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102女团,pick me》101女团pickmeup 第三章何芮的身份 102女团,pick me强强

《102女团,pick me》101女团pickmeup 第三章何芮的身份 102女团,pick me强强

时间:2020-02-14 07:55:58来源:互联网

《102女团,pick me》火箭少女pick BI 102女团,pick me字母文 连载

102女团,pick me

类型:短篇作者:鹿十七状态:已完结

《102女团,pick me》为鹿十七执笔,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片段试读:“何芮——”岑依雪听到这个名字时一愣,她竟然入选了。“什么?她都进了,凭什么——”岑依雪一旁的少女立刻哭了起来。“你懂什么,这叫炒作。”虽然,岑依雪在台上的后半段专业表演抓住了其中几个评委的心,但分数

《102女团,pick me》 免费试读

“何芮——”岑依雪听到这个名字时一愣,她竟然入选了。

“什么?她都进了,凭什么——”岑依雪一旁的少女立刻哭了起来。

“你懂什么,这叫炒作。”

虽然,岑依雪在台上的后半段专业表演抓住了其中几个评委的心,但分数还是很低,被分在了最差的F班。

《巅峰102》是一档十分火爆的选秀节目,岑依雪此刻通过102位练习生的入选资格,在接下来为期三个月内,将从这102位练习生中挑出12人,成立女子偶像团体出道,第一场选秀,收视率已经创下选秀节目新高。

岑依雪渐渐看清楚此刻的身份:何芮,女,18岁,高中刚刚毕业,想利用暑假的时间参加选秀,获得奖金,赚取大学学费。

“真倒霉,怎么跟她一个寝室。”另一个女生翻了一个白眼,寝室里六人,并没有一人与进来的岑依雪打招呼。

“你们听说了吗?一线明星岑依雪跳楼自杀后,她的闺蜜陆妮娜立刻接替了她,一下子成了一线明星。”

岑依雪收拾着最角落的床位,手指一抖,跳楼自杀?

她明明是被人推下了楼,岑依雪紧握的双拳指关节泛白,既然老天让她重活一回,她一定要抓出幕后凶手。

“快,快,通告出来了——”门外传来呼喊声,寝室里的练习生们奔向大厅。

通告:三天时间内,练熟一段舞蹈与歌曲,三日后进行考核打分。

大厅内一片哀嚎声,岑依雪看着那段节奏十分快的劲舞与歌曲,要在三天之内练熟,时间非常紧迫。

而且对岑依雪来说,时间更加紧迫,因为,除了练习,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她要争分夺秒去练习,才能多出时间去查杀她的凶手。

在演艺圈这么多年,岑依雪自然知道,这样一档选秀节目能够让她迅速红起来,那么站在这个圈子内,她才有机会去查清真相。

一遍又一遍,汗水已经湿透了衣衫,岑依雪依旧坚持练着。

“那是谁?”评委组正在激励的讨论着,韩冷呈却突然指着屏幕问道。舞蹈室内,一个少女正在一遍一遍地练着舞蹈,力求每个动作都做到精准。

“52号,何芮。”一名评委看了一眼,韩冷呈眼神微眯,露出诧异的表情。

黄昏时分,岑依雪出了寝室,坐上公交车,直接来到了市中心的一块墓地旁。

今天是她去世的第三天,她的父母是今日下葬,而此刻,她却只能作为一个陌生人来参加。

等众人都走了,岑依雪来到了墓碑旁,抚摸着墓碑上的名字,声音哽咽。

“爸妈——”她要报仇,要彻底查出当日的真相。

就在这时,岑依雪听到身后一阵脚步声,一回头,顿时心情翻涌起来。

他来干什么?!

只见韩冷呈一身黑色西装下了车,副驾驶门跟着打开,一个身穿黑色短裙的女子跟着下车。

陆妮娜——岑依雪的闺蜜,出道以来以性感的形象,虽不十分红,但也在娱乐圈站住了脚。

“哎呦——”陆妮娜走在韩冷呈身旁时,拐到了脚,瞬时挽住了韩冷呈的胳膊。

“你没事吧?”韩冷呈转头问道,落在岑依雪眼里是两人十分亲密的身影。

岑依雪目光冷冷地看着那轻密挽着的胳膊,可是此刻,她就算站到对方面前去,对方也认不出她来。

岑依雪立刻隐到了墓碑后,只听二人祭拜完,陆妮娜楚楚可怜的声音响起。

“冷呈哥,你等我一下,我还有几句话与依雪说。”

男子一走,眼前的陆妮娜突然换了一种神情,轻蔑地看了一眼墓碑。

“哼——”一声冷哼,就听到陆妮娜的声音传来,“岑依雪,你样样都比我强,如今却落得这样的下场,实在可怜啊——”

岑依雪眉头微皱,什么意思?

“好姐姐,你还不知道吧,你那个卧室你的摄像头可是我亲手装上去的——”

下一刻,陆妮娜的话一下子在岑依雪的脑子里炸开。

精彩点评

说实话,这本小说《102女团,pick me》我不大看得进去,但是完本感言,我却读得很有点感触,我发现很多短篇小说,桥段太老了,但他的完本感言却让我很有共鸣,回到《102女团,pick me》,作者(鹿十七)说写这本书的初期,抑郁,对人生前途迷茫,于是他想改变自己,他虚拟出了一个他想成为的自己,而且不断的与那个自己重叠对话,这种试图通过心理暗示改变自己的体验,我尝试过,当然我失败了,至今有些东西没有走出来,也只能这样了,小说有完结的一天,就像人总要走完一段路,再走另一段,虽然还是有不少遗憾,遗憾自己不够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