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滟潋》滟潋的读音是什么 精彩阅读 滟潋忠犬攻

滟潋

《滟潋》

筁篁箫笙 著

已完结 玄幻言情 帝尊,银笙 阅文集团

独家创作《滟潋》是筁篁箫笙所编写的一本玄幻言情类型的作品,本新书的主要人物帝尊,银笙,主要章节节选:日及到虚庭峰时,内心有些揣揣不安,倒不是担心帝尊降罚,算算时日,帝尊现在恐怕不在竹蘭殿,至于在哪?慢慢找!只要在虚庭峰,总能找到,或许?混沌初始,凡人的命格就归仙官们管着,仙的命格归天管着,日及觉得自

935次点击 更新:2020-12-21 17:14:37

免费阅读
独家创作《滟潋》是筁篁箫笙所编写的一本玄幻言情类型的作品,本新书的主要人物帝尊,银笙,主要章节节选:日及到虚庭峰时,内心有些揣揣不安,倒不是担心帝尊降罚,算算时日,帝尊现在恐怕不在竹蘭殿,至于在哪?慢慢找!只要在虚庭峰,总能找到,或许?混沌初始,凡人的命格就归仙官们管着,仙的命格归天管着,日及觉得自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日及到虚庭峰时,内心有些揣揣不安,倒不是担心帝尊降罚,算算时日,帝尊现在恐怕不在竹蘭殿,至于在哪?慢慢找!只要在虚庭峰,总能找到,或许?

混沌初始,凡人的命格就归仙官们管着,仙的命格归天管着,日及觉得自己的命格是天开的个玩笑,不偏不倚捞了个实在的劳苦命,刚回来,屁股都来不及坐下,就又得匆匆寻帝尊去,他觉得自己很累,不是身体上的。

日及把一殿五阁七院翻了个遍,甚至药轩都没放过,可偏就寻不到帝尊,这次该不是钻地底下去了吧!想到以往经历,越想越是觉得太有可能了,日及赶紧的念了串咒语,唤来地神询问一番,未果。

不怕,帝尊只要还在七峰,总能找到,或许吧,日及如是安慰自己。心里却觉得万般不对,怎么感觉哪里怪怪的,莫不是忘记了什么?正在他冥思苦想之际,青渊阁处传来不大却也不小的响动。

“……放手!”这是女子急吼吼的声音。

回应她的只有粗重的喘息,以及坚硬如钢铁的实拳。

“嘶!”这是女子单手捂着肚子的抽气声。

但见那实拳化掌,不留余地向前击去。

“噗……咳,咳,咳!”这是女子双手捂着肚子的吐血声。

掌又变钩,直逼女子脖颈而去。

“孽畜,这是对本仙娥的脖子情有独钟了?”这是女子闪身,很是气急的声音。

尽管如此,女子也丝毫没有退却之意,反而越战越勇,每次被击退后,又发起比前一轮还要迅猛的攻击,接着再被击退,再攻击,击退,攻击……

整个过程女子均未还上一招半式,而男人虽显狼狈,却是单方面对女子花式吊打,只是观其力道,男人似乎在极力忍着某种不适,才叫女子在打斗过程中受了许多皮肉之苦,却没有性命之忧。

日及几乎翻遍了虚庭峰的大小角落,毫无头绪之际,正要飞向其它峰去找。

所幸,不远不近的,一道极为尖锐的女子惨叫传来,激得他抖了几抖,接着就是大惊,脑子里第一个念头陡然冒出:‘哪儿来的妖女?’

第二个念头紧接而来:‘帝尊这次是饥……’还未想完又紧紧压住,简直要命。

他这才想起,刚刚的怪异感是怎么回事,原来缺了青渊阁处没去查看,即便问了地神,也总觉得自己漏了哪儿,却怎么也想不起竟是青渊阁。

那处地极偏,在药轩的尽头,又从未住过人,大家没事也不会无端去,只天兕偶尔的去洒扫,久而久之,就真给那处地忘了,不及他细细想,又是一道声音传来,这一次声音更大,更凄惨了。

半个时辰后,破败的茅屋前。

日及急急停住脚,呆愣的看着眼前一幕,脑海中是一连串的反问,设问,疑问,虚庭峰出现个女子很怪异吗?这个女子胆子大得能捅天很奇怪吗?她不断攻击帝尊找死很稀奇吗?

没看到帝尊他老人家躺地上的吗?没看到,从来形容一丝不苟的帝尊衣衫不整,呸,衣衫凌乱吗?没看到帝尊此刻气急败坏的样子吗?谁还有空去管那个莫名其妙的妖女?

日及被眼前的画面刺激得全身僵硬,目光呆滞,样子很茫然,谁能告诉我,帝尊他这次入的是什么魔怔?

