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殄官赐福》赐福天官高清图片 腹黑攻 殄官赐福by木东

殄官赐福

《殄官赐福》

木东 著

连载中 灵异 李磊,小芳 互联网

有很多朋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殄官赐福》的新篇,是作者木东笔下的灵异新篇,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值得品味,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佳作。由于情圣跟她女友的跳楼并没有直接关系,所以警察简单地做了个了解后就将他放了回来。晚饭时间,王情圣一脸疲惫地推开了我们宿舍的房门。我看着他脸上的淤血便知道他这一天应该是受了不少教训。“你怎么鼻青脸肿的,

485次点击 更新:2021-04-05 20:18:59

免费阅读
有很多朋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殄官赐福》的新篇,是作者木东笔下的灵异新篇,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值得品味,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佳作。由于情圣跟她女友的跳楼并没有直接关系,所以警察简单地做了个了解后就将他放了回来。晚饭时间,王情圣一脸疲惫地推开了我们宿舍的房门。我看着他脸上的淤血便知道他这一天应该是受了不少教训。“你怎么鼻青脸肿的,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由于情圣跟她女友的跳楼并没有直接关系,所以警察简单地做了个了解后就将他放了回来。

晚饭时间,王情圣一脸疲惫地推开了我们宿舍的房门。我看着他脸上的淤血便知道他这一天应该是受了不少教训。

“你怎么鼻青脸肿的,被警察打了?”喇叭葱这个人虽然是个大嘴巴但是为人仗义,尤其他见不得我们宿舍里的人受欺负,这家伙仗着已经五大三粗的身体可没少帮我们挡拳头。

现在,他见着自己的上铺鼻青脸肿的回来了,怎么能不生气呢。

“怎么了,警察就能随便打人了?”

王情圣摇了摇头,说道“警察倒没有打人,只是小芳的父母情绪太激烈了。”

“那些警察看着你被打也没有拦着?他们是干什么吃的。”

“好了好了,喇叭你也别激动。你说人家娇生惯养的女儿死了,怎么能不激动呢?我看这小子能这个安安全全地回来就已经很不容易了。”我一边拍着喇叭葱的肩膀,一边说道。

“唉,这也不能全怪我啊!当时,我提出分手她也欣然接受了啊,怎么会想不开呢?”

“拉倒吧,欣然接受……你说的倒好听。”

“崔东,你不是说你爷爷曾经做过殄官,他老人家……”

“他老人家已经入土了,你就别瞎想了。这世上哪有什么妖魔鬼怪啊,我看你就是灵异小说看多了。”

就在我教训王情圣的时候,李磊提着两大包零食走了进来。李磊年纪岁大,但他却是我们这几个中家底最殷实的一个。

李磊的父亲便是我们这里的公安局局长。王情圣刚被警察带走时我便给李磊打了个电话,所以我想他今天能这么早出来,应该是李磊父亲安排的吧。

“情圣啊,你也别害怕。刚才我老爸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你跟这个案情无关,所以你就放宽心吧。”

王情圣微微地点了点头,依旧躺在床上绷着个脸是一言不发。

李磊将零食放在了桌上,喇叭葱便一个箭步蹿了过去。

“呦,我磊哥这是要发福利了,什么时候带嫂子出来见见啊!”

李磊狠狠地白了一言喇叭葱,说道“我这几天发现你小子是又欠揍了,嘴上能不能有个把门的。情圣啊,你快起床我们喝点,你要再不起来这些东西可都没了。”

王情圣向来爱热闹,所以喝酒这样的事他是从没却过席。可是今天,郁郁寡欢的王情圣竟然连喝酒都没了兴趣,这着实是超出了我的预料之外。

“唉,这小子。东子、喇叭咱们喝吧,这小子我估计一时半会是缓不过来了。”说着李磊便从自己的书包里拿出了两小坛汾酒,他打开瓶盖将那酒瓶凑到喇叭葱鼻子旁。

“怎么样?”

喇叭葱是东北人,他有两大爱好。一是爱吃葱、二是爱喝酒,而且小子的酒量可不容小觑。那天老涂请画室里的学生喝酒,这小子硬是把老涂给灌在桌子底下。

不过也就因为喝酒,老涂竟然和喇叭葱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所以,这小子在画室那便更是无法无天了,一个星期都不会出现在画室几次。

只见那喇叭葱的鼻子伸得老长,一脸陶醉地闻了闻后便一把夺过了酒瓶子,朝着自己的喉咙就是一阵猛灌。

“嘿嘿,这酒怎么样啊?”

“这酒真是好!”

“嘿嘿,我今天从家里过来的时候,偷偷从我爸的酒柜里偷来的。得,这一瓶就归你了,我们三分剩下这一瓶。”

王情圣看来是彻底受到了打击,也不知道他是良心发现了还是什么,反正一晚上是不言不语。

我得酒量本就不行,所以三杯酒下肚我便迷迷糊糊地不知了方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的。也许是有酒精刺激的缘故吧,这一觉我睡得格外香甜。

可就在我睡得正起劲的时候,我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脖子很凉。我勉强地睁开眼睛,发现宿舍门不知为何竟然是敞开着而且我看到李磊和喇叭葱正趴在桌子上呼噜打的震天响。

我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便起床将宿舍门关好,然后又拿了两床被子盖在了他们的身上。

“怎么趴桌子上流睡着了,也不怕着凉。”

就在我躺在床上准备继续睡觉的时候,我忽然发现王情圣地床铺竟然是空的。他的被褥叠的整整齐齐的,很显然他一晚上都没有睡觉。

我起身走向他的床边,将手平放在他的床铺上,发现他的被褥不知为何竟然是冰凉的。就在我感到疑惑的时候,一双冰凉的手突然搭在了我的左右肩膀上。

瞬间我的头皮炸裂,全身的毛孔瞬间收缩。我的心“砰砰砰”跳得很快,仿佛就要跳出我的身躯一般。

“东子,你干什么呢?”

