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天戈》天猫商城 NP 天戈激H

天戈

《天戈》

徐徐听风 著

连载中 穿越 吕青野,梅兮颜 互联网

光环人物是吕青野,梅兮颜的网络创作《天戈》此文是徐徐听风执笔的穿越文,文笔成熟剧情波澜起伏,绝对是值得品味的优质小说,精彩情节试读 山谷和山道之间的落差并不大,只有十丈高左右,且下面堆积了不知多厚的积雪,两人直接砸进雪里,雪面上只留下两个塌陷的大坑。“对不起!你还好么?”吕青野吐出嘴里的雪,担心地询问。手里还攥着箭杆,他深知箭头被

887次点击 更新:2021-04-11 09:33:51

免费阅读
光环人物是吕青野,梅兮颜的网络创作《天戈》此文是徐徐听风执笔的穿越文,文笔成熟剧情波澜起伏,绝对是值得品味的优质小说,精彩情节试读 山谷和山道之间的落差并不大,只有十丈高左右,且下面堆积了不知多厚的积雪,两人直接砸进雪里,雪面上只留下两个塌陷的大坑。“对不起!你还好么?”吕青野吐出嘴里的雪,担心地询问。手里还攥着箭杆,他深知箭头被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山谷和山道之间的落差并不大,只有十丈高左右,且下面堆积了不知多厚的积雪,两人直接砸进雪里,雪面上只留下两个塌陷的大坑。

“对不起!你还好么?”吕青野吐出嘴里的雪,担心地询问。手里还攥着箭杆,他深知箭头被这样蛮力拔出后伤口创面大,会引起大出血。

“还好。你还能动吗?”梅兮颜顾不得身上压下来的散雪,小声反问道。

“能。”

“马上向旁边挖一段雪洞躲进去,我担心放冷箭的那个人会赶过来。”

“好。”

因为雪自身的重量、每日接受的光照和风力作用,使得积雪已经有一定硬度。两人蹲坐在雪坑里奋力用兵器挖着身旁的雪壁。

求生欲望之下,很快就挖出一个足以容纳自己的小洞。虽然手臂发酸,两人还是继续向前挖,只觉雪洞里的声音越来越清晰,面前的雪壁突然露出一个口子,对面各自出现一张熟悉的脸和熟悉的面甲,竟直接打通了一个通道。

“也好,事半功倍。”梅兮颜自嘲。右手抓了一把雪紧紧按在右肋上。箭头被吕青野强行拔了出去,伤口撕裂,她能感觉到失血很快。

乱箭射了下来,“噗噗”地扎进雪里,头靠在雪壁上,听得很清楚。

“果然被你料对了。”吕青野压低声音说道。

“对方还有强弓手,只有躲在这里才安全。”梅兮颜轻声道。

“这么黑他们应该看不见我们。”吕青野也同样用雪按着他的左大腿,瞬间冰冷传遍全身,却仍旧感觉温热的血不停地往外冒,融化了手里的雪,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哆嗦。

梅兮颜转头看向吕青野,黑暗中勉强看到他中衣破破烂烂,露出身上多处伤口,还在流着血,马上把自己的斗篷解下来递给他。“先裹上,一会儿安全了去取你的棉衣。”

之前一直处于激烈的打斗,并不觉得冷,这一坐进雪洞,四周的冷气便像锥子一样扎进身体。吕青野也不客气,立刻把斗篷裹在身上,顿时觉得暖和了一些。

上面的箭终于停了。

梅兮颜侧耳细听外面的动静,脚步声渐行渐远,那些弓箭手离开了,不知道是撤走还是去寻找下山谷的路。

不论怎样,暂时安全。

梅兮颜用手抚着心口,心跳还很激烈。激斗这一阵,体力消耗不少,虽然刚才用鬼杀的时间很短,但对身体产生的负担仍旧不小。

这个累赘的世子,为了保他不死,竟两次逼自己用出鬼杀,在铁壁城面对屠一骨,她都没舍得用!

