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皇上莫逃:胖妃很抢手》皇上莫逃:胖妃很抢手 快眼看书 作者是西夏水的小说 皇上莫逃:胖妃很抢手调教

皇上莫逃:胖妃很抢手

《皇上莫逃:胖妃很抢手》

西夏水 著

已完结 穿越 白诺米,穆浩柘 互联网

这回小编推荐给各位粉丝们西夏水原创网络创作《皇上莫逃:胖妃很抢手》,光环人物是白诺米,穆浩柘,文笔稳重情节引人,相信各位闹书荒的老铁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天禧国虽然一片平和稳定景象,但是不代表没有贫富悬殊,年老的,残疾一些偏远村庄的人,还是因为没钱看不起大夫,更因为那个处方令买不起药吃。孟朝伟经常去一些偏远山村做义诊,顺便教那里的村民少生病的办法,多晒

203次点击 更新:2020-07-28 08:12:59

免费阅读
这回小编推荐给各位粉丝们西夏水原创网络创作《皇上莫逃:胖妃很抢手》,光环人物是白诺米,穆浩柘,文笔稳重情节引人,相信各位闹书荒的老铁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天禧国虽然一片平和稳定景象,但是不代表没有贫富悬殊,年老的,残疾一些偏远村庄的人,还是因为没钱看不起大夫,更因为那个处方令买不起药吃。孟朝伟经常去一些偏远山村做义诊,顺便教那里的村民少生病的办法,多晒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天禧国虽然一片平和稳定景象,但是不代表没有贫富悬殊,年老的,残疾一些偏远村庄的人,还是因为没钱看不起大夫,更因为那个处方令买不起药吃。

孟朝伟经常去一些偏远山村做义诊,顺便教那里的村民少生病的办法,多晒太阳多注意卫生。

这日,孟朝伟收到飞鸽传书,于是匆匆忙忙出门了。

阳溪山虽然是穆浩柘的私家山,但是毕竟之前曾经是一座野山。除了上山下山道路旁种的树木经常有人修剪,山背后的风景都是纯天然的。

白诺米每天上山跑跑步,然后陪穆浩柘吃早饭,俩个人去后山看风景。白诺米心血来潮,买来一块大油布,把香城镇好吃的零嘴糕点买了一大堆,拉着穆浩柘边看风景边坐在油布上野餐。

就这样,一天也很快过去了。

姚孔忙着给穆浩柘配药,所以也不便打扰他,学医的事暂时搁浅。

在白诺米心中,人的感情应该是细水长流,相伴到老那种,她接受不了那些爱的时候死去活来,说分手却干脆利落毫不留情的恋爱方式,她喜欢那个人能够在阳光下牵着她的手,慢慢一路看风景。

穆浩柘的手很瘦。但是手指很长,白诺米喜欢被他的手握着,她喜欢那种淡淡的温暖,不强烈,也不大起大落,望着那张俊美的侧面,白诺米的心变得好柔软。

对穆浩柘,白诺米除了喜欢,最觉得心疼,但是不代表白诺米就不会不戏弄他。用白诺米的话说,看着这么养眼的帅哥,不调戏调戏多可惜。

无论她说什么,做什么,穆浩柘总是微笑着淡然看着她,目光中第一次放下戒备,充满喜爱。

孟朝伟离开几日了,没有他做电灯泡,白诺米和穆浩柘的感情突飞猛进,很是甜蜜。

这日,俩个人正在后山玩耍,一只信鸽咕咕两声落到穆浩柘的肩上,从信鸽腿上帮着的一个小竹筒里抽出一张纸条,看完后他的眉毛都拧到一块了。

发现了穆浩柘的变化,白诺米细心的没有追问,她默默收拾油布上的糕点。

穆浩柘说道:“小花猫,我有事要回城几天。”

白诺米故作轻松的说道:“好啊,难得我可以休息几天了,天天陪着你,我怕时间久了看腻了。”

