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邪恶总裁甜心妻》邪恶总裁的替身妻免费阅读 5 邪恶总裁甜心妻激H

《邪恶总裁甜心妻》邪恶总裁的替身妻免费阅读 5 邪恶总裁甜心妻激H

时间:2020-07-28 08:11:31来源:互联网

《邪恶总裁甜心妻》邪恶总裁的专属甜心免费阅读 反攻 邪恶总裁甜心妻女体化 连载

邪恶总裁甜心妻

类型:总裁作者:火霸王状态:已完结

《邪恶总裁甜心妻》是火霸王撰写的一本总裁网络小说,情节波澜起伏,文笔无与伦比,非常不错。第12章你没事我就放心了西门柳瑛的手机放在桌子上,西门柳瑛迟疑的看着手机,心神不宁。诸葛宣闻说道:“最近没见轩辕小明?西门柳瑛说道:“你怎么又来了。诸葛宣闻说道:“如果遇到什么麻烦的话,我希望你能想起

《邪恶总裁甜心妻》 免费试读

第12章你没事我就放心了西门柳瑛的手机放在桌子上,西门柳瑛迟疑的看着手机,心神不宁。诸葛宣闻说道:“最近没见轩辕小明?西门柳瑛说道:“你怎么又来了。诸葛宣闻说道:“如果遇到什么麻烦的话,我希望你能想起我。西门柳瑛看着诸葛宣闻。诸葛宣闻说道:“相信我!西门柳瑛回避开诸葛宣闻的眼神西门柳瑛说道:“我去给你倒水。”诸葛宣闻说道:“不用了,知道你没事我就放心了。西门柳瑛严肃认真的说道:“会出什么事?

诸葛宣闻一怔。西门柳瑛说道:“探究地盯着诸葛宣闻。轩辕小明拿起望远镜,调整着角度望向轩辕树剑家。

西门范林正在屋内和轩辕树剑攀谈着,两人有说有笑的。程丽愫端着水果进来,还用牙签拿起一块苹果塞进西门范林的嘴里。

轩辕小明放下望远镜,一只手蹭着自己的鼻子,若有所思。轩辕小明拿起手机,看着西门柳瑛的手机,耳边想起上官达牛说的那句话。“你会害死她的,你会害死她的,她是诸葛宣闻的女人。”.。”轩辕小明拿出一张新的手机卡,将旧卡丢掉,上官达牛说道:“我这是为了你们好,你不想轩辕小明有事的话,最好按照我说的去做。汪宝新说道:“我不会再替你做任何事情了。上官达牛说道:“你会的。上官达牛的手机响起来啦,上官达牛接通了手机。上官达牛说道:“嗨。”

轩辕小明一边走一边讲手机说道:“我要见汪宝新!。”..轩辕小明的车飞驰而过,樊一平挂掉手机,得意的看着汪宝新。上官达牛说道:“明天你就能见到轩辕小明了,要怎么做你心里明白,我答应你,见完轩辕小明,我就送你出境,在外面安心的养病,事成之后,我会放轩辕小明去找你,不过。”你要是敢乱说话的话。”

上官达牛举起手中的一个遥控装置,上官达牛说道:“这个遥控装置还是你教我的,只需轻轻一按,一切都结束了。”汪宝新仇恨的看着上官达牛。

西门柳瑛穿上外套,出门,诸葛宣闻看着西门柳瑛匆匆出门,诸葛宣闻悄悄尾随着西门柳瑛。

酒吧内,醉生梦死,音响响得震天。轩辕小明穿过人群,坐在吧台前。轩辕小明递给服务员一张钞票,服务员随即开了一瓶酒给轩辕小明。轩辕小明喝了一口,望向舞池内狂high的mm。

西门柳瑛走进手机亭,拿起手机拨打,手机中传出“您所拨打的手机已关机。”西门柳瑛挂了手机,再次拨号。手机中传出“您所拨打的手机已关机。”西门柳瑛挂掉了手机,心事重重的离开。诸葛宣闻看见西门柳瑛走出了手机亭,随即走了进去。

汪宝新头痛难忍,汪宝新环视着屋内,试图寻找着蛛丝马迹。轩辕小明在舞池内和美女们激情热舞。

诸葛宣闻看见西门柳瑛家的灯亮了起来,西门柳瑛透过窗帘的一角,看见诸葛宣闻的车缓缓开走。西门柳瑛靠在墙上,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诸葛宣闻开着车,若有所思。西门柳瑛说道:“你是不是知道什么?诸葛宣闻说道:“那封快递是我寄的.西门柳瑛说道:“什么?

诸葛宣闻说道:“对不起,我太在乎你了,你知道我精神状态不好,经常会做一些连我自己也觉得莫名奇妙的事。”诸葛宣闻说道:“只有你可以帮我,如果我再做出什么冒犯你的事,请你报警,不要同情我。

西门柳瑛拿着那颗子弹,若有所思。轩辕小明身边坐着几个美女,美女们笑容满面,不停的说着什么。轩辕小明眼前发懵,什么也听不见。美女甲拿着酒杯要灌轩辕小明,轩辕小明接过酒杯一饮而尽。美女乙看见轩辕小明手上的手表。美女乙说道:“这块手表不错啊,你那么大方,送我得了。

美女乙说着,轩辕小明迷迷糊糊的看着美女乙将自己手腕上将表摘下来。轩辕小明上去就给了美女乙一个嘴巴,将手表抢了过来。包厢内一团混乱。轩辕小明看着表汪宝新一直仇恨的盯着屋顶的监视器,若有所思。上官达牛看见监视器内汪宝新一直盯着他,表情严肃。李科仁推门进来。李科仁说道:“汪宝新的电脑内所有的数据都删除了,没留任何线索,公安局的人这几天一直在他家附近,轩辕小明也没回去。这是我从汪宝新那里拿到的优盘,里面的内容加密了,暂时还没解开.

上官达牛盯着监视器的汪宝新,汪宝新抱着头,头疼的厉害。上官达牛说道:“给他拿些止疼药去。李科仁转身走出屋去。

西门柳瑛呆呆的坐在沙发上,西门柳瑛起身,拿起手机拨号。手机中传来说道:“很抱歉,你拨打的手机不在服务区,请一会再拨打。”西门柳瑛心事重重的样子。手机铃声。西门柳瑛拿起手机接听。西门柳瑛起身向外走去。

轩辕小明喝得醉醺醺的,身边的酒吧女笑嘻嘻的给他又倒了一杯。轩辕小明端起来一饮而尽。轩辕小明一愣。西门柳瑛面如冰霜站在门口。轩辕小明故作混不在意的放下手里的酒杯说道:“倒酒。”酒吧女给他的酒杯重新倒满。轩辕小明一把搂住酒吧女,笑嘻嘻的看着西门柳瑛说道:“来了?来,一块儿喝一杯。”西门柳瑛转身走出。轩辕小明呆呆的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外。酒吧女说道:“老板,喝酒啊。”

轩辕小明烦躁的一把把她推开说道:“滚!酒吧女一怔,冷哼一声起身走出。轩辕小明端起酒杯一口喝干。轩辕小明抓起酒瓶往嘴里倒。酒液顺着嘴角汇成一道。

西门柳瑛冷冷的回头瞟了一眼酒吧,转身上车。西门柳瑛驱车离去。轩辕小明把手里的酒瓶狠狠地摔在包房门上。一个服务员应声走进说道:“老板,请问您需要什么?轩辕小明说道:“给爷爷拿酒来!

