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报告总裁:你的挚爱刚离婚》章节 GC 报告总裁:你的挚爱刚离婚章节目录

报告总裁:你的挚爱刚离婚

《报告总裁:你的挚爱刚离婚》

飞云冉冉 著

已完结 现代言情 闫祯,朱夫人 互联网

此次给书迷们介绍飞云冉冉笔下的现代言情网络小说《报告总裁:你的挚爱刚离婚》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闫祯,朱夫人两位光环人物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情节呢,让我们一起追书吧!车门砰地一声响,我尴尬地看着外头围着的保镖的后脑勺,僵硬地拿起了漂亮的礼服。我虽做了豪门少奶奶,可是对这些名牌的却贫瘠地很,只觉得上面的logo有点面熟。我有些气闷地看着闫祯的手背。“你……你的手给我

207次点击 更新:2020-11-07 12:10:30

免费阅读
此次给书迷们介绍飞云冉冉笔下的现代言情网络小说《报告总裁:你的挚爱刚离婚》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闫祯,朱夫人两位光环人物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情节呢,让我们一起追书吧!车门砰地一声响,我尴尬地看着外头围着的保镖的后脑勺,僵硬地拿起了漂亮的礼服。我虽做了豪门少奶奶,可是对这些名牌的却贫瘠地很,只觉得上面的logo有点面熟。我有些气闷地看着闫祯的手背。“你……你的手给我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车门砰地一声响,我尴尬地看着外头围着的保镖的后脑勺,僵硬地拿起了漂亮的礼服。

我虽做了豪门少奶奶,可是对这些名牌的却贫瘠地很,只觉得上面的logo有点面熟。

我有些气闷地看着闫祯的手背。

“你……你的手给我看看。”

这车门上的玻璃是特制的,他徒手打碎,当真是凶猛简直凶残。

闫祯斜睨了我一眼,我以为他会冷嘲热讽我一回,却见他伸出手来,手背上肿了一些,好在没有出血。

我长舒了一口气,良久才憋出了一句。

“对不起。”

“我没死,不需要听这句话。”

大boss,能不能按照套路来……

我被他狠狠一噎,见他还不出去,便有些着急。

“你不是让我换衣服吗?”

“嗯。”

嗯是什么意思?

给了这么一个高贵冷艳的字不知道出去吗?

我一阵气绝,道:“你不去吗?”

“嗯。”

我嗯你大爷。

他闭上了眼睛靠在了驾驶座上,道:“我给你十分钟把衣服换好。”

我咬紧牙关,心里把他怒骂了 三十遍,最后还是认命地在车厢里换衣服。

这是一件深V的冰蓝色礼服, 剪裁独特流畅,这一穿上,竟有一层水光一般的错觉,穿上这件衣服,怕会被认为是美人鱼上岸,出水芙蓉引人犯罪啊。

我拉 了一下拉链, 半天都没有够到底, 只能窘迫地看了闫祯一眼又一眼,却没有胆量让他帮忙。

月光打在他浑然而成的俊美 脸庞上,他的五官冷硬而深邃, 闭上眼睛的时候安静无害,黑色的西装半开,露出了里头深蓝色的 衬衫底子。

许是刚才与她的一番挣扎,衬衫开了两道口子,露出了蜜色而健壮的胸膛。

见他挣开双眼,我顿了下,迅速地转开了视线。

“穿好了吗?”

我摇了摇头,手用力地在后背抓着,他眯起了眼看我,道:“转过来。”

我浑身一僵,忙讪笑道:“我自己可以的。”

“啊……”

被他突然一扯,我躲闪不及,顺势就趴在了他的腿上。

只听得身后哗啦一声,链子拉上了。

我急忙从他身上起来,打开车门就直直地站在车外。

闫祯一步跨了下来,那些保镖朝着闫祯低了一下头,就迅速撤离。

“走吧。”

走什么走……

一抬头就看着那门口站满了人,一个个都好奇地盯着我看。

我心里头无数只CNM 崩腾而过。

这些人是什么时候在这的?