没有人回他,有的只是眼前女子展开的新一轮攻击。

日及咽了咽并不存在的口水,反倒察觉自己喉咙干涩得厉害,他好不容易缓过神来,见那女子作死的又向帝尊扑去,觉得自己不得不管了,化出凤离剑,一道剑气又稳又快的朝着女子劈去。

但见女子极灵活的躲开,身后茅屋终是承受不住,轰隆一声崩然倒塌,日及心想,一劈不成,再来一劈。

狠厉的剑气挟裹着疾风,生生让那女子转了方向,砸在俨然已成为废墟的茅草屋上。见女子就那么大剌剌的趴着,日及想,多半不是昏迷就是死了。

没有去管那女子是何状况,闪身来到那名躺在地上,模样极其痛苦的男子近旁,用灵力查探一番,面色倏然绷紧,帝尊怎的还中毒了?且还是这般难以启齿,上不了台面的毒。

日及再没有过多的想象与猜测,亦没有多余的动作,扶起离长昔快步向竹蘭殿走去,路过药轩,突然就想把它也给劈了,但到底理智压过了心头的怒火。

帝尊需要它们……

再说这边如一团破布的银笙,她就这么趴着,丝毫不觉得那些碎木屑戳在身上硌得慌,她就想这样趴着,心里比较踏实。

银笙姿势都不换一下,就这么睁着那双不算太大的圆眼,趴在木头上,看着常年躲在犄落里的虫子,因为栖身之所被毁,慌慌张张的爬来爬去,遇到黑暗或者有缝的地方钻进去又不动了,许是认为找到了新的居所。

银笙看着虫子,无声叹口气,安于现状也未必是好事,总有飞来横……还未经想完,那些虫子的新处所就塌了,接着便又是一阵的慌慌张张,果然,尽管安于一隅,有些劫也是躲不掉的。

想到自己同样没招谁惹谁,好不容易那孽畜晕着,只待自己手起药落,便可万事大吉。没成想他喝了那几口药汁,就几息的当口醒来,对着自己离他最近的左手腕就是一个翻折,现在耳边都还有骨头断裂的咔嗞声。

这都没什么,耗耗也就过去了,看那男人的样子也撑不了多久了。

可是之后又来了只孽畜,见他没有什么动作,以为他就只是个路过的,见他杵在那半天,想是觉得这边动手的两人有些稀奇。

直到他那一道剑气劈过来,她算是明白了,这孽畜一直杵在那,是在选角度呢,就怕给劈歪了么?

银笙觉得自己很累,哪哪都累,不仅累,还疼得厉害,她干脆就着碎木屑趴着休息,想着片刻后起来再战过,骨子里的那股倔强是容不得自己有半分胆怯的。

可是,等了半天,也没等到那孽畜的第三道剑气劈来,也听不到地上那男子的嘶吼,到是一阵接一阵的冷风,从破开的衣服口不要命的灌进来,惹得银笙好一阵瑟缩。

那两只孽畜大抵以为自己入了鬼录,就没管,才让自己终于给捡回一条命了吗?

“入了夜的天可真冷!”银笙慢吞吞爬起来,拢了拢已经坏得不成样子的衣袍,语气满是惋惜,“这可是帝尊送我的第一件衣物,自己都舍不得换的。”

抬首看着已经不能住人的小屋子,又瞅瞅旁边的大屋子,想起天兕白日里的话,银笙笑了笑。

转头就把身上的衣衫扯得更烂,然后耷拉起肩膀,哭丧着个脸,魂似的飘向幻脩阁,天兕说了,‘可去日及神君处避难’。

天越发的冷了,银笙打了个寒噤,忙加快步伐!

竹蘭殿此时的气氛很凝重,在回来的路上,日及顺手摘了几株药草,把帝尊的毒给解了,这毒解了应当是好事,可偏偏这时候帝尊‘醒了’,晦涩莫名的看着日及手中的那几株残余的药草。

沉着嗓音,语气带着羞恼,却是寒意逼人:“这次是谁?”

日及敛着神色道:“一个妖女,方才已被属下斩杀!”

玄清尊似是想到什么,脸色比之刚才又难看了几分,“被你……杀了?”

日及见帝尊闻妖女被杀,脸色比之刚才更加沉郁,突然就有点拿捏不准了。

帝尊一向不喜女子,而那妖女更是犯上作乱,就这么杀了她已经很仁慈了,帝尊这副随时要杀了自己的模样,看得日及的心紧紧凛起。

就在日及各种想象和猜测,做好赴死的准备下,就听得帝尊犹如天籁的声音传来:“你可是在青渊阁发现的本尊?”

日及屏了思绪,快速答道:“是!”

“为何回来得这般晚?”

日及忙单膝跪地,有些骇然道:“返回途中,遇事……耽搁了。”

玄清尊静静的看着日及,无端让日及背后冒出一层冷汗,他语气阴寒至极的反问道:“遇事耽搁?”

日及不敢有所隐瞒,忙合盘托出:“道行天尊弟子之子未卫,把娑祢渊养着的那只虚耗兽放了出来,虚耗兽未经驯化,尚有几分野性,其趁未卫不备,逃入下界,附身凡人,扰了几个凡人的气运,属下路过,就,就多手管了这份闲事。”

玄清尊冷呵,目光幽幽道,“你倒是古道热肠,是很闲么?”