西门柳瑛一边开车一边抹着眼角的泪,西门柳瑛猛地想起了什么。轩辕小明一把把酒吧女紧紧地搂在怀里说道:“来了?来,一块儿喝一杯。”西门柳瑛的车猛然刹住。

西门柳瑛急打方向盘,西门柳瑛的车调头往回行驶,轩辕小明猛得被几个彪悍的保安推出酒吧。轩辕小明摔倒在地上,那块手表掉在地上,表盘上已经碎裂。汪宝新说道:“干嘛约我来这儿。轩辕小明说道:“离天空最近,又可以俯瞰整个城市。汪宝新说道:“这个给你。汪宝新递给轩辕小明一块手表。轩辕小明说道:“这又是什么高科技,针孔摄像头?轩辕小明拿起手表反复看着。汪宝新说道:“生日礼物今天是你生日,轩辕小明很不自然地笑起来了,将手表戴在了手上。汪宝新说道:“等你考上了公安局,再送高科技。

轩辕小明将手搭在了汪宝新的肩膀上,两人有说有笑的。西门柳瑛坐在车上冷冷的看着。轩辕小明挣扎着爬起来,摇摇晃晃转身走开。西门柳瑛讶异的表情。慕容结霞在客厅里徘徊,她不时的盯着手机,迟疑着没有拿起。哑妹躺卧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画面。

诸葛宣闻匆匆走在走廊中,西门范林迎了上来,将照片递给诸葛宣闻。西门范林说道:“这是西门柳瑛手机刚刚收到的彩信,里面全是轩辕小明和各种女人暧昧的照片。

诸葛宣闻接过照片,一边走一边看着。

诸葛宣闻一边看着照片,一边走进办公室。诸葛宣闻说道:“查过照片拍摄的地点了么?西门范林说道:“查过了,xx酒吧,酒吧的保安说昨天他喝多了,还打了人,后来被轰出去了。诸葛宣闻说道:“去调一份监控记录出来。西门范林说道:“好。

西门范林关门离去,诸葛宣闻拿起轩辕小明的照片,若有所思。慕容结霞徘徊了几步,回头看着手机,拿起,快速拨号。慕容结霞说道:“嗨。”

汪宝新还在昏沉中,朦胧中看到一阵刺眼的亮光。李科仁走进来,将眼罩戴在汪宝新的眼睛上,拉着他离开。

高个子匆匆走进。高个子将手中的画像递给诸葛宣闻。高个子说道:“这是那个快递员拼贴出的头像,估计他也记不大清楚了,查无此人,找了一些比较相似的,还在调查,目前没发现有什么线索。诸葛宣闻看着画像,画像上的人貌似李科仁。

西门柳瑛和慕容结霞面对面坐着,西门柳瑛见慕容结霞有话想说却又迟疑着不敢张口。西门柳瑛说道:“找我来不是喝咖啡的吧?慕容结霞尴尬的笑了笑。西门柳瑛说道:“和诸葛宣闻有关?慕容结霞抬起头严肃的看着西门柳瑛。乌云密布….轩辕小明站在江边,远远的两辆小轿车开了过来。

车内,上官达牛透过后视镜看着,李科仁带着汪宝新从另一辆车上下来,朝自己走来。透过挡风玻璃,上官达牛看见轩辕小明朝这边张望。上官达牛摇下车窗,将监听器递给汪宝新。上官达牛说道:“别让他为你担心,去吧。汪宝新恶狠狠的看着上官达牛,一把拿过上官达牛手中的监听器。

上官达牛戴上耳机,得意的看着,汪宝新拄着转杖一瘸一转的朝轩辕小明走去,轩辕小明看着汪宝新,兄弟俩对视了许久,都没说话。汪宝新说道:“哥。”轩辕小明转过身望向乌云密布的江面,不敢直视汪宝新。轩辕小明说道:“他们会带你走,你安心养病等着我,这是最后一次任务,等任务结束了,我就可以回复身份了。

汪宝新眼眶湿润的看着轩辕小明,汪宝新说道:“你放心吧,我等你,你自己要注意安全。轩辕小明将手搭在汪宝新的肩膀上,用力的捏了一下。汪宝新说道:“还戴着那块表呢?轩辕小明摸了一下手表,手表上已经有裂纹了。汪宝新说道:“等你来年的生辰再送你块新的,有针孔摄像头的。轩辕小明看着汪宝新,两人含泪笑了。

江边车内上官达牛戴着耳机,表情可怕。轩辕小明说道:“汪宝新,原谅我!没能让你去做最想做的事!汪宝新说道:“不,是你教会我,要做一个好人。轩辕小明疑惑的看着汪宝新,汪宝新十分镇定。汪宝新说道:“阿姨死之前一直对我说,无论将来做错什么,只要肯回头,终究还是一个好人。轩辕小明说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放心吧!二十多年了,我们的生活里没有轩辕树剑这个人,也过得很开心,曾经没有,以后也不需要有。汪宝新说道:“哥,我信赖你,你一直都是我的自豪。

轩辕小明和汪宝新四目相对,轩辕小明无言以答。上官达牛听得越来越担忧,他挥了一下手,李科仁迅速下车,走向汪宝新。汪宝新看见李科仁走了过来。汪宝新说道:“我走了,别担心我。汪宝新和轩辕小明的手紧紧的握了一下,汪宝新转身离开。轩辕小明说道:“汪宝新。”汪宝新转过头来看着轩辕小明。轩辕小明说道:“安心养病。汪宝新说道:“我等你回来拿生日礼物。

汪宝新微笑着看着轩辕小明,随即转身跟着李科仁离开,汪宝新的表情瞬间凝重。轩辕小明远远的看着汪宝新走到了上官达牛的车边。李科仁带着汪宝新上车了,轩辕小明看见小轿车远远的开走。上官达牛下了车,朝自己走来。上官达牛看着轩辕小明等待着..

