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仙缘结》普通人怎么结仙缘 蕾丝 仙缘结虐文

仙缘结

《仙缘结》

鸿鹄 著

已完结 婚恋 段玉,古塚门 互联网

有很多老铁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仙缘结》的故事,是作者鸿鹄原创的婚恋网络故事,作品的故事还是很有看头的,非常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网文。天阴珠逃出,不时还回首看了看后面,发现段玉二人没有追上来,心里的那块石头才落地。“二护法!”一个清脆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唬了天阴珠一下,她刚才只注意逃跑了,有些慌乱,故而灵识会出现问题,故而没呢个察觉自

822次点击 更新:2020-07-26 17:20:29

免费阅读
有很多老铁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仙缘结》的故事,是作者鸿鹄原创的婚恋网络故事,作品的故事还是很有看头的,非常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网文。天阴珠逃出,不时还回首看了看后面,发现段玉二人没有追上来,心里的那块石头才落地。“二护法!”一个清脆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唬了天阴珠一下,她刚才只注意逃跑了,有些慌乱,故而灵识会出现问题,故而没呢个察觉自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天阴珠逃出,不时还回首看了看后面,发现段玉二人没有追上来,心里的那块石头才落地。

“二护法!”一个清脆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唬了天阴珠一下,她刚才只注意逃跑了,有些慌乱,故而灵识会出现问题,故而没呢个察觉自己身边已经完全地多了一个人。

“小葱!你吓死我了!”天阴珠此时才露出她脆弱的一面。

“不好意思,是四护法叫我在此等候二护法的。”小葱道。

“在哪里?”天阴珠毕竟是久在修真江湖历练的人,因此很快就淡定了下来。

“在小雪馆等候二护法。”小葱道。

“好了,我知道了!”天阴珠旋刻转动自己的法器,朝那边飞行而去。

“呼哧!”一道风烟吹塑而起,袅袅娜娜地出现在天阴珠的面前。

此处正是小雪馆,是以前古塚门四大护法常常聚集的地方,火灵珠和魔幻珠人不在了,有些凄凉之意。

小雪馆因地气之异,长年积雪,因此你会经常在此看见一些小小的雪花降落,很美很空濛,让人回到了雪玉般的世界里面去。

在小雪馆里面已经站立着一个人,这个人一身大红衣衫,和天阴珠的一模一样。

“姐姐!”水灵珠听见御空呼啸而来的,熟悉的法宝之光叫道。

“妹妹找我什么事。”天阴珠霎然飞临到了水灵珠的头上。

“最近掌门无故暴戾了起来,我很担心啊!”水灵珠脸上露出忧色。

“难道掌门修炼秘血咒出了差错?”天阴珠眉头紧锁了起来。

“是的。”水灵珠着急地道。

“看来……麻烦了,一只虎视眈眈的兽族肯定会趁机而来,这事一定要隐秘,不然古塚门就危险了。”天阴珠道。

“这件事情姐姐放心,我已经严格保密了,此事目前只有你和我二人知道而已。”水灵珠道。

“秘血咒的反噬力很强大,这是上古的魔道功法,一但乖戾起来,谁也不能控制得了,我真担心啊!”天阴珠朝空中看去,簌簌不断的小雪从天空中飘落下来,令人不甚感慨。

“事情已经到了今天的这个地步,我想我们也没有办法了,那只有做最坏的打算了。”水灵珠道。

“掌门之位谁来继承,我们掌门至今也没有一个嫡传弟子,我们四大护法如今去了二位,想要打开古塚门的密室,需要四大护法的密咒,如今能完全掌握这个密咒的人已经神志不清,我们……不能打开密室,就不能传承古塚门的功法……。”天阴珠慨然地道。

