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绝世腻爱:将军的心尖宠妻》深情帝王心尖宠 妖孽受 绝世腻爱:将军的心尖宠妻腹黑攻

绝世腻爱:将军的心尖宠妻

《绝世腻爱:将军的心尖宠妻》

人鱼草方 著

已完结 架空 简悠筠,阿帅 互联网

人鱼草方火爆作品《绝世腻爱:将军的心尖宠妻》由人鱼草方笔下的架空风格的新篇,主要人物简悠筠,阿帅,设定引人入胜,非常推荐阅读。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时间,躲在纱幔后的简悠筠简直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这走吧,人肯定怀疑她是偷窥狂。这不走吧,等人发现了她,还得怀疑她是个偷窥狂!遇到个好说话的估计把她打个半死,不好说话的直接让她死半天再被人发现,总之

275次点击 更新:2021-04-09 14:07:47

免费阅读
人鱼草方火爆作品《绝世腻爱:将军的心尖宠妻》由人鱼草方笔下的架空风格的新篇,主要人物简悠筠,阿帅,设定引人入胜,非常推荐阅读。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时间,躲在纱幔后的简悠筠简直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这走吧,人肯定怀疑她是偷窥狂。这不走吧,等人发现了她,还得怀疑她是个偷窥狂!遇到个好说话的估计把她打个半死,不好说话的直接让她死半天再被人发现,总之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一时间,躲在纱幔后的简悠筠简直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这走吧,人肯定怀疑她是偷窥狂。这不走吧,等人发现了她,还得怀疑她是个偷窥狂!遇到个好说话的估计把她打个半死,不好说话的直接让她死半天再被人发现,总之都不是什么好结果。啊!简悠筠在心里呐喊,她到底上辈子跟阿帅结下了什么血海深仇,这辈子阿帅非得这么折磨她!

简悠筠坐在原地无比抓狂无比纠结,这人一激动就会做出不理智的行为,比如说现在,她本想把身子挪挪,让自己隐藏得更好一点,却不料一不小心把桌上摆放着的紫檀香炉挥倒在了地上。

“砰!”得一声,声音虽然不算轻也不算响,但足以让屋子里的所有人都安静下来。瞬间,简悠筠似乎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片刻后,先开口的是那道温淡的声音,带着点浅浅的笑意:“不知姑娘可否是云雀楼安排的琴师,能否为在下弹奏一曲?”

还不等简悠筠开口,那道刻薄的声音也响了起来,言语间也听不出被人窥探的恼怒:“老六,自我们进屋起,这位琴师姑娘便一直躲在这纱幔之后,半天都没声响,不知姑娘是不是在思索为我们弹奏什么曲子?不过曲子虽多,也不至于考虑这么久吧,连香炉都被打翻了!现在倒可以弹奏了吧?”

简悠筠惊讶地张了张嘴,原来这两人打从一进来就知道她一直躲在帘子后面了,还在那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故意让她出丑!真是可恶透顶!她死死盯着眼前的纱幔看了良久,确定可视度欠佳,眼神再好都看不出里面有个大活人,也不知道他们两个人精是怎么看出她是个女的的。

为了不让人以为她是个喜欢偷窥的傻子,为了不毁了她娘简花花云雀楼的金字招牌,简悠筠只有顺水推舟,硬着头皮,自我催眠自己就是个琴师,而且是个曲艺惊人的琴师,她幽幽地将魔抓伸向了面前的古琴。

她的手指在古琴上胡乱的游走,随即一阵杂乱的魔音直灌入耳,她仍不闻不问,任噪音充斥整个屋子,也不知过了多久,简悠筠的手指都麻了,但她堪称“完美”的琴技不但让帘外两人彻底消音,也成功吸引了阿帅的到来。