轩辕小明说道:“好!我答应你!上官达牛心领神会,得意的看着轩辕小明。

李科仁开着车,汪宝新的手绑手已经了起来,戴上头套。汪宝新的手背在身后,不停的摸着什么。

西门柳瑛和慕容结霞面对面坐着,慕容结霞说道:“你能不能劝劝他?西门柳瑛说道:“他又这究竟怎啦?慕容结霞忧虑地叹气:我觉得他最近好像又有点不正常了。”西门柳瑛沉思说道:“你觉得他哪儿不正常?慕容结霞说道:“他好像很紧张,有时会莫名地歇斯底里,显然,他心里结着个疙瘩,需要解开。”西门柳瑛点头说道:“我也有同样的感觉。慕容结霞说道:“这样下去神经弦早晚会绷断,我们应该想办法帮帮他。”西门柳瑛说道:“那你觉得应该怎么办?慕容结霞说道:“诸葛宣闻已经很久没来心理诊所了,现在他只听你的,只要他经常来,我就一定可以找到真相。”

大屏幕上不停的切换着李科仁的照片,高个子说道:“根据画像自动扫描,这个人的相貌最接近。诸葛宣闻说道:“查过他的档案了么?高个子说道:“他叫李科仁,三十岁,是一家珠宝公司的职员,从事的都是正当生意。诸葛宣闻自言自语说道:“珠宝公司。”轩辕小明说道:“什么时候开始?上官达牛说道:“你不需要和西门柳瑛告个别么?轩辕小明说道:“轩辕小明已经不存在了。

上官达牛说道:“好,我尽快帮你安排。轩辕小明说道:“答应我一件事。上官达牛说道:“我最不喜欢讨价还价。轩辕小明说道:“别杀西门范林,这么死便宜他了。上官达牛神秘地看着轩辕小明。

众人看着诸葛宣闻,诸葛宣闻突然说道:“把“海蓝之星”拍卖会的监控记录调出来,高个子说道:“是。诸葛宣闻认真的看着大屏幕上李科仁的照片。轩辕小明若有所思的开着车,突然感觉到什么,汪宝新说道:“不,是你教会我,要做一个好人。轩辕小明一愣。”汪宝新说道:“什么时候送我走?李科仁脸上显出狞笑说道:“马上。汪宝新脸上挂着冷笑说道:“果然,跟我料想的一样。李科仁笑而不语。

汽车在江边飞驰而过。朝更为荒寂的野外江边驶去。”汪宝新漫不经心地看着车外一闪而过的江边景物。汪宝新看似漫不经心地看看开车的李科仁。突然,汪宝新使出全身的力气扑向方向盘。”李科仁躲避不及,发出一声恐怖的叫声。

一辆汽车突然脱离了正常路线,一个180度大转弯,朝江中驶了过去。“扑通”,汽车栽进江里。

轩辕小明的车急刹。”.停在路边。惯性使轩辕小明向前俯冲,轩辕小明晃了晃趴在方向盘上。慕容结霞的手机响起来啦。慕容结霞打开手机,彩信显示说道:“慕容结霞的家,屋外屋外,还有正在累积木的哑妹。房屋瞬间碎成雪花。慕容结霞大惊。慕容结霞十分紧张说道:“师傅,麻烦开快点。

西门范林匆匆推门进来,西门范林说道:“头儿,警方刚刚发现了汪宝新的尸体。诸葛宣闻大惊!看着西门范林。

慕容结霞下了出租车,匆忙向家跑去,慕容结霞猛得推门。哑妹正卧坐在沙发上垒积木。慕容结霞惊慌地四下望了望。慕容结霞走到哑妹身边,拉着哑妹仔细看了看。高高的积木哗啦倒在地上。哑妹疑惑的看着她。慕容结霞没说话,打手势表示说道:“阿姨看你病好了没有。哑妹纯真的笑。

大屏幕上,不断切换着汪宝新和李科仁溺水死亡的照片。西门范林说道:“根据警方现场的调查结果来看,汪宝新的死亡不像是意外死亡,他的脸上有打斗的伤痕,另外,在汪宝新的假肢里发现一个芯片。”诸葛宣闻拿起摇控,把李科仁的照片定格在屏幕上。诸葛宣闻说道:“这个人与送邮包给西门柳瑛的那个人是不是同一个人?亦佳,你去查一下。

第13章同意你的建议硕大的办公桌被猛然推倒,桌上的物品散落一地。秘书闻声走进,诧异的看着上官达牛。上官达牛说道:“出去。秘书闻声走出,并把门随手关上。上官达牛剧烈的喘息着。上官达牛拿起手机拨号说道:“董事长,我们的生意做砸了,开辟另一条经营渠道的事儿势在必行了。”白眉老者说道:“好吧,同意你的建议。”

上官达牛放下手机,重重的一声叹息,转身走出。西门柳瑛伏案而坐,托着下巴若有所思,轩辕小明一把把酒吧女紧紧地搂在怀里。”西门柳瑛说道:“他到底去哪儿了?为什么会突然失踪?为什么要故意做出这些事儿来给我看。”那封恐吓信是谁写的?

慕容结霞说道:“诸葛宣闻已经很久没来心理诊所了,现在他只听你的,只要他经常来,我一定可以找到真相。”诸葛宣闻、西门范林盯着电脑查看。陈兴池走进来说道:“头,核查过了,送邮包给西门柳瑛的那个人与死者特征吻合,近似率百分之九十,也就是说,他们是同一个人,李科仁,xx珠宝公司员工。诸葛宣闻说道:“范林,查一下这家珠宝公司的背景。”

手机铃声响起,诸葛宣闻接听说道:“什么事儿?手机里说不行吗?”诸葛宣闻听了一会,收起手机,若有所思。西门范林说道:“谁呀?”石清边没理他突然冲出门,西门范林呆住,还是那个我们熟悉的城市。”.

诸葛宣闻在西门柳瑛对面坐了下来,诸葛宣闻紧盯着西门柳瑛的脸色说道:“你脸色很难看,出什么事了?西门柳瑛苦笑说道:“没什么,最近睡眠不大好。诸葛宣闻说道:“西门柳瑛,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有的话,一定告诉我。西门柳瑛说道:“我没有啥事,找你来是说你的事。诸葛宣闻说道:“我?什么事?听你的嗓音,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了呢。西门柳瑛说道:“清泽,听我一句劝好吗?去找慕容结霞谈谈心吧。”诸葛宣闻说道:“怎么,觉得我心理不正常了?

西门柳瑛说道:“说真的,觉得你最近是很不正常,又紧张又敏感,神经像是拉满的弦,慕容结霞是个不错的心理医师,去找她聊聊吧?诸葛宣闻说道:“我很正常。”西门柳瑛说道:“这是有心理问题人的通病,不承认自己有问题。你就去尝试一下,好吗?我每次跟慕容结霞聊过后,心情都轻松好多,至少没什么坏处。”诸葛宣闻笑,正欲说话,手机响了。诸葛宣闻说道:“嗨?

陈兴池说道:“头,芯片被水浸坏,回复了一小部分功能。有一个片断录音,还有一串数字。”诸葛宣闻说道:“数字?好,等一下,我马上过来。”诸葛宣闻起身说道:“对不起,西门柳瑛,我有急事,先走一步。诸葛宣闻突然起身,迈开脚步,飞快的跑出了门。

西门柳瑛目瞪口呆,诸葛宣闻盯着投影在墙上的数字,和数字旁边的SOS。诸葛宣闻说道:“看这串数字应该表明什么?西门范林说道:“像是IP地址,亦佳已经去查了。诸葛宣闻说道:“SOS表明遇到了麻烦,SOS前面的信息被毁掉,汪宝新是想告诉我们,谁遇到了麻烦。”放那段录音。熟悉的大提琴声、猫叫声。”诸葛宣闻头一懵,像被人砸了一下,蹲在地上。

西门范林跑过来扶诸葛宣闻说道:“头,怎么啦?要不要叫医生?诸葛宣闻摇摇头,慢慢站了起来。上官达牛手持手机说道:“你去查一下,汪宝新之前都去过哪里?干了什么?”对方沉寂着。上官达牛合上手机。汪宝新在网吧所用电脑。”..上官达牛说道:“这就对了,这几天我总觉得不踏实。”

上官达牛手持手机说道:“你马上去网吧,想办法找到汪宝新用过的那台电脑,把他处理掉!”暗哑的声音说道:“那么多呢,不一定能找到,明目张胆的,也会引人注意。”上官达牛说道:“你想想办法。”!”

