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魔兽之灰烬使者》灰烬使者弗丁 在线阅读 魔兽之灰烬使者反攻

魔兽之灰烬使者

《魔兽之灰烬使者》

盐分不足 著

连载中 游戏 吴来子,祝福 阅文集团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魔兽之灰烬使者》的故事,是作者盐分不足所编写的游戏故事,网络小说的设定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创作。天空不知何时升起了两轮圆月,那是艾泽拉斯的双月。先是“白女士”,月如其名,像位温柔的女士一样洒下柔和的银色月光,暗夜精灵们相信这是他们的女神——艾露恩的化身,吴来子觉得除了更白更大点,跟地球的月亮也没

736次点击 更新:2020-10-11 17:09:12

免费阅读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魔兽之灰烬使者》的故事,是作者盐分不足所编写的游戏故事,网络小说的设定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创作。天空不知何时升起了两轮圆月,那是艾泽拉斯的双月。先是“白女士”,月如其名,像位温柔的女士一样洒下柔和的银色月光,暗夜精灵们相信这是他们的女神——艾露恩的化身,吴来子觉得除了更白更大点,跟地球的月亮也没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天空不知何时升起了两轮圆月,那是艾泽拉斯的双月。

先是“白女士”,月如其名,像位温柔的女士一样洒下柔和的银色月光,暗夜精灵们相信这是他们的女神——艾露恩的化身,吴来子觉得除了更白更大点,跟地球的月亮也没什么两样。

然后是“蓝孩子”,比“白女士”小一点,静静的散发着浅蓝色的光芒。

古人观月而思乡,是因为故乡的月亮和异乡的月亮是相同的,激发了人们对故乡的思恋,吴来子看着这两轮圆月,既惊奇于这种异景,也想起了自己远在地球的亲人,眼眶不由得有些湿润了。

然而游击骑士高登似乎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只是一动不动的坐在马上,任由战马继续前进,说起来这家伙已经有一会没什么动静了。

“停下,不然我放箭了!”另一个尖利的嗓音,前方似乎不止一人。

骑士还是没动静,吴来子觉得很不对劲,前面如果是敌人,要么加速冲锋过去砍翻他们要么掉头撤退,这样不紧不慢的前进是搞什么鬼?

“喂,你不是睡着了吧!”吴来子说着就用手肘给了骑士胸前一下,没想到“砰”地一声,骑士居然被他一肘子打的歪下马去,还好骑士的铠甲和马鞍被一条铁链锁在一起,没有跌下马,就这么一动不动的仰面半骑半躺在马背上。

吴来子下巴差点惊掉了,我没用这么大力气吧,而且这家伙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不会已经猝死了吧。

山坡上的人似乎也发现了这边的变故,并没有放箭,再次发出警告:“来者何人,停下接受检查!”

吴来子连忙答道:“前面的朋友,别开枪,大家都是人类,都是好朋友。”他试着拉紧缰绳,好在“黑风”似乎也跑累了,屁股更是受了重伤,慢慢的停了下来。

前方燃起了一束火把,两个鲜红的身影冒了出来,他们都穿着血红色的战袍,一个拉弓搭箭对准这边,另一个举着盾牌慢慢靠过来。

“自己人自己人,”吴来子连忙滑下马,指着躺倒在马上的骑士,“这位是……”

“高登大人!”拿盾的小子似乎认出了骑士的身份,连忙跑过来,“你是谁?高登大人怎么了?”

“我?我是被他……”吴来子一时不知道怎么说,赶紧糊弄过去,“他好像有点不对劲,之前还挺有精神的。”

“我叫哈尔,北枫军团的士兵,”这小子将盾牌收起来,上前把仰躺在马背上的骑士扶正,“快点,我们先把大人带回营地。”

“额,好吧。”吴来子犹豫了一下,也上前搭了一把手。

哈尔挥动手中的火把,向山坡上的同伴发出信号,然后喊道:“哈克,快下来帮忙!”