日及把头埋得更低:“原是一个小忙,属下顺手帮了也就回来了,可是道行天尊非得请属下去坐坐,又以报恩相邀,属下推辞不过,就去小坐了会。”

玄清尊听罢,语气仍是不愉:“这便你回来晚的原因?”

“属下心想,道行天尊好歹是排得上号的神仙,他如今欠了属下这份恩情,日后说不定,说不定对帝尊有用。”

“本尊何曾需要过旁人的恩情相助,自作主张!”

“是,属下自愿领罚!”

玄清尊闭着眼,伸手捏了捏眉心,似是对自己此番情绪有些不满,对着日及呵道:“下去。”

日及了解帝尊的脾气,他说下去,就没有暗含任何意思,下去就是下去,做下属的照着办,没错。

想罢,执了个礼,照例退下。

幻脩阁处。

银笙看着紧闭的幻脩阁大门,抬手大力敲了敲,半晌也没个动静,想着日及神君一时半会怕是回不来,故拾裙,坐在台阶上,让整个身子靠着门,因着冷,又把自己团吧团吧,蜷缩成一小团。

银笙圆眼睁得老大,等了半晌,还未见到日及神君身影,继续团吧自己,继续等。

夜已经很深了,银笙的头开始一点一点的,歪过去,咂咂嘴,又歪过来,如此反复,闭着眼睡得认真。

日及寅时回来,看到的便是一浑身脏兮兮,衣服破得不像样,头发乱糟糟的女人,疯婆子样的坐在自己门前,睡得口水直流,然,又被吸溜一声,吸进嘴里。

日及恶寒,蹙着眉上前,伸脚颠了颠躺在自己门口的疯婆子,不禁感叹,自己离开不过几日,这什么样的女的都跑虚庭峰来了,天兕那家伙在水云间把骨头给呆散了?怎么都不管管?

“诶,诶,醒醒,醒一醒,你这疯婆子滚回自己的窝去,”日及语气不耐且嫌弃,这疯婆子周身仙气缭绕,怎么着也是一散仙,在下界好歹也倍受尊崇,这般落魄样的睡在别人家门口,她当自己乞丐要饭呢?

日及想着,脚下又用了几分力,只听“砰砰”的声响传来,好像一不留神,力使得重了些。

银笙被吵醒,且是疼醒的那种,眯了眯眼,有些睡眼惺忪的逆光看向面前的男子,结果被光反刺,双眼不适的闭了闭,反手撑着台阶慢慢起身,打了个冗长的哈欠,又伸了个懒腰,眼眸含水的看向对自己恶声恶语,脚不留情,把自己吵醒的男人。

然而却在下一刻,瞌睡瞬间清醒,脸上的散懒消失不见,双手做防御状,哑着声音道:“是你这只孽畜,你还想干什么?”

孽畜?天上地下的神仙有几个敢这么叫自己的?日及怀疑自己幻听,不确定的又问了一遍:“孽畜?是在说我吗?”

银笙看着对方不可置信的俊脸,没有回答,双手防御不减,抬起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脚踹向男人的屁股,使得对方有片刻的愣忡。

银笙踹了孽畜一脚,心颤巍巍的,逃也似的转身跑了,跑得很快,中途还被凸起的石头绊了一个趔趄,堪堪稳住身体,又继续没命的跑,一溜烟就没影了,留下一脸茫然,愤恨的日及。

反观日及,屁股被踹一个大脚印子。脸色顿时由红转紫,由紫转黑,色彩纷呈,好不精彩,还不待他作何反应,却见那罪魁祸首已经寻不到影了。

多久了?有多久自己没被这么侮辱过了,这该死的女人。

他终于想起这是谁了,难怪刚才一直觉得眼熟,原是昨晚一直在作死的妖女,昨晚被凤离伤到竟没死成?当时应该再补一剑的,今日她是瞅着机会来报仇来了,还乔装打扮成那副衰样。

银笙跑回青渊阁,站在茅屋废墟前,突然双手握拳上下对碰了下,脑中微光闪过,对啊!我怎么又跑回来了,仅剩的一件衣裙,就穿在身上,现在保命要紧,还换什么换。如斯一想,转身又向着竹蘭殿跑去……

精彩评论

说实话,开始阅读的时候,真有点看不下去,因为本身对克苏鲁的设定不太熟悉,加之作者(筁篁箫笙)又添加了一些新设定和名词:“迷道”“天玛斯”“铸骨者”等等很影响阅读的顺畅感,本身小说《滟潋》开始主角(帝尊,银笙)和女主的性格也令人感到比较纠结和神经质,让我差点错过了这本好书。但是耐心往下看之后,却意外地觉得很带感。随着情节的推进,一副恢弘的奇幻画卷徐徐在我眼中展开,不管是主角(帝尊,银笙)甚至是某些短暂出场几章就去世的配角,都令人印象深刻。当然问题也有,作者(筁篁箫笙)很多描写过于琐碎,而且完全没有必要让一些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