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桥北西街》榆次区道北西街社区 第二十七章 转瞬 桥北西街健气受

《桥北西街》榆次区道北西街社区 第二十七章 转瞬 桥北西街健气受

时间:2020-05-22 12:05:58来源:阅文集团

《桥北西街》榆次区道北西街社区 LOLI 桥北西街by曹大脸子 连载

桥北西街

类型:现代言情作者:曹大脸子状态:连载中

新书《桥北西街》是曹大脸子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网文,情节中的主线角色是贺小寺,雪小扣,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无懈可击,可以看一下。精彩片段预览:“啊!”小跟班尖叫出声,烦躁而气愤的把粉从自己头上扒拉下来,并起身不断跳着清理自己的身体,一瞬间吸引住了店员的注意,店员和庭赛赛都露出喜出望外的神色,贺小寺双目含光,紧盯着像个英雄的雪小扣。“你干什么

《桥北西街》 免费试读

“啊!”小跟班尖叫出声,烦躁而气愤的把粉从自己头上扒拉下来,并起身不断跳着清理自己的身体,一瞬间吸引住了店员的注意,店员和庭赛赛都露出喜出望外的神色,贺小寺双目含光,紧盯着像个英雄的雪小扣。

“你干什么啊!!!有病吧!”小跟班发了狂的喊,脸气的黑红。

“听好了,我看你们是女孩子才没有出手揍你们,以后走路给我饶着点儿走,要是敢在让我看见你们动小寺一下,我觉对会揍得你们连亲妈都认不出来。”雪小扣霸气十足的说给卷卷和小跟班听。

卷卷本有些诧异,但很快恢复了神色,起身也冷眼盯着雪小扣,问:“你跟她是什么关系。”

“她是我女朋友。”雪小扣道。

卧槽——

贺小寺和庭赛赛对视一眼,惊喜,兴奋,和被吓一跳后停不下来的心脏,快要让她窒息了。

“看好她,别让她没事出去聊猫逗狗,这次我只是给她一个教训,还有,别在我跟前放狠话,也劝你以后没事躲着我走。”卷卷用手指指着雪小扣的肩膀,一字一句恶狠狠提醒着,随后踹开了自己跟前的凳子,随着哐当一声巨响,走了。

“大姐!我,我怎么办!”小跟班委屈的指着自己。

“你TM自己心里没点儿逼数,自己处理!”卷卷远远的说。

没了卷卷的庇护,被雪小扣瞪一眼后小跟班就开始畏畏缩缩的,没了刚才欺负贺小寺的霸气,蛮横的瞪着贺小寺道:“你给我等着!”

也顾不得收拾自己,手脚并用的离开了。

“我呸!谁给谁等着!我看你下次还敢不敢这么嚣张了!一个个就知道仗势欺人,有本事单挑啊!让你一条腿都不一定能打得过我!”庭赛赛对小跟班吐起舌头。

贺小寺依旧捂着嘴不说话,表情狰狞的起了身,忽然的起身让她的胃里翻江倒海,噎在食道里还没下去的粉忽然倒流,眼看就要从嘴里出来。

“小寺。”庭赛赛和雪小扣齐声喊道,起身就要去扶贺小寺,贺小寺扫开了二人的手,手忙脚乱的推开椅子朝外冲去。

“小寺!”雪小扣赶紧出去追,庭赛赛紧随其后,一同出了门。

刚出门便看到贺小寺扶着墙,对着角落一顿呕吐,大约是还未来的及进入胃袋的粉块。

雪小扣紧张兮兮,就要上去扶她,却被贺小寺摆手拒绝:“别,别过来。”

“你都这个样子我怎么能不过去。”雪小扣喘着气过去拍她的背,希望她能稍微舒服一点。

“不是,我这样太丢人了。”贺小寺欲哭无泪的笑了。

“有什么好丢人的。”雪小扣笑的苦涩:“赛赛,你能帮我去买瓶水么?”

“嗯,好。”庭赛赛本挺担忧的,见有雪小扣陪着,一溜烟跑掉了。

贺小寺被雪小扣拍打的有干呕几口,见真的吐不出东西了,她才喘着不平衡的气起身,一副吐到虚脱的模样,雪小扣掏出卫生纸递给了她。

“谢谢……”

贺小寺擦了擦嘴上残留的污渍。

“你在等会儿,一会儿赛赛就能把水拿过来了。”雪小扣说。

“水来了水来了!”话音刚落,庭赛便赛拿着两瓶水一路小跑着回来了。

雪小扣又帮忙拧开瓶盖,扶着贺小寺的腰让她起身喝水:“来,喝口水缓一下。”

“嗯……”在雪小扣的帮助下,贺小寺拿矿泉水在嘴里漱了好几下,转身吐了出来,然后才开始咕咚咕咚喝起来。

见贺小寺这副模样,雪小扣心疼极了。

“你也真是的,不是跟你说过了么,有事别自己扛着,我都说了我会保护你的。”

