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邪恶总裁甜心妻》邪恶总裁的绝情妻全本 7 邪恶总裁甜心妻GV

《邪恶总裁甜心妻》邪恶总裁的绝情妻全本 7 邪恶总裁甜心妻GV

时间:2020-07-28 07:25:10来源:互联网

《邪恶总裁甜心妻》邪恶总裁的专属甜心免费阅读 反攻 邪恶总裁甜心妻女体化 连载

邪恶总裁甜心妻

类型:总裁作者:火霸王状态:已完结

《邪恶总裁甜心妻》作者:火霸王,总裁类型网络创作,主人公:宣闻,慕容,本网文精彩内容:第18章四目相对西门柳瑛坐在车内,像是在等待着什么,西门柳瑛放眼望去。慕容结霞从门栋里走了出来,向外走去。西门柳瑛看见慕容结霞渐渐走远,从车内走出。西门柳瑛走到慕容结霞家楼下,抬头向上看了一眼,走了进

《邪恶总裁甜心妻》 免费试读

第18章四目相对西门柳瑛坐在车内,像是在等待着什么,西门柳瑛放眼望去。慕容结霞从门栋里走了出来,向外走去。西门柳瑛看见慕容结霞渐渐走远,从车内走出。西门柳瑛走到慕容结霞家楼下,抬头向上看了一眼,走了进去。诸葛宣闻和轩辕小明面对面坐着。轩辕小明余光扫视着屋内,墙角各处都挂着监视器。

诸葛宣闻和轩辕小明四目相对,诸葛宣闻回避开轩辕小明的目光,打开面前的文件夹。

诸葛宣闻说道:“说说吧,昨天怎么回事。轩辕小明说道:“昨天我一直跟踪着夏秀芳,他先后见了几名企业的老板,看上去应该是在谈生意,他见过的所有人的照片都记录在我的手机里,一会儿可以拷出来。”到了晚上的时候,他回了家,我一直守在他家门口,他回到家之后没多久,来了一个人,应该和他认识。”

西门范林躲在转角处,看见夏秀芳走到上官达牛家门口,夏秀芳谨慎的张望了一下四周,按下上官达牛家的门铃。门开,马仔走进。轩辕小明说道:“那个人进去十分钟后,里面传来了争吵声,听不太清楚在说什么。”

西门范林悄悄的靠近上官达牛家门口,偷听着什么,屋内传来一阵争吵声。突然屋内一声枪响,西门范林立刻警觉的掏出枪,靠在门边。门被打开,夏秀芳从屋内走出来,西门范林立刻用枪指着夏秀芳。夏秀芳一动不动。

西门范林将夏秀芳推入屋内。屋内,林茂森倒在地上。西门范林惊讶,没有看见上官达牛的身影。夏秀芳掏出一把匕首来,趁西门范林观察四周的时候,转身用力的刺向西门范林,正中西门范林的肩膀。西门范林的枪对准了夏秀芳,夏秀芳无法继续下手。

突然,身后一棒,西门范林倒在了地上。诸葛宣闻说道:“那一棒是上官达牛打的?轩辕小明说道:“我不知晓。诸葛宣闻说道:“你什么时候醒来的。轩辕小明说道:“凌晨四点左右。诸葛宣闻说道:“在上官达牛家?轩辕小明说道:“xx路边的一个仓库里。诸葛宣闻说道:“怎么出来的?轩辕小明说道:“我撬了窗户的防护栏。诸葛宣闻说道:“有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

轩辕小明摇了摇头,诸葛宣闻说道:“为什么不回局里。轩辕小明说道:“伤口在流血,我直接去了医院。诸葛宣闻说道:“你应该知道出了这样的事情,应该第一时间回局里报告。轩辕小明说道:“我捡了条命回来,我想看看父母。诸葛宣闻看着轩辕小明,没再说话。轩辕小明站在门口,看着门关上。大门渐渐关上。轩辕小明拎着行李站在大门口,轩辕小明说道:“我想做一名国安。教官说道:“只要你有决心,肯努力,一定有机会的。

轩辕小明站在门口许久,转身进屋。诸葛宣闻说道:“先放假养伤,有什么情况会通知你,有关部门会核对你的口供,按规矩办事,这件事情在没查出真相之前,你得暂时回避。

诸葛宣闻站在窗户边眺望着,诸葛宣闻转过身来,若有所思,脑海中浮现出变脸后的轩辕小明的状态,诸葛宣闻正左右为难,轩辕小明开门走了出来,三人闻声回头看着轩辕小明。轩辕小明对诸葛宣闻说道:“我跟你回局里。

诸葛宣闻和轩辕小明面对面坐着,轩辕小明余光扫视着屋内,躲闪着回避诸葛宣闻的目光。诸葛宣闻和轩辕小明四目相对,轩辕小明目光犀利。诸葛宣闻远远地看着轩辕小明跟西门柳瑛吻别。

诸葛宣闻徘徊在办公室中,他突然想到了什么,诸葛宣闻走到办公桌前,拿起手机。诸葛宣闻说道:“。”陈兴池,立刻回局里报到。慕容结霞开门进来。慕容结霞说道:“哑妹。”哑妹。”慕容结霞见哑妹不在客厅,一下子紧张起来。

慕容结霞将手中的东西放在一边,试探性的叫着哑妹的名字,慕容结霞说道:“哑妹,你快出来,别吓唬阿姨。哑妹。”哑妹。”慕容结霞猛得打开衣柜门,在挂着的大衣后面乱摸了一通,没有发现哑妹的身影。

慕容结霞跑到卫生间,拉开浴帘,没有发现哑妹的身影。慕容结霞在屋内寻找着哑妹。慕容结霞找遍所有可能藏人的地方,却一无所获,慕容结霞一下子无助的瘫倒在地上,眼泪刷刷的流了下来。

慕容结霞看了一眼旁边的手机,她立刻拿起手机,拨号110。”手机接通,传来声音说道:“您好,110,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慕容结霞突然想起之前的那通恐吓手机说道:“你要做的事很简单,不要一时冲动,毁了你和小哑巴。

纸条上显示说道:“不想你和小哑巴出事的话,就乖乖听话,嗨。”您好。”嗨。”听得见么?

慕容结霞在惊吓中,果断的挂掉了手机.慕容结霞无助的哭了起来,慕容结霞突然想起了什么,拿起手机,按下诸葛宣闻的手机号码。诸葛宣闻说道:“嗨。”

慕容结霞泣不成声说道:“哑妹失踪了。”“啊。”一群尖叫声划破天空。海盗船上,西门柳瑛搂着哑妹,哑妹紧闭着眼睛靠着西门柳瑛。

“啊。”又一阵尖叫嬉戏声,海盗船从高空下落,滑向另一端。西门柳瑛带着哑妹开心的玩着。

西门柳瑛领着哑妹走了过来,坐在长椅上。西门柳瑛说道:“今天玩得开心么?哑妹高兴地连连点头。

西门柳瑛看着哑妹满头大汗,拿出一张纸巾来给哑妹擦汗,哑妹羞涩的表情。西门柳瑛看着哑妹可爱的样子,露出了微笑,哑妹拿出手机冲着西门柳瑛连连比划着。西门柳瑛想起了什么,西门柳瑛说道:“好啊,我们到那边去喝点东西,然后给阿姨打手机,好不好。

