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爱犹不及》你说过犹不及 冰山攻 爱犹不及同志

爱犹不及

《爱犹不及》

零雨其蒙蒙 著

连载中 古代言情 玉秋,王妃 阅文集团

零雨其蒙蒙火爆创作《爱犹不及》由零雨其蒙蒙撰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创作,主人翁玉秋,王妃,情节精彩纷呈,非常不容错过。精彩情节试读:阿南则的名声一下子跌落谷底。但是她并不在乎,她在乎的是盛重的想法。来到南汉的路上,她的心里一遍遍祈祷,她希望一切还是原样,准确来说她还是寄希望于爱情,她觉得盛重可以看在二人情分上既往不咎,仍旧待她诚真

734次点击 更新:2021-01-05 21:00:47

免费阅读
零雨其蒙蒙火爆创作《爱犹不及》由零雨其蒙蒙撰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创作,主人翁玉秋,王妃,情节精彩纷呈,非常不容错过。精彩情节试读:阿南则的名声一下子跌落谷底。但是她并不在乎,她在乎的是盛重的想法。来到南汉的路上,她的心里一遍遍祈祷,她希望一切还是原样,准确来说她还是寄希望于爱情,她觉得盛重可以看在二人情分上既往不咎,仍旧待她诚真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阿南则的名声一下子跌落谷底。

但是她并不在乎,她在乎的是盛重的想法。来到南汉的路上,她的心里一遍遍祈祷,她希望一切还是原样,准确来说她还是寄希望于爱情,她觉得盛重可以看在二人情分上既往不咎,仍旧待她诚真,但是她错了,结果并不是想象中的这么好。

玉秋作为阿南则的亲侍一同陪嫁到南汉,段珀本也打算主动请命随同,然苗王宣旨,命段珀自此任命公主亲卫,正好合了段珀的心意。身为亲卫,就是公主有任何三长两短,便要以死谢罪,终身听命于主人(俗尘死士)。段珀倒也不在意,就是换个主人罢了,只要还能和玉秋在一起,一切都还不算糟糕。临行前,段珀都是在外打点,宫里一直都是段珀在负责,离开后该如何运行还是要多需操心。回到府里已经入夜,到了门口,管家说宫里的玉秋姑姑来了,本已经筋疲力尽,可是听到这里,甩下手里的风衣和剑到管家处就往卧室冲去。

来到门口,他刹住脚,摩拳擦掌,整理好衣装,轻轻叩了叩门,发现门并没有关紧,一下就大开,看着玉秋就坐在那处微弱的蜡烛烛光之下,听到动静后,蓦地转过头来看着段珀。

段珀走进来,和她一块坐在桌旁,两人沉默一阵子,段珀决定还是起身,到柜橱里拿出一支蜡烛来,正要点上,玉秋却拦住,段珀看着扑闪不明的眼眸里的神情,心里仿佛已经洞悉了一切。

”点一根吧,伤眼睛。“

”不用了,我说几句话就走,别点了,浪费……“

话未尽,段珀的唇凑了上来,将玉秋的舌头抵得死死的,继而蛮横的钻进她的小嘴,竭力地吸取占有她的愉悦。玉秋并没有躲避,相反,她很配合,一直温柔的回应。

段珀像是得到了鼓励,他的手从握住玉秋的脸逐渐下滑,触摸到玉秋的胸口,玉秋浑身颤抖了一下,立马清醒过来,从他的禁锢里脱离。

段珀愣在那里,看着被拒绝的自己,冷笑一声,”你到底要跟着阿南则到什么时候,你都已经二十五岁了,她凭什么一直抓着你不放?“

”段珀!你不能这么说公主……你,可以不用等我,不必为我浪费青春。“

玉秋有些生气的别过头去不看他。

”是吗?可是你又哪里放得下我?不然你何必亲自来府上为我收拾行礼?“

段珀指着方才一进来就已经注意到了的打包好的行礼,心里还没高兴热乎,这下就被玉秋接下来的话给浇湿了一半。

”听闻陛下让您陪公主一同远嫁,你白日没有时间,我……算了,当我多事了,告辞。“

她眼神扑闪几下,觉得躲不过去,连忙要逃,可是被段珀一下子拦住。

”你跟着阿南则,到底为了什么?“

玉秋脑子里突然响起了一些回响在耳边的话,跟着她……跟着她……那是老王妃的嘱托,也没什么,就是这些年,她离不开玉秋,而玉秋也离不开她了。玉秋笑了一下,抬起头回答,”直到公主寿终正寝,否则我离不开她,我只想让你知道,如果你心里还有我,如果你心里还有大王,保护公主就是你的命,假如我的如果全部被推翻……呵,那就当玉秋多管闲事来了。“

