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神罪大明》凉宫春日的忧郁大明神 全文章节 神罪大明调教

神罪大明

《神罪大明》

赤色的虹 著

连载中 历史 怀安,赵布泰 阅文集团

此回给粉丝们推荐赤色的虹最新写的历史作品《神罪大明》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怀安,赵布泰两位主人公最终会发生怎样的火花呢,让我们一起看看吧!浓烟滚滚,火光冲天。赵布泰用一把火把清风寨彻底毁灭。而烧了清风寨显然不够,那些逃进深山的乱贼一旦再次兴风作浪,很有可能会夺下一座城镇作为根基,赵布泰显然不会给乱贼这样的机会。他离开化为焦土的清风寨后,

253次点击 更新:2020-10-26 08:29:08

免费阅读
此回给粉丝们推荐赤色的虹最新写的历史作品《神罪大明》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怀安,赵布泰两位主人公最终会发生怎样的火花呢,让我们一起看看吧!浓烟滚滚,火光冲天。赵布泰用一把火把清风寨彻底毁灭。而烧了清风寨显然不够,那些逃进深山的乱贼一旦再次兴风作浪,很有可能会夺下一座城镇作为根基,赵布泰显然不会给乱贼这样的机会。他离开化为焦土的清风寨后,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浓烟滚滚,火光冲天。

赵布泰用一把火把清风寨彻底毁灭。

而烧了清风寨显然不够,那些逃进深山的乱贼一旦再次兴风作浪,很有可能会夺下一座城镇作为根基,赵布泰显然不会给乱贼这样的机会。

他离开化为焦土的清风寨后,立刻下达命令,整个衡州府实行坚壁清野的政策,除了衡州府城,以及几乎没有被战火波及的东阳县城外,其它的县镇,乡村全部放弃,百姓一律迁进衡州府城和东阳县城。

如此一来,蒙山军即使从深山出来,也别想得到粮食和兵员的补充。

赵布泰这一手很毒,可谓是釜底抽薪,让蒙山军彻底失去重新壮大的机会,最终只会沦为一支构不成太大威胁的流寇。

可事实却与赵布泰的想法大相径庭,他的心思在不知不觉中,一直处于他人的引导之下,只是他浑然未觉罢了。

秦风要让蒙山军消失,并非是想让人认为蒙山军不复存在,而是要让人觉得蒙山军今非昔比,已经日暮西山。

消失的不是人,而是敌人的重视。

从一开始,蒙山军的兵力就一直是个很模糊的概念,无论是大源河岸那一战,又或者在寻找秦风时,与线国安的遭遇战,蒙山军显示出来的兵力一直没有超出过三千人。

而三千人在经历了安丰县城的败仗,猛攻衡州府未果,以及与赵布泰的防守之战后,又能剩下多少人呢?

似乎正如表现出来的那样,逃进深山的不过千余人。

仅仅千余人,赵布泰又烧了敌军的老巢,甚至不惜进行坚壁清野,试问这般情况之下,那千余人还能有什么作为?

赵布泰放心了,而秦风的意图也就达到了。

秦风所做的一切就是在给敌人一个台阶下,一个忽视蒙山军真正实力的台阶,这样就能让赵布泰安心的南下参与攻灭南明永历之战。

而等到清军的主力离开,那就是蒙山军涅槃重生之时。

赵布泰想不到这么深,即使算得上最了解蒙山军的线国安一样察觉不到,他们在等到衡州府坚壁清野完成之后,又休整了二日就率军南下了。

当然,赵布泰还是多了一分小心,他在衡州府留下了一千人马,并派遣了一名心腹负责指挥,防范蒙山军的狗急跳墙。

***********************************

赵布泰离开第十日,在衡州府清军大营外,三名清兵正驻着长枪聊天,时不时的发出一阵笑声。

其中一名清兵看见远处黑暗中走来了一队人马,大声喝问道:“是什么人?”问话时三名清兵都已经全神戒备的抬起长枪,紧盯着逐渐靠近的队伍。

没过一会儿,一声亲热的呼喊传进了三个清兵耳中:“弟兄们,我们是来送酒的,晚上风寒,给你们喝点酒暖暖身子。”

三名清兵脸上的戒备之色顿时散去,他们看清了队伍的身份,正是这几日已经与他们混的十分熟悉的绿营官兵。

绿营队伍里有七八辆推车,上面有好些坛坛罐罐,清兵舔着嘴唇心想那些就是美酒吧!