哑妹听话的点了点头,西门柳瑛领着哑妹走开,慕容结霞满脸泪痕目光呆滞的坐在沙发上,一阵急促的门铃响,慕容结霞立刻起身去开门。

慕容结霞打开门,看见诸葛宣闻,哭得更加厉害,诸葛宣闻本能的将慕容结霞揽入怀里。诸葛宣闻说道:“别着急,可能是哪个朋友搞的恶作剧,慕容结霞说道:“不会的,哑妹一定是被绑架了。诸葛宣闻说道:“报警了么?慕容结霞坚决的说道:“不能报警。诸葛宣闻起疑说道:“为什么?慕容结霞不敢说出真相,背对着诸葛宣闻走开。慕容结霞说道:“不能报警。”如果哑妹真的被绑架了,报警可能会撕票的。

诸葛宣闻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诸葛宣闻说道:“来,先坐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西门柳瑛带着哑妹走进饮品店,坐了下来。

服务员走了过来,西门柳瑛说道:“想喝什么?哑妹一指橙汁。西门柳瑛说道:“两杯橙汁。服务员走开。西门柳瑛说道:“阿姨给慕容结霞妈妈打个手机,哑妹开心的点了点头,西门柳瑛起身,假意拨号,哑妹一直看着西门柳瑛,西门柳瑛一边向外走,一边微笑着看着哑妹。

西门柳瑛放下手机,调至短信模式,西门柳瑛一边回头看着屋内的哑妹,一面快速按着手机键盘,手机显示“信息发送成功”

西门柳瑛合上手机,走回屋内,哑妹喝着橙汁,看着西门柳瑛走了进来。

西门柳瑛向外望去,透过玻璃窗,正好能看见海盗船处。

诸葛宣闻坐在沙发上,慕容结霞一边说一边走来走去,慕容结霞说道:“哑妹很听话的,他不可能会自己跑出去不告诉我的。诸葛宣闻说道:“如果这么说的话,那一定是熟人干的。

慕容结霞的手机响起来啦,诸葛宣闻和慕容结霞的目光齐刷刷的望向手机。

慕容结霞立刻跑了过去,拿起手机,手机显示说道:“xx游乐场海盗船,哑妹等候。慕容结霞说道:“他们约在游乐场见。诸葛宣闻说道:“没说别的?慕容结霞摇了摇头,诸葛宣闻说道:“放心吧,不是绑架案。慕容结霞疑惑的看着诸葛宣闻,诸葛宣闻说道:“走慕容结霞匆匆跟在诸葛宣闻身后离去,西门柳瑛一边用吸管喝着橙汁,一边思索着什么,柳橙汁已经见底,吸管发出空响。

哑妹碰了碰西门柳瑛,西门柳瑛的思绪被哑妹打断,哑妹指了指西门柳瑛喝完的橙汁杯子。西门柳瑛连忙的看了一眼面前的空杯,尴尬的笑了一下。慕容结霞十分紧张,两只手插在一起不停的用力。

诸葛宣闻看了一眼慕容结霞,将手放在慕容结霞手上,诸葛宣闻的手机响起来啦。诸葛宣闻接通了手机。陈兴池说道:“头儿,我已经到了。诸葛宣闻说道:“东西都带了么?陈兴池说道:“都在呢。诸葛宣闻说道:“你先去沈局那里汇报一下,我这边临时有点事,稍晚一会儿到。

诸葛宣闻心急如焚,却故作镇定。

诸葛宣闻和慕容结霞匆匆跑到海盗船边,四处张望着,西门柳瑛看见诸葛宣闻陪着慕容结霞一起来的,大惊,西门柳瑛立刻拿出手机,发送短信。

慕容结霞焦急的四处张望着说道:“没有,怎么办?诸葛宣闻说道:“别急,等等看。慕容结霞的手机响起来啦。

慕容结霞打开,手机显示说道:“想见哑妹的话,甩掉诸葛宣闻,慕容结霞立刻合上手机,看着诸葛宣闻。诸葛宣闻说道:“他说什么?慕容结霞变得异常镇定说道:“是朋友的信息,我打个手机。

诸葛宣闻疑惑的看着慕容结霞走到一边。慕容结霞迟疑着,假意拨打手机。

诸葛宣闻在一旁看着,不禁起疑,西门柳瑛透过玻璃窗,盯着慕容结霞和诸葛宣闻。哑妹一个人坐在角落的桌子边,摆弄着玩具,诸葛宣闻看着慕容结霞挂掉手机,朝自己走来,诸葛宣闻的手机响起来啦。诸葛宣闻说道:“嗨。”高个子说道:“头儿,查过了,现场只有林茂森的血迹,没发现有其他人的,上官达牛失踪了,一直没回家,也没去公司。

诸葛宣闻说道:“好,我知道了。

诸葛宣闻挂掉手机,还没来得及问,慕容结霞便开口。慕容结霞说道:“对不起,耽误你时间了,刚才我朋友来手机,哑妹在他那儿。诸葛宣闻说道:“什么朋友,玩这种恶作剧也太过分了?慕容结霞说道:“放心吧,没事了。我知道你忙,赶快回去吧。诸葛宣闻担忧的说道:“真的没事?

慕容结霞点了点头。诸葛宣闻说道:“那我送你回去吧。慕容结霞说道:“不用了,你先走吧,我自己走可以的。诸葛宣闻不放心的看着慕容结霞。慕容结霞说道:“快走吧。诸葛宣闻说道:“有事打给我。慕容结霞点了点头。西门柳瑛透过玻璃窗看见诸葛宣闻离去,慕容结霞站在原地四处张望,等待着什么。西门柳瑛拿起手机,拨打。西门柳瑛看见慕容结霞慌忙的接起了手机。

西门柳瑛冷静而低沉的说道:“嗨,我是西门柳瑛。”

慕容结霞大惊,慕容结霞听到了什么信息,挂掉了手机,朝另一个方向跑去。西门柳瑛朝哑妹走了过来。西门柳瑛说道:“走啦,慕容结霞阿姨来了,咱们去找她。哑妹开心的跟着西门柳瑛走了出去。

慕容结霞匆匆跑到林荫处,焦急的四处张望着,哑妹突然跑了过来,慕容结霞大喜。哑妹扑了过来,慕容结霞一把紧紧的抱住了哑妹。慕容结霞说道:“说了不让你乱跑,你怎么还这么不听话呢,哑妹比划着。西门柳瑛朝慕容结霞走了过来,慕容结霞看见西门柳瑛,目光怨恨。西门柳瑛说道:“对不起,吓到你了。

慕容结霞猛地站了起来说道:“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戏。西门柳瑛说道:“你应该不希望当着哑妹的面谈这个话题吧?慕容结霞紧紧的搂着哑妹,哑妹一脸迷茫的看了看慕容结霞又看了看西门柳瑛。

远处,诸葛宣闻目睹着一切,诸葛宣闻的手机突然响起来啦,诸葛宣闻本能的快接通,侧身到一边。诸葛宣闻说道:“。”我这就回去。

陈兴池将手中的资料递给陆局长。陆局长接过来一边看一边听陈兴池说。陈兴池说道:“这是通过汪宝新留下的个人主页破解的信息,当时头儿怕再出什么意外,所以让我假意把东西带回家破解,这是汪宝新的假肢里留下的。”诸葛宣闻说道:“破解这个主页需要多长的时间?陈兴池说道:“密码程序很复杂,刚才问过技术部门的头儿了,他说他们尽快工作,争取在一天之内破解。

诸葛宣闻说道:“好,你把东西交给技术部门的人,然后回家继续你的工作,看是否会有黑客攻击你的电脑,陈兴池说道:“你是要我做一个假象?诸葛宣闻说道:“没错,我要证实一下慕容结霞是不是被利用了?如果和预计的一样的话,那我们就将计就计,放你大假,你可以去暗中调查一下林茂森的情况。陈兴池说道:“明白了。

陈兴池说道:“这些资料就是技术部门破解的信息。陆局长说道:“轩辕小明和西门范林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陈兴池说道:“对,当时我们根据汪宝新留下的ip地址,登陆了汪宝新的个人主页,里面有关于轩辕小明的身世和上官达牛的一些信息,轩辕小明一定被对方组织利用了,汪宝新把这些信息留给我们,是想要告诉我们一些线索,救出轩辕小明。

陆局长说道:“轩辕小明现在还没有找到么?