大屏电脑荧屏上显示着电子追踪的画面,陈兴池紧张的操作着电脑,西门范林与诸葛宣闻一边关注。屏幕上的红点终于锁定在一点,闪烁着发出“嘟嘟”的鸣叫声。陈兴池兴奋的说道:“找到了!找到了!”诸葛宣闻说道:“加载卫星地图。”陈兴池快速操作。屏幕上被锁定的区域逐渐放大,越发清晰。诸葛宣闻说道:“大点,再大一点。”陈兴池用手指着说道:“就是它!”西门范林有些惊异的说道:“是个网吧?”

一辆轿车快速过来停住,诸葛宣闻、陈兴池与西门范林下车,快步走向网吧。xx网吧的牌子高悬其上。服务员拦住进门的诸葛宣闻等人说道:“登记登记,身份证!”

西门范林向服务员亮出证件,服务员一脸惊诧,陈兴池掏出汪宝新的照片说道:“见过这个人吗?”网吧老板说道:“见过见过。”网吧老板引诸葛宣闻、西门范林与陈兴池走进来。网吧老板说道:“那天,他拄着个转杖,就在这个包间,用这台电脑上。”

网吧老板愣了,包间的桌上什么也没有,诸葛宣闻等人面面相觑。西门范林急了说道:“电脑呢?那电脑呢!”网吧老板说道:“这。”这不可能啊?刚才还在呢!小玲子。”服务员应声而入说道:“老板。”网吧老板说道:“这桌上的电脑呢?怎么没啦?”

服务员说道:“老板娘给卖了,老板娘说,要换代。”网吧老板把脚一跺说道:“哎哟!早不卖晚不卖,这不添乱吗?”服务员说道:“说不定。”网吧老板说道:“说不定啥呀?”服务员说道:“也许还没卖完呢?刚才老板娘还跟人家讨价还价呢。”陈兴池说道:“在哪儿?”

临街的门口,石青泽等人匆匆跑出来,向大街两头张望。大街上行人稀疏。老板娘嗑着瓜子,扭着身子往回走,网吧老板迎上去。网吧老板说道:“我的亲娘呀,电脑呢?”老板娘瞪着眼说道:“瞧你这个德行!卖了!”网吧老板发急说道:“卖哪了?”

老板娘说道:“嚎什么你?你吃错药了,不是你说的要换代吗?”网吧老板崩溃说道:“你!你闯大祸了!”老板娘吃惊。诸葛宣闻说道:“电脑卖给谁了?”老板娘说道:“你是谁呀?这这究竟怎啦这是?”网吧老板说道:“哎哟!你哪儿那么多废话呀,快说电脑卖谁了!”老板娘忐忑的指指街道一头说道:“就。”就一个收旧电器的。”

西门范林匆匆忙忙跑来,向行人打着手势说着什么,行人摇头。陈兴池气喘吁吁的跑来,四下环顾。诸葛宣闻远远跑过来,茫然四顾。茫茫的人流。

诸葛宣闻焦灼的眼神。”一辆小货车开过来停住,身穿高领风衣的柳琳下车,掀开车上的帆布,露出一车的旧电脑。

她掏出手机,调出轩辕小明的手机号码,拨打手机。手机中传出声音说道:“您拨打的手机已关机。”西门柳瑛茫然的挂断手机。西门柳瑛机械的用钥匙开门,突然,有人从背后捂住了她的眼睛。西门柳瑛惊叫,手中的钥匙落地。“砰”的一声,一只易拉罐被打开,喷出了泡沫。

李滟秋边喝饮料咯咯笑个不停,西门柳瑛无奈的说道:“你还笑?人吓人吓死人的!”李滟秋说道:“你也太夸张了,这也能吓着你啊?”西门柳瑛故意扭过头不理。李滟秋说道:“真生气啦?我请你吃饭赔罪。”西门柳瑛说道:“,请我吃饭?今天是什么日子呀?”

李滟秋笑了说道:“好日子,我呀,当导游啦,这是我最喜欢干的工作,可以游山玩水,还可以赚钱,美!”西门柳瑛说道:“好事,改天请我吃饭啊!”李滟秋说道:“干嘛改天啊?今天不挺好吗?”西门柳瑛说道:“我今儿有点累。”

李滟秋仔细端详着西门柳瑛,西门柳瑛有些发毛说道:“这究竟怎啦?”李滟秋说道:“印堂发暗,两眼发红,你呀,这是为情所困。”西门柳瑛苦笑。轩辕小明一双发红的眼睛….

诸葛宣闻、西门范林、陈兴池上车,西门范林打着电门,刚要挂挡起步。网吧老板慌慌张张的跑过来拦车说道:“等一等!别走!等等。”三人一脸诧异。李滟秋说道:“情感专家,情感问题解决得怎么样了?西门柳瑛苦恼地摇摇头,李滟秋说道:“你帮别人解决情感问题是快刀斩乱麻,嘎巴干脆,怎么到自个这儿就打了死结了?西门柳瑛说道:“你知道,诸葛宣闻他最近精神不对劲,我哪里再忍心刺激他。”

李滟秋高兴地说道:“哦——明白了,你心里的天秤“啪嗒”倒向了那个帅哥,对吧?西门柳瑛说道:“我感觉他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李滟秋说道:“什么不好的事?西门柳瑛缓缓摇头说道:“不知晓,我打了好多次手机,都关机,他还做了很怪异的事,故意让我看到,让我离他远点,但我明白,他是为我好。”

李滟秋拿手指在西门柳瑛眼前晃晃,李滟秋说道:“没事吧,大小姐,这究竟怎啦,魔怔了?西门柳瑛呆呆的表情。网吧老板从一堆废旧电脑零件中抬起头来,手里拿着一块四分五裂的硬盘,诸葛宣闻说道:“能回复不?陈兴池说道:“只能试试看。

桌上放着一台台式电脑与电脑荧屏,陈兴池敲击着键盘操作。西门范林与诸葛宣闻关注着。西门范林说道:“这条线索差点又断了。陈兴池说道:“硬盘上发现了汪宝新上网的记录,可以肯定汪宝新用过这台电脑,根据时间来看,应该是他生前最后几天的事。”