那个刚才喝问来人的清兵性子急,上前就从推车上抱起了一坛酒,掀开了坛口的油布,却没有闻到想象中的醉人酒香,反而是一股刺鼻之味直冲口鼻,差点把他呛晕过去。

这清兵正欲质问,就感到眼前一黑,再也没有了知觉。

大营外多了三具尸体,上百个绿营官兵从尸体旁走过,仅一刻钟后,清军大营值守的二十多名哨兵都被干掉,无声无息。

绿营官兵开始把推车上的坛坛罐罐全部打开,粘稠的液体便从里面流出,被洒向了清军营地的各个角落。

完事之后,绿营官兵们迅速退出了军营。

与此同时,在军营外面,出现了无数的兵卒,前面几排人弯弓搭箭,箭头全都绑上了点燃的棉絮,那一点点的火苗跳动着残忍的韵律。

随着一声令下,无数火箭飞射进了清军大营,刹那间就升起了冲天的火光。

洒向军营各个角落的不是酒水,而是夺命的火油。

军营里的大火迅速燃烧蔓延,熟睡的清兵们纷纷惊醒过来,却根本弄不清情况,只能像一只只无头苍蝇般四处窜逃。

但等待他们的,不是被滚滚的大火吞没,就是活活的被浓烟熏死。

陈兴霸站在军营外,他三日前混进衡州府城,是今夜行动的总指挥,他身旁还站着一个全身被黑袍笼罩的人,黑夜中看不清面貌,可那双戾气逼人的眼眸却是格外引人注目。

若是有人可以靠近细看的话,就能认出黑袍之人就是衡州府曾经的主人,衡州知府罗明堂。

陈兴霸和罗明堂默默地注视着被大火渐渐吞没的军营,在过去的数日中,他们暗中储备了大量的火油,就是等待着这一刻的到来。

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焦臭和滚滚浓烟,四周已经被伪装成绿营官兵的蒙山军围堵的水泄不通,任何逃出来的清兵迎来的都是刀盾手的砍杀与枪兵们的突刺,将一群群绝望的清兵吞没在凄厉的惨叫声中。

此时,蒙山军将士的眼睛没有一丝怜悯,只有无尽的冷酷。

军营里的千余清兵并不是八旗士卒,却是老牌的汉奸队伍,他们跟随赵布泰南征北战多年,手上染尽了无辜同胞的鲜血。

对于这些猪狗不如的东西,蒙山军不会留一个活口。

过了大约二个时辰,大火渐渐的熄灭了,空气中刺鼻的焦糊味却没有散去,清军军营里仍然在袅袅地冒着青烟。

蒙山军将士开始进去展开搜索,眼前的情形令很多人都恶心地背过身去,不敢再看一眼地上一具具惨不忍睹的焦尸。

战争的残酷就在于战场上没有任何慈悲可言,任何对敌人的慈悲都是对自己的罪恶,每一个人脑海中装着的应该是用最残酷的办法杀戮对方,将敌人从肉体上彻底消灭,让活着的敌人在精神上感到畏惧。

衡州府城的这场大火消灭了留守的千余清兵,也宣告了蒙山军的强势归来。

同一时刻,远在百里之外的东阳县城里却是静悄悄的一片,只不过县衙中似乎并不平静。

知县王怀安今夜不知为何总是心神不宁,任由床榻上的蓝姬蝶百般挑弄,他都没有了往日的兴致,披了件大褂就独自一人来到了书房,在摇曳的烛光下百无聊赖的翻阅起了书本。

只不过他的心思似乎并不在书上,游离的目光下,脸色中时不时露出一丝忧色。

自从赵布泰施行坚壁清野的政策后,大批流离失所的百姓涌进东阳县城,怨声载道,纠纷不断,让城里的秩序变得混乱无比,他这个知县不得不操心于各种事务,过去清闲的日子至少暂时是离他远去了。

书房里,王怀安轻轻一声叹息,肩膀上突然感到一沉,抬头看去原来是蓝姬蝶不知何时来到了他的身后,为他盖上了一件披肩。

蓝姬蝶冲着王怀安甜甜一笑,她不仅在床上是个让男人难以抗拒的尤物,平日里同样懂得如何讨得男人欢心,不然也不会独得王怀安的宠爱。

王怀安感激的牵住了蓝姬蝶的小手,感激道:“辛苦小蝶了,快些去睡吧!”