陈兴池摇了摇头,陆局长说道:“轩辕小明和西门范林是同父异母的兄弟,现在人又失踪了。”“咚咚咚”一阵敲门声。陆局长说道:“进来。”

诸葛宣闻推门而入,诸葛宣闻说道:“跟沈局汇报了么?陆局长说道:“我已经都知道了。诸葛宣闻说道:“我怀疑西门范林有什么事儿瞒着我们。”陈兴池和陆局长都疑惑的看着诸葛宣闻。西门柳瑛和慕容结霞面对面坐着。慕容结霞说道:“你究竟想如何啊?西门柳瑛说道:“我想帮你。慕容结霞说道:“你帮不了我。西门柳瑛说道:“你什么都不说我当然帮不了你!

慕容结霞木然,西门柳瑛说道:“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让他去心理诊所是针对他的机密工作,对不对?慕容结霞说道:“我不知晓你在说什么?

西门柳瑛说道:“哑妹受到了威胁,对方利用这一点让你从诸葛宣闻那里得到他们想要知道的事情,你为了保护哑妹,所以帮他们做事,对不对,你太傻了,你这样根本不能解决问题,今天我也随随便便的就可以把哑妹带走,如果我有什么目的的话,你也要被我控制,受我的利用么?他们的要求非常的明了,就是想针对诸葛宣闻,你愿意看到诸葛宣闻出什么危险么?告诉我,他们到底是谁,他们要干什么?

慕容结霞被西门柳瑛的一席话说的天旋地转的。

慕容结霞说道:“够了,我什么都不知晓,我也不想再见到你,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慕容结霞说完拎起包转身离开,西门柳瑛看着慕容结霞匆匆离去的背影,陷入苦恼之中。轩辕树剑、轩辕小明和程丽愫三人围坐在饭桌前。程丽愫不停的给轩辕小明夹菜。程丽愫说道:“多吃一点,你现在就得好好吃好好睡,伤口才能回复的快,局里既然放你假,你就安心养伤,别总想着那些任务,局里有那么多人,也不缺你一个。

轩辕小明默不作声脸如秋霜毫无表情的吃着,轩辕树剑啪的将筷子拍在桌子上,吓了程丽愫一跳。轩辕树剑说道:“吃饭怎么那么多话。程丽愫说道:“你哪里出了问题啊,发什么火呀?轩辕树剑说道:“就是你宠的,他要是没犯错误,能这副德行么?你以为局里放他假是为了让他在家养伤啊,肯定是工作出了纰漏,一天到晚就知道护着他说话。程丽愫说道:“我。”犯错误这究竟怎啦?谁还能不犯点错误啊,本来干的就是出生入死的工作。轩辕树剑说道:“你看你说的话还像个当***样子么?

轩辕小明烦躁了起身离开,程丽愫说道:“哎,怎么不吃了。”轩辕小明没搭理程丽愫,重重的关上了卧室的门,轩辕树剑说道:“你看看,脾气还不小,程丽愫说道:“还不都是你,轩辕树剑说道:“让他自己好好反省反省吧,轩辕树剑拿起筷子大口吃饭,轩辕小明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他闭上眼睛,嘴角却露出一丝莫名的微笑。

慕容结霞陪哑妹一起摆积木,慕容结霞心不在焉,不停的垒积木,积木因过高而倒塌,惊醒了慕容结霞。慕容结霞说道:“对不起啊,哑妹,妈妈再帮你垒。慕容结霞的手机响起来啦,慕容结霞起身去接手机,来电显示“诸葛宣闻”,慕容结霞迟疑了一会,接起。慕容结霞说道:“嗨。”

诸葛宣闻说道:“哑妹在么?慕容结霞说道:“在垒积木呢,诸葛宣闻说道:“没事就好,有事记得打给我,慕容结霞说道:“我知道了。慕容结霞挂掉了手机,十分揪心,她看着在一旁垒积木的哑妹,眼眶瞬间湿润。

慕容结霞克制住自己,露出微笑,朝哑妹走了过去,“当当当”一阵敲门声,惊醒了轩辕小明,轩辕小明警惕的坐了起来,程丽愫推门进来。程丽愫说道:“快起来,该帮你换药了。轩辕小明说道:“我自己来吧。程丽愫说道:“行了,你坐着别动,轩辕小明坐在床上,程丽愫帮他将衣服脱了下来,轩辕小明有些难为情。程丽愫说道:“你爸这人就是心肠狠软的,他说的话你不要记恨啊,他多心疼你,你还不知晓啊,是吧?年纪大了就是脾气不好,再说了,你这工作总是神神秘秘的,问什么什么也不说,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忙,干着急无法子啊。

轩辕小明看着程丽愫帮他把纱布摘下来,细心的帮他上药,眼神中透出一丝感动。

轩辕小明的母亲正在帮轩辕小明上药。母亲说道:“干嘛跟人打架。

季少封理直气壮的说道:“他们说我是私生子。

母亲揪心的:别人爱说什么让别人说去,你动手打人你就是错了。轩辕小明说道:“妈,我到底有没有爸爸?母亲愣了一下,没说话。轩辕小明说道:“我爸是不是有了别的女人?母亲果断的:你爸他死了。

母亲的药膏刺痛了轩辕小明的伤口,轩辕小明深吸了一口气,程丽愫正在帮轩辕小明上药,药水刺痛了轩辕小明。程丽愫说道:“疼么?忍着点,轩辕小明仇恨的目光渐渐地显露出来,轩辕小明说道:“出去。程丽愫惊讶的看着轩辕小明。

轩辕小明说道:“我让你出去,程丽愫说道:“你这是这究竟怎啦?轩辕小明说道:“出去呀,我让你出去。轩辕小明将程丽愫的药箱一把扔了出去。程丽愫吓坏了:好,好,好你别乱动,我出去我出去,药水在那儿,你先把药上了,轩辕小明说道:“出去!!