诸葛宣闻说道:“回复全部数据要多长时间?”陈兴池说道:“目前还无法确定。诸葛宣闻一言不发,转身离开。陈兴池担忧的目光。上官达牛看着监视器中的轩辕小明诸葛宣闻躺在长椅上,慕容结霞用一条挂坠在诸葛宣闻眼前缓缓晃动。诸葛宣闻慢慢闭上了眼睛。慕容结霞说道:“你看到了什么?”诸葛宣闻说道:“尸体,一具尸体。”慕容结霞记录说道:“还有什么?”诸葛宣闻说道:“大提琴,猫叫、墨玉麒麟。”慕容结霞说道:“还有什么?”诸葛宣闻脸上开始冒汗说道:“。”上面有。”有。”诸葛宣闻开始焦躁不安起来,喘息着微微挣扎。慕容结霞说道:“有什么?”诸葛宣闻说道:“有。”

诸葛宣闻喘息着,突然睁开眼,坐了起来,汗珠慢慢浸了出来。慕容结霞很烦恼地说道:“你没事吧,清泽?门“砰”的被推开了,一名护士进门。护士说道:“晴姐,你的手机。”

慕容结霞一怔,慕容结霞细微的表情诸葛宣闻全看在眼里。慕容结霞说道:“我先出去一下,一会儿回来。”诸葛宣闻没说话慕容结霞抓起了手机说道:“嗨。”暗哑的声音说道:“晚8点,医院门口,记住,带上诸葛宣闻的病例。”慕容结霞说道:“是,你,你到底。”是谁?”暗哑的声音说道:“希望你和哑妹平安无事!”

一个身穿高领风衣完全遮住了面部的人挂断了手机。诸葛宣闻的身影在眼前的镜子中出现。慕容结霞挂掉手机,惊魂未定的捂着胸口。一只手拍慕容结霞的肩膀。慕容结霞打个激灵猛然转身。诸葛宣闻说道:“你没事吧?”慕容结霞掩饰的说道:“没事,昨晚加班,有点困。”诸葛宣闻说道:“你看,都直出虚汗,赶紧休息吧。”慕容结霞木然的点头。诸葛宣闻刚要走,却被慕容结霞叫住。慕容结霞说道:“清泽。”诸葛宣闻过身看着慕容结霞。慕容结霞说道:“没事了。”

诸葛宣闻点点头离去,慕容结霞擦擦汗,长出了口气。

身穿高领风衣的神秘人指挥秘书将复杂的设备搬进来安装,上官达牛在一边关注。暗哑的声音说道:“专家下榻的地点早已做好了安排,可以随时入住。”上官达牛点头。

慕容结霞惴惴不安的拿起诸葛宣闻的病例,迟疑了一会,放在复印机中复印。然后将打印件放进一个袋子中,贴在胸口上,长长地舒了口气。

慕容结霞拿着一份包好的文件匆匆走出来,手机铃声响起。慕容结霞拿出看,一条短信说道:“把病历放进你右边的垃圾箱上,回家等消息。”慕容结霞四下看了看,警觉的将病历放倒垃圾箱上,匆忙离去。

上官达牛进门,暗哑的声音说道:“老板,这是诸葛宣闻的病例。”上官达牛坐下翻着瞧着病历。上官达牛思索着说道:“大提琴、猫叫、墨玉麒麟。”暗哑的声音说道:“诸葛宣闻像是掌握了汪宝新的什么证据。”上官达牛思索说道:“最怕的是那个硬盘,东西你都及时处理了?暗哑的声音说道:“东西我全卖到旧货市场了,他们不可能找到。

上官达牛深吸一口气说道:“先不管他们怎么得到的,一定要想办法破坏掉,不然就麻烦大了。陈兴池紧张的操作着电脑。屏幕上的几何数据迅速的变幻移动着。

慕容结霞坐立不安,不时焦躁的看看手中的手机,她起身将窗帘全都拉上,坐回原位,极力抑制情绪。哑妹拿着玩具走出卧室来,冲着慕容结霞连连打着哑语。慕容结霞猜测着说道:“旅游?去哪旅游?”哑妹拿过茶几上的纸笔一笔一划的写着说道:“是学校的活动,都去,我要去嘛!”慕容结霞急了说道:“不行!不能去!”

哑妹着急的表情,眼泪扑簌簌流下。此时,手机铃声响起。慕容结霞拿起看,是一条短信说道:“不错,以后病例要及时给我,时间和方式我会通知你,记住,不许报警!慕容结霞松了口气,抱住哑妹说道:“别哭,是阿姨不好。”哑妹一笔一划的写着说道:“阿姨,我要去嘛。”慕容结霞说道:“好,让你去。”哑妹破涕为笑。

轩辕小明呆坐着,看着西门柳瑛的照片出神,轩辕小明与西门柳瑛在一起的时光,上官达牛将饭菜给轩辕小明端进来说道:“吃饭了。”轩辕小明似乎没听见,毫无反应。上官达牛凑上去看,轩辕小明劈手把上官达牛打倒在地,上官达牛惊愕。轩辕小明转身跑出。轩辕树剑卧在床头看书。程丽愫翻着瞧杂志,程丽愫把杂志放下说道:“睡了,老头子,轩辕树剑说道:“嗯。程丽愫睡下。一束光线打在轩辕树剑杂志上,一明一灭,反反复复。轩辕树剑连忙拿纸和笔,认真地记着。轩辕树剑再看一遍纸条,偷偷下床。

轩辕树剑穿上程丽愫的衣服,戴上帽子,轩辕树剑悄悄拉开屋门,走了出来。”未完工的楼房框架,黑沉沉空洞洞。地面一片杂乱。轩辕树剑一脚深一脚浅地走来。一道光突然照罩住轩辕树剑的身影,轩辕树剑抬头向上看。

轩辕树剑顺着轩辕小明的手电光亮踩着台阶往上走,轩辕树剑终于站到轩辕小明跟前。轩辕小明灭了手电,轩辕小明阴冷地看着他,轩辕树剑说道:“。”儿子。”轩辕小明说道:“我不是你儿子!轩辕树剑伸手要拉轩辕小明,轩辕小明突然揪住轩辕树剑,一转身与他换位。半悬空的轩辕树剑惊恐地说道:“啊。”!

轩辕小明一使劲,把轩辕树剑又推回原地,轩辕树剑踉跄着站稳说道:“少风。”你就这么恨我吗?轩辕小明咬牙说道:“难道你不可恨吗?轩辕树剑说道:“你要怎么样?轩辕小明端出一个骨灰盒说道:“这是母亲的骨灰,你要为她买一块墓地,安葬她,每年清明为她扫墓!轩辕树剑说道:“你妈***死不能完全归罪于我,我,也根本不知晓你的存在。轩辕小明说道:“可是我存在!因为你而存在!每年清明我都对母亲发誓,我要你还债,要你抵命!

