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绝品剑仙在都市》重生之大帝弃少 第102章 火烧鸡 绝品剑仙在都市无广告

《绝品剑仙在都市》重生之大帝弃少 第102章 火烧鸡 绝品剑仙在都市无广告

时间:2020-02-14 16:34:00来源:阅文集团

《绝品剑仙在都市》绝品剑仙在都市百度 都市小说 绝品剑仙在都市傲娇受 连载

绝品剑仙在都市

类型:都市作者:七月武生状态:连载中

优质创作《绝品剑仙在都市》是七月武生笔下的一本都市类小说,主线中的主角是李欣,秦子墨,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横扫千军,极力推荐。书中主线围绕:许狂歌终于冷静了下来。他也意识到自己之前的状态有些问题,等坐下来后,又叹了口气。心境还是不够平和啊……没一会,救护车和警车都开到了学校里。“你等会先跟着警察走。”李欣非常冷静说道,“剩下的事情交给我。

《绝品剑仙在都市》 免费试读

许狂歌终于冷静了下来。

他也意识到自己之前的状态有些问题,等坐下来后,又叹了口气。

心境还是不够平和啊……

没一会,救护车和警车都开到了学校里。

“你等会先跟着警察走。”李欣非常冷静说道,“剩下的事情交给我。”

许狂歌看了眼李欣,他能看得出来,此时这个女孩非常自信,好像许狂歌即将面临的麻烦,对她而言根本就不算什么。

“你为什么要帮我?”许狂歌问道。

李欣微微一笑,说道:“因为我欣赏你啊!不可以吗?”

“我不信。”许狂歌摇了摇头,“或许你家族不简单,但是你家族也不可能围着你一个人转,这不是你一个人就能决定的,但是你既然能如此笃定,那肯定有别的缘由。”

李欣扶了把额头。

“我说你这个人还真是够烦的啊,别人愿意帮你,你还非得知道为什么吗?”李欣问道。

许狂歌笑了笑,好奇问道:“不应该吗?”

李欣翻了个白眼,忽然察觉到了什么,脸上似笑非笑道:“我倒是觉得奇怪,你似乎表现的比我还淡定啊。”

许狂歌不置可否。

“其实我帮你,也是受人之托,但是到底是什么人托付我的,就不用你管了,我只是希望,你能够离那个叫秦子墨的女人远一点。”李欣正色说道。

“陈南托付你的?就是希望让我离秦子墨远一点?”许狂歌好奇问道。

“陈南?呵呵,他可没那么大的面子。”看得出来,李欣并不是很将陈南当一回事。

至于她的底气是什么,许狂歌就不得而知了。

没多久,学校的一杆领导也赶了过来。

刘栋梁走在最前面。

走到许狂歌面前,这位刘副校长的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不怪我啊,是对方先挑衅我的。”许狂歌说道。

刘栋梁真的要被许狂歌给气乐了。

这还真是理直气壮啊!

“哪怕人家挑衅你,也不能成为你杀人的理由!”刘栋梁沉声说道。

许狂歌冷笑了一声:“别吓唬我,有没有杀人,我心里还是清楚地。”

刘栋梁一阵头疼。

“你真的以为,有秦家站在你后面,我就不能将你怎么样了吗?”刘栋梁问道。

“刘校长,您年纪也不小了,还是别气着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谁的面子都别给,我还是很看好你的。”许狂歌微笑着说道。

这时候,几个警察已经走了过来。

“跟着他们走,我去找人查一下杜雷斯的父母,警察叔叔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配合一点。”李欣说道。

许狂歌点了点头。

识时务者为俊杰嘛!