轩辕小明连推带嚷的把程丽愫赶了出去,重重的关上了门,轩辕小明靠在门背后,欲哭无泪,表情十分痛苦。西门柳瑛正拎着包经过楼下,一束大灯直射过来,晃得西门柳瑛睁不开眼睛。

一个急刹车,一辆小小车停靠于了西门柳瑛面前,大灯熄灭,西门柳瑛盯着小轿车。

诸葛宣闻从车里走了下来。西门柳瑛说道:“你这是干嘛呀,吓我一跳。

诸葛宣闻严肃的:我的事以后跟你没有任何关系!西门柳瑛一惊,盯着诸葛宣闻。

地下室盖口被打开,手电筒的光线投进,轩辕小明看见了趴在地面的上官达牛,轩辕小明跳下。

轩辕小明用力地把尸体翻转过来,竟然是一个没有五官的衣架人模!轩辕小明一呆。猛地,一根绳索勒住了轩辕小明的脖子!轩辕小明还来不及喊就被勒紫了脸。绳子还在用力,轩辕小明的眼珠子可怕地突出,将窒息。

背后的人非常不甘地松了手,轩辕小明顿时瘫软在地上,一个巨大的黑影落在他的身上,垂死的轩辕小明沉重吃力地转过身,他要看清黑影的脸面,黑影逼近,是上官达牛!轩辕小明恐惧。上官达牛说道:“你以为能逃脱我的掌心吗?轩辕小明咬着牙。

上官达牛脸上掠过恶毒的笑说道:“你唯一的活路是跟我合作听我指挥,否则的话,我一个手机就可以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轩辕小明瞪着上官达牛,上官达牛说道:“别这么恨我,别忘了你曾经也让我死去活来。”轩辕小明说道:“你到底想要我做什么?上官达牛说道:“到时候自然会告诉你的。你自己只要记住,你这张脸不是去天堂的通行证,这张脸是鬼脸,是下地狱的脸!跟我斗心眼,你差得不是一点点。轩辕小明说道:“。

门铃声响,程丽愫说道:“这么晚了,谁啊?铃声继续,程丽愫起身开门,一个送快递的说道:“你们家的快件,请签名。程丽愫接过看了看,签字。

盒子打开,程丽愫楞在了那里,两眼盯住盒内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在一边看电视的轩辕树剑诧异的看了程丽愫一眼,起身走过去。

第19章黑纱白花轩辕树剑目瞪口呆,满目黑纱白花!轩辕树剑哆嗦着手拨开黑纱白花。一张黑框照片,轩辕小明的遗像!轩辕树剑慢慢地拿起遗像。下面竟还有一张季云的遗像!程丽愫恐怖地连连后退着,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两张照片,程丽愫瞪着丈夫,轩辕树剑痛苦地抽搐。

程丽愫突然失声痛哭,轩辕树剑哀嚎说道:“是我作孽,是我作孽!都是我作的孽呵!上官达牛说道:“只要你听从我的指挥,你的兄弟汪宝新,你的女人,还有你自己,一切都平安喜乐。否则,你自己掂量后果。”轩辕小明说道:“。”上官达牛说道:“怎么,不信?你现在回家就可以见到。”

门铃声,上官达牛惊疑的起身观看,上官达牛回头说道:“你先回去吧,记住我说的话。轩辕小明起身,上官达牛说道:“你从车库走地下室,别跟外面的人照面,轩辕小明犹疑。

上官达牛挥挥手,轩辕小明转身走出,轩辕小明转身,潜伏窗边偷听,夏秀芳端坐在沙发上,横眉冷对,秘书笔直地守护在角落,上官达牛说道:“夏老板突然造访,有何指示?夏秀芳说道:“听说你最近一段时间正在四处帮我找女儿?辛苦了。”上官达牛说道:“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夏秀芳说道:“我知道你的心思,一直想直接操纵‘蜜蜂行动’,对吗?上官达牛说道:“我的一切行动以白眉老者命令为准。夏秀芳说道:“我可以信赖你的话吗?上官达牛说道:“你可以不信,你可以直接问问白眉老者。”夏秀芳说道:“白眉老者那里我自然会问,现在我问的是你!上官达牛冷笑一声说道:“不管你相信不相信。夏秀芳,到此为止吧!我根本无心冒犯你。现在最要紧的是蜜蜂行动!

夏秀芳说道:“你已经做出了冒犯我的举动了,把你掌握的情况说出来吧。上官达牛说道:“我什么也没查出来,什么都不知晓。”夏秀芳目光一寒说道:“是吗?秘书突然站前一步,一击重拳把上官达牛狠狠打倒在地!

秘书掏出一根绳索,快速地在上官达牛脖子上绕了一圈,准备勒绳。“慢!”夏秀芳制止。夏秀芳走向上官达牛说道:“你还有什么话说?上官达牛拼命想摆脱夏秀芳秘书的绳索说道:“蜜蜂行动没有我,你实行不了,。”我手上有“新人”还有。”夏秀芳说道:“还有什么?”上官达牛说道:“杀了我,你就永远也见不到你女儿了。

夏秀芳一凛,秘书立刻放开上官达牛,夏秀芳说道:“你想对我女儿怎么样?上官达牛回复傲慢的常态,掸掸衣服说道:“那要看你对我怎么样。”

夏秀芳使个眼色,秘书重又往死里勒上官达牛,夏秀芳说道:“你敢动我女儿一下,我现在就整死你!上官达牛说道:“明晚八点中央剧院哑巴少女。”

夏秀芳一怔,上官达牛被放开,上官达牛说道:“我早已做好了安排,如果我出了事,明天的小舞台将会是哑巴少女的葬身之地,你不会这么残忍害自己的女儿吧?夏秀芳冰冷地说道:“先押他下去!

秘书推上官达牛转身走,夏秀芳说道:“‘新人’是谁?怎么?上官达牛说道:“这是我和白眉老者之间的秘密,你不能越线!夏秀芳说道:“那你就把秘密带到阴间去吧。”上官达牛说道:“我死了你没法向白眉老者交代!夏秀芳说道:“我不需要向任何人交代。

上官达牛闭上了眼睛,夏秀芳想了想说道:“好,今晚我先放过你,如果你敢骗我,先想想自己的下场。把他绑起来。

夏秀芳秘书打开地下室盖,夏秀芳秘书一脚把上官达牛踹下去。盖口被封,上官达牛被笼罩在黑暗中,轩辕小明无声的转身离去。

上官达牛侧耳倾听,确认上面没动静,挪动身子到墙边,抬脚对准一个凸起的墙面用力一踢,墙面打开,一个路口显出来。地板被一点点打开顶上来,上官达牛从地板下面钻了出来。上官达牛轻轻地拉开房门走出来,轻手轻脚地移动。上官达牛推开卧室的门,从门缝中向外窥探。上官达牛推门走出。

推开门,上官达牛转身离去。西门柳瑛和诸葛宣闻二人对视,诸葛宣闻目光坚定,令西门柳瑛有些不知所措。西门柳瑛说道:“有什么话上去说吧。

西门柳瑛刚准备走,诸葛宣闻开口,诸葛宣闻坚定地说道:“我是国家公安局的反间谍人员。西门柳瑛转过头来看着诸葛宣闻。诸葛宣闻说道:“我一直瞒着你,就是不想把你搅和到我的工作中来。我知道你最近一直在调查慕容结霞,我希望你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什么都不知晓。(态度有所缓和)去过自己的生活吧,不要再插手这些事情,这都不是你应该做的。”相信我,。”我不想你有危险。

西门柳瑛怔怔的看着诸葛宣闻,诸葛宣闻转身离开。西门柳瑛说道:“清泽。”诸葛宣闻停住脚步,转过身来看着西门柳瑛。诸葛宣闻勉强的笑了一下说道:“过了这几天,一切都没事了。

诸葛宣闻说完转身离开,西门柳瑛眼泪呼之欲出,诸葛宣闻说道:“如果你不希望他有事的话,就别再插手了!。诸葛宣闻控制着情绪,脸如秋霜毫无表情打开车门上车,西门柳瑛看着诸葛宣闻的车渐渐开走。