轩辕树剑退一步说道:“。”煤气的事是你干的吗?轩辕小明说道:“是我,当然是我。李滟秋说道:“。”过几天我带团,正好你跟我去散散心,好好玩玩,高兴高兴。”西门柳瑛叹息说道:“没心情。李滟秋说道:“还在为小酷哥闷闷不乐?西门柳瑛说道:“我担心他出了什么事。”李滟秋说道:“会不会是又有了别的女人啊?西门柳瑛说道:“不会!我知道。”他心里只有我。”李滟秋说道:“嗨,你就别一个人瞎琢磨了,该来的终会来,急是急不来的。西门柳瑛无奈地叹息,似乎没听到一样,毫无反应。李滟秋说道:“你听到我说话了吗?”西门柳瑛说道:“听到了!”李滟秋说道:“刚才我说了什么?”西门柳瑛愣。

轩辕树剑说道:“你还想要什么?!轩辕小明说道:“我只想慢慢地折磨你,还有你们全家,我要让你们一世不得安宁。”轩辕树剑说道:“不能伤害他们!轩辕小明冷笑。轩辕树剑说道:“我已经对不起你妈妈了,不能再,你要是敢碰他们,我!我。”

轩辕小明冷笑,轩辕树剑说道:“他是你弟弟!轩辕小明推他一把说道:“弟弟?哈!轩辕树剑拿出手机说道:“你要是敢动范林,我现在就报警!轩辕小明一步上前去抢手机,两人在黑暗中扭打起来!轩辕小明把轩辕树剑推倒在地,并扑上去,把轩辕树剑按压在身下。

轩辕树剑的手在地面上乱抓,他触到了手电筒,轩辕小明夺走手机的一刹,轩辕树剑抓住手电筒向轩辕小明脑部用力砸下。轩辕小明身子一歪,向边上滚去,而后,再也不动了。轩辕树剑爬起身,慌乱地打开手电筒扫照——只风轩辕小明面朝下躺着,一动也不动,骨灰盒在一旁。

轩辕树剑忙蹲下身看轩辕小明,拍拍轩辕小明的脸,轩辕小明没反应。轩辕树剑掐他的人中。轩辕小明哼了一声。轩辕树剑忙关闭手电。轩辕树剑迟疑片刻,抱起季云的骨灰盒踉踉跄跄地逃进黑夜里。

西门柳瑛放下手机叹息,李滟秋说道:“你妈?西门柳瑛无奈地点头。李滟秋说道:“又催了?西门柳瑛说道:“我妈现在打手机都没了别的内容,就是问,(模仿妈妈口吻)身边有没有中意的小伙子啊?怎么样?有没有找到靠谱的男朋友?李滟秋说道:“靠谱?西门柳瑛说道:“我妈总说诸葛宣闻不靠谱,不想让我再跟他来往…李滟秋说道:“你妈知道轩辕小明吗?西门柳瑛说道:“我哪敢让她知道啊,我今天告诉她,她会赶明儿就急匆匆来见“未来女婿”俩人都笑。

轩辕树剑一边走一边紧张恐惧地看着身后。他不知该怎样处理手上的骨灰盒。路边垃圾箱旁,轩辕树剑抬手想把骨灰盒扔进去,突然一只黑猫从垃圾箱里窜出来,一声嗷叫,轩辕树剑吓得忙缩回手。

上官达牛伸手在电脑键盘上一点,一个红点出现在屏幕上。上官达牛点击鼠标。红点处放大开来,上官达牛冷笑。李滟秋说道:“明天你生日,KTV?蹦迪?游乐场?还是干脆开个生日PARTY?西门柳瑛说道:“算了,我不喜欢太闹腾。李滟秋说道:“哎,对了,要是诸葛宣闻和轩辕小明同时约你,你会选择谁?西门柳瑛说道:“从感情上,我当然会选择轩辕小明,但诸葛宣闻的精神问题。”我怕刺激到他。”李滟秋说道:“我的大小姐,收收你的大善心吧,爱情可不是怜悯!西门柳瑛说道:“等等看吧。”唉,轩辕小明现在都不知晓在哪儿呢。”

第14章他是个骗子轩辕树剑尽量躲着路灯的光亮,在马路的暗影里快速的走着,打火机火苗映着上官达牛的脸。上官达牛不慌不忙地点燃一根烟,冷冷的看着他。轩辕小明说道:“。”轩辕树剑说道:“你要是敢动范林,我我现在就报警。西门范林说道:“说,说你是个骗子。”!轩辕小明仇恨的目光。一阵鼠鼠兮兮之声响发出来。手电光照在一个蜷身睡在一堆水泥袋后面的流浪汉身上。

上官达牛上前一把揪起他说道:“你在这里干什么?流浪汉肮脏的脸上涌出惧怕说道:“。”我常在这里睡,我是个要饭的。”

上官达牛扯起他就往楼下推扔,流浪汉惊叫说道:“。”呵!你干什么?呵。重重地一声闷响,流浪汉摔下楼去,轩辕小明一个颤动。上官达牛面不改色地拍了拍手。

轩辕树剑跌跌撞撞的转过墙角,向楼洞门走去,国安人员说道:“程阿姨回来了。轩辕树剑头也不抬,点点头。

轩辕树剑气喘吁吁地推门进家,轩辕树剑摸索着把骨灰盒塞进沙发底下。灯突然亮了。刚站起身子的轩辕树剑一惊,西门范林揉着惺忪的眼说道:“爸,你才回来呵?我以为你早已经上床睡觉了呢。轩辕树剑支吾着说道:“啊,睡不着,起来溜达会。西门范林笑说道:“你怎么穿我***衣服啊?

轩辕树剑看看自己,也笑说道:“你妈睡了,没开灯,弄错了,哈。你回屋去睡吧。西门范林说道:“那你也早点睡吧,爸。西门范林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

警戒圈外围满了人,几辆警车停在周围,轩辕树剑战战兢兢的走来。轩辕树剑问一旁观者说道:“出什么事了?旁观者说道:“。”有一个人昨夜从楼上摔下来了,可能死了。”轩辕树剑震惊说道:“死了?!旁观者说道:“刚被抬走。轩辕树剑说道:“他,他,知道是什么人吗?旁观者说道:“我上哪儿知道去?可能是个醉鬼吧?晕晕乎乎的就摔下去了。”这时有个警察向这边看了一眼,轩辕树剑下意识地躲闪。

轩辕树剑拿着水杯接水。水流不断溢出,洒出杯外,溅到手上。轩辕树剑一疼,手里的水杯落地。轩辕树剑一惊,下意识的看看门外,转身把门关上,轩辕树剑不安的在屋子里来回走动,轩辕树剑脸色惨白。诸葛宣闻打手机说道:“是我,生日快乐!西门柳瑛停下吃早餐说道:“你还记得我的生日啊,真是难得。”诸葛宣闻说道:“晚上等我手机,一起祝贺一下。

桌上电脑荧屏显示着回复数据的进度图,陈兴池与西门范林伏案酣睡。诸葛宣闻进门,见状无奈的摇摇头,拿起沙发上的外衣给二人披上,陈兴池惊醒说道:“头儿。”

诸葛宣闻说道:“进度怎么样?”陈兴池说道:“今天肯定能完成。”阴暗的角落里,高领风衣人不断点击键盘操纵电脑。站在他身后的上官达牛盯着电脑屏幕上不断输出的数据说道:“怎么样?高领风衣人说道:“只要对方的电脑连接着网线我就能把这个病毒输入过去摧毁对方的硬盘。电脑屏幕上的数据符号线不停地闪烁,诸葛宣闻清忽然指着屏幕说道:“怎么回事?屏幕上显示说道:“硬盘正在格式化。”

高领风衣人说道:“对方的电脑启动了。”双手快速敲击键盘。屏幕上的数据线不断地变化。高领风衣人紧盯着屏幕。陈兴池大惊说道:“有黑客入侵。”陈兴池大惊,赶忙操作,陈兴池急了说道:“阻止不了啊!”诸葛宣闻说道:“快拔电源!”西门范林慌忙去找说道:“电源在哪呢?电源。”

电脑荧屏上显示说道:“格式化完毕。”正在复制文件。”文件复制完毕。”硬盘新格式化。”陈兴池沮丧的说道:“不用了,太晚了。”高领风衣人在操作着电脑,上官达牛在旁边关注。高领风衣人轻松的靠在椅背上。上官达牛说道:“行了?”