其实即便李欣不把他捞出来,秦子墨也不会干等着的。

只是相比较而言,许狂歌并不觉得,秦子墨就能非常顺利的将自己给带出来。

秦家一定有这么能力。

但是同样的,秦家也一定会有某一股实力,从中作梗。

这些事情,许狂歌现在就能想到。

上了警车,许狂歌待了四个小时,对方问什么,许狂歌就说什么,态度好到出奇。

而且,许狂歌说的也都是事实,和警察从别的同学口中了解的一样。

特别是提起华夏古武和跆拳道的时候,询问许狂歌的一个中年警察,表现的也有些义愤填膺。

“什么东西,华夏古武术是花拳绣腿?他们真敢说,娘的,要是我年轻个几岁,也得将他的腿给打断了!”

“赵队,您冷静点……”以为年轻点的警察赶紧说道。

有些话,放在心里就好,不能说出来,否则,就是犯了忌讳。

中年警察冷哼了一声,也没多说什么。

等了差不多有三个小时,一个穿着西装,自称是律师的男人,就将许狂歌给带了出去。

走出警察局,上了车,李欣开着车,说道:“杜家那边,已经解决了,无非就是塞点钱而已。”

许狂歌笑着说道:“他们这么好说话?”

“一百万不够,就两百万,两百万不够,就五百万。”李欣说道,“能用钱解决的事情,就不是事,而且,杜家其实也不简单,他们是聪明人,知道有些人可以随便踩,但是有些人不能得罪,见好就收,才是正确的。”

说完这番话,李欣发动了车。

“前前后后,花了一千万,这钱,得你出,我知道你现在有不少钱,淬体药……可真是大买卖。”李欣笑着说道。

许狂歌眼神一冷。

李欣似乎已经猜到他心里想的是什么了,笑着说道:“别误会,我还真没调查你,只是,你之前在黑市上做的事情,实在是太拉风了,我就是不想知道也不行。”

许狂歌点了点头,没多说什么。

这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又响了起来,电话是秦子墨打过来的。

电话里,秦子墨只是向许狂歌表达了歉意,许狂歌觉得对方完全不必如此。

等挂了电话后,李欣说道:“其实在我动手的时候,秦家也已经动手了,只是他们的速度稍微慢一些,好像秦家出现了不同的声音,最后还是秦老爷子站出来,力排众议。”

许狂歌点了点头。

这些事情,他之前就已经想到了。

“哪怕我不出手的话,秦家也能将你带出来的,这一点是肯定的。”李欣说完这句话,又有些好奇,瞥了眼坐在副驾驶位置上淡定如山的许狂歌,问道,“我是真的有些想不明白,你和秦家到底有什么关联啊?秦朝南也好,秦子墨也好,似乎都在不遗余力的帮你。”

许狂歌笑了一声,说道:“你可以猜啊!”

李欣有些恼怒:“忽然觉得,你这个人也挺不招人喜欢的。”

许狂歌不置可否。

“先给那个叫孙铭的家伙打个电话吧,他也挺着急的。”李欣说道,“我听说,他也在到处找人帮忙,都哭鼻子了。”

许狂歌微微一愣,莞尔一笑,心中也是一暖。

“其实我挺羡慕你和孙铭之间的友谊的。”李欣说道,“我身边就没这么要好的朋友,原本倒是有个关系非常好的姐姐,结果她也不在柳城了,我就变成孤家寡人了。”

说到这,李欣略显神伤。

等许狂歌回到孙铭住的地方,刚拉开门,就发现门口还放着一个火盆。

“小哥,快,跨过来!”孙铭激动说道。

那火焰,太高了。

许狂歌总觉得,这不是让自己跨火盆,可能是孙铭自己想吃……火烧鸡!

精彩点评

七月武生写了很多小说,但我却觉得他其实不太适合写都市小说,他的小说大都框架很散,撑不起一个结构出来。这本有点带着七月武生自传意味的《绝品剑仙在都市》同样如此,与其说它是小说,它更像是一部散文。但是我又特别喜欢这本书,因为在通篇看似浓郁着荷尔蒙气息的文笔下,隐藏着彻骨的忧伤与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