“真是揪心,我们只能走一步看看一步了。”水灵珠道。

“好吧!我恶魔呢先回门派稳住阵脚,希望掌门能好转。”天阴珠缓和额一下神情道。

段玉看了看黎明的阳光射在密密麻麻的山野,秋色浓郁,荒野萧条了起来,南蛮大地虽然不是中土的地方那样秋色深深,但其后的确是凉爽多了。

“又是一个秋季,真是令人无限地伤感啊!”冰月憔悴的脸上浮现出一片复杂的表情。

“是啊!又是一个秋天,又老了一岁了。”段玉和冰月比肩而立。

“可是我们又能做些什么呢?对于恍若梦尘的生命而言。”冰月忽然悲伤了起来,因为她知道,神族的继承人是不能有爱情的,如果有爱情将会是陨灭之路。

“好了!将来的事情将来再说吧,我们谈一点建设性的话题吧。”段玉对冰月道。

太阳慢慢地升高了,洛阳峰变得更加的璀璨迷人,深壑里面的雾气慢慢散开,一条湛绿的大河流淌在其间,河水很平静,就像是一个温文尔雅的少女的恬静于幽然。

段玉不知不觉地就牵手着冰月,二人朝空中沓然飞去,在秋色的晴空之下,宛如两只翩翩飞舞的蝴蝶。

“姐姐,我说我们是不是追错了方向了?”紫红在后面急了。

“没错的!”冰月冷冷地道。

“可是这么久了,怎么还没看见人呢?”紫红更加焦急了。

“就到了!”冰月看见洛阳峰就在眼前,但是那儿除了一些凌乱的脚印和一些被火烧焦的树枝,那有一个人影呢?

“奇怪了,明明是这儿的?”冰月心中忖道,“难道他们消失了不成?”

“哪里有人嘛!”紫红急了。

“好了,我们还是四下找找看吧!”冰月拿着个妹妹还真是没有办法。

段玉带着冰月朝天阴珠的那个方向飞去,没过多久,衣着雪玉一般的山峰出现在了段玉和冰月的面前。

“果然是在这儿!”冰月淡淡地道。

“什么?”段玉很糊涂。

“我几番追查也找不到他们的巢穴,今日看见这个奇异的,充满灵气又邪气的地域我就知道,她们会把总舵建造在这样一个环境里面的。”冰月淡淡地一笑道。

“那真是天助我也!”段玉脚下的咕嘟一腾,纵身前去,看见一个非常奇怪的阵法阻隔在前面。

“齐云天锁阵!”冰月和段玉同时止住前进道。

“这玩意儿更加证明了我的推断。”冰月脸上露出喜色。

“我不明白的是你们和古塚门到底有什么瓜葛?”段玉勒住咕嘟,后退了三丈道。

“这其中我也不明白,我只是怀疑我的神族有人私通古塚门,想得到神族的一件东西。”冰月脸色凝重。

“一件东西?看来这件东西很值了。”段玉淡淡地道。

“也算不上,如果欲望和戾气很盛的人才需要这东西的,就是你我这种人对这东西嗤之以鼻的。”冰月很讨厌神族保管的这件东西。

“呵呵,那你还不如给我呢,我可以去换点银子花花。”段玉打趣地道。

“胡扯什么,我们还是干净破阵吧,去追查一下这古塚门到底是和谁又关联的。”冰月淡淡地道。

齐云天锁阵,阴阳入卦,分天地阴阳,上下黑头翻飞无边,令人感觉自己是在梦中行走一般的。其中有八道暗锁,能顺利经过八道暗锁的人,才能突破此阵。

段玉咕嘟一拍,冲进了齐云天锁阵。

冰月也紧随段玉之后。

黑云霎然地四合起来,段玉立刻感觉到了一阵阵的窒息,黑色云雾除了能使人看不到东西之外,还能生出无边的幻想。

段玉一走进这儿,就感觉对哦啊了一种怪异的气氛,这种气氛到底是什么,段玉一时间还真的搞不清楚这是什么气息。

“呼呼……哈哈!”一只黑色的,像是一只巨大的碟子一样地朝段玉扣了下去。

段玉雪神剑一荡,一道冰气组合,顶住了上面飘然而下的黑色云气。

冰月的绿云剑也祭出。

天阴珠和水灵珠刚刚进便听见一声巨大的响声,两人顿时都道:“不好!有人来了!”