贺小寺喝完了一瓶水,用手背擦干净嘴角的水渍,半晌缓不过来劲,只是连连摇手。

庭赛赛帮她开口道:“我们也不知道你会在附近,要不然早就叫你过来帮忙了。”

“真是的,一个高苏界也就算了,现在又来一个卷卷,两个人都那么针对小寺,那么牛逼俩人互掐去啊!凭什么什么错都归到我们小寺头上!卧槽真是气死我了,那两个臭娘们。”庭赛赛火大的不行,大口大口呼着粗气,怎么也平复不下来。

雪小扣和贺小寺听着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们笑什么!尤其是你,闭嘴。”庭赛赛指着雪小扣。

“我不笑了,我不笑。”雪小扣举起双手装无辜。

“还有你,我在帮你投不平欸,你竟然还敢笑。”庭赛赛对贺小寺投出埋怨的眼神。

“我就是笑你太可爱了。”贺小寺捂着肚子起了身。

“有什么可爱的……”庭赛赛喃喃。

“行了,你也别太生气,至少这一顿之后卷卷应该不会在找我麻烦了。”贺小寺呼出口气:“算好事吧。”

“我……多嘴问一句。”雪小扣眨巴这眼,似在看二人的眼色,见二人没有反感的样子,开口问道:“上一次那个女的也是,这个女生的是,为什么都这么针对贺小寺……”

“你快别提了,她们俩简直太无赖了,贺小寺明明什么都没做,她们俩就——”

“打住。”贺小寺手抵在庭赛赛的嘴巴上,淡淡道:“没啥事,就是跟她们俩人起了点冲突,现在都解决了。”贺小寺笑着说。

“小寺——”庭赛赛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话说到一半忽然停下来了,反而勾起了雪小扣的好奇心和对贺小寺强烈的保护欲。

“不让说就算了。”庭赛赛的不满都表现在了脚上,一步接着一步,狠狠踩在地上,贺小寺觉的还蛮……可爱的。

“你去哪啊?”贺小寺问。

“我回去,不打扰你们两个!”庭赛赛赌气的说。

“路上小心点儿!”贺小寺大声提醒。

庭赛赛没回头也没说话,伸出了一根中指……

俩人看着哈哈一笑,三秒钟之后,场面陷入了僵局。

雪小扣咳嗽了几下,想说点儿什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贺小寺也是,手掌在裤缝来回揉搓,张着嘴不知道说什么。

“肚子好点儿了么?”雪小扣问。

“嗯,吐出来后好多了。”贺小寺答。

“那就好。”雪小扣松下口气。

又没什么话能说,贺小寺又开始觉的尴尬,轻咳两声望向四周,其实也没什么好望的,只是这样能减缓些尴尬,又过了一会儿她才说:“刚刚……谢谢你了。”

“不用谢。”雪小扣回复的速度可以算的上光速。

贺小寺忽然想到刚刚雪小扣给自己开脱时说的话,不仅开始脸红,雪小扣大概想到一块儿去了,脸上也泛起不自然的红晕。

“那个……刚刚说你是我女朋友,你没生气吧?”

“啊?啊……没生气,我生什么气啊。”

开心还来不及呢……

“为了感谢小英雄出手相救,下次我请你吃饭。”贺小寺半开玩笑的抱拳道。

雪小扣笑了,那张阳光的笑脸和吸引人的虎牙简直把她的心都给融化了,产生了想要摸摸他头发的欲望。

“不用。”雪小扣笑了一会儿,轻轻弹了一下她的脑门:“只要别在让我这么担心就好了。”

扑通。

贺小寺听到了自己不听话的心跳声,不好意思的低头笑了。

“我胃口其实挺好的……”

还没等贺小寺说完话,眼前的人缓缓环抱住了自己,用力而神情,她脑袋瞬间变得混乱,瞪大眼睛不知道该做什么动作才算自然,也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抱住他?推开他?犹豫中间就只能这么又僵又呆。

“要不是我路过看到,你现在可能都在医院里呆着了……你知道我多担心你么。”雪小扣声音里透着浓浓的无助与担忧,像是努力想要站稳,却发现脚下只是虚无飘渺的云朵,随时都有会掉下去的可能。

贺小寺不知道雪小扣为什么会忽然想要抱住自己,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话回复他比较合适,现在大脑一片空白,除了卧槽两个字想不出别的。

“我已经很久都没在上课看见你了,真的很让人心慌。”他加重了两条胳膊的力气,把头抵在贺小寺肩膀上,贺小寺能闻到来自他身上淡淡的洗衣液的味道,那么让人安心,又那么让人心动。

“我这不是没出事么……”贺小寺微笑着说。

“等出事就晚了。”雪小扣紧张的声音令人心跳加速:“贺小寺……”

“什么?”

