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死店》死店怎么拯救 反攻 死店小顶

死店

《死店》

慕云月 著

已完结 灵异 阴晴不定,小精灵 互联网

《死店》是慕云月创作的一本灵异新篇,内容柳暗花明,文笔成熟稳重,值得品味。《死店》书中主要讲述 我的叔叔是一个漫画家,他曾经问过我,如果可以的话,你想拥有什么超能力?我不假思索的回答我想隐身和瞬间转移。他问我为什么,我没有说,我才不会告诉他我是因为特别好奇女生宿舍的样子的。“嗯……那下辈子你想做

615次点击 更新:2020-10-26 08:29:11

免费阅读
《死店》是慕云月创作的一本灵异新篇,内容柳暗花明,文笔成熟稳重,值得品味。《死店》书中主要讲述 我的叔叔是一个漫画家,他曾经问过我,如果可以的话,你想拥有什么超能力?我不假思索的回答我想隐身和瞬间转移。他问我为什么,我没有说,我才不会告诉他我是因为特别好奇女生宿舍的样子的。“嗯……那下辈子你想做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我的叔叔是一个漫画家,他曾经问过我,如果可以的话,你想拥有什么超能力?我不假思索的回答我想隐身和瞬间转移。

他问我为什么,我没有说,我才不会告诉他我是因为特别好奇女生宿舍的样子的。

“嗯……那下辈子你想做个什么?”

“狗啊,最好像我们家狗一样,有吃有喝不用干活赚钱还有人摸。”

咳咳,当然也有缺点,那就是没有了自由。

书里面说过,人在死之前会想很多事情,这被人称之为“走马灯”。可以回忆起你最深的记忆,你的羞耻与荣耀。

我看着那手术刀从我的眼前层层的略过,近在咫尺的疼痛感捏碎了我的心脏。脑子里虽然已经没有了吴量和阿德的声音,到回音仍然在脑中回荡。

我最终在自己松懈的时候忘记了吴量对于我来说仍然是一个敌人,而相比之下我对他而言是千年难遇的代替者,如果可以的话,他是决定不会放弃这等机会的。

回想起他编造的正方形的树枝,应该就是糊弄我的,也可能就在那个事情,他跟阿德就已经串通一气。更有可能他们已经做了MMP的走狗,等着将我的身体上缝上密密麻麻的肢体器官,吴量便可以占据我的身体。

父亲,也是因为被做了手术而死的吧。但是父亲毕竟逃回了家中,而我却死在了手术台上。

到最后我也是比不过父亲啊。

想到这里我不禁回忆起父亲小时候抱着我哄我睡觉的场景。

麻醉剂开始生效了,我的眼皮越来越重,终于无法支撑再一次合上了。

黑暗中,我听到有人呼唤我,声音空灵却很是焦急。

“吴量……”

哦,看来不是叫我的,我还是继续睡吧。想着我便翻身继续睡觉,没有想到怎么一动“啪”的就被人糊上了一巴掌。

我“嘶”的嘬着牙花子,但是还是迷迷糊糊的醒不过来,捂着脸困得想要继续睡,但感觉身子被人扛了起来,胃顶在某人的肩膀上脑袋晃晃荡荡的差点吐了。

怎么一折腾我也是缓醒过来,一睁眼就看见了妹子晃晃悠悠的两条白腿,惊得我差点流鼻血。

扛着我飞跑的妹子似乎也是感觉到我醒了,手一松当时就把我整个人都掉在了地上,我“嗷嗷嗷”的觉得怎么脑袋被砸的一疼,还没有看清什么情况,就听到后面一声“在那里。”

往后面一看,嚯,都是带着防护服的追兵。

我来不及多想,虽然脑子疼的要命但还是爬起来就跑,同时还看了一眼旁边的妹子。

“死月!”

又是她!

死月撇头看见我一脸的贼笑,一脸的阴沉,然后她回头看了看后面的情况突然停下,我没有闹明白她要做什么,但随后也停了下来。

“你先走。”死月说了一句。

“那你怎么办?”

“……那你等着吧。”

我这还一脸的迷茫,就见死月一把从口袋里不知道掏出来个什么鬼东西,“轰”的一声就砸在了地上。

我刚想着以为是“宠物小精灵”,没有想到就见五彩斑斓的烟崩了出来。这才抽着嘴角说到:“烟雾弹啊……”

在我心中死月还是属于大神级别的,毕竟她一脚就能踩死一切妖魔鬼怪还能停止时间什么的,这种非科学的战斗力根本就是我梦中所求,但是也是奇怪了,她似乎在每一次跟我交谈的时候都一直声称自己“就是普通人”。

我们两个人还在继续跑着,突然我看到了旁边有一个门,立马跑了过去,扭动了一下可以打开,我们俩就钻了进去。

“累死我了。”按照常理的话,我不可能怎么上气不接下气的,毕竟我有功夫在身。

可能是因为迷药的原因吧。

说着我往这间房间里面看了看,死月并没有跟我一样喘大气,她则是慢慢的从包里面取出了一枚手电筒打开,在这个黑洞洞的房间里面开始探寻。

“你怎么来?”我走到她身边小声的问道。

她停下身子说:“我今天去东城发现你不在,你的小弟跟我说你被一警察给挟持了。我就过去找,就找到了悬崖边估计你是掉下来了,本想着下来给你收尸,没想到你竟然差点被人给宰了。”

“哦……原来--?????”