我缓缓地转过头来,看到王情圣正一脸憔悴地看着我。看到是王情圣后我便长长了出了一口气,然后冲他问道“大晚上的不睡觉,你干嘛去了?”

“唉,我睡不着啊!”

“不是……不是因为这两孙子的呼噜吧!”

王情圣苦笑了一声,说“这么多年了,我早就习惯了。我还是在想……”

“你在想小芳?”

“是我害了她……如果当初不是我贸然提出分手,她也不会这么想不开啊。”

我闻着他身上浓重的烟味,便明白这小子应该是一个人躲在卫生间里抽烟去了。

可就在我准备安慰他的时候,我们隔壁的宿舍突然传出几声凄厉的惨叫声。那一阵阵的呼声在这静的吓人的夜色里,显得格外渗人。

“***,能不能让老子好好睡觉啦,大半夜鬼叫个啥!”喇叭葱一边起身打着哈欠一边叫骂道。

“东子,刚才是什么声音了那么亮,我正做春梦呢!”

“娘的……我都快亲嘴儿了。”一旁的李磊也翻了身不满地说道。

能把这两个醉鬼给叫醒了,可想而知那尖叫声到底有多大。不过,显然被吵醒的也不止喇叭葱和李磊。我听到整个楼道里都是开门声和叫骂声。

“得,今儿不知道谁又得罪了神仙。”

就在喇叭葱说出这话的时候,又是一声尖叫从楼道里传来。

喇叭葱这人好凑热闹,他起身便跑了出去。而就在我们穿好衣服慢悠悠地跑出去的时候,我们隔壁宿舍门口已经围满了人。

半晌,喇叭葱从人群里挤了出来。他一脸兴奋地冲我们说道“真邪门了,这宿舍里流了一地的血,那血都顺着门缝流出来了。”

就在众人围观的时候,楼管大爷和校领导们来了。他们将众人疏散后,便立刻报了警。由于这事出蹊跷而且是在半夜,所以这出警的警员便只来了三人。

而且当警察来到学校的时候,那血都已经快流干了。由于校领导害怕破坏现场,所以我们紧挨着的这几个宿舍便没有被疏离。

警察们来到现场时那宿舍的门依旧反锁着,两名警员便向楼管那里借来了大锤,打破了房门。而就在警察破门而入的一瞬间,一股恶心的腐肉味便从屋里传来。

与此同时,喇叭葱推了推我的胳膊问道“东子,你看刚才是不是有个什么东西掉下去了?”

我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说道“你别瞎说,人家这里有警察呢你多什么嘴。”

喇叭葱的这句话我虽然没在意,但是我身旁地警察却听在了耳里。他走到窗户旁向下看去,果然看到一个黑乎乎的小包掉在了窗外地草坪上。

两名警察耳语了几声后,一个警察便转身向外走去。

由于这里是男生宿舍,所以整个屋子显得特别的杂乱。宿舍的地板上铺满了白纸,那屋里的六个正横七竖八的躺在这一堆白纸中。他们的嘴巴大张着,显然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

在他们的中间有张古朴的四方木桌,桌子上面有张黄纸。黄纸上勾勾画画写满了许多我们都不认识的字符,黄纸中间有个装着血红色液体的碗,最诡异的是碗里竟然直挺挺地站立着一只画笔。

“我去……这个宿舍呢人竟然请来的笔仙!”

“笔仙?笔仙是什么东西?”我看着李磊问道。

“具体我也跟你说不清楚,我也是当年在留级的时候听说的。笔仙好像就是来自地狱的恶鬼,人们用黄纸写上咒符然后用四个生人的血来祭笔,等到凌晨的时候念动咒语便会召来笔仙。”

“招惹这玩意干嘛?”

“据说,这笔仙什么都知道,只要你提出来问题它都能一一回答。”

”这么神吗?”

“啊呀,我也是道听途说的嘛!再说了,这世上哪有什么鬼怪啊。”

“那……那你眼前的这一幕该怎么说。”

李磊与喇叭葱争吵的声音越来越大,我便将两人拽到了一旁。与此同时,刚刚离开的那个警察提着一个书包走来。

忽然,王情圣不知为何尖叫了一声便向楼下跑去。我看着那警察手里的书包,感觉特别的眼熟。不过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先追到王情圣问问情况再说吧。

精彩评论

木东这个作者很有意思,纵然写得是灵异文,但他却是灵异文中少有能给你一种扑鼻温馨感的作者。现在不管是灵异文还是正常的都市类网文,越来越沾染了社会的喧嚣和浮躁,看多了这类小说,难免会让人审美疲劳,所以偶尔换换口味看看木东这类行文的书,别有一番风趣。当然,这类温馨文作者写的书也有一个特点,情节往往过于平淡啰嗦,所以是否喜欢这类小说,就见仁见智了。另外有时候暧昧写的太过,搞得读者怎么看主角都觉得主角(李磊,小芳)有点精虫上脑,也算是本书的败笔之一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