蓝姬蝶腻腻的弯下腰,把头枕在王怀安的肩膀上,细语柔声道:“老爷不睡,妾身也睡不安生,今晚就让妾身在这里陪您。”

王怀安不忍心让蓝姬蝶陪自己操劳,起身想要和她一起回屋里休息,可刚吹灭了蜡烛,一阵脚步声从屋外传来,只见主簿周开泰走了进来,他身边还跟着一人。

蓝姬蝶见到有人来访,只穿着一件小衣的她显然不方便见人,立刻退进了内屋回避,而王怀安忍不住皱了下眉头,问道:“周主簿,深夜来找本县所为何事?”他的语气中带着几分不满,神色中流露出毫不掩饰的质问之色。

周开泰平时做人一向谦恭守礼,对王怀安更是尊敬无比,可今晚竟然不经通报直闯王怀安的书房,已经犯有逾越之过,一点不像平日恭顺的表现。

蓝姬蝶回到内屋后,并没有上床休息,而是一直在关注着外面的动静,可她还没听上几句话,就感到背后有一阵劲风袭过,回头一望她的俏脸瞬间变得骇然,一张小嘴当即就要叫喊出声,却是没能喊出一个字就软绵绵的昏倒在地。

书房里,周开泰面无表情的说道:“知县大人,今夜冒昧来访,其实是有人想要卑职代为引见,还请您见谅。”说着,他身形一让,一个单手战刀,样貌俊朗青年走了出来。

“你是何人?”王怀安望着俊朗青年,眼中闪烁不定,这张陌生的脸隐约似曾相识,应该在哪里见过。

“王知县难道不认识在下?不应该啊!清廷的通缉布告贴满了东阳县城的各个角落,更何况赵布泰大军离开时,又下发了一份缉查榜文,上面不是都有在下的画像么?”俊朗青年一副彷徨的样子,好像在和王怀安说,又好像是在自言自语。

“你是......”王怀安神色一紧,思索片刻后,突然失声喊道:“你是秦风,清风寨,不,蒙山军的贼首!”他瞪大了双眼,脑海中一阵眩晕。

“没错,我就是秦风!”他大步上前,一把将王怀安按回坐上,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微笑道:“王知县放心,在下并没有伤害您的意思,只是有一个请求想让您帮忙,希望您能够答应。”

王怀安听到秦风说话客气,又提到不会害他的性命,惊慌失措的心里顿时生出了几分胆气,满脸怒容的瞪着冷眼旁观的周开泰,斥喝道:“周开泰,本官对你不薄,你竟然背叛朝廷,投靠贼人,真是胆大妄为!”

“背叛朝廷?”周开泰冷冷的瞥了王怀安一眼,哼声道:“王知县,你说我背叛朝廷?不知背叛的是哪个朝廷?”

王怀安一愣,听出了周开泰言语中的讥讽之意,挣红了一张老脸却是无言以对。

秦风脸上的笑容收敛,淡淡道:“王知县,你应该很清楚自己没有资格谈论所谓的背叛,你现在唯一该在意的只有一件事......”他眼中闪过一道寒芒,冷冷道:“明年的今天会不会是你的忌日!”

此话一出,王怀安再次陷入了无限的恐惧之中,脸上哪里还看得到刚才的怒色,尽是乞求可怜之色:“你不是说不伤害本县吗?”

秦风似乎是被王怀安逗乐了,呵呵一笑道:“天下哪有免费的午餐,王知县想要活命,那就要拿出足够的诚意来。”

王怀安咬着牙,从他的犹豫不决的神情中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他内心的挣扎,良久才吞吞吐吐道:“你若是想让本县投靠你,那对本县而言依然是一条死路!”

清廷对于背叛的官吏,向来都是以极刑处置,秦风知道王怀安心中的忌惮,却是不以为意的笑道:“王知县,我知道你怕的是什么,只不过和立刻就死相比,多活一段时日总是不错吧,何况将来或许还有转机也说不定。”

秦风说完,悠然的坐到了一边,他并不急着催促王怀安,因为他相信王怀安最终一定会做出令他满意的选择。

和蒙山军攻破几座县城时,力战而死的知县不同,王怀安其实已经没有了选择,城里招募的一千绿营全是蒙山军的人马,就凭这点他就逃不过一个勾结乱匪的罪过,可谓是死罪难逃。

秦风并不急着把这些告诉王怀安,他要一点点抹掉对方的侥幸心理,这是心理学上一种惯用的手段。

过程持续的越久,王怀安一旦做出了决定,执行起来才会更加的坚定。

精彩评论

《神罪大明》算是近期历史文中水平可以的,行文流畅,主要讲的是主角(怀安,赵布泰)和她的后宫组队升级打怪的故事,主角(怀安,赵布泰)不装逼智商在线,偶尔开开车也让人会心一笑。缺点就是剧情略显平淡,更新不太稳定。。

免费章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