咦?为什么我听这话的经历怎么怎么熟悉又陌生呢?这似乎不是我的经历,而是……

说着,我往自己的身上摸了摸,发现这衣服并不是我自己的,我穿的是警服而现在身上确实衬衫,这明明就是吴量的衣服。

然后我又摸了摸我自己的脸,我觉得更不对劲了。

“你带镜子了吗?”我颤颤巍巍的问?死月,死月从包里面翻了翻,找出了一个带着梳子的小镜子递给了我。

我拿过来一照--镜子里面分明就是吴量的脸。

我心一凉,完了,真的完了,吴量那小子真占了我的身体了。

死月看我一脸的阴晴不定,推了推我,我反应过来说:“其实我是路同炎。”

没有想到死月一脸的疑惑,然后抬手给我把了把脉,最后摇了摇头说:“还是肾亏。”

我满头黑线一脸无语,突然发现这姑奶奶竟然还有搞笑基因。我估计她应该不是我那个时代的死月,应该是这个时代的,所以并不知道路同炎是何许人也。

我叹了口气也懒得解释,然后跟在她身后乖乖的往前面走去。

没有想到看那个门挺小的,里面倒是大的出奇,似乎是一个储存室,一排一排的码放着各种化学实验药品。

“话说咱们不回去吗?等着他们走了咱们可以逃出去。”我从旁边低声问道。

“我记得这里有另外一个门直接通出口。”死月小声的回答到。

“你怎么知道啊?”我一脸惊愕。

“我过来的时候用了千里眼,正好看到的。”

千里眼?葫芦娃的那个千里眼?是不是跟现在的透视眼差不多?

想到这里,我一寒,觉得自己可能在她的眼中就是一堆骨头架子。

突然,我觉得自己的身后似乎有什么东西“嗖”的一声划过去了,我条件反射的往后看去,但是看到的只有无尽的黑暗。

“你也听到了?”死月拉住我的手,我被那冰凉的触感冻的一哆嗦,而她的手触碰到我的时候也是一僵,立马就抽了出来离我远了一步问道:“你是谁?你不是吴量。”

我也是一惊,怎么她这个时候反应过来了?手中的冰冷还没有散去,我站在原地看着她缓缓的说道:“这个你应该去问吴量。”

死月听我怎么一说,明显一哆嗦,但随后便垂下了肩膀,眼中充满着无奈与同情。我想她也是猜到了吴量的手段了。

“你是怎么进行魂穿的?”

我没有想到她会问怎么一个问题,也不知道怎么跟她解释,最后嘬着牙花子说:“托你的福。”

她一听也是一脸的黑线。说实话,我觉得这个死月还是挺可爱的,感觉就比未来的那个更加的表情丰富。最后我们觉得气氛一度的尴尬,我转移话题问说:“你听到--”

但是还没有等我说完,我们俩就都注意到了身边的柜子里面窜过去一道黑影,我们两个瞬间背靠背进入防守状态,同时注意身边的情况。

“你不是有千里眼嘛,不能再找一下出口嘛。”我好忙的问道。

“那是上回保险剩下的,就一个。”说着我们的身边又是一阵的黑影攒动。我习惯性的摸枪,三摸两摸什么都没有这才想起来早被人调了包了。

“你就是会法术嘛!”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会的!”

我们两这还矫情着,突然死月抬头往上一看,猛的对我吼道:“躲开!”

接着她回身。把我一推,我咣当坐在了地上,还来不及躲开,死月也哐当的砸在了我的身上。

手电筒掉在地上照亮了前方,我们两凝神屏气的往对面看去。

这、这——

“千手观音?”我看着眼前多脑多手三头六臂的怪物,不由的说了一句,“这帮人到底都制造了些什么啊······”

那怪物从正面看和常人无异,但等到他往我们这边走过来的时候我们两个人都不禁哇哇的大叫的起身逃跑。那挥舞着的手臂说是手,不如说是“武器”,十八般兵刃不用说,恐怖的是还有什么电锯机关枪什么的,挨上一个就给狗带。

我跑到了一个储物架的后面藏好,发现身边的死月跟我跑散了不知去了哪里,探头过去找,发现她竟然站在了储物架的上面,也不知道她是怎么上去的。

我“噼噼”的耍口技叫她,她回头看见了我,轻盈的从储物架上面蹦跶下来然后小心翼翼的拽着我往黑暗中走去。

“我刚才在上面看见出口了。”说着,她往前面指了指。我大喜,却仍然小心的注意着后面的怪物。突然,我听到啪嗒一声像是瓶子的倒落声,感觉自己的脑袋上面有什么东西落在了上面,摸了摸,是一种烫手的液体。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抬头望了望,忽然瞳孔急剧的收缩,对死月叫道:

“他要推倒化学柜,赶快跑!”

精彩评论

《死店》可能是上个十年最着名的灵异小说之一了,现在重新翻开本书,依旧是手不释卷,而与本书同时期的其他灵异小说,却大都已不忍卒读。慕云月的文笔极佳,就算是书里随手而写的一些诗词,也让人读的极有味道。文章不厌百回改,这句话一直是他写作的信条之一、期待明年的修订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