手机响起来啦。诸葛宣闻说道:“嗨。”高个子说道:“头儿,我去的时候西门柳瑛刚走,快递员说东西是在江边接收的,对方的相貌我已经让快递员大致描述出来了,每天见得人太多,他也记不太清楚了,明天回局里做份画像,看有没有什么线索吧。诸葛宣闻说道:“知道了。

诸葛宣闻挂掉手机,心事重重,慕容结霞担忧的看着诸葛宣闻。诸葛宣闻随即又拨手机。

西门柳瑛看了一眼手机来电,迟疑了一会,接了起来。西门柳瑛说道:“刚才太吵了,没听见。诸葛宣闻说道:“。”你现在在哪?西门柳瑛说道:“回家的路上。诸葛宣闻说道:“到家了给我个手机吧。哑妹病了,我在去医院的路上。

诸葛宣闻的车停在了医院的大门口,慕容结霞和诸葛宣闻从车内下来。不远处,李科仁的目光盯着他们走进医院大门。哑妹躺在床上打点滴。学校老师陪坐在一边。诸葛宣闻、慕容结霞走进。哑妹老师起身。诸葛宣闻对着老师点点头。

诸葛宣闻俯身看看哑妹,摸了摸额头。慕容结霞看看哑妹和输液瓶。西门柳瑛匆匆推门进来。西门柳瑛说道:“哑妹怎么样了?诸葛宣闻说道:“幸亏老师及时送了过来,手术过了。西门柳瑛仔细抚看哑妹。慕容结霞说道:“老师,真是麻烦您了!老师说道:“没事,手术很顺利,这几天让他好好休息一下吧,先别到学校来了。

诸葛宣闻走过来跟老师握手说道:“谢谢您。”慕容结霞说道:“老师辛苦了,您还没吃饭吧?诸葛宣闻说道:“哦,对对对,喜欢吃什么?我请客。”老师说道:“请客就免了,你们当家长的还是留下来照顾哑妹吧,我自己在外面随便吃点什么都行。诸葛宣闻和慕容结霞脸上都有些尴尬。诸葛宣闻去看西门柳瑛,西门柳瑛一脸平静。慕容结霞说道:“哦,对了,哑妹的医药费。”哑妹老师说道:“我付过了。”诸葛宣闻拿出钱包说道:“一共多少?

汪宝新瘫坐在地上,昏昏沉沉的。门“吱扭”一声被推开了,一双着黑色皮鞋的脚先后迈了进来。汪宝新睁开眼睛,视线模糊,他抬起头,看见上官达牛走了进来。上官达牛坐在椅子上,俯视着他。上官达牛说道:“你说这是何必呢?卖了我你自己也脱不了干系。汪宝新说道:“我想做一个好人。

上官达牛突然变得邪恶起来说道:“好人?你能告诉我什么人算是好人么?

。”因为如果这只船在海上盲目地行驶,那对它来说哪个方向的来风,都是逆行。李科仁站在转角处远远地看着哑妹病房。李科仁从另一边走下楼梯。手机响,慕容结霞打开手机,一条彩信,慕容结霞家屋内屋外的照片。彩信显示说道:“不想你和哑妹出事的话,就乖乖听话。慕容结霞冷笑。

诸葛宣闻关心地说道:“没事吧?慕容结霞正欲说话,突然一名护士的声音打断了慕容结霞。护士说道:“请问是慕容结霞女士么?慕容结霞说道:“我是。护士说道:“你的手机。慕容结霞疑惑的跟着护士走出门去。

慕容结霞跟着护士走近护士台,紧张的接通了手机。慕容结霞说道:“嗨。”李科仁说道:“你要做的事很简单,不要一时冲动,毁了你和哑妹。慕容结霞还没来得及说话,对方就挂掉了手机。慕容结霞说道:“嗨。”嗨。”慕容结霞怔怔的放下了手中的手机。诸葛宣闻对走进来的慕容结霞说道:“没事吧?慕容结霞笑笑说道:“没事。”诸葛宣闻说道:“你先回家休息吧,今晚我在这里守着。