尤其是天阴珠,她的心中知道,一定是段玉和你冰月追来了。这冰月倒是不害怕他,那个段玉深处鬼没的,真是令人担心。

“我们怎么办?”水灵珠看着天阴珠道。

“我们现在只能是降下金刚断龙石了。”天阴珠淡淡地道。

“那欧文们岂不是不能出来了?”水灵珠对于天阴珠要启用金刚断龙石是很不赞同的。

“这已经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外面的那个齐云天锁阵是挡不住他多少时间的。”天阴珠皱着眉头道。

“哎!”水灵珠一声长叹,她也没有什么办法,看来这只能是这样办了。

“轰!”外面一阵阵轰天的巨响,两人的脸上都是一惊,面面相觑。

“快启动机关!”天阴珠大声疾喝,她已经能听见段玉和冰月冲过来的猎猎风声。

“烘隆隆!”随着巨响的轰隆声,一块黄灿灿的,巨大的石头就降了下来。

“碰!”沉重的巨石着地的那一刹那间,地皮都为之一颤。

段玉和冰月刚刚冲到这儿,只见一条巨大的石头就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金刚断龙石!”冰月大惊。

“看来我们也破坏不了这石头了。”段玉有些失望。

“金刚断龙石一放下来,我们别想进去,他们也别想出来。”冰月奇怪地道,“我不明她们为什么会放下这金光断龙石。”

“呵呵……还不是被我打怕了。”段玉自豪地说。

“那不是这个道理,他们的掌门可是很厉害的,如此说来一定是古塚门内部出了问题,不然以他们掌门的功夫和修为,你我联手未必就是她的对手。”冰月一脸正色地道。

“对于这个古塚门我很少了解,这是一个什么样的门派我也不了解。”段玉焦急地道。

“嘿嘿……有时候,了解这才是最重要的。”段玉淡淡地道。

“好吧!看样子我们也不能毁开这金刚断龙石。”冰月四下看了看,发现一个不错的去处,那就是天阴珠和水灵珠刚才说话的地方——小雪馆。

“嗯,不错,这些魔道女子们挺会享受嘛。”段玉看了看四下的景色,觉得这些怡人的景色美不胜收,真是美极了。

漫漫的雪野,碧蓝的天空,琼玉一般的世界,寂静而又陌生。

“他们是不是另外有通道?”段玉担心这些人会逃掉。

“我想不会,这是一座上古的陵墓,金光断龙石是为了防止盗墓贼来犯,但是不知道为何当初没有把金光断龙石放下,如果是放下来了,那么就不会有现在的古塚派了,这也许就是所谓的冥冥之中,上天定有安排吧。”冰月望着天空那些不断飞下的雪花道。

“但是我一点也不明白,她们把金刚断龙石放下来,那她们自己呢?那道就不出来了吗?”段玉奇怪地道。

“他们这也是没有办法,也许他们是在等待机会吧。”冰月道,“他们是克能会找到其他的办法走出这座古墓的。”

“是这样?”段玉觉得也有这种可能。

“但是我们在这儿等待岂不是很傻?”冰月淡淡地道。

“那我们怎么办?难道还有什么办法进入这古墓不成?”段玉看着这座修建在坚固的黑色岩石里面的古墓皱起了眉头。

“自然还会有其他的办法的。”

“呵呵……你不会是想遁地进去吧?”段玉忽然想起地仙门的那个胖子来,自己曾经的朋友。不知道经历那些尴尬的事情之后,他还记得不记得自己这个朋友……。段玉陷入无限的思绪里面。

0010:虹妹有很多事情一开始变于是这一些事情的结束是什么样子的,小雪馆外的小雪就这样无休止地下着,没人知道这些雪花是怎么形成的,也没人知道这些雪花是怎么样的变化的。很多的不知道,就在段玉和冰月的双目之间滑落。

“咕嘟嘟!”一阵不知道名字的鸟儿在雪峰上鸣叫了两声,发出令人寒碜的鸡皮疙瘩。

“这儿真没,倘若不能成仙,一辈子就呆在这儿我而已愿意。”段玉看着碧蓝的天空陆续地轻轻滴飘下的雪花道。

“很多事情并非我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这个世界总是充满了无奈和失望。”冰月看着段玉那奇怪的眼神道。

“是啊!”段玉忽然就萧瑟了起来,就像这簌簌飘落的雪花,“为什么我以前会很快乐,这长大了,知道得越多反而就越来越惆怅了呢?”

