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逍遥县令》县令小说逍遥县令 忠犬攻 逍遥县令健气受

逍遥县令

《逍遥县令》

长歌子 著

连载中 历史 墨谦,王琰 阅文集团

此次本人展示给各位读者们长歌子原创新篇《逍遥县令》,主线人物是墨谦,王琰,功力深厚跌宕起伏,相信各位闹书荒的书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小说剧情回顾 赤云宗大厅内,四面密不透光,墙壁上的壁画倒是栩栩如生,画壁里的画仿佛要破壁而出。可以看出这雕刻之人的鬼斧神工,不过画的却是鬼怪张牙舞爪,厅内的灯也有些昏昏暗暗,总像是垂暮之人的生机,摇曳不定,指不定什

429次点击 更新:2020-09-20 12:15:04

免费阅读
此次本人展示给各位读者们长歌子原创新篇《逍遥县令》,主线人物是墨谦,王琰,功力深厚跌宕起伏,相信各位闹书荒的书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小说剧情回顾 赤云宗大厅内,四面密不透光,墙壁上的壁画倒是栩栩如生,画壁里的画仿佛要破壁而出。可以看出这雕刻之人的鬼斧神工,不过画的却是鬼怪张牙舞爪,厅内的灯也有些昏昏暗暗,总像是垂暮之人的生机,摇曳不定,指不定什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赤云宗

大厅内,四面密不透光,墙壁上的壁画倒是栩栩如生,画壁里的画仿佛要破壁而出。

可以看出这雕刻之人的鬼斧神工,不过画的却是鬼怪张牙舞爪,厅内的灯也有些昏昏暗暗,总像是垂暮之人的生机,摇曳不定,指不定什么时候便会熄灭。

整个大厅,弥漫着一种阴森森的鬼气。

大厅两旁的椅子上,坐着几个人,这几个人都有着浓重的眼影,不过最引人注目的是他们头上的赤发。

因为赤云宗功法的缘故,宗内弟子不论男女老少,都是一头的赤发,当然,修为达到武将级别的高手是可以随意修改自己的头发颜色的,不用再受功法的限制。

但是整个赤云宗里能达到武将的也不过寥寥三四人人,而且除了宗主之外,还都是那些常年闭关的老怪物。

修为达到了更高等级的武帅,则是可以整个改变面貌,即使是最亲近的人也分辨不出来。

当然,能到这一级别的人,无一不是心Xing、身躯经受了极大的磨砺,早已在武学的道路上窥得门径,心思自然也是放在对武学的追求上,这些实力增长带来的“好处”倒也显得可有可无。

再者说,即便修炼者不去刻意追求外在容貌的改变,随着持续修炼功法,只要不是魔功、有违天理地修炼,都会有减缓衰老的功效,甚至还有可能返老还童。

大厅下跪着一个人,近看去,身材矮小、赤面长须,正是韩碧空。

而他身旁正施施然站着一个穿着灰袍的年轻人,这个年轻人脸色惨白得渗人,下巴有点尖,这本该是看起来病态羸弱的,但是他的眼神却极为有神,若被他盯着,就像被燕隼瞄准了猎物一样的感觉。

“韩碧空,说说这次为什么失手了?我还派了仇城与你一同去。”

仇城正是站在韩碧空身旁的年轻人,大厅的上座阴测测的声音传来,上面是一个黑衣人,不过身影被垂挂着的珠帘挡住,并不能看清他的容貌。

下面的韩碧空听见他的话,把头垂得更低,“回禀宗主,原本已经顺利得手了,只是在我们抓王祯的时候,《璇玑心法》被贼人偷走了,那贼子着实可恶,不过我们已经有线索了,那人是宁远县的一个县令,正是他救走了顾雨时,我们怀疑《璇玑心法》就在那小子身上,但他是朝廷命官,我们不敢轻易动他。”

上面的人听到韩碧空的话,冷笑一声:“靠着你这废物,我赤云宗早就被人灭门了,行了,你先不用去管《璇玑心法》的事了,那心法丢了也就丢了。”

韩碧空惊讶地看着上面,做了如此多的准备,就这么放弃了?这不合宗主的常理呀,要知道宗主都是睚眦必报的,谁伤我一人,我杀他一家,怎么今天......

韩碧空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难道那功法是假的?”

赤云宗主“哼”了一声,“我费了那么大心思去夺的东西,能是假的吗?”

赤云宗主沉默半晌,“只不过那个功法不是谁都能炼,它有着极大的缺陷,那就是对人心Xing上的摧残,你没看见江湖上都盛传这功法的拥有者宁修竹嗜杀吗?

稍有些不如意便会大开杀戒,别人以为这是他心Xing使然,其实正是这功法的缘故,但是,即便如此,那还是因为他在练这门武功之前就已经内力深厚,所以才没走火入魔。如果那个县令练了,我想应该会当场被心魔反噬而死吧。”

韩碧空听得一头冷汗,怪不得宗主会放心让自己去把功法取回来,而自己竟然想偷偷修炼这门功法,若是修炼了,只怕现在自己已经是死人了吧。

“难道这门功法就不能修炼吗?威力如此大的功法,若是不能修炼,那实在是太可惜了。”旁边一个坐着的中年人问道,这是赤云宗的长老,殷平,修为已经达到了武宗后期的修为,也是赤云宗数得上号的高手。

当初看到宁修竹仗着《璇玑心法》遇神杀神、遇魔斩魔,江湖上的高手碰见他便退避三舍的风采,实在令人心羡。

“殷长老莫急,这心法倒也不是不能修炼,据我猜测,只要修炼时有强大的修心法诀与之相辅,应该不会走火入魔,只是我还没找到能够克制它的功法。”赤云宗主的话语中颇有些遗憾。

殷平的眼神中也有些暗淡,可惜了。

赤云宗主接着说道,“仇城,我让你做的事情你做好了吗?”

