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桥北西街》晋中市道北西街95号 第五章 转瞬 桥北西街女王受

《桥北西街》晋中市道北西街95号 第五章 转瞬 桥北西街女王受

时间:2020-05-22 11:46:05来源:阅文集团

《桥北西街》榆次区道北西街社区 LOLI 桥北西街by曹大脸子 连载

桥北西街

类型:现代言情作者:曹大脸子状态:连载中

畅销创作《桥北西街》由曹大脸子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故事,主线中的主要角色是贺小寺,蓝墨,情节空前绝后,极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眼神不大好,皱着眉头在坏电门门口游荡好久,时不时伸出脑袋朝内查看,鬼鬼祟祟的像极了听墙角的人贩子,正愁着到底要不要进去时,头顶正上空突然传下一个男声:“你在找什么?”贺小寺被吓一跳,莫名有种做贼心虚

《桥北西街》 免费试读

她眼神不大好,皱着眉头在坏电门门口游荡好久,时不时伸出脑袋朝内查看,鬼鬼祟祟的像极了听墙角的人贩子,正愁着到底要不要进去时,头顶正上空突然传下一个男声:

“你在找什么?”

贺小寺被吓一跳,莫名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连忙抬头看人,看样子是个年纪不大的男生,穿着一件灰黑半袖,微带些卷的黑色头发不过眉梢,带着一副眼睛趴在台阶顶旁边半人高,放着花盆的石头阳台上,手中食指与中指夹着的软中华正冒着一缕细烟,年纪好像与贺小寺差不多,应该好说话,贺小寺心里打量着他,说:

“我在找这块的桥北画室,请问你知道在哪么?”

那男生闻言眉梢微皱,嘴角抽了抽,好像在努力憋笑,好不容易平复下心情,才道:

“桥北画室不在那。”

“……啊?”贺小寺满脸疑惑。

那男生弹了弹烟灰,往自己身后指了指:“在这。”

贺小寺:“……”

丢人丢大发了。

她脸上都不知道该表现出什么表情合适,只能尴尬一笑,连忙从杂草丛生的野路出来,低着头跨上旁边的台阶。

“不好意思,第一次来……”贺小寺用尴尬的说笑给自己开脱,脸上一阵热辣辣的,她本不想给别人添麻烦的。

那男生并没有要嘲笑她的意思,反而笑的客气,跟个没事人一样:“没事,我们这里太偏了,不少人都找错过。”

贺小寺讪笑,一抬头便看到那略带老旧的墙上贴着明显赫然的黄底黑字“桥北画室”四个大字。

……

真的有人走错过么?贺小寺不禁怀疑,感觉自己的智商都被刚刚那辆车吓没了,顿时脸红的厉害。

“请问你是来咨询的么?”那位男生客气的问。

“嗯。”贺小寺不曾抬头。

“那先进去吧,我可以带你看一看,跟你说说,让你了解了解我们画室的情况。”感觉贺小寺有戏,那位男生顿时眉笑眼开,领头打开了桥北画室的大门。

也难怪贺小寺找不到,这画室的门口竟然藏在台阶内侧,下了台阶从正面看,只能看到台阶侧面一面贴着广告牌白花花的墙与台阶顶端绕着绿蔓的一排蓝墨窗户,而从侧面看也很难看到大门,这样的地方不用来藏东西都可惜了。

贺小寺无心听着,今天一整天运气都不大好,搞得她心情乱乱的,而她烦心时恰好听不进什么东西。

进了画室,贺小寺就又被震惊了一次,画室的空间很大,高有五米左右,墙面都是泛灰的白,而因为门口朝内的原因,屋子中不大明亮,正对阳光的地方只在靠近屋顶的寥寥开了几个窗户借光。

那位男生打开了门口的灯,硕大的屋子才稍微有些色彩,贺小寺震惊就震惊在屋子的布局,分为三部分,左侧那面墙整整齐齐,挂着许多看不太懂的油画与肖像,又摆着木制的桌子椅子,上面安放了一组翠绿的茶具,而右边则杂乱无章,笔墨纸材水粉还有许多颜色随意扔在桌上地上,就连墙上也甩上许多刷不下来的颜色,零零散散贴着许多罐子水果的水粉画,正中间则是用两派柜子隔出的地盘,空无一人,只有寥寥草草的几个画架画板,显得空空荡荡。

还真跟那曹少少说的一样……像车库改造的,贺小寺心中吐槽。

“这边是我们的速写素描老师的工作区。”那男生指着左边的油画肖像区解释道。

“这边则是我们的……水粉老师,也就是校长的工作区。”那男生大概也有些难以启齿,又把手指向右边的区域。

“而中间呢,就是我们的学生画画的区域,这一批高三的学生被安排在其他地方了,你们要是来,就是在这块地方画画。”

“哦……”贺小寺眨巴着眼,独自走进学生区来回观看,那些柜子上还贴着学生画的人头肖像与罐子组合,看起来惟妙惟肖,生动极了。

“这些都是今年的学生画的。”那男生在后面做解释道。

贺小寺回头,客气的点头微笑,那男生是个会说话的,不一小会儿又问道:

“我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呢,请问你叫……。”

“贺小寺,祝贺的贺,小寺庙的小寺。”

“贺小寺……”那男生淡淡重复,笑着夸道:“你父母一定是信佛的吧?取这个名字,大概是希望你今后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寓意,又不俗气,很好。”

贺小寺微微一笑,眼中带光,又有一瞬疾闪而过的失落,如同错觉般不易让人察觉,她道:“嗯,我妈妈取得,她信佛。”

“那你的妈妈一定是位贤良淑德的好女人。”那男生见贺小寺渐渐跟自己聊了起来,觉得有戏,便越加聊的开。

“你不知道,其他同学呢大都都是家长同学陪着来,你倒是挺特别的,一个人就来了,怎么没让父母一起陪着来呢?”

贺小寺一顿,斟酌了一下道:“没有,爸爸很忙,我就自己来了。”

“这样啊……”男生略显尴尬:“不过选择走艺术这种一定要好好选,毕竟关系到以后的发展,不是个小事情,最好还是跟家长一起商量一下,征求一下他们的意见比较好。”

“不用。”贺小寺收了目光,又看起墙上的画:“我自己选就行,不需要他帮我做决定。”

话说到这种地步,男生一个外人也不好追问,讪笑一下也就换了别的话题,总之千方百计跟贺小寺聊好,大概希望贺小寺能真的来自己画室吧。

一顿闲聊下来,贺小寺才知道男生名叫王纸,是画室的负责人老师之一,带高二学生基础课的,贺小寺顿时感觉自己的三观都被颠覆了,怎么能有老师长得这么这么年轻!说他是高中生也不为过。

人在画室,终归是要了解画室教育与升学率等情况,虽然贺小寺对这些并不感兴趣,她感兴趣的在别处。

王纸问到了一个很关键的点:“你以前有接触过绘画么?”

精彩点评

血红碧连天无色,邪风忽起陌路隔。天涯浪子无出处,一曲漂泊始踏歌。记得当年还收藏了一套《桥北西街》的正版书。这本小说以后,感觉(曹大脸子)就慢慢在走下坡路了,有点怀念当年那个号称年薪百万的网络写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