西门柳瑛泪流满面,诸葛宣闻心事重重的开着车,西门柳瑛说道:“。”他是不是?。”你告诉我,他是不是呀?。”诸葛宣闻的车飞驰而过!轩辕小明拿出自己的手机,手机里是他和西门柳瑛的照片,轩辕小明反复翻着瞧着,嘴角露出了微笑。

轩辕小明盯着监视器,嘴角露出了笑容,眼眶却湿润着。一声闷响,轩辕小明一个机灵。轩辕小明感觉到一阵头痛,他晃了晃脑袋。敲门声响。轩辕小明说道:“进来。”

程丽愫端着一杯热饮进来,程丽愫说道:“来,把这个喝了,这里蛋白质丰富,又含有维c,有利于你伤口愈合。轩辕小明冷秀芳的说道:“先放这儿吧。

程丽愫十分无奈,将热饮放在桌子上,程丽愫说道:“趁热喝了,凉了就不好了。轩辕小明刚要开口,程丽愫连忙打断。程丽愫说道:“我这就出去,这就出去,你别烦。程丽愫的反应出乎了轩辕小明的意料,轩辕小明看着程丽愫关门出去。轩辕小明说道:“我是想说谢谢。

轩辕小明端起那杯热饮,若有所思的看着,轩辕树剑坐在客厅内看报纸,程丽愫心事重重的走了出来。轩辕树剑说道:“又找不痛快了吧?程丽愫说道:“不也是你的儿子么,事不关己的样子。轩辕树剑说道:“都是大人了,他们会照顾自己的,当***就是这样,爱多管闲事。

轩辕树剑合上报纸,起身走向卧室,程丽愫说道:“哎。”我说你这什么意思啊?什么叫多管闲事啊。

程丽愫一脸不服气的样子,跟着轩辕树剑走了进去,凝重气氛笼罩下的大楼─一个很不起眼的建筑,诸葛宣闻和陈兴池面对面坐着,诸葛宣闻说道:“这几天范林有没有你?陈兴池说道:“没有。”我打他手机他也不接。”陈兴池惊疑的表情。

陈兴池心事重重的走在走廊中,诸葛宣闻说道:“范林这次任务回来,变化特别大,神态、性格、脾气。”都像是换了一个人,我怀疑。”你去仔细探测一下,摸准情况,记住,首先要保证西门老先生的安全,如有问题,见机行事。”陈兴池说道:“没问题,我马上他。

陈兴池振作了一下精神,加快了脚步,匆匆穿过走廊,高尔夫球场上,球童在捡着球,夏秀芳回头,突见上官达牛站在她身后,夏秀芳一惊。上官达牛说道:“没想到吧?

夏秀芳说道:“确实小看你了。更没想到你居然还有胆子来找我。上官达牛说道:“我既然敢来,自然是有所准备。

夏秀芳想了想说道:“你想要什么?上官达牛说道:“完成“蜜蜂计划”。夏秀芳说道:“我能得到什么?上官达牛说道:“报白眉老者当年害你之仇,帮你坐到他现在的位置。夏秀芳说道:“我跟白眉老者之间没有任何仇恨,他对我只有知遇之恩。上官达牛冷笑说道:“据我所知,似乎并非如此。

夏秀芳说道:“什么意思?

上官达牛说道:“你大学刚毕业的时候感情受骗,生了个女儿是聋哑人,为生活所迫,你沦落到白眉老者家里做保姆。白眉老者把你带到国外,让你攻读硕士、博士,把你培养成为一个高级的情报人员。因为担心你的聋哑巴少女儿成为你的羁绊,拖你的后腿,设计让你女儿掉进海里。”

夏秀芳一惊说道:“什么?!我女儿掉进海里是白眉老者设计。”!上官达牛说道:“如果不是故意的,那么高的船舷,那么小的孩子,她是怎么爬上去的?

夏秀芳说道:“。”

一声惊呼,夏秀芳回头,一个身影在船舱上一闪而过。陈兴池说道:“范林,别老在家窝着,我们一起去逛商场怎么样?轩辕小明躺在床上,一脸的冷漠说道:“累,不去。

陈兴池说道:“听阿姨说,你一直都没出门,累什么呀?再说,逛商场又是你最喜欢的。”轩辕小明不耐烦地说道:“我说了不去,我心里烦,想一个人静一静。陈兴池说道:“我去给你拿点水果来,我买了你最爱吃的桔子。

陈兴池盯着看轩辕小明,轩辕小明没有反应。夏秀芳说道:“你手里不是已经有了王牌了吗,为什么还要跟我合作?你不是一直想要坐到“白眉老者”的位置上去吗?怎么又想要退缩,帮我坐倒那个位置上去了?上官达牛说道:“独木难成林,我必须借助你的力量,为自己安排一个万全的退身之计。还有,我必须得在临走之前,做掉白眉老者,否则,我自己也必将死无葬身之地。”

夏秀芳想了想,从兜里拿出一个小盒子递给上官达牛,上官达牛打开看了一下,像是一个微型电池。夏秀芳说道:“白眉老者两天后到。上官达牛说道:“你打算怎么做?夏秀芳说道:“等你的“王牌”大功告成,我们便可坐收渔利,白眉老者既然入了镜了,就别想逃脱我的掌心。上官达牛说道:“他们已经盯上我了,事成之后,我得先走。夏秀芳说道:“没问题,剩下的事交给我解决就行了。夏秀芳说道:“要避开国安的视线,你有地方躲么?上官达牛说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夏秀芳疑惑的看着上官达牛,高个子说道:“上官达牛已经失踪两天了,还没有找到线索。

诸葛宣闻看着墙壁上挂着上官达牛的照片,他皱起了眉头,诸葛宣闻说道:“我总觉得这个人在哪见过,很眼熟。高个子说道:“这种社交场上的人常出席各种活动,眼熟儿也不奇怪。

诸葛宣闻摇了摇头。诸葛宣闻说道:“把所有有关此人的信息全部找出来。高个子说道:“是。

高个子转身离去,诸葛宣闻一直盯着上官达牛的照片。陈兴池在街上忧心冲冲地走着。陈兴池边吃着雪糕边高兴地说道:“我们去逛商场吧?西门范林苦着脸告饶说道:“姑奶奶,你饶了我吧?上次逛商场差点把腿跑折了。”

陈兴池剥桔子,西门范林围着围裙从厨房里端出菜来。西门范林说道:“宝贝,开饭了!西门范林把菜放下,陈兴池送桔子到西门范林嘴边。西门范林摇头说道:“你吃,你吃。陈兴池说道:“很甜的,沙滩桔。西门范林摇头说道:“你吃吧宝贝,我最不爱吃桔子了。”上官达牛站在江边,轩辕小明的车远远的开了过来。

轩辕小明下车,走到上官达牛身边,上官达牛说道:“差点认不出了。轩辕小明说道:“找我什么事儿?上官达牛从包里拿出一东西递给轩辕小明。上官达牛说道:“把它交给轩辕树剑。轩辕小明迟疑了一下,接过东西,上官达牛说道:“只要你能进入现场,会有人跟你接头上官达牛拿出一张照片递给轩辕小明,上官达牛说道:“汪宝新让我转告你,他现在很好,等你回去找他。轩辕小明冷冷一笑说道:“只要汪宝新平安无事,什么事情都可以商量。”上官达牛说道:“放心,汪宝新在那边等着你呢。