“我滴个亲娘二舅老爷啊!你个傻子,我我我我……两位爷啊,不好意思啊!这里面的人是我朋友,她是个傻子,你们知道的,傻子脑袋经常不做主,您俩千万别生气啊!”阿帅的身影在帘子后就像一个暴跳如雷的狮子,隔着那么远的距离简悠筠都能感受到阿帅身上的怒火,但面对客人时,又瞬间化为一只温顺的小猫,“您看,二位爷,刚刚领你们过来的那丫头片子是新来的,到现在还摸不清路,尽给我瞎带,竟然将二位爷带到了梅雨阁,二位爷的房间应该是竹傲阁才对,那里更符合二位爷的身份!嘿!一会儿我定会好好收拾收拾那丫头片子!二位爷,不好意思啊,给你们添麻烦了,您先在这儿稍等片刻,我马上让最好的姑娘们来伺候爷,还有那傻子,我一会儿就揪着她出来给二位爷赔礼道歉,磕头认错。”说完,阿帅就气势汹汹地朝简悠筠的方向狂奔而来。

“且慢。”又是那道温淡的声音,“既然是我们走错了房间,那就是我们有错在先,与这帘后姑娘无关,你且带我们就去竹傲阁吧。”男子说罢又朝简悠筠的方向看来,“那便不叨扰姑娘的雅兴了。”话音落,一阵错乱的脚步声便渐渐远去。

嗨,这人的声音听起来挺温润儒雅的,举止也似谦谦君子,怎么这话说着说着就这么让人心里不爽呢!就她简悠筠这琴技,还能有雅兴吗?

“简悠筠!你果然是个大傻子!”送走贵客后,阿帅一下掀开遮住简悠筠的帘子,冲到简悠筠的面前,那表情就像刚刚吞了一只苍蝇一样憋屈,“我就不该喊你这个傻子来助我一臂之力,刚才我是怎么和你说的?我叫你别碰这琴,千叮呤万嘱咐,你丫当我的话是耳旁风啊?幸好老板娘出门办事了,幸好这两位爷大人有大量不和你计较,幸好容少濂还没来!要是没这么多幸好,你丫今天怎么给我个交代!云雀楼今天就差点毁在你这个小祖宗手里了。”

“不给,不给,就不给,烧焦的海带不好吃!”简悠筠拖着下巴含糊其辞。

阿帅彻底被简悠筠气疯了,他的手指颤抖地指了简悠筠半天,随后绕着她边走边打量,那小眼珠滴溜溜地转着似乎在衡量利弊,思忖什么对策。最后他索性挂着扭曲的表情将香炉捡起重新放好,指着简悠筠大声说道:“简悠筠,我再给你次机会。一会儿,不管是谁进来了,你都搁这儿坐着,就坐着,什么都别管成不?”

“成交!”简悠筠嬉笑着拍了拍阿帅的肩膀,他嫌弃地挪了挪肩膀,躲开了简悠筠的手,看都不看简悠筠一眼便径直离开了房间。瞧瞧!这是求人办事的态度吗?

简悠筠无聊地托着下巴,时不时瞟一眼门口的方向,就这样重复着机械的运动,小半柱香后,阿帅果然领着一个人停在了厢房门口。

“容大公子,小的为您精心准备了一间厢房,包您满意,您且这边请。”阿帅狗腿的声音传人耳内,简悠筠忍不住“啧啧”了两声,看看,这就是差距。

随后,厢房的门被人推开,简悠筠一眼便看见了一个身材修长挺拔的轮廓正立在不远处,良久后,就在简悠筠以为那人可能是个雕像的时候,那身影才有了些迟缓地动了动,在一张红木雕花太师椅上坐了下来。与此同时,一阵声响打破了厢房内的宁静,藏在简悠筠身后的琴师开始演奏曲子,曲子婉转动听,似三月春雨,淅淅沥沥,静静流泻在厢房的每一个角落,流入人的心里。

