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废女要翻身:凰惊天下》盛宠邪妃废材要逆天 字母文 废女要翻身:凰惊天下T吧

废女要翻身:凰惊天下

《废女要翻身:凰惊天下》

花幻儿 著

连载中 玄幻言情 慕宸,容颜 阅文集团

《废女要翻身:凰惊天下》作者:花幻儿,玄幻言情类型作品,主人公:慕宸,容颜,本创作书中主要讲述:夜半。冰夜雪率先清醒,皱着眉,只觉得身上是被碾过的痛,骨头像是散架了般,酸软无力。理智渐渐回笼,模糊的想起零星的几个片段,猛地转头看向身侧。果不其然身侧躺着一个人,看身形还是个少年,天太黑,看不太清面

689次点击 更新:2020-10-13 17:02:06

免费阅读
《废女要翻身:凰惊天下》作者:花幻儿,玄幻言情类型作品,主人公:慕宸,容颜,本创作书中主要讲述:夜半。冰夜雪率先清醒,皱着眉,只觉得身上是被碾过的痛,骨头像是散架了般,酸软无力。理智渐渐回笼,模糊的想起零星的几个片段,猛地转头看向身侧。果不其然身侧躺着一个人,看身形还是个少年,天太黑,看不太清面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夜半。

冰夜雪率先清醒,皱着眉,只觉得身上是被碾过的痛,骨头像是散架了般,酸软无力。

理智渐渐回笼,模糊的想起零星的几个片段,猛地转头看向身侧。果不其然身侧躺着一个人,看身形还是个少年,天太黑,看不太清面容。

“靠,什么该死的破丹药,姐还真特么的点背,吃颗丹药好死不死把人给睡了。这院子主人怎么早不会来晚不回来偏偏这时候回来。”

冰夜雪精致的面容上满是懊恼。

不行,先跑了再说。

胡乱穿起已经破破烂烂的丧服,刚想离开,屋子里就突然亮了起来。

冰夜雪刚想逃跑的身子一僵,嘴角微微抽搐,靠,耍她呢这不是,这下好了,跑都跑不了。身子本就酸得厉害,没什么力气,现在想逃跑还被正主抓个正着。

“吃了我的丹药,睡了我的人,拿了我的宝物还想跑,你想的未免也太好了。”

君慕宸语气淡淡,狭长的凤眸微眯,眉眼间掩不住凌厉的气息。以往若是有人冒犯他,那人早就尸骨无存了,只是这一次……君慕宸盯着冰夜雪的背影,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听见这样清幽好听的声音,虽然语气略为冰冷,但依旧引人神往。冰夜雪不禁回头望去,这一眼,便瞧见床榻之上的少年样貌惊为天人,神色淡淡,那双眼眸好似星辰般闪耀,一身气质不凡,一下子就惊艳到了她。少年看起来比她大不了多少,皮肤白皙,略单薄的身形却极为匀称,袒露的上身锁骨上还有点点咬痕……咬痕……总不会是她干的吧。

冰夜雪莫名的有些心虚,天地良心,她真的只是吃了一颗洗髓丹而已,老天爷不用这么玩她吧,她才重活一天,一天而已呀,而且这少年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惹的货色。

君慕宸也不说话,只是一直盯着冰夜雪。

冰夜雪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

“靠,姐负责行了吧!”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冰夜雪闭着眼吼了一句。

…………

阳光从窗外射进了屋子里,柔和的光晕照在床榻上和衣而眠的两人。

对,冰夜雪还是留下来了。

君慕宸提前醒来,侧头便看见了身旁熟睡的女孩,女孩睡得并不安稳,昨夜他听她说了大半晚的梦话,大多是在骂贼老天什么的。女孩昨夜想匆忙离去,衣服穿得并不规整,就这样看,女孩容颜姣好,脸颊绯红,精致的锁骨上有着点点红痕,雪白的肩部露在薄被外,依稀可辨出玲珑的身线,黑长的青丝凌乱地铺撒在床榻之上。君慕宸眸色一深。

昨夜这女孩突然红着脸吼了一句话,着实让他怔住了,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要对他负责这样的话,还不等他回应,那女孩就自顾自跃上床榻,拉过仅有的薄被盖过头顶,约莫是累了,很快便入睡,而他,不知出于何故,竟然没有阻止,反而穿上中衣,同她一道入睡。