轩辕小明立刻明白了上官达牛话中有话,不言语,上官达牛说道:“你后悔了?轩辕小明说道:“。”没有。上官达牛说道:“不要被假象蒙蔽了,那个家所有的一切都不是属于你的,他们的关心和体贴也不是给你轩辕小明的,你只是个替代品,你不要忘记,你之所以变成现在这个模样是为了什么,大仇没报,你怎么能突然安逸起来,你不会一辈子都想做西门范林吧?。”我知道,我们每一个角色都有很多苦衷,不能向人倾诉,或迫不得已,或明哲保身,但只要我们有一个信念,我们就要坚持下去,失败的都是那些半途而废的人,。”

上官达牛将手搭在轩辕小明的肩膀上,上官达牛说道:“你必须要时刻的提醒自己,你到底是谁,你是来做什么的,拿回一切原本属于你的东西吧,不要考虑对错,这个世界上本来就不分对错。

上官达牛说得很动情,似乎也触动了自己的神经,上官达牛深吸了一口气,转身离开。轩辕小明木然的站在江边,脸颊上的肌肉不时的抽动着。高个子将资料递给诸葛宣闻。高个子说道:“这是上官达牛的资料,他改过名,原名不详,在国内上完学后,去美国攻读的心理学硕士。前两年才回国,开了一个珠宝公司,从资料上来看,没有什么不良记录。

诸葛宣闻看着上官达牛的资料,似乎想起了什么,诸葛宣闻手里拿着上官达牛的照片,思绪一下回到了从前。一片枪声中,老陈突然大喊一声,直朝诸葛宣闻冲了过来。

诸葛宣闻倒地。

诸葛宣闻抬头举枪还击,黑色身影上官达牛闪到遮蔽物后,诸葛宣闻转身,老陈倒在血泊中。诸葛宣闻痛苦万分。弥留之际的老陈把带血的玉佩交到石青泽手中。诸葛宣闻、张国强跪在老陈身前,紧紧地抱着他。诸葛宣闻、张国强的眼里含满了泪水。诸葛宣闻紧紧地把老陈递过来的玉佩攥在手里。

诸葛宣闻夺门而出,高个子说道:“哎。”高个子一脸疑惑。走廊中,人来人往。诸葛宣闻匆匆跑了过来,他敲了敲慕容结霞办公室的门,没有反应,他扭了一下门把手,门是锁着的,一位医生擦肩而过。诸葛宣闻说道:“哎,您好,慕容结霞没来上班么?医生说道:“她请病假了,这两天都没来。诸葛宣闻说道:“谢谢。

诸葛宣闻若有所思的转身离开,他一边走一边拿出手机拨打,手机接通,却无人应答,诸葛宣闻有些焦急,“您所拨打的手机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诸葛宣闻挂掉手机,匆匆跑开。

陆局长凝神看着手里的手机短信,摁下手机免提说道:“高个子,你来一趟我的办公室,车辆疾驰,高个子开着车。慕容结霞坐在沙发上,看着面前的手机发呆。

手机停止了响铃,慕容结霞拿起手机,显示未接来电“诸葛宣闻”。

敲门声,西门柳瑛放下书跳起来开门,高个子站在门口,陈兴池忧心忡忡的坐在图书馆大厅内。远远的,轩辕树剑走了过来,轩辕树剑的身后,还有两名工作人员跟着。

陈兴池见轩辕树剑走过来立刻起身,陈兴池说道:“西门叔。”轩辕树剑说道:“坐坐,什么事儿啊,这么着急把我找来?

陈兴池瞬间眼眶湿润,轩辕树剑说道:“是不是范林他哪做的不对了?陈兴池摇了摇头,轩辕树剑关心的看着陈兴池。高个子说道:“今天晚上残疾人艺术团的演出,哑妹要登台是吗?西门柳瑛点点头说道:“是啊,这究竟怎啦?高个子说道:“下午三点我来接你和哑妹,我们一起去见导演。”

西门柳瑛疑惑的看着他,高个子说道:“到时候会让你知道的,记住我的话,三点我来接你,然后我们一起去接哑妹,西门柳瑛茫然的点了点头。高个子刚一转身。西门柳瑛说道:“哑妹她不在我这儿。”高个子一愣,西门柳瑛说道:“哦,没关系,我可以先把她接来。轩辕树剑大惊失色说道:“你是说西门范林不是、是。”

轩辕树剑突然手捂胸部,抽搐起来,陈兴池连忙跳起来,帮轩辕树剑取出口袋里的药,吃下去,轩辕树剑安静下来,脸上一片泪花,轩辕树剑说道:“作孽哦,作孽哦…轩辕树剑站起来,摇摇晃晃地向外离开,陈兴池跟上,搀扶说道:“叔叔,您没事吧?我送你医院吧?

第20章我跟你们一起去吧轩辕树剑木然地摇摇头,推开陈兴池,陈兴池愣在原地。轩辕树剑缓缓转过身说道:“范林、他、还有希望吗?”

陈兴池愣了下,使劲点了下头。轩辕树剑老去十岁的背影。

陈兴池泪流满面,西门柳瑛拉着哑妹的手转身要走。慕容结霞恋恋不舍的说道:“要不然我跟你们一起去吧。”西门柳瑛说道:“怎么,我带着她您也不放心啊?慕容结霞说道:“不是,我也想看看哑妹的演出。西门柳瑛说道:“。”慕容结霞说道:“怎么?不方便?西门柳瑛说道:“哦,没有,就是,我只准备了一张票。”慕容结霞说道:“哦,那算了。”舞台上显出哑妹的剪影。灯亮,哑妹转身亮相。

音乐响起,台下,西门柳瑛对她做了一个手势。高个子藏身在幕后,他一直注视着舞台下观众席上的夏秀芳。只见夏秀芳看着哑妹一下子怔住了,双目圆瞪。在西门柳瑛的引导下,哑妹跳起剪窗花舞,朴素简单,自然。

舞台背景上打出一幅幅哑妹剪的窗花。主持人说道:“观众朋友们,现在舞台上为我们表演舞蹈的是聋哑姑娘朱哑妹,她心灵手巧,大家看,她剪得窗花多么美丽,如同她绽放的花朵。”夏秀芳屏住呼吸,看着哑妹的表演。哑妹无邪的笑容,天然美丽的舞姿。

夏秀芳一动不动,目不转睛,哑妹向观众谢幕,夏秀芳的泪突然漫出眼眶。通向后台的门。夏秀芳走进后台,要靠近女儿!舞台监督拦住她说道:“哎,后台不能随便进!”夏秀芳如没听见,大步闯了进去。后台,演员们急急地来回穿梭,一片乱。

夏秀芳在纷乱的人群中搜寻着哑妹的身影,哑妹正端着一杯水背着身子在角落喝水,夏秀芳从她身边走过,两人交错。

夏秀芳回头,俩人目光相遇。西门柳瑛突然出现,插进两人中间故作惊讶的说道:“哎,夏董事长?你怎么在这里?夏秀芳回过神来,连忙掩饰说道:“是的,我来看演出,哑妹的表演,很棒,我来恭喜她。

哑妹冲着西门柳瑛打了一串手语,西门柳瑛转身说道:“哑妹说你很像她的妈妈!夏秀芳一怔,哑妹突然含着泪张开双臂扑过来,紧紧地拥抱着夏秀芳。夏秀芳把哑妹揽在怀里。”夏秀芳突然一愣,高个子正站在她的面前。隐在暗处的几名侦察员形成包围。

夏秀芳看着怀里的女儿,看看高个子,一声无奈的叹息,诸葛宣闻站在慕容结霞家门口,等待着什么。夏秀芳面对高个子一言不发,高个子说道:“你不想为哑妹做点什么吗?夏秀芳一怔。高个子说道:“你都亲眼看到了,哑妹天真无邪,是一个像玻璃一样透明的孩子,她应该享受安宁的生活,应该得到保佑和祝福,所有的M国孩子都需要和平的环境。”而你在做什么?你这个当母亲的在做什么?!