那名叫仇城的年轻人忙向赤云宗主作揖:“回禀宗主,我已经把《璇玑心法》在宁远县的消息散播出去了,相信现在建安府境内各路门派会都正在赶过去。”

赤云宗主哈哈一笑,“好,接下来就轮到我们出场了,殷长老,你先带领几个武徒后期和武师前期的弟子过去。”

“殷平领命。”

“鱼,该上钩了。”虽然看不见赤云宗主的面容,但是大厅里的人都莫名觉得有一些冷意。

---------------------

墨谦很无奈地看着眼前王琰和柳城这两个糟老头,这已经是今天第二波来这里讨酒喝的了。

酒刚刚蒸馏好,顾雨时就循着酒香破门而入,告诉墨谦什么叫越漂亮的女人说话越听不得,然后拿着自己的战利品走了。

而且还端着碗大摇大摆地经过柳城和王琰身旁,然后这俩老头子就腆着脸皮跑来了。

还好自己在酿酒成功之后又叫人买了两坛子酒回来继续蒸馏,自己辛辛苦苦蒸馏好的酒,都还没喝上一口,就被眼前这俩货给霸占了。

一个拿着酒杯跟看绝世美女一样地盯着杯子里的酒,另一个把酒喝进嘴里慢慢品味,但是眼睛的余光还死死盯着墨谦仅剩的一碗酒。

王琰终于把手里当成绝世美女的酒给喝进去了,舒服的吐出了口酒气。

柳城则尴尬的咳了两声,“咳咳,县尊大人不要误会,我今天过来不是特地为了一杯酒来的。”墨谦狠狠地看着他,对呀,你确实不是为了一杯酒来的.....还有我碗里的。

不过墨谦还是面带微笑地说:“哦,不知柳县丞是为了什么呢?”

柳城推了一把还沉浸在美酒里的王琰,王琰方如梦初醒,说道,“大人这酒入口清冽辛辣,但细细品味,便觉得唇齿留香,口感绵柔,咽下之后,灼热感从腹中一直向全身延伸,真是让人无比舒服,口感不知比名酒三勒浆胜过多少倍,但只是不知大人打算怎样怎样处理这些酒?”

“怎么处理?”墨谦挠挠头,“自然是请富商们上门与他们谈谈怎样合作呗。”

不然还能怎么办?小说里不都是这样,主角把酒给酿出来了,然后送一坛子酒过去,然后别人就屁颠屁颠的跑过来,跪求主角跟他们合作,多少钱完全不要紧,只要有了这个酒就能够战胜对手,征服人民、征服宇宙。

然后墨谦今天把酒给酿出来了之后只看见了顾雨时、还有眼前这俩糟老头。

导演,剧情不对啊!

只见柳城高深地一笑:“大人此言差矣,大人堂堂县尊,哪里用得着亲自请商贾。”

“哦?不知柳县丞有何高见?”墨谦问道。

“大人可知最近江湖传言我宁远县出现了一本顶级的武功心法。现在已经有无数的江湖人士正在赶来?”

墨谦暗笑,我当然知道,那本书现在正静静的躺在我的密室里呢,你们就慢慢争吧。

“这个我略知一二,不过这江湖上的事情跟我们卖酒有什么关系?”墨谦问道。

柳城一笑,“江湖争霸自然跟我们没什么关系,不过大人你要知道,这江湖人士,无论男女,大多Xing情豪放,酒对他们来说是最好不过的饮品了,如果能做做他们的生意,那我们可赚翻了,而且能够借此提升这酒的名气,到时别说请商贾们过来了,就是让他们花钱买门票来这里他们都愿意。”

说罢,柳城阴暗地笑了。

但是墨谦却被说得一愣一愣的,满脸懵逼。

导演,剧情还是不对啊,你丫的是不是拿错剧本了!

一般的武侠剧里,听见有武林大战,一般不都是先冒出个百晓生,给大家报一报各位武林高手的武力值,接着各路高手纷纷潇洒出场。

然后百姓们纷纷讨论,这次又有哪个高手,然后开赌押注。

然后官府负责扮演反派兼跑龙套的活,总是想谋害我们敬爱的武林高手们,最后被正义的高手联起手来,打了个四脚朝天,宣扬了武林正义,全剧终。

然而事实是,柳城这货完全没想过要阻止,反而用他们来打免费的广告。

墨谦忽然想到,当各路高手气势汹汹地跑过来,双方屏气凝神,准备好好大干一场的时候。

两边忽然跑出两个龙套给大侠递上美酒,大侠喝完之后大喝一声,拉开横幅,“好山好水好烧酒,好汉都要喝两口,宁远一品仙!”

然后江湖大战变成了烧酒节。

你妹啊!墨谦的世界观都要崩溃了。

墨谦有种预感,这回过来的好汉们要被坑惨了。

精彩评论

网络小说的黄金十年(2000-2010)涌现出了各类风格迥异的小说,与传统武侠小说模式的相对固定不同,网络小说的类型更加多样化,主角(墨谦,王琰)很多时候也不再是旧时代的高大上或者正义人士。长歌子的这本《逍遥县令》,是黄金十年中非常典型的一本网络小说,典型的那个时代烂大街的历史类型,典型的反派主角,当然贯穿其中的也是上个时代典型的轻佻文笔和老调桥段。犹记得当年在华中希望读书社租下后在课桌抽屉里偷读的场景,还有相貌姣好的那个同桌,一晃,十年就这样过去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