从胸前的铠甲里抽出两贴巴掌大膏药状的东西,塞到吕青野手里,说道:“用雪把伤口洗干净。这是金疮贴,用手心焐热促使药效发挥,贴到伤口上,再用布条把伤口包起来。”

“你还有吗?”黑暗中吕青野摩挲着药贴的大小,判断怎么贴到伤口上最为合适。

“有,你赶紧止血吧。”梅兮颜略有些不耐烦,克制着回答。

“我出去,你先清洗伤口。路战说这箭头上有毒,你的伤更要尽快处理。”吕青野倒是牢牢记着路战的话,十分关心梅兮颜的伤势。

“嘘——”梅兮颜突然轻声提醒,一伸手便捂住了吕青野的嘴。

外面的雪壳上传来异响,梅兮颜继续集中精神判断,异响就来自附近,不像是上面的弓箭手找路下来了。

悄悄探头从雪的缝隙里看出去,发现有人影站在雪坑边上正要跳下。

“是之前被我们打下来的那五个,还没死。”梅兮颜贴近吕青野的耳边说道。

“待在这里别动,我去帮你抢棉衣。”不待吕青野回答,梅兮颜继续耳语一句。

随即捧起一大把雪,用力压实成一块雪饼,喃喃自语着“先借我一条布料”,便一把扯开裹在吕青野身上的斗篷,抽出短剑利落地割掉了吕青野中衣衣襟底边一圈,自然得仿佛从布匹上撕下一条一般。然后把雪饼贴到右肋伤口上,用布条紧紧缠住。

吕青野来不及抗议,就听到“噗通”“噗通”的声音,那五个人已跳了下来。身边涌起一股凉风,梅兮颜已经窜出去了。

并没有激烈的打斗声传出来,不一会儿,梅兮颜带着一身血气和凉气,重新钻进洞里,扔给吕青野一套棉衣。

“穿吧,这套比较干净。”梅兮颜的声音明显有些嘶哑和虚弱。

“能有就好,总比冻死强。”吕青野哆哆嗦嗦地把棉衣穿好。

“伤口贴好了么?”梅兮颜贴着雪壁坐下来,轻喘着。

“你的箭伤……”

“我不怕毒,不用担心。”

“就这两贴药是吧?”

“不是。”

“那你别扭什么?你放心,我打不过你,不敢对你不规矩。而且,这么黑,我什么都看不见。”吕青野点破了她的顾虑,但仍旧体贴地背转身去。

梅兮颜这才意识到,吕青野没有同她一样夜视的能力,倒是自己多虑了。缓缓深呼吸一次,她定了定神,取下面巾,慢慢解开铠甲。铠甲离身的那一刻,觉得呼吸顺畅了好多。

按梅兮颜的方法,吕青野把大腿上两个血窟窿都止了血,耳朵留神倾听梅兮颜那边的动静,却发觉她压根没怎么动。

“你怎么了?”吕青野仍旧背对着梅兮颜,问道。

“手有些凉……药膏热不开。”梅兮颜回答,气息渐渐不稳。

“给我。”吕青野扭着胳膊反向伸出手。

梅兮颜将药膏放到他手里,冰凉的手指碰到他的手心,让他禁不住打了个寒战。

没多想立刻转身,移到她身边,握住她的手才发现她两手都已冰凉,身体在微微地颤抖。

“你都伤哪里了?”吕青野有些慌张地问。

“没事,帮我把药膏……热开……就好。”

“是毒发引起的,还是伤口很深,失血过多?对不起,是我连累你创口伤势严重。”吕青野看不到梅兮颜的状况,一边自责一边把药膏塞进怀里,贴在胸前,尽快加热药膏,催发药效。

察觉药膏已经软了,吕青野问道:“是右肋上的箭伤吗?”