穆浩柘轻轻的揽住才白诺米,抬起她的下巴,虽然这几日天天相处,大都是她再说他在听,他还没有好好的亲过她呢,好想念她甜美的味道。

“小花猫。”他低低的叫道。

白诺米知道他要做什么,可是她已经迷失在他的温柔里,口舌发干,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被动的用那双好看的眼睛看着他。

他轻轻的吻住了她。

“闭上眼睛,小花猫。”

充满柔情的唇,细细的在她唇上辗转着,周围一切都变的那么安静,时间仿佛也静止了。只剩下他的温柔,她的清香。

“好甜。”

白诺米噗嗤一声笑了。

穆浩柘轻咬她一口:“笑什么?”

“那日,我以为你说甜是因为我吃了阿胶枣的缘故。”

“傻瓜,不要吃阿胶枣,你都是甜的。”

白诺米害羞而甜美的笑了,忍不住,穆浩柘用唇覆盖住那甜美。

穆浩柘下山回城了,走时交代白诺米好好的呆在十里铺等他回来,不许乱跑。

白诺米不会想到,穆浩柘收到的那张纸条上写着:白府二小姐逃婚出府不知去向。

纸条上说白丞相怕太后知道,不敢声张,只是暗地里派了许多人到处追查。

这个白府二小姐倒是挺有意思的。难道说她其实不想嫁给栗王?他没有见过这个白府二小姐,大小姐倒是远远见到过,长得还不错,就是那鼻孔朝天,脾气大的吓人。

他可对这个白府二小姐也没抱着什么好感,估计又是个被宠坏的刁蛮丫头。如果太后一定要他娶那就让府里那个栗王代替他娶吧,反正谁也不知道他才是真正的栗王这也是他在阳溪山深思苦想的办法,太后那么急切要他成亲,白丞相又是他的心腹大臣,难保这里有什么阴谋。

害人之心他没有,但是防人之心他不能没有。

穆浩柘下山了,白诺米早上去阳溪山跑完步就回十里铺了。

孟朝伟还没有回来,她只好和米粒每天帮伙计抓抓药,打扫打扫,看柒姑娘坐诊看病,再不敢多言,毕竟她知道自己没有专业知识,只是取巧了而已。

没事干,白诺米开始琢磨这个柒姑娘了。

听伙计说,五年前,她原本是父母双亡后从异乡过来寻亲戚的,不料亲戚因为欠债搬迁走了一时找不到。有天在镇上被一群地痞围着调戏,老板正好经过就英雄救美了。那会老板刚开了十里铺,就留她在铺里帮忙,谁知道她爹是读书人教过她识字,看得懂药方和医书,老板就教她医术了,她很聪明好学,一年后就可以看一些简单的病症了。

她的身份很尴尬的,说是老板徒弟吧。老板没认她也没喊,说是药铺丫头吧,老板又不让她做重活,啥事也都要她出主意,像半个老板娘。

她说自己姓柒,所以大伙都叫她柒姑娘了。

白诺米听了好同情柒姑娘的,也是个身世可怜的孤儿,和她前世一样。无形中,对柒姑娘就有好感了。

只是柒姑娘对她,不冷不热的,让她亲近不了。

她哪知道,人家正误会她想办法赶她走呢。

好无聊。

午后,阳光灿烂,白诺米托着腮趴在柜台往外看。

米粒看着二小姐无聊的样子,不禁摇摇头。

自从掉到池塘被救上来,二小姐整个人大变样,不爱吃了,爱动,爱玩,脑袋聪明,嘴巴会说了,更让人高兴的是她瘦了一大圈,现在看上去又精神又漂亮。

就是特别爱动,坐在那呆一会就嚷着无聊。

这不,嘴撅的老高。

柒姑娘走过来了:“诺米,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吧。”

柒姑娘比白诺米大两岁,所以白诺米让她直呼她名字便可。

“去哪啊?柒姐姐。”

白诺米来精神了,一下站直身子,兴奋的问道,难得柒姑娘今天主动对她示好。

柒姑娘轻轻吐出几个字:“三溪河,捉娃娃鱼。去不去?”