慕容结霞说道:“不用了,我留在这里吧,好歹我比你在护理上懂得多些,明天上午我就把她直接带回家了。”西门柳瑛说道:“我留下来陪你吧?慕容结霞说道:“你还是回家吧,我看你有点心事重重的,哑妹也不是什么大病,休息一下就好了。你们明天还得上班。”

诸葛宣闻和西门柳瑛并肩走着。诸葛宣闻仔细打量着西门柳瑛的脸色。诸葛宣闻说道:“你没事吧?脸色不好看。西门柳瑛说道:“工作有点累,没事。诸葛宣闻放慢脚步说道:“我送你回去吧?西门柳瑛说道:“不用了。西门柳瑛径直走向自己的车,拉开门进去。诸葛宣闻站着看西门柳瑛离去。

汪宝新呆呆的坐在地下室里,急剧的思索着。上官达牛冷眼看着他。西门柳瑛拿着那颗子弹,仔细的看着。西门柳瑛坐立不安,在屋内徘徊。

诸葛宣闻一边沉思一边开着车,慕容子如却一脸的郁闷。

轩辕小明把车驾驶一会儿,就停下来了。

轩辕小明停好车刚准备下车,轩辕小明迟疑了,抬头看了一眼西门柳瑛家。

西门柳瑛家灯火通明。“铃铃”门铃响,西门柳瑛跑过去开门。西门柳瑛打开门,看见来人是诸葛宣闻,不禁惊讶。诸葛宣闻看见西门柳瑛的反应,不禁起疑。诸葛宣闻说道:“不让我进去么?透过挡风玻璃,轩辕小明清晰的看见,诸葛宣闻走到窗户边,一边拉窗帘,一边向外巡视。诸葛宣闻说道:“晚上一个人在家,记得要拉窗帘。西门柳瑛根本没听进去诸葛宣闻再说什么,将子弹塞在了沙发缝隙中。

轩辕小明见西门柳瑛家窗帘紧闭,迟疑了一会,打着电门。诸葛宣闻看见西门柳瑛桌子上还放着那封快递,有意拿起来。西门柳瑛心虚,见状有些紧张。诸葛宣闻说道:“谁寄的快递,怎么连姓名地址都没留。西门柳瑛走上前去,一把拿走快递。西门柳瑛说道:“不关你的事。诸葛宣闻说道:“虽然我们分手了,但总归还是朋友吧,我希望能帮你。西门柳瑛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看着诸葛宣闻。

汪宝新说道:“你收手吧,你做这些不见天日的事情究竟有什么意义?上官达牛一把抓住汪宝新的衣领。上官达牛说道:“你有什么资格教育我?汪宝新说道:“诸葛宣闻已经查到我了,他很快就会查到你,你逃不了的。上官达牛说道:“本来是啊,我差一点就死在你这个小笨蛋手上了。你别以为我不知晓你想做什么,你不就是想把我的资料偷偷的传给诸葛宣闻,然后溜之大吉么?”

汪宝新说道:“我已经没有价值了。上官达牛说道:“错,选你还真是选对人了。汪宝新说道:“什么意思?

上官达牛说道:“你不想轩辕小明死吧?汪宝新说道:“你杀不了他的。上官达牛说道:“他要帮我做的事还没有做完,我怎么可能会杀他?汪宝新说道:“他不会帮你做任何事的。上官达牛说道:“哈哈哈哈。”上官达牛的一阵冷笑,让汪宝新不寒而栗。上官达牛: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你知道他为什么会认识西门柳瑛吗?汪宝新大惊。

精彩点评

相比作者(火霸王)更为知名的小说,我却喜欢这本《邪恶总裁甜心妻》:前半部极有味道的校园生活叙述,各种铺垫和高潮对主角(小明,汪宝新)性格的全景展示都让本书迥异与其他总裁类小说。同时,本书的角色性格突出而不脸谱化,外貌绝美内心却无比自卑的白桦,痴缠的宅女袁倩妍,现实而虚荣的艾雪,还有红儿和黑驴打破宿命后又无法挣脱宿命的离世,都让人唏嘘不已。延续到后半部,主角(小明,汪宝新)在步入官场后的一些情节却不知为何安排那么的刻意,销量逐渐下滑后,在计划篇幅还不到四分之一的情况下就被起点强制腰斩。值得一提的是,作者(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