想到昨天前半夜的疯狂,少女肌肤柔嫩的触感。君慕宸从来都是神色淡淡的脸上浮现出些许复杂的表情。

他自小不近女色,甚至是厌恶女子的碰触。

他所见到的只是那些女子不知好歹,总是异想天开,存了不该有的心思。他在帝曜皇朝的皇宫里长大,从小见惯了后宫嫔妃的勾心斗角,那些女子为了上位可以不择手段,甚至连自己的亲骨肉都可以利用,她们眼中只有自己的利益,没有真心。

在他看来,这些女子都是肮脏的。

长大后,曾经有不知好歹的婢女脱光衣裳爬上他的床榻,这让他打心底更加讨厌女人,随后一回头便让人把她丢去喂狼,还让人换了新的床榻帐幔,自此身边从未有近身婢女。这种厌恶甚于到了该教习男女之事的时候,宫里送来通房婢女,让教习嬷嬷给他普及这些事。他连王府都没让她们进,转眼就下令把人送到窑子里去。后来就再不曾有人做过这种蠢事。

就是他的势力里,也极少有女子的存在,就是有,他也会让她们断了一些不好的念头。

不少王公贵族中的小姐公主想要与他交好,她们之中也不乏长相貌美、才华横溢之辈,他却不想靠近,那种碰触只会让他深恶痛绝。

他从来没有想过哪一天会有个女子睡在他的身侧,昨夜的第一次对话,他知道,这个少女不一样。

“唔。”

冰夜雪一声嘤咛,皱了皱眉,缓缓睁开自己的双眼,身子依旧酸痛,脑中仍是一片混乱。冰夜雪睁开眼对上君慕宸幽深的、好似能把人的灵魂吸走的双眸,脑子里“嗡”的一声。

昨天,昨天好像!

想她两辈子的初吻、初夜,居然就这么糊里糊涂地交出去了,昨天晚上想逃跑还被抓个正着,冰夜雪感觉自己丢人丢到姥姥家去了,更主要的是,昨个晚上她还放下了豪言壮语说要负责!然后还死皮赖脸的留了下来!

君慕宸还是盯着冰夜雪。

冰夜雪不自在的撇开头去:“看什么看,姐说了会负责就会负责的,不跑了,不跑了。”

不怪君慕宸唐突,他只是没见过眼神如此明澈的女子。

“你是吃了那颗禁药吧。”君慕宸夜感觉到自己的行为不妥,坐起身来,微微垂着头。

“禁药?什么禁药,我一共就吃了一颗洗髓丹……”冰夜雪的声音戛然而止,“不会吧,那颗丹药是禁药!”声音陡然高了八度。

君慕宸淡淡瞥了她一眼:“恩。”算是回答问题,然后就没了下文。

果不其然,就他的观察,恐怕这个女孩是吃了那颗禁药,那颗禁药算是那老头的一个失败品,虽然等级高,却没什么用,毕竟没有谁会想拿自己的清白开玩笑。可那老头却非要他把东西放在这所别院里,这东西对他虽无用,但毕竟是从那老头手里出来的,总有它的道理,且那老头的话向来都有大用,只是不想结果这样让人意外,他现在明白那老头说的静待有缘人是什么意思了。这女孩,怕是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到底是吃了什么东西,也怪不得她能闯进自己的别院,他也没算到哪一天会有没有灵力的人闯到这来,还吃了禁药,结果把自己都赔在这了。这一次,恐怕那老头连他也给坑了。

冰夜雪这边不知道缘由,就是心情复杂,就差没有骂娘了,果然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能吃,鬼晓得吃了会发生什么。

冰夜雪看向一言不发的少年,阳光打在少年的身上,少年的气质很沉静。但这种沉静在冰夜雪看来却变成了……

“好了,别一副像受气小媳妇的样子,一脸幽怨,我都说了会负责的了。”

君慕宸眼底划过一丝惊诧,这女孩究竟是从哪里看出他在幽怨的?不过,就是这样才有趣。嘴角勾起一丝微不可见的弧度,又很快恢复正常,若是让了解他的人看见,又免不得要讶异一番。