白诺米大叫道:“去啊,去啊。”

她立刻叫米粒收拾收拾一起去。

柒姑娘阻止住米粒说道:“我俩都出去了,铺子里没有女人了,等会要来个女病人换药啥的不方便,米粒你就帮我们看铺子吧。”

白诺米想想也对,就对米粒说你留在铺子里帮忙。

白诺米经常和孟朝伟单独去阳溪山。也早上一个人去过阳溪山跑步,所以米粒对二小姐自己出去还是放心的,再说不是有柒姑娘吗,?

于是,她嘱咐白诺米说道:“二小姐,你等会要听柒姑娘的,不要往水深的地方去。”

白诺米捏捏她的脸说道:“知道了,老妈子。”

两个人拿了工具就出去了。

柒姑娘带着白诺米继续往北走。

这路白诺米很熟悉,往阳溪山必经之路,走到前面有个岔路口,往北就是阳溪山,往南是一条小路她问过孟朝伟说是三溪河,不过这儿水太深了,虽然水深之处说有特别大的娃娃鱼,可是自从三溪村最好水性的豆哥淹死在这里,就很少有人来这儿捕鱼了。

白诺米说道:“柒姐姐,我们去哪捕鱼?”

柒姑娘转身说道:“我知道这儿有条比人还长的娃娃鱼,我们去看看能不能凑巧逮了它。”

比人还长的娃娃鱼,搁现代那多珍贵啊。白诺米感叹道,不过假如真的能捕到这么大的娃娃鱼,大白菜可就有的补喽。

想到这,白诺米连忙说道:“好啊好啊,柒姐姐,我们快走吧。”

沉寂在兴奋中的白诺米完全没有看到柒姑娘嘴角那一丝若有若无的笑。

都说爱情会冲昏头脑,这话看来一点也不假。

白诺米完全放松了警惕,忘记了自己刚来时还想着提防柒姑娘对她不利的,也忘记了她们俩手无缚鸡之力,就凭手里那两个鱼叉就想捉住比人还长的娃娃鱼?

两人来到河边,白诺米四处一看,寂静一片,河边沿长着不知名的水草,及膝那么高。

柒姑娘拉住白诺米走到水草很少的一处说道:“我们在这儿侯着,估计娃娃鱼一会就出现了。”

这儿水很深,水流很急。

记得有次自己因为被孟大哥批评几句就赌气跑到这里,正擦眼泪的帕子被风吹进这边河里,还没来的及惊呼,帕子就给水冲的好远。

白诺米,别怪我,谁叫你来到抢走了孟大哥,天天看着你和孟大哥一起进出,我的心好疼好疼。为了孟大哥,你必须离开。也许你会被淹死,或者你命大会被冲到很远的地方,但是没有人会怀疑到我,因为我有一个很好的理由。

站了一会,白诺米觉得头好晕,她看着柒姑娘说道:“柒姐姐,我有点头晕呢。”

柒姑娘故作惊讶的说道:“怎么了,是不是吹风受凉了,来,我扶你。”

她转身欲扶白诺米,却装作不小心扭到脚,身体摇晃几下,白诺米反而扑过去要扶她,柒姑娘身子一侧,白诺米一下子掉进河里了。

慌乱中,只听见柒姑娘惊慌的大叫道:“诺米。诺米。”

精彩评论

血红碧连天无色,邪风忽起陌路隔。天涯浪子无出处,一曲漂泊始踏歌。记得当年还收藏了一套《皇上莫逃:胖妃很抢手》的正版书。这本小说以后,感觉(西夏水)就慢慢在走下坡路了,有点怀念当年那个号称年薪百万的网络写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