高个子看着夏秀芳,夏秀芳终于慢慢抬起头说道:“。”我要见你们的最高领导人,我只和他一个人谈,门铃再次响起来啦,慕容结霞背对着门,装作没听见,诸葛宣闻一边不停的按门铃,一边拿起手机拨打手机,陆局长进门在夏秀芳面前坐下说道:“我是局长沈英,你说吧。夏秀芳看着他说道:“你们内部有鬼,他的代号叫‘新人’。

慕容结霞在屋内显然十分不耐烦,突然,慕容结霞的手机响起来啦,吓了慕容结霞一跳。

诸葛宣闻将手里的手机拿离耳朵,他靠近门,听到屋内传来手机铃声。

慕容结霞走到沙发边,拿起了手机,将手机关机,诸葛宣闻说道:“慕容结霞,我知道你在家,我有话要跟你说,慕容结霞说道:“对不起,你走吧,最近太多事了,我想休息一下。诸葛宣闻说道:“我知道你不该被搅进这些事情中,我不知晓该怎么说,我现在需要你帮忙,能开门么,我们见面说行么?

慕容结霞倚着门说话,泪眼汪汪,慕容结霞说道:“你走吧,我帮不了你,我连自己都帮不了自己,更不愿意搅和进你们的事情中,之前做的那些事,是我错啦,我做得不对啊,我不该催眠你,让你说出那些事情,更不该把这些消息透露给第三方。”我知道早晚有一天你会发现的,可是我无法子,他们威胁我。”我不知晓他们为什么选择了我,为什么要我这么做,我也不知晓他们是谁,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我只希望如果你还把我当朋友的话,求求你,让我安静的生活吧,我不想出事。”你就当没有我这个人吧,我保证一定没会再给你添什么麻烦,也求求你,不要再打扰我的生活了。”

诸葛宣闻站在门口,听到慕容结霞这么一说,也不好再说什么。诸葛宣闻说道:“。”对不起。”诸葛宣闻说完后迟疑了一会,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口,转身离开。”门铃声。

慕容结霞凑在猫眼里看,西门柳瑛拉着哑妹的手站在门口,慕容结霞打开门。哑妹扑到慕容结霞的怀里紧紧地抱着她。西门柳瑛看着她们亲昵的样子,黯然神伤。

轩辕树剑推开家门,六神无主的样子,程丽愫闻声出来,看见轩辕树剑不大对劲,程丽愫说道:“你这是这究竟怎啦。轩辕树剑没搭理程丽愫,径直走向书房。程丽愫一脸莫名奇妙的说道:“怎么一个个都怪怪的。轩辕树剑走进书房又走了出来。西门晓:他人去哪了?程丽愫说道:“说是出去见朋友了?轩辕树剑说道:“什么朋友?程丽愫说道:“我哪知道,你不老跟我说让我别管他嘛,这会儿找不到人了又问我。

轩辕树剑瞪了程丽愫一眼,转身进屋,程丽愫说道:“莫名其妙。”程丽愫忽然想起了什么。程丽愫说道:“他不会又犯错了吧?程丽愫转身朝书房走去。程丽愫说道:“哎,我说老头子。”西门柳瑛和李滟秋面对面坐着。西门柳瑛说道:“你说,到底该怎么办呢?李滟秋说道:“没头没尾的,你这是问什么呢?西门柳瑛叹了口气说道:“我烦,特别烦。李滟秋说道:“那个轩辕小明还是没出现啊?

西门柳瑛点了点头,李滟秋说道:“那还想什么呀,就是甩了你呗。爱情是没哪一个对错的啊,他要离开你,还是可以的啊,至少他在你感情落寞的时候挺身而出拯救了你,让你重新燃起对爱情的希望。当然,爱情的骗子也是有的啊,要警惕啊。”

西门柳瑛说道:“哎呀,你真烦,哪跟哪呀。李滟秋说道:“我是真不知晓你到底这究竟怎啦,你也不愿意告诉我,所以我只能胡说八道了。难不成你一个人发呆不够,我还陪着你一起发呆呀,西门柳瑛闷闷不乐。

李滟秋似乎看到了什么人,突然又起了兴致,李滟秋说道:“说点你爱听的,你有没有兴趣。西门柳瑛说道:“什么呀?李滟秋说道:“那边那男的看你好久了。西门柳瑛顺着李滟秋示意的方向看了过去。轩辕小明一直看着西门柳瑛,西门柳瑛瞪了轩辕小明一眼,转过头看。西门柳瑛说道:“一看就是色狼。李滟秋说道:“我觉得不错呀。西门柳瑛说道:“你的咖啡凉了,快喝吧。

李滟秋撇了撇嘴,端起咖啡喝起来,轩辕树剑从抽屉里拿出一本很厚的书,他打开书,书里面夹着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面目清秀女孩,女孩甜甜的笑着。

轩辕树剑颤颤微微的放下照片,眼眶湿润,低下了头。

当轩辕树剑再次抬起头的时候,老泪纵横,程丽愫奏近那门缝看着屋内的轩辕树剑,不敢声张,若有所思。一根玻璃毒针在阳光下灼灼闪光。轩辕小明看着眼前的毒针。轩辕树剑擦了擦满脸的泪水,起身。

程丽愫奏近那门缝看见,急忙转身走开,轩辕小明盯着眼前的毒针。轩辕树剑的面孔。母亲季云的面孔,敲门声,轩辕小明立刻收起毒针。敲门声继续。轩辕小明起身将门打开。

轩辕树剑端着一盘水果出现在门外,面有惶恐,轩辕小明转过身去,站在桌前不语。

“吃一点。”轩辕树剑端着盘子显得不知所措,他语无伦次,“儿子。”吃一点水果。”木瓜是你爱吃的。”

轩辕小明拧开头,咣啷!轩辕树剑一松手,水果盘突然从手中滑落,沙发上的程丽愫听见动静惊得立起,轩辕树剑倏地张开双臂,紧紧地将儿子一把抱住,迸发痛哭说道:“儿子。”是我害了你,我害了你!儿子。”我的儿子!。”

轩辕小明一下子愣在了那里,轩辕树剑哭得难以自控说道:“爸不知晓你一直在独自承受折磨,你怎么承受得住?这些日子你是如何挨过的?。”一想起这些,就像刀子一刀一刀在扎我的心!。”这是爸爸的罪过!应该我来承受!。”你现在这样子,爸爸看不下去,看不下去呵!”