山上的小子飞速的跑下来,打量了吴来子一眼,什么也没说,拉起“黑风”的缰绳就走。

吴来子暗忖:这两人年龄相当,看起来都是十七八岁,名字也相像,应该是两兄弟,只不过这个“北枫军团”到底是哪来的呢?之前他还以为是骑士骗他的,在游戏里可从没听说过呀。

三人一马飞速的前进,转过前面的山头到了一个三岔路口,所谓的营地,就是在山路边的一处凹槽般的地方,营门前有一座五六米高的哨塔,七八顶红色的帐篷被低矮的木栅栏围起来,营地里静悄悄的,不像有人的样子。

一进入营地,两兄弟就行动起来,看起来对于救治伤员十分熟练,背着弓的小子哈克迅速钻入一个帐篷,大概是找药品去了。

哈尔招呼吴来子把骑士卸下马,一个成年人穿上全身重甲的重量,吴来子以为自己这种缺乏锻炼的宅男会吃不消,没想到却出奇的轻松,他看看自己的双手,手还是那双手,力气却好像增加了许多。

哈尔燃起了营地中央的篝火,两人将骑士抬到火堆旁,哈克也拿着药品包跑过来,兄弟俩合力轻轻的转动骑士的头盔,把骑士的脑袋从这铁壳子中解放出来。

这竟是一张出奇年轻英俊的脸,即使失去意识,眉头也是紧紧的皱着,惨白的脸上看不到一丝血色,苍白的长发犹如枯萎的稻草,看不到一点生命的光泽。

吴来子瞪大了眼睛,他还以为这家伙是个老头子呢,没想到看起来跟自己也差不多大,那么多声大爷真是白叫了。

“大人还活着!”哈尔用两指探了探骑士的的脖子,“快,哈克!”

哈克从布包里拿出一小瓶红色的药水,扶起骑士的脑袋,将药水慢慢的倒入骑士的口中。

这玩意吴来子倒觉得很熟悉,很像是游戏里的生命药水,各个等级的小怪都会掉落。

“这是最后一瓶圣水了,大人一定是哪里受伤了,我们拆下他的护身甲给他包扎一下吧。”哈尔建议道。

哈克点点头,两人开始摆弄骑士的胸甲,这时骑士却发出一声呻。吟,转醒过来,他一把打开两人放在他胸甲上的手,强撑着坐起来。

打量了一下四周,骑士皱起眉毛:“怎么只有你们两个,其他人呢?”

“派瑞恩队长带大家巡逻去了,现在还没回来,”哈尔一脸关切的看着骑士,“只有我跟哈克留守。”

“这个混账,这么晚还没回来,一定又是嘴馋跑去打猎,”骑士脸上厌恶的表情一闪而过,“快激活结界,有敌人!”

“什么敌人会追到这儿?这里已经接近军团本部所在了。”

“他们是不会放过我的,这次我们三人的游击小队发现了恐惧魔王贝瑟瑞斯的老巢,只有我突围,乔和杰拉可能已经牺牲。”骑士的嗓音中多了一丝沙哑。

“什么!完、完蛋了,法阵宝石被派瑞恩队长带走了!”哈尔的声音变得有些颤抖,看来被这个消息震惊了。

“这个贪生怕死的混蛋,”骑士大骂,他捡起头盔,“拿把剑给我。”

哈尔心下骇然:大人连视若生命的家传宝剑“火吻”也遗失了吗?这次恐怕凶多吉少。

“都愣着干什么,做好战斗准备。”骑士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是!”哈尔和哈克两兄弟大声应道,哈克拿起箭袋飞速的爬上哨塔,哈尔关紧营门,然后去准备武器。

“你,”骑士一指吴来子,命令道,“过来!”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吴来子哀叹一声,往前蹭了几步。

“你叫什么名字?”骑士开始审问。

“吴来子。”吴来子老实答道。

“乌纳斯?哪个家族的。”

“家族?额,老吴家的。”

“劳乌加德?”骑士皱起眉头思考了一会,“我从没听说过这个家族,你最好不要欺骗我。”

“这个,我是外国人,你没听过很正常嘛。”

“黑发黑瞳,还有你的这种长相……”骑士看着吴来子属于东方人的脸庞,“我姑且相信你。”

“你是哪个国家的,到这里来干什么,还有,”骑士加重了语气,“你的祝福法术是从哪里学到的?”