“嗯。”梅兮颜轻轻应了一声。

感觉吕青野伸手摸索着去扯她的衣襟,梅兮颜一把按住他的手,说道:“我自己可以。”

“你逞能是相当可以。”吕青野没好气地讥讽了一句,又略带得意地“威胁”道:“现在你重伤,打不过我,要么乖乖让我把你的伤口处理了,要么我就用‘七’——”

“强”字的音还没有完全说出口,梅兮颜左手已扼住他咽喉,右手擒住他手腕,反唇相讥道:“别高估自己,不过是我的俘虏而已。”

吕青野抽出放在怀里拿着药膏的手,反擒住梅兮颜的左手腕,一招得手。

“风水总是轮流转的。”他轻笑。

梅兮颜一翻手腕,左手像条滑不溜秋的鱼一样滑出吕青野的钳制,又重新擒住他的手腕。

感觉到吕青野大力的挣扎,梅兮颜咬紧牙关掩饰虚弱,加重手上的力道。吕青野的手腕和她冰冷的手掌相比,温暖许多,不想放开……

“药膏还贴不贴,全化开了。”手腕被捏得快断了,急切之下,吕青野反倒冷静下来,好整以暇地悠悠问道。

梅兮颜恨恨地甩开他的手。

“你先把伤口清洗一下。”吕青野“不计前嫌”地温柔说道。

“药膏给我。”

“先放我这里热着,等你洗干净伤口再给你。”

梅兮颜咬紧了嘴唇没有动。

“我——看——不——见——”吕青野轻轻地拉长着声音提醒她。

梅兮颜费力地解开裙甲,拉开了被血浸透的棉衣和中衣的衣襟,用雪去搓洗右肋的伤口。原本就在打冷战,雪一贴上肌肤,抖得更厉害。

她不知道箭头上涂的是什么毒,使伤口一直无法止血。虽然她身体具有抗毒性,此时出血量已逐渐减少,但一个人的血液总是有限的。况且刚才为了杀掉敌人失血过多,又处在极寒的环境里,还能保持清醒全仗着精神支撑。

雪洞里太寂静,使得她轻得不能再轻的抽气声都异常清晰,吕青野忍不住关切道:“能行么?”

说到底,她受箭伤也是因为保护他,而且鬼骑是为了护送他才陷入如今生死未知的境地,心里十分愧疚。

“可以,给我吧。”梅兮颜咬咬牙,说道。

吕青野把药膏递到她手里,感觉她的手抖得厉害,如冰柱般凉。

“还有药膏吗?你胳膊和左肋也伤了吧。”

“没关系。”梅兮颜一字一字挤出牙缝,正努力想把药膏上的蜡纸揭掉,但手指僵硬,竟完全不听使唤。

吕青野一直没有闻到揭开蜡纸后的药味,倒是听着梅兮颜的气息越来越微弱了。伸手探出她手臂的位置,一把拿过药膏来,说道:“如果是鬼骑在你身边,你会乖乖让他们给你上药吧。”

梅兮颜想说话,但没了力气。

“黑灯瞎火,你当我是鬼骑之一好了。”吕青野重新把药膏塞进怀里热了热,把梅兮颜的身体扳倒在自己怀里,“告诉我你的伤口在哪里,否则我就乱摸了。”

梅兮颜靠在他怀里的半边身子立刻感受到一股暖意,凭着最后一丝力气,说道:“那些弓箭手可能找路进山谷,我们要快些……”

声音到最后几不可闻,“离开”未等说出,心头一阵模糊,就此昏了过去。

精彩评论

《天戈》是一本好书,作者为了写这本穿越小说,详尽的查阅了各类宋史资料,相对其他同类型的穿越小说,这本写的还是很有真实感的。但是问题跟我前面书单中所提到的《天戈》类似,小说注水实在是太多。写了八年,两千多章,字数七百三十多万字,我真心觉得这本小说要想更进一步至少三分之一的内容要作一些删减。另外马亲王马伯庸曾经大力推荐过这本书,还好亲王的祥瑞之气没有覆盖在本书之上,不像其他一些亲王推荐的连载小说,推荐哪本哪本太监,虽然这本书写得实在太长把很多读者太监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