“那个女人是谁?你刚刚看到了吗?她和闫少在车子里头呆了有十分钟,那些保镖还根本不让我们靠近。”

“好一张狐狸精的脸,不会是闫少的新欢吧?”

“呵呵,我可从没有听说过闫少有什么旧爱,你就给我出新欢这个词了,要说咱们c省谁最守身如玉,闫少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我跟着闫祯一步一步地走到了众人面前,听得一声声倒吸声,而闫祯则是朝众人点了一下头,就走了进去。

至此,我终于明白,加班是什么意思了。

大厅是巴洛克风格,悦耳的音乐响起,人们穿着优雅互相举杯浅饮。

我的目光掠过了那与众多名媛夫人浅笑畅谈的于佩珊,听着有些不明是非的人喊她姜太太。

想来,知道她是小三的人没有大张旗鼓地宣传,而她于佩珊也默认了这名头。

“夫人客气了,这不过是我的专业,夫人如果身体上还有不舒服的地方可以来省立医院找我。”

“那真是太感谢你了。”

于佩珊正笑地得意,就看那夫人突然眼睛一亮。

“是朱夫人,也是我小姨的朋友,你可以唤她朱阿姨。”

阿姨……

我的心突突一跳,朱夫人,我一点都不熟悉,凭什么叫阿姨?

朱夫人一朝闫祯过来,所有人都停下了交谈目光朝着闫祯……和我看来。

我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可闫祯陡然扯了下我的手,将我的手安放在了他的臂弯。

这个动作惹的我浑身一僵,而其他 人的目光火辣辣地扫射而来。

那些名媛这般打扮有八层的人是为了闫祯而来的,自是看不得我这样碍眼的人。

“总裁……”

闫祯并不理会我,而是朝着含笑而来的朱夫人点头。

“闫祯,你今天到的有点迟,不过看在你带来了这样一个漂亮的姑娘,我就不罚你。”

朱夫人看向我,我正要低头叫一声夫人好,却听得闫祯道:“叫朱阿姨。”

我去,来真的?

这话一出,所有人看我的目光都变了。

包括那站在朱夫人身后的于佩珊和她身边那清俊的男人。

朱夫人轻笑了一声,拉着我的手道:“早前我就规定了,在这里,男人只能带对自己来说最为重要的人来,否则就只能孤身一人前来,他每每都是自己一个人来,没想到今天带了你。”

我回头看了闫祯一眼,闫祯却是与一个成熟稳重的男人交谈,只在我收回视线之时冷不丁地看了我一眼。

像是在告诉我,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什么都不用怕,也不用担心。

一道灼热的视线一直跟随着我,我没有去看,却知道,那是姜宇的。

最重要的人这句话是一柄双刃剑,虽刺了我,却也不过是皮外伤,可对姜宇却是巨大的耻辱。

“难怪,难怪她戴得起那样的戒指。”一人失魂落魄地道。

于佩珊没想到潘雨彤也来到了这里,回头见姜宇快要压不住怒火,忙要劝说,就听得他人惊呼了一声。

“那是红色绿柱石,闫少当真是壕无人性,那么大颗,目测有三克拉吧,这东西可不是钻石能比的。”

于佩珊一僵,目光沉沉地看向我。

另一人忙道:“她那身衣服也不弱,是迪奥最新出的高定,我看很多一线女星国际大牌都在等着这一件衣服呢,没想到,穿到了她身上,她到底是什么人啊,闫少这手笔再看看朱夫人那态度,怎么跟看侄媳妇似的。”

“姜太太,你说是不是?”

姜太太这个词几分钟之前听起来还如蜜一般甜美,现在听起来就好像被活活塞了一把砒霜,于佩珊咬着牙脸色一变再变。

精彩评论

血红碧连天无色,邪风忽起陌路隔。天涯浪子无出处,一曲漂泊始踏歌。记得当年还收藏了一套《报告总裁:你的挚爱刚离婚》的正版书。这本小说以后,感觉(飞云冉冉)就慢慢在走下坡路了,有点怀念当年那个号称年薪百万的网络写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