君慕宸抬起头,长长的睫毛打下一片阴影,精致的容颜上没有过多的表情。

“我,君慕宸,君临天下的君,十人九慕的慕,万几宸翰的宸。”

清幽的嗓音让冰夜雪一怔,随即很快反应过来。

“我叫冰夜雪,冰天雪地的冰、雪,夜尽天明的夜。”

又是一阵静默。

“你吃了我的丹药,那虽说是禁药,可价值不菲,放在黑市上也是能卖到上亿紫晶币的,这是其一,你冒犯了我,这是其二,你让我的宝物认了主,这是其三,这三点,无论哪一点,你都无法偿还。”君慕宸开口了,“我不缺钱,我也不缺权势。”

冰夜雪知道,君慕宸说的话应该不会有假,只是……

“什么宝物,我怎么不知道。”

“你的右耳上多了一枚红色耳钉,名为凰,乃是上古大能遗留下来的宝物。我有一只墨色耳钉名为玄,玄凰本是一对,凰是留给我未来的妻子的,如今它已经被你认主。”

冰夜雪摸了摸耳垂,果真摸到了一颗圆钻,怪的是,这圆钻竟像是与生俱来的,与她的耳朵完完全全连在了一起,没有办法分离。

“那我嫁给你不就好了,有什么好墨迹的,我都已经说了要负责了。”冰夜雪知道宝物认主除非主人身死,或者以特殊手法解除契约,而解除契约又是对主人的一大伤害,折中而言,左右她已经说要负责了,以身相许也不是不可以,至少对她来说是最好的结果,只是没想到白捡了一个宝贝。

怼上君慕宸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少年?她敢保证,倒霉的绝对只会是她。要说她堂堂21世纪军火女王,道上哪个不闻风丧胆,可她还真有这种感觉,这个她不小心睡了的少年,绝对不简单,甚至让她有些忌惮。

冰夜雪以为,就算她这样说,恐怕君慕宸也不会同意,就他这种身份,她目前恐怕还差了几个档次。

没想到君慕宸沉默了半晌却撇过头去,悠悠的回答道:“哎,还是我心善,不忍杀生,你……也就勉勉强强暂时将就着吧。”

冰夜雪知道这事暂时揭过去了,只是这人说话的语气,她怎么这么想揍人呢?杀生?好像她是只待宰的羔羊似的。“暂时”,呵,合着还是试用期,不合格下场肯定不会好。还将就,姐长得也不差,已经能够开始修炼了,相信也很快能赶上来,至于权势,等灵力修炼起来,有的是机会把将军府的资产、权力收回来,这样看来她的条件也不算差,还将就,将就什么将就。

冰夜雪心里止不住的吐槽,这边君慕宸已慢条斯理的把衣服穿好,动作优雅,气质浑然天成。

冰夜雪忽然又觉着睡了这么一个长得好看的少年,还挺养眼的,不亏。

“你,先穿我的衣服吧,我带你去买几身换洗的衣物。”

一套白色长袍被扔了过来,冰夜雪也不客气,接过就穿起来,也不避讳君慕宸就在身边。冰夜雪内心OS是这样的,反正都是姐的人,睡都睡过了,有什么好害羞的,姐的东西都是姐的,姐男人的东西还是姐的。

雪白的肌肤裸露在外,君慕宸不由得微微脸红,面上不动声色,却是转过身去,这女人是一点男女大防的观念都没有吗?

这边冰夜雪却边穿衣边想,从今个起,姐也是有男人的人了,只是吧,她男人虽然长得好实力好有钱很可能还有势,可是每次听他说话,她都很想打人怎么办。

精彩评论

说实话,这本小说《废女要翻身:凰惊天下》我不大看得进去,但是完本感言,我却读得很有点感触,我发现很多玄幻言情小说,桥段太老了,但他的完本感言却让我很有共鸣,回到《废女要翻身:凰惊天下》,作者(花幻儿)说写这本书的初期,抑郁,对人生前途迷茫,于是他想改变自己,他虚拟出了一个他想成为的自己,而且不断的与那个自己重叠对话,这种试图通过心理暗示改变自己的体验,我尝试过,当然我失败了,至今有些东西没有走出来,也只能这样了,小说有完结的一天,就像人总要走完一段路,再走另一段,虽然还是有不少遗憾,遗憾自己不够努力。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