高领风衣人点头说道:“我们的运气不错!”上官达牛仍是一张阴森的脸,高领风衣人说道:“绝对无法回复!”下班了,空荡荡的办公室内只有西门柳瑛一人。西门柳瑛一边向外离开一边打手机。话筒里传来说道:“很抱歉,你拨打的手机不在服务区,请一会再拨打。”

西门柳瑛呆愣愣地,长叹了一声。诸葛宣闻说道:“为什么?”陈兴池摇头说道:“这个人绝不是一般黑客,他格式化的同时在每个扇区都写入了文件,然后再重新格式化,反复循环,这样一来,重新回复的可能性就没了!”

诸葛宣闻惊呆了,西门范林也愣了。陈兴池说道:“我愿意接受一切处罚。”诸葛宣闻回头看了看那台电脑,恼怒的将手里的东西一扔,迈步离去,西门柳瑛坐在台阶上,再次拨手机说道:“你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请…西门柳瑛啪地合上手机,起包,走人。手机突然来电,西门柳瑛飞快地抓起来,惊喜地说道:“是你吗?小明!你在哪?

高领内衣人啪地最后敲击了一下键盘,高领风衣人说道:“好悬啊,这些信息要是进了他们手中,就全完了。”上官达牛盯着电脑屏幕,倒吸一口冷气说道:“这个汪宝新好阴险啊。”忽然门开了,诸葛宣闻出门,看了看,站在门口的西门范林与陈兴池,沉着脸迈步向走廊走去。西门范林刚要追,陆局长出门说道:“你们俩进来。”

二人愣了,轩辕小明开着车,车内放着爆响的音乐。西门柳瑛大声说道:“我们去哪啊?轩辕小明神秘地笑笑,没说话。诸葛宣闻从楼门口大步走出,手机响。诸葛宣闻接听说道:“嗨!好,我这就过去,轩辕小明和西门柳瑛的车飞驰而过。”西门范林说道:“。”。”

陆局长大手一挥,制止住西门范林的话头,陈兴池说道:“局长,你说啊,我可以忍受得了。”陆局长等了一阵子说道:“把枪,证件都交了,先回家吧,等通知。”二人大惊!

诸葛宣闻进门,慕容结霞说道:“来了?”诸葛宣闻点点头说道:“接着来吧…缤纷斑斓的城市夜景尽收眼底。”轩辕小明和西门柳瑛站在船头,轩辕小明说道:“多美的城市啊!西门柳瑛望着远方自己生活的城市,西门柳瑛感慨地说道:“真的很美!我还是头一次这样看这个城市,轩辕小明说道:“美的外表下,总掩盖着不为人知的的肮脏和罪恶!西门柳瑛扭头看着轩辕小明,只见他目光坚毅,月光勾勒出他的面庞,更加俊朗,高领风衣人将诸葛宣闻病历递给上官达牛。

上官达牛仔细翻着瞧后,交给高领风衣人、高领风衣人看,高领风衣人说道:“诸葛宣闻怀疑陈兴池是卧底?”上官达牛说道:“换作是我,也一样会怀疑。”高领风衣人说道:“看来这个陈兴池肯定会被开除了。”上官达牛思索着。高领风衣人说道:“那是一定的。”上官达牛走过来,仔细的打量着高领风衣人。高领风衣人有些迷惑说道:“这究竟怎啦?”

上官达牛盯着,高领风衣人一头雾水,西门柳瑛说道:“风涨了。轩辕小明凝重地说道:“暴风雨就要来了。”西门柳瑛笑说道:“天气预报,这几天都没雨。”西门柳瑛转过头看轩辕小明,愣住。轩辕小明看着远方的城市,目光中泪光闪烁。西门柳瑛说道:“你这究竟怎啦?轩辕小明说道:“有你陪我度过这最美的一个夜晚,我特别高兴。西门柳瑛头靠在轩辕小明肩上,轩辕小明拦着西门柳瑛的腰。西门范林扶着陈兴池出门。陈兴池低头呕吐。西门范林无奈的摇头。

陈兴池返身,身子一软欲倒,被西门范林扶住。看着陈兴池挂着泪痕的脸,西门范林叹了口气,船老大小女儿捧着一个已经点燃小蜡烛的蛋糕走来,身后是她善良朴实的父亲,小女孩说道:“阿姨,生日快乐!西门柳瑛非常惊讶。”回头看看轩辕小明轩辕小明说道:“生日快乐。西门柳瑛惊愕的面孔说道:“你。”你怎么知晓今日乃我之生辰?轩辕小明笑了笑。西门柳瑛面对眼前的烛光、鲜花和蛋糕,西门柳瑛感动得说道:“谢谢。”窗前的诸葛宣闻脸如秋霜毫无表情,看着。

西门范林驾车开过来,停在楼下的临时停车场,手机响了。诸葛宣闻打开,彩信中,出现漂亮的海边夜景,一女的站在船上,突然一声惨叫,一只手把女的推入海中。”字说道:“你为什么让自己爱的人为你去死呢?

诸葛宣闻惊愕,轩辕小明和船老大一家正快乐的注视着西门柳瑛,西门柳瑛双手合拢闭上双眼许愿完,吹灭小小蜡烛…..轩辕小明和船老大一家高兴地鼓掌为西门柳瑛庆祝,西门柳瑛表现出从来没有过的快乐…..手机响,轩辕小明看着,西门柳瑛起身躲开大家走到船头接手机,西门柳瑛说道:“你忙完了?诸葛宣闻说道:“你在哪儿?我马上赶过去。”西门柳瑛说道:“不用了,我正和朋友们一起玩呢。

诸葛宣闻说道:“你到底在哪儿?西门柳瑛说道:“海上。西门柳瑛开心地还回头看看,轩辕小明和小姑娘他们,诸葛宣闻脸色大变说道:“西门柳瑛,你听我说,你马上离开海边,快回来!。”西门柳瑛说道:“你这究竟怎啦?疯了?诸葛宣闻紧张地说道:“西门柳瑛,听我的,你现在立马就回家里来。”西门柳瑛说道:“清泽,今天是我生日,如果你给不了我幸福,那么请不要剥夺我获得幸福的权力,好不好?

