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宠妻来袭:老婆,别跑!》甜妻来袭老婆上个位吧 GL 宠妻来袭:老婆,别跑!BI

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润敏敏 著

连载中 现代言情 安诺,宁少淮 阅文集团

润敏敏火爆作品《宠妻来袭:老婆,别跑!》由润敏敏执笔的现代言情风格的佳作,主要人物安诺,宁少淮,剧情引人入胜,非常值得加入书单。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去哪儿?又忘了身份了?”墨竞尧大手一伸,就把她给拎到了胸前。“喂,玩够没有?”安诺气冲冲地吼他,玻璃窗外人影一顿,门又被推开了一条窄缝,一个黑衣男人从外往里窥探着。“嗯,没有。”墨竞尧狭长的凤眼一眯

403次点击 更新:2020-11-16 08:17:06

免费阅读
润敏敏火爆作品《宠妻来袭:老婆,别跑!》由润敏敏执笔的现代言情风格的佳作,主要人物安诺,宁少淮,剧情引人入胜,非常值得加入书单。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去哪儿?又忘了身份了?”墨竞尧大手一伸,就把她给拎到了胸前。“喂,玩够没有?”安诺气冲冲地吼他,玻璃窗外人影一顿,门又被推开了一条窄缝,一个黑衣男人从外往里窥探着。“嗯,没有。”墨竞尧狭长的凤眼一眯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去哪儿?又忘了身份了?”

墨竞尧大手一伸,就把她给拎到了胸前。

“喂,玩够没有?”

安诺气冲冲地吼他,玻璃窗外人影一顿,门又被推开了一条窄缝,一个黑衣男人从外往里窥探着。

“嗯,没有。”

墨竞尧狭长的凤眼一眯,唇角微微抿起,大手捉住她一缕长发,用力往她脸上一甩。

“墨总,出来谈谈。”

宁少淮在外面咚咚敲门,敲得急促,墨竞尧瞟了一眼门口的身影,突然弯腰抱起了安诺,然后用脚尖勾开了病房的门。

“你们去哪里?”

许欢颜惊讶地看着墨竞尧。

“去吃饭。”

墨竞尧斜斜看了她一眼,完全忽视宁少淮的存在,宁少淮忍住气拦在了他面前,低声说道:

“你放她下来……我们先谈公司的事。”

“宁总,我现在休病假,而且公司没有这样没人性吧,不让我吃饭?”

墨竞尧懒洋洋地说了一句,绕开他,走向了电梯,已经有人按下了电梯,恭敬地用手拦着电梯门,请他进去。从他身边走过时,安诺闻到了他身上陌生的木槿的香,这是她自己不舍得,也要买给他的昂贵品牌洗衣液的味道。

“算了,他就是这个脾气。”

许欢颜挽住了宁少淮的手臂,中分的长发,细软的发丝被风拂起来。她被封为隋城第一美人,广告界第一宠儿,混血让她的脸部轮廊看上去充满了异国的风情,尤其是一双刻意描画的大眼睛,长长的羽睫每眨一下,都像是丛林里漂亮的蝴蝶在展开媚人的翅。

她微扬了下巴,带着几分不屑的表情,看着趴在墨竞尧肩头的安诺,她堆在头上乌糟的头发,赤着的双足,还有那双灵动倔强的双眼……许欢颜心里突然就有些不舒服,这女孩不施粉黛却拥有吹弹可破的滑|嫩肌肤,还有花瓣一样红润的唇。

安诺正懊恼着自己模样狼狈、形象不佳、在前情敌面前败得一塌涂地时,突然,她可怜脑袋被重物一夹,猛地痛起来,原来是他进去之后转身,那倒霉的门正好关上了。

“啊……”

她抬手捂住了脑袋,恼火地骂他:

“你妹啊,让我下来。”

“真没礼貌!”

墨竞尧摇头,把她放下来,却又立刻伸手捧住了她的脸,掀开乱糟糟的头发,头皮都红了。

“痛啊!”

她懊恼地推开他的手。

“真没用,这样也喊痛!”

他嘲笑着她,伸手就往她的乱发上揉起来。

“让你夹一下看看!”

安诺的头往后仰头,躲开他的魔爪。

“晚上让你夹。”

他俯身,表情语气都邪|恶得让安诺想掐死他!这句话声音并不小,而且十足像调|情,宁少淮和许欢颜都听到了,宁少淮面无表情,用力地就按下了关门键。电梯嗖嗖往下窜,两对男女各怀心思,气氛诡异得要命。

“东区旅游度假村的投资计划我看过了,我想我们得重新讨论合同细节。”

宁少淮率先打破了沉默,转身看向墨竞尧,墨竞尧却只笑笑,不以为然地说道:

“宁总走马上任要点三把火了?这个合同我已经和对方谈了一个多月,我不认为还有再谈的必要。另外,既然你进了公司,就请你尽快熟悉我的做事风格,我做事不允许任何人插手多嘴。”

气氛僵住,不可否认墨竞尧的气场太强,无形中压倒了宁少淮的气势,他脸色难看地别过脸去,目光滑过安诺的时候,分明是带了怒意的。

关她什么事?安诺只觉得自己又在发烧了,被这三个人夹在中间,她如同被烈火炙烤。

“宝贝,走了。”

电梯停了,墨竞尧大手伸来,一拉安诺的小手。电梯外,已经有人拎着大袋小袋守候,精致的袋子上印着安诺最爱趴在橱窗上看,却舍不得买的某品牌的logo。

“乖宝贝,去换上,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墨竞尧把袋子接过来,一股脑儿地塞进她的怀里,然后推着她去一边的卫生间。安诺脑子里懵懵的,直到身后的门关上,她才清醒一点,可以逃了!