你知道么,我喜欢你,喜欢到快爆炸了。

这是雪小扣心里的想法,他早就想说出口,对着镜子练了无数遍的话,现在却怎么也张不开嘴。

对啊,她在最危险的时候宁愿自己扛着也不给他打电话,连发生了什么都不说,她是不是不喜欢他,或者说根本没把他当回事,这些让人感到空虚难过的想法随着他对贺小寺的喜爱日加强烈,不肯定因素可能会造成的后果超过他对贺小寺的喜欢占据第一位,让他不敢开口表白,也不敢问。

时机还不成熟。

“……没事。”

“小扣,太紧了……”贺小寺被勒的喘不上气,锤了锤雪小扣的后背。

“奥……不好意思……”

雪小扣松开了贺小寺:“我太激动了。”

“你的激动点也太低了。”贺小寺用玩笑的形式过渡二人的尴尬,缓过神后才想到一个问题。

“话说你大中午的不回家,在西街转悠什么?”

“奥对了,我原本就是路过,后来看到有个男生在门口掉了东西,我就捡起来了,本来想给他的,然后就看到了你跟庭赛赛,还真是够凑巧的。”雪小扣解释中间从口袋掏出一颗小小的吊坠,上面好像还刻了字:“回头把这个放在学校广播台吧,看起来还挺重要的。”

他递给了贺小寺,贺小寺拿到手中仔细看了一遍,发现上面刻的是一个字:“柏”

她瞬间有了一个念头。

这块吊坠……不会是邵时柏故意留下的吧。

“我好像知道这个吊坠是谁的,我亲自给他吧。”贺小寺笑的不走心。

“这样啊,那也好。”雪小扣好像不太高兴:“那你给他吧,你们……认识?”

“啊?”贺小寺稍微有点走神:“奥,我们在画室见过,而且我脚扭了的时候是他送我去医务室的,只能算认识。”

“好吧。”雪小扣似有似无的松了口气。

“我该回学校了,在不回去就该锁门了,中午阿姨查人,我可没假条。”贺小寺笑着把吊坠收到口袋,一瘸一拐的往学校走。

“我送你进去。”雪小扣首当其中,自然的搀扶起贺小寺。

“谢谢。”贺小寺说。

其实距离锁门的时间没剩多少,但二人都走的很慢,好像在享受这来之不易的独处时光。

因为贺小寺腿的原因,二人的肢体接触也不会显得很暧昧,只是在贺小寺看来,二人相触的地方异常敏感,好像全身的触感都集中在了那处,就连翻滚的胃都不觉得很难受了。

只可惜美好的时光很短暂,还没享受完这个过程,就已经快到宿舍了。

宿舍楼在教学楼的后面,正巧有两条不算窄的小道能通过,从女生宿舍的窗口看是看不到被教学楼挡住的小道的,所以贺小寺在快通过小道的地方自然的收回了自己的胳膊。

雪小扣手还在半空悬着,有些尴尬的看了一眼,收到了口袋里去。

“就送到这儿吧,一会儿真该关校门了,你快出去吧。”

“嗯,你上楼小心点儿,我走了。”雪小扣摇手:“bay。”

“bay。”贺小寺瘸着腿跳着往教学楼左侧拐去。

雪小扣一直没离开,直到贺小寺拐了弯的身影慢慢消失,他才转头慢悠悠的往破旧的小校门口走。

碰过贺小寺的手还留有余温,那种刺激皮肤的感觉并不虚无,是真是存在的,他把手藏在口袋中来回揉捏,心里轻飘飘的,走路时嘴角也忍不住上扬。

贺小寺的胳膊……好瘦啊。

得给她多买点好吃的。

他摸着后颈出神,完全没注意到使劲盯着他看的门卫。

“走快点儿!要锁门了!”

“我擦吓死我了……”雪小扣吓的一个机灵,抬头一看,那门卫的脸已经黑到一种能吃人的地步了,赶忙带着满脸歉意笑嘻嘻的从门前跑过。

“现在的小年轻,一个个的就知道干些不正经的!”门卫骂骂咧咧的从左走到右,关上了锈迹斑斑的铁杆校门。

其实现在许多学校都是那种拉伸的自动铁门,淮楠学校早就想修了,但是他们运气不错,这些年校门前面要修河,传闻市政府说可以顺便修一个超级豪华的新大门,这个小门就不用了,所以淮楠这些年才一直没什么动静。

当然,这只是传闻。

还有一个比较可信的就是。

学校准备修门的钱被校长拿去买了新车……

精彩点评

《桥北西街》这本小说写了八年,从提笔到如今,洋洋洒洒455万字,算是陪伴看这本小说的读者一起成长了。总体而言,小说行文流畅,历史知识储备丰富,各种擦边球的情爱描写,调教和萝莉养成看得人颇为味道。但也有比较大的问题,作者(曹大脸子)的笔力严重不足,太想把自己熟知的历史和想法揉进书中,从而导致小说的架构散漫和行文极其拖沓,不免让读者越看越疲惫。我个人觉得曹大脸子这个作者,写中篇小说会有优势,但是他很难驾驭好长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