诸葛宣闻焦虑地说道:“西门柳瑛,对不起,你现在得马上离开海边。”西门柳瑛说道:“诸葛宣闻,我以后再不需要听你说“对不起”了,没有对不起了,我们、分手了。”诸葛宣闻的车嘎地停在路边。诸葛宣闻趴在方向盘上,久久,诸葛宣闻抬起头,以手抹了下脸。启动车。诸葛宣闻飞驰而去。”轩辕小明和西门柳瑛两人站在车旁,西门柳瑛说道:“谢谢你!

轩辕小明说道:“做个好梦。”二人四目相对,轩辕小明迟疑了一会,探过头去。西门柳瑛甜蜜地迎接了一吻。”久久,两人难舍难分。西门范林走进楼门。西门范林匆匆走过来,推开门,西门范林愣了。

屋内杂乱不堪,满地杂物,诸葛宣闻脸上盖着一张报纸,躺在沙发上。西门范林皱皱眉,关上屋门,走过来说道:“头儿。”诸葛宣闻没有反应。西门范林刚想揭开诸葛宣闻脸上的报纸,诸葛宣闻突然说道:“轩辕小明有消息吗?”西门范林吓一跳说道:“没有。”

诸葛宣闻说道:“汪宝新的案子呢?”西门范林说道:“警方也没进展。”诸葛宣闻突然大吼说道:“那你回来干什么?!”西门范林愣了。诸葛宣闻说道:“一个毁了证据,一个一问三不知。”.”西门范林说道:“头儿,亦佳的事。”诸葛宣闻说道:“我不想听废话!你滚!滚出去!”

西门范林火了,激动的说道:“诸葛宣闻!这些年,我们一起枪林弹雨滚过来的,我敬佩你的人品跟能力,我跟亦佳当你是大哥,是生死兄弟,我不明白,你怎么变得这样无情无义!”诸葛宣闻抬手就是一拳说道:“滚!”西门范林被诸葛宣闻达翻在地。

诸葛宣闻开门离去。西门范林颓然的跌坐在地上。西门范林说道:“变了!全变了!”陈兴池身穿睡衣,从卧室里悄悄走进客厅。陈兴池回头看了一眼沙发上睡着的西门范林。陈兴池坐在电脑前,打开电脑,发。西门范林睁开眼。电脑屏幕上显示说道:“正在发送中。”一只手突然搭在陈兴池肩上说道:“一大早做什么呢?陈兴池一抖,连忙将窗口关闭,西门范林惊诧。

陈兴池转过身,神态回复正常说道:“没什么,给朋友发个生日贺卡。”西门范林也回复正常,亲昵地说道:“亲爱的,我肚子饿了。”陈兴池快速敲了几下键说道:“好,宝贝,我去给你做好吃的。西门范林说道:“什么好吃的?陈兴池说道:“方便面。西门范林做个鬼脸。

西门范林看到陈兴池身影消失在客厅门口,立即打开电脑,西门范林点击鼠标,发现所有痕迹都被删除殆尽。”诸葛宣闻萎靡的走在街头,他忽然感到一阵头晕,手机铃声响起,诸葛宣闻接听。慕容结霞说道:“清泽,你今天怎么还没过来?”诸葛宣闻说道:“我今天忙,脱不开身。”挂了手机。慕容结霞一愣。手机铃声响起。慕容结霞吓了一跳,接听,俩人对坐着吃方便面。

陈兴池大口吃着,丝毫不像刚被开除的样子,西门范林突然感觉陈兴池陌生了起来。西门范林盯着面,西门柳瑛说道:“你有时间吗?”慕容结霞说道:“我今天加班,晚上你到诊所来吧,陈兴池一杯接一杯地喝着闷酒。

一个珠光宝气的女人,手执酒杯坐在陈兴池对面,陈兴池不理会,自顾自喝酒。珠光宝气女人也不说话,喝酒。一出租车停住,诸葛宣闻上车。慕容结霞合上一本正在看的文件,疲惫的捋了下脸,敲门声。慕容结霞说道:“请进。”

诸葛宣闻进门,慕容结霞惊讶说道:“你?”陈兴池酒喝完。珠光宝气女人对服务员招手。珠光宝气女人说道:“再来两杯。陈兴池抬起眼看了珠光宝气女人一眼。珠光宝气女人说道:“跟男朋友分手了吧?

陈兴池不说话,接过服务员手里的酒喝着。珠光宝气女人说道:“看你这状态啊,一点都不奇怪,女人哪个不打扮?不打扮的女人很快就被小三换代。”陈兴池看着珠光宝气女人。珠光宝气女人把自己脖子上的项链摘下来,走过来,给陈兴池戴上。珠光宝气女人说道:“看,立马精神了吧?人是衣裳马是鞍,给,你自己看看。”

陈兴池接过珠光宝气女人递过来的镜子,看了看,苦笑了下。陈兴池把镜子还给珠光宝气女人。陈兴池要把项链摘下来,被珠光宝气女人阻住。珠光宝气女人说道:“留着吧,姐觉得跟你特有缘,看你第一眼就觉得喜欢。陈兴池说道:“那怎么行,这么贵重的东西。”珠光宝气女人说道:“对姐来说不算什么。姐正要拍个首饰广告,你有没有兴趣。”

西门范林坐在车内,手举望远镜,朝酒吧里望着,一车开过来停住,西门柳瑛下车,走进医院,诸葛宣闻躺在长椅上,已经进入催眠状态。慕容结霞说道:“。”告诉我,你最害怕的是什么?”诸葛宣闻说道:“我。”我不知晓。”慕容结霞说道:“好好想想。”诸葛宣闻额头开始冒汗,晃动着头说道:“。”杀人。”慕容结霞说道:“什么杀人?”诸葛宣闻说道:“音乐,猫有一只猫。”慕容结霞说道:“什么?”

大提琴曲,猫叫的恐怖声音隐隐传来,越来越大。诸葛宣闻晃动着头,满头汗水,忽然惊悸而起。诸葛宣闻歇斯底里的说道:“我没用!我是个废人!哈哈哈哈。”诸葛宣闻又哭又笑,用头去撞墙。慕容结霞大惊,赶忙抱住诸葛宣闻说道:“诸葛宣闻!你冷静点!清泽。”西门柳瑛快步走来,推开门,一愣。诸葛宣闻瘫坐在地上,目光茫然,语无伦次的说道:““没用!都没用了。”慕容结霞哭着抱住诸葛宣闻说道:“清泽!你怎么啦?清泽。”慕容结霞正抱着失魂落魄的诸葛宣闻。

西门柳瑛惊呆了。

精彩点评

总裁小说题材不断推陈出新,就算是本身应该较严肃的小说,现今也演变成了各种恶搞娘化和变身,让人脑洞打开;但如果溯本求源,这本《邪恶总裁甜心妻》可以算是此类文的鼻祖了,荒诞不经的语言,恶搞的手法,实在让人忍俊不禁;同时由于作者(火霸王)本身恶搞太过,加之肚子里笑料的不可持续和较稚嫩的文笔,看到后面难免会让人感到审美疲劳;不过不管怎么说,这毕竟是十年前的小说,在那个吃地瓜都能吃成大法师的坏境里,《邪恶总裁甜心妻》的创新确实难能可贵,所以本次点评我给这本书打三颗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