她把袋子丢开,想了想,又拿出那装鞋的盒子,总不能光着脚跑。米色,平底,软皮,非常合脚,你别说,这个男人眼睛真的太毒了!安诺手很贱地又翻开了其他的袋子,连内衣尺寸都刚刚好,好吧,她没穿内衣,她也需要这个!

“喂,这是女厕!”

突然,有女人在外面怒声尖叫,她推开了格间的门一看,宁少淮进来了!

“安诺,你出来。”

宁少淮瞟了一眼她半敞的衣襟,目光立刻往她饱满的胸部看去,这丰|满他之前都没被允许碰过,居然――被墨竞尧给碰了!

“看什么!”

安诺心里憋着气,终于肯见她了?见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他忍不住了?她一面扣着扣子,一面抬了下巴,挑衅地瞪着他。

“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他不适合你!”

宁少淮收回了目光,别开了脸低声声说道。

“你怎么知道不适合,他适合得很!年轻多金又喜欢我。”

安诺赌气说道,他不适合,难道你适合?是你背叛了我啊!

“他根本就是玩弄你!难道你就这么傻,看不出来?”

宁少淮脱口便说道。

“我本来就是天下最大的傻瓜,你一面说爱我,一面和人家订婚,最后一刻才来告诉我!”

安诺的气一下就冲到了脑门,一声尖叫,几乎刺破自己的耳膜!卫生间里的女人都因为他的到来退出去了,现在这里除了安诺急促的呼吸声,什么都听不到。

“对不起!”

好一会儿,宁少淮才小声说道。

“我不要你说对不起,你很对得起我!”

安诺自嘲地笑起来,说什么天长地久,真假!其实她一直在悄悄地存嫁妆,不让宁家看不起她。她想见他,只要亲口问他一句,为什么?

“诺诺。”

宁少淮看着她恼恨的眼神,忍不住伸手就抱住了她。

他的怀抱,安诺靠过两年!安诺吸了吸鼻子,眼睛酸酸的,可是没能掉下泪来,因为门被“砰”地一声大力推开了。

“出来。”

墨竞尧在外面冲安诺勾手指,眼梢眉间全是不屑的神情。

“干吗?”

安诺恼火极了,她刚逮着这机会,可以问他为什么要分手,可以问他要不要复合――她爱着宁少淮,她确定以及肯定她想和宁少淮在一起。

“出来!”

墨竞尧长腿迈过来,直接拎住了她的衣领,把她从宁少淮怀里给揪了出来。

“墨竞尧,你要干什么?”

宁少淮要动手把她夺回来时,许欢颜的高跟鞋声清脆地到了门口,看着女卫生间里二男争女的法码,顿时变了脸色,冰凉的眼神直刺向安诺。

“你敢动粗……啊……”

此时安诺被他揪着衣领,脖子被勒得快断了气,墨竞尧却冷冷嘲讽着回道:

“你敢勾三搭四……”

“你这个……”

安诺被他揪了出去,一路拉扯着,引来目光无数,她都不知道自己撞了什么邪,这个男人居然缠上了她!

“神经病,疯子!”

安诺被他塞上了侯在外面的黑色宾利越野,双脚拼命蹬着,要逃出车外。

“你要不要脸,人家又不要你!”

墨竞尧的大手摁在她的额上,就往后那么一推,她就躺在了后座上,倒下的那一刻,她看到了宁少淮轻扶着许欢颜的腰,从医院大门走出来。

“勾三搭四也要有本事!”

墨竞尧又添了一句,可是安诺没力气和他斗嘴了,她瞪着圆圆的眼睛看着车顶,脑子里全是刚刚宁少淮对许欢颜温柔款款的样子,良久,她才轻轻地说道:

“你懂个屁!”

他怎么会知道呢,安诺没有家,没有父母,只有一个给她钱却从不出现的叔叔,上大学之前,她还有个保姆在家里给她做饭洗衣照顾生活,到隋城来上大学之后,她就变成了孑然一身。那个大年夜,她坐在风雪飘摇的秋千上,呆呆地看着万千灯火的世界……她已经太久不知道团圆是什么味道了,她如同孤魂野鬼一般,顶着克死父母的罪过,品尝着孤独的滋味。

是宁少淮,他穿过风雪而来,走到她的面前告诉她:他是学校里的研究生,即将毕业,而且――他是专程来看她的!他说在新生入学那天他就被她吸引了,他说她就像阳光一样温暖,他说她漂亮动人让他心醉――后来,他又对她说了那么多那么多好听的话,做了那么多那么多他为她做的感动她的事,两个人一起度过那么多那么多相伴的时光……居然就这样灰飞烟灭了?

狗|屁,怎么可能这样毫无征兆?

她拉起了自己的长发盖住自己的脸,她想,不如变成贞子去吓死许欢颜吧,这样她就能重新得到宁少淮了。

车里安安静静的,她就这样安静地躺在车里,她没力气去挣扎了,宁少淮抱过了她,可还是去搂住了许欢颜的腰,她的所谓阳光在妩媚的许欢颜面前,是那样不堪一击,她甚至觉得自己现在就像一根可怜狗尾巴草……

“死了?”

精彩评论

血红碧连天无色,邪风忽起陌路隔。天涯浪子无出处,一曲漂泊始踏歌。记得当年还收藏了一套《宠妻来袭:老婆,别跑!》的正版书。这本小说以后,感觉(润敏敏)就慢慢在走下坡路了,有点怀念当年那个号称年薪百万的网络写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