段珀愣住了,玉秋冲破他的拦阻,扬长而去。

由于是苗疆公主的尊贵身份,南汉人再怎么对她的言行不齿,还是要以礼相待。玉秋和段珀护送阿南则到了王府门口,敲敲打打,张灯结彩,好不热闹。

阿南则充满期待的坐在花轿里,等待盛重来掀开自己的红盖头,等他身穿红喜服,风度翩翩的走过来。

等了许久,无论是送嫁的苗人,还是围观的汉人看客,皆是议论纷纷,说什么阿南则心里大抵是知道的。

终于,赵王府的大门大开,自府里受众丫鬟将士拥护之下,走出一位穿戴珠光宝气的少妇,标致的汉人美女,不过这些沉重的珠宝倒是将妇人累赘的俗气了。

四处的百姓和王府亲卫见到妇人,立即下跪,口中这样道,”拜见王妃娘娘。“

这样一句话倒是狠狠触动了阿南则的心,她蓦地抬起方才沉寂无波的脸,隔着面前遮挡的红色盖头,隐约见到朗姿形态,她一副得意模样,但总体上还是大度贤惠的。

”大家都快些起身吧,今天王爷大喜,在场都有赏钱,多喜,快些发下去。“

”是,王妃娘娘。“

多喜趾高气扬的从阿南则的轿边走过,很明显,朗姿一开始就摆出一副主母的样子,来给阿南则一个下马威,因为平日里王府都是朗姿一个人在操劳,而朗姿为人又讨喜乖巧,自然收人爱戴。

”公主殿下,妾身奉王爷之命恭迎殿下,因为王爷在宫里有事走不开所以只能怠慢公主了。快来人,背公主去喜堂。“

朗姿招呼手下几个大汉上去接阿南则,然还未走近阿南则的轿子三步,就让段珀一一撂倒在地,见众大汉纷纷疼在地上哀嚎,朗姿吓白了脸,多喜忙赶过来指着段珀的鼻子训斥,”大胆狂徒,王妃娘娘面前也敢放肆,你……“

一句话还没说完,段珀就已经从剑鞘里抽出剑架在了多喜得脖子上,段珀本来就长的凶了些稍微一瞪眼,就吓得多喜求饶,但是已经口齿不清。

”王妃娘娘?呵……“

这样不屑得一声冷笑,众人都将目光投放到了阿南则这里,朗姿尤其警觉,看着向自己请求的多喜,一动不动的看着阿南则在玉秋的搀扶下从花轿下走出来,窈窕的身段,清冷如歌的声音,即使遮掩了面目,也可以断定美人无疑。她走近到多喜面前,伸出鲜嫩竹笋一样色泽的指尖,轻轻划了一下多喜颤抖不止的耳下,这一下子,多喜颤栗的一抖,什么表情都忘了,”你说王妃娘娘?那么……你是在我的面前造次吗?“阿南则本还阴柔的伏在她的颈窝边玩味盘旋,突然一下,她抽离出来,狠狠给了多喜一个耳光,扇得多喜脑袋发昏,倒坐在地上捂着脸委屈抽泣。

玉秋见着,心里也是可怜这个不知所谓的丫头了。她了解阿南则,逼她越紧,她便逆反的越厉害,这也就是苗王为什么对阿南则的决议从无二意的原因,因为但凡是阿南则决定的,即使错了,也要漂亮做完。

阿南则回过头,看着已经面带愠色的朗姿,嘴角勾出一抹笑意,道,”王妃莫计较,我们苗人不知道什么礼仪,只知道喧宾夺主颇惹人嫌的道理,今天既然是阿南则的大喜之日,王爷不在府里,但我阿南则还是有手有脚,自己走进去,足够了,倒是王妃要让让,阿南则嫁妆多,怕不够道。“

此话一出,旁人谁还敢多言,朗姿模样已经很是难堪,可是顾及盛重的颜面,终还是忍了。到底是苗疆公主,苗王捧在手心里的人物,为了夫君的利益,一口气还是咽了下去。

接下来的事情,让阿南则自己都觉得荒谬,她竟然和一只大公鸡拜了天地,只身守在婚房,看玉秋将案上的红烛灯芯剪了又剪,直到后来,竟然又重新顶了一只红烛燃烧。

”公主,早些休息吧,您还怀着小殿下呢。“

阿南则不说话,眼底结了一层霜,冷的瘆人。

玉秋知道阿南则的心里不好受,她这样一个要强的人,怎么受得了着接二连三的祸事,姐妹离心,清白不再,谣言加身,如今嫁入南汉方才知道自己竟然要和另一个女人共侍一夫(苗疆习俗是一生只能一位配偶),新婚之夜独守空房,这般凄凉。

桩桩件件都像是一个个狠毒的耳光,扇在自己的脸上,再没有脸面对自己,逐渐的连自己都配不上自己。她突然想起来父王的话:她的善良,只能用在苗疆。外面的世界,全都是算计,被最爱的人算计。

“玉秋,去焚些艾草吧,我想睡了。”

精彩评论

说实话,开始阅读的时候,真有点看不下去,因为本身对克苏鲁的设定不太熟悉,加之作者(零雨其蒙蒙)又添加了一些新设定和名词:“迷道”“天玛斯”“铸骨者”等等很影响阅读的顺畅感,本身小说《爱犹不及》开始主角(玉秋,王妃)和女主的性格也令人感到比较纠结和神经质,让我差点错过了这本好书。但是耐心往下看之后,却意外地觉得很带感。随着情节的推进,一副恢弘的奇幻画卷徐徐在我眼中展开,不管是主角(玉秋,王妃)甚至是某些短暂出场几章就去世的配角,都令人印象深刻。当然问题也有,作者(零雨其蒙蒙)很多描写过于琐碎,而且完全没有必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