“我忘记了,我得了失忆症,只记得自己的名字。”吴来子使出了失忆大法,难道告诉你劳资是中国人,来自二十一世纪?

骑士上前揪住吴来子的领口:“忘记了?你给我施加‘王者祝福’时怎么没有忘记?”

这世道好人真的不能做。

吴来子被逼无奈的摆出一副神棍样:“我大概还记得我可能是一名圣骑士,一定是圣光引导我给你施了法。”

“没有你的祝福法术,我也不可能支撑到这里,”骑士放缓了语气,“如果你真的是一名圣骑士,我感谢你的帮助,并请求你继续帮助我。”

“别说帮忙什么的,你也救了我的命,”吴来子摆摆手,“我们互相帮助吧。”

骑士松开吴来子的衣领,指指自己的左胸口,那里的盔甲有一个圆形的凹洞,道:“你也知道了,我受了重伤,急需治疗。”

“我来试试。”吴来子伸出双手挨近骑士的胸部,心中默念:圣光术(为目标恢复XX点生命值)。

金色的光芒在他双手间亮起来,化为一道光束连接在了骑士的胸口上,光束持续了大概三秒钟就消失了,骑士的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英俊的脸上也出现了被治愈的表情。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个表情,吴来子感觉有点想吐。

骑士舒了一口气,道:“我现在相信你真的是一名圣骑士,感觉好多了,谢谢你,我这次受的伤没这么容易治好,但我们没有时间了,先就这样吧。”

这时哈尔捧着把双手大剑跑了过来,骑士戴上头盔,接过大剑,抬手朝哨塔做了个手势,在塔上警戒的哈克迅速的跑了下来。

四人在篝火边集和,骑士看着吴来子的眼睛飞快的说道:“驻守这个营地的本还有五人,但被派瑞恩那个混账带走,他们也许下一刻就会回来,也许天亮都回不来,所以我们只能靠自己。”

“这次追击我的是个亡灵法师,除非逼不得已,亡灵法师不会主动现身,只会让他的亡灵爪牙攻击我们,我们四人是无论如何都守不住这个营地的,所以这次的战法是:我会在营地外埋伏起来,找到他的藏身之地,只要杀了他,失去控制者的亡灵只是无头苍蝇。”

“而你们就在营地坚守,你们会成为被攻击的目标,但是相信我,我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他!”

“大人,我们相信你!”哈尔和哈克两兄弟异口同声。

“你呢,你相信我吗?圣骑士乌纳斯-劳乌加德。”骑士转向吴来子。

“相信吧。”吴来子弱弱的回答道,他一向不太会应付这种热血场面。

“那么,请给我们加持圣光的祝福吧!”

有了上两回的施法经验,吴来子驾轻就熟,依次给全员加上了“王者祝福”。

“记住,你们的任务就是坚守!”骑士朝他们点点头,打个呼哨,“黑风”撅着屁股跑了过来,他跨上坐骑,一夹马腹冲出了营门。

精彩评论

盐分不足写了很多小说,但我却觉得他其实不太适合写游戏小说,他的小说大都框架很散,撑不起一个结构出来。这本有点带着盐分不足自传意味的《魔兽之灰烬使者》同样如此,与其说它是小说,它更像是一部散文。但是我又特别喜欢这本书,因为在通篇看似浓郁着荷尔蒙气息的文笔下,隐藏着彻骨的忧伤与孤独。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