轩辕小明合上眼睛,泪水缓缓流下,程丽愫倚在门边听着,哭成泪人。轩辕树剑双手捧着轩辕小明的脸,看着他说道:“儿子,你受苦了,爸爸再也不会让你一个人受罪了,爸爸老了,该死了,以后,不管是做牛做马,爸爸都会用这条老命来补偿你,只要你好好的,让我做什么事都行。”

轩辕树剑的脸上涕泪横流,轩辕小明紧闭双眼,泪水不断流下,程丽愫的脸上泪水滂沱。诸葛宣闻一个人坐在办公室内,若有所思。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我只希望如果你还把我当朋友的话,求求你,让我安静的生活吧,我不想出事。”你就当没有我这个人吧,我保证一定没会再给你添什么麻烦,也求求你,不要再打扰我的生活了。”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诸葛宣闻的思绪,诸葛宣闻说道:“进来。高个子说道:“头儿,我查过了,上官达牛这个人很喜欢打高尔夫,我去了上官达牛经常打高尔夫的球场,有人看见他和天佑基金会的夏秀芳经常在一起打球,从上官达牛公司的业务报告上来看,这个基金会和上官达牛的珠宝公司并没有什么交往。诸葛宣闻说道:“天佑基金会…

慕容结霞在室内浇花,手机响起来啦,来电显示“白眉老者”,慕容结霞接通了手机。慕容结霞说道:“嗨。”白眉老者说道:“你求助下上官达牛。慕容结霞说道:“为了新人?白眉老者说道:“这是我们最大的牌。慕容结霞说道:“我明白。白眉老者说道:“别出差错。慕容结霞说道:“明白。

慕容结霞挂掉手机,继续浇花。轩辕树剑面对着桌面上的饭菜发呆,一动不动。程丽愫从厨房出来,绕了一圈转到他面前说道:“。”你在想什么?”轩辕树剑突被唤醒,一惊说道:“什么事?有什么事?”程丽愫急说道:“你问我?我在问你!一直神情恍恍惚惚的,出什么事了?”轩辕树剑勉强拿起筷子说道:“我太累了。”程丽愫一脸疑惑说道:“你和儿子之间的事儿,还要瞒着我吗?”轩辕树剑说道:“别胡思乱想。”程丽愫伤心地说道:“我知道,你心疼儿子,你。”!”

轩辕树剑痛苦地说道:“要是有一天我突然去了,你要,好好陪着我们的儿子,照顾好他。”程丽愫一下子捂住嘴,堵住哭声。轩辕树剑站起身想安抚她,她一下子扑上来紧紧地拥抱他。轩辕树剑更用力地拥住她。

慕容结霞正在厨房做饭,哑妹在客厅内看动画片,门铃响起来啦,慕容结霞听见了动静,连忙放下手中的东西跑了出去。哑妹打开门,面前站着上官达牛,上官达牛微笑的看着哑妹。慕容结霞出来,看见上官达牛。诸葛宣闻说道:“还没有西门范林的消息?

陈兴池摇了摇头。诸葛宣闻说道:“有问题的话,你可以申请放假。陈兴池坚定的说道:“没问题。

诸葛宣闻拍了拍陈兴池的肩膀,二人一同走进了技侦处。会议室内,大家已经做好,诸葛宣闻和陈兴池也纷纷入座。陆局长说道:“距离会议还有两天,为了保证没有一点错误,我们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的对象,上官达牛抱着哑妹坐在沙发上,慕容结霞坐在一旁看着二人。

慕容结霞示意哑巴少女去休息,哑妹起身走进卧室,慕容结霞说道:“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

上官达牛低头不语。慕容结霞说道:“你现在有两个选择,要么回去,我马上安排你撤离。

上官达牛摇摇头。慕容结霞说道:“要么你继续潜伏,完成你的计划。

上官达牛不语,慕容结霞说道:“但是这个危险性。你自己也知道,诸葛宣闻这么多年一直在找你,他最大的愿望就是找出你,让你归案,为他师傅报仇。上官达牛咬牙说道:“那就斗到底。”慕容结霞说道:“不能意气用事。上官达牛说道:“我没有意气用事。石鹰一直被我耍得团团转,他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否则他也不会被我逼疯了。

慕容结霞淡淡的笑了一下,上官达牛说道:“我现在最大的难题是怎么才会不被他们找到。”慕容结霞思索了一下说道:“你知道灯下黑吗?上官达牛说道:“灯下黑?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

孙清点点头,上官达牛恍然说道:“我可以在你这儿住?慕容结霞不语。上官达牛说道:“假如你没方便。”慕容结霞说道:“方便。如果有人问起,你就说是我前夫。上官达牛看了一眼慕容结霞。

大家纷纷离场,诸葛宣闻盯着大屏幕上的照片。诸葛宣闻说道:“陈兴池。”陈兴池止住脚步,转过头来。诸葛宣闻说道:“安排人手,从现在起,监视慕容结霞。陈兴池迟疑了一会。陈兴池说道:“可是。”诸葛宣闻说道:“去吧。

陈兴池点了点头转身离开,诸葛宣闻一个人坐在技侦处内,若有所思。西门柳瑛穿过一楼大厅,看见轩辕小明坐在大厅的椅子上一直目视着她。西门柳瑛走到报摊前,从包里掏出钱递给老板。西门柳瑛说道:“拿份晚报。

老板将报纸递给西门柳瑛,西门柳瑛转身要走,又看见不远处轩辕小明在看着她。

西门柳瑛从楼下经过,轩辕小明坐在长椅上注视着她。西门柳瑛从轩辕小明面前走过,停住脚步,又转身回来,站在轩辕小明面前。西门柳瑛说道:“为什么一直跟着我。轩辕小明说道:“我是你的忠实读者,很喜欢看你开导读者的那些文章。西门柳瑛说道:“你要是有什么感情上的困惑,对不起,我帮不了。我最近自己也很困惑,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介绍心理医生给你。

轩辕小明笑着看着西门柳瑛,不言语,西门柳瑛说道:“不需要的话,那就算了。西门柳瑛转身要走,想起了什么,又转过头来。西门柳瑛说道:“不要让我再看见你,不然我会报警的。轩辕小明看着西门柳瑛气势汹汹的离开,嘴角不禁露出了微笑。

哑妹已经睡了,慕容结霞帮哑妹盖好被子,走了出来。上官达牛说道:“睡了?慕容结霞点了点头。上官达牛说道:“对不起啊,我。”慕容结霞说道:“你不用自责。

上官达牛点了点头,慕容结霞说道:“算了,不开心的事不说了,你也累了吧,早点休息。上官达牛说道:“好。浴室淋浴奔头的水倾斜而出。上官达牛站在喷头下享受着被热水包围的感觉。慕容结霞在屋外收拾东西。上官达牛的手机响起来啦,慕容结霞走了过去,看见手机上没有显示来电号码。慕容结霞放下手机,任手机响着。

手机铃声毕,慕容结霞突然想起了什么。慕容结霞走了过去,拿起上官达牛的手机,查看着。突然慕容结霞看到了上官达牛的手机里有一张图片,这张图片和曾经匿名威胁她的那张图片一模一样,慕容结霞一笑。上官达牛走了出来说道:“洗澡水挺热的。

慕容结霞将手机放回原处。慕容结霞说道:“我去睡了,你也早点睡。上官达牛疑惑的看着慕容结霞走进屋去。上官达牛警觉的看了一眼刚才慕容结霞离开的位置。他的手机放在桌子上。

上官达牛突然一笑。西门柳瑛走到窗边,正准备拉窗帘,她透过玻璃窗看见轩辕小明还在楼下坐着。轩辕小明一个人坐在长椅上。西门柳瑛看着变脸后的轩辕小明,觉得似曾相识。

精彩点评

说实话,火霸王这本带点总裁性质的小说,在他所写的众多小说中不算多优秀,我之所以看下去也是想看看主角(宣闻,慕容)和大洋马女朋友的故事如何进展。可惜,还是太监掉了,火霸王同学也至今没有一本小说是完本的,无怪乎火霸王的贴吧如此简练的介绍他:“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