看来阿帅这次可真是下了血本了,这人应该是云雀楼琴艺最好的姑娘蓝玫,平日想听她一曲的客人即使踏破了云雀楼的大门也未必能有幸一闻,今日她简悠筠倒是好福气。简悠筠边想边将事先揣在身上的桂花糕取了出来,这里面可添加了她精心准备的“作料”,阿帅啊阿帅,可别说我对你不好啊!想到这里简悠筠的嘴角拉开一抹恶作剧的笑容。

简悠筠再次将魔抓伸向了面前的古琴,手指随意地拨动着琴弦,一阵难听嘈杂的琴音夹杂在舒缓婉转的曲调之中,异常的不和谐,瞬间将外面刚离开的阿帅又引进了厢房。

“简、悠、筠!”阿帅一字一顿地对着简悠筠的方向大喊道,声音明显带着愠怒。

话音一落,他便一下子冲到简悠筠面前,一把掀开了她面前的帘子,努力压住心中的怒火,凑到简悠筠耳边低声道:“简悠筠,你……你……”

“悠筠不是故意的,悠筠给阿帅吃桂花糕道歉!阿帅帅不要责怪悠筠!”简悠筠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那眼神真是我见犹怜,任谁都不忍心再责备于她,阿帅脸上愤怒的表情收敛了几分,他狐疑的眼神停在简悠筠的脸上片刻,这才一把抽走她手中的桂花糕,小声地再次警告她:“傻子,你只要在这坐着,懂不懂?我可不希望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

“悠筠知道了!”简悠筠郑重地点了点头。

阿帅向门口的容少濂作了两下揖以示歉意,又不忘用眼神再次警告了简悠筠一遍,这才安心退了出去。

等阿帅离开后,躲在帘后的简悠筠,忍不住笑出了声,她向上天保证,自己真的只是很好心的想要阿帅更加满意桂花糕的味道,在里面加了一点点泻药调味而已。

“咚!”就在简悠筠沉浸在恶作剧得逞的喜悦里不能自拔时,耳边忽然传来了一声闷响。她心里一惊,循声往帘外看去,这才发现容少濂不知什么时候站了起来。朦朦胧胧间,简悠筠觉得那疯少爷似乎正看向她的方向探究着什么。

简悠筠突然来了兴趣,她这辈子见过的人多着去了,有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傻的、蠢的,就是没见过疯的。

手指触到帘子正准备掀开来,哪知道那疯子此时也正打算将帘子掀开,两只手指触碰到一起,一种奇异的感觉蔓延开来,她的手温暖而柔软,而他的手冰凉而坚硬。几乎是指尖刚刚触碰到一起的下一刻,那疯子便像触摸到什么厌恶的东西一样狠狠甩开了简悠筠的手。

简悠筠一时没反应过来,愣在了原地,她机械地抬头看向了眼前的人,那人负手而立,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的简悠筠,他镌刻般的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气质清癯,身姿非凡,但就是这样一张明净俊朗的脸庞,竟然隐隐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和一股生人勿近的狠戾。

简悠筠猜测眼前的人就是阿帅口中的疯子,她转了转眼珠,心道:虽然这人是个疯子,但她简悠筠还是打算发挥下自己与生俱来的优良品德,教育一下他什么叫做礼貌,什么叫做尊重广大劳动妇女,而无礼地甩开别人的手就是罪大恶极的不礼貌不尊重女子的行为。

“容少爷,你知不知道……”话说到一半,忽然从窗口处窜进两个手持大刀的黑衣人,就在简悠筠的喊声差点破喉而出之际,脖颈后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瞬间天旋地转,眼前不停地出现闪呀闪的星星,最后眼前一黑,她便晕了过去。

精彩评论

高端大气上档次。狂拽炫酷吊炸天,装模作样绿茶婊,外猛内柔女汉子,《绝世腻爱:将军的心尖宠妻》就是描写这样一个主角(简悠筠,阿帅)装逼全家装逼装逼到死的故事,同时,作者(人鱼草方)这种迥异与其他架空小说的风格也注定了读者对这本书评价的两极化。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