“我也不知道……。”冰月双眼无神,眼中显然没有对未来的那种期盼和等待了吧。

段玉和冰月就这样仰望着,很多事情在一开始就注定了一段奇怪的感觉,那就是自己对自己的未来是有遇见的,就像此时的段玉和宾云对自己的未来一样的预见。

雪峰的雪呼呼地下着,好像与这个世界一点关系也没有。

在不远处,两者身影正朝这便移来,前面的正是冰月,后面的是紫红。

“姐姐,这里怎么会有一座雪峰?”紫红感觉到很奇怪。

“这有什么奇怪的呢?这里的地气很灵,蕴藏着一种很独特的气流,故而长年飘雪,很适合寒性功夫的人修炼。”冰月淡淡地道。

“呃……。”紫红回道。

“走吧!我们很快就回找到他们了。”冰月脸上忽然浮现出一点笑意,到那时很快就被她那原有的冰冷覆盖了。

段玉和冰月还在沉思的时候,忽然雪峰顶上传来一阵很尖锐的呼啸声,那声音足以让这山峰都撕裂。

“谁?”段玉警惕性地站立起来。

“我估计是那古塚门的掌门吧。”冰月手中的绿云剑也握得紧紧的。

“呵呵……来的正好,我也正好在寻找这家伙呢。”段玉神情很奇怪,脸上忽然浮现出一种很复杂的表情,这表情里面呆着萧烈的杀意,杀意里面隐隐让人感觉到不安和戾气。

“你怎么了?”冰月看见段玉脸上额表情都为之一惊。

“没什么!”段玉仿佛在噩梦里面被人呼醒一般的,立刻清楚了,但是段玉也很奇怪自己会有那样的感觉,这种感觉又不是第一次出现了,好像是很多次出现了。

山峰的丁山飘下来一个血红衣衫的,长发披肩的,看不出来面貌的人,这个人站立在段玉和冰月的前面,阴气森森,诡异无比。

“你们这两个臭小子竟然敢私自闯入我古塚门的禁地,你们受死吧!”那红衣者忽然飘落而下,身形轻飘,如同幽灵一般的身姿。

“古塚门掌门?你的秘血咒修炼到了第八层,可惜……。”冰月淡淡地道。

“什么?你怎么知道我是古塚门的掌门?哈哈……。”那红衣狂笑道。

“你不是古塚门的掌门那你是谁?”段玉雪神剑豁然指着那红衣者道。

“我是谁?”那红衣者凌然一怒道,“我是谁你们应该知道吧,古塚门虽然是个新门派,但是他门中有一个人叫着虹妹的人,你们可听说过?”

“虹妹?”段玉倒是有耳闻,但是没想到的是这个人竟然和古塚门有关系,这太可怕了。

“你竟然是虹妹,但是为何也修炼了秘血咒?”冰月感觉到很好奇。

秘血咒对于段玉是在熟悉不过了,在新源小镇外面的古洞里面他已经见过了,但是没想到的是竟然古塚门竟然会有人修炼,这究竟是怎噩梦一回事呢?

虹妹就是传说中的那个横行修真江湖的无影魔尊,传说她修炼的是是一种神秘的真法,能在一瞬间把人爆裂成粉碎。

“小子们你们既然知道我的名字,却为何不躲闪呢?”那虹妹嘻嘻地笑着,那阵阵的笑容令段玉都感觉道很肉麻。

“小心一点。”冰月淡淡地道。

“我会的!”段玉雪神风神二剑豁然祭出,一道雪光飞洒而出,所有的雪花在这一瞬间都能在段玉的雪白的漩涡之内去了,形成一个巨大的气流场。

“风神、雪神二剑都在你手中,你小子竟然能控制这两柄神剑,当真是厉害。”那虹妹翕然一笑,手里种一剑奇怪的兵刃已经亮出。

“火神斩!”段玉大惊,这不是在《铸剑要略》上面说过的用火晶石铸造的那柄邪恶的镰刀吗?这那种武器的体系一般都是西域流传过来的,前后端像镰刀,一个正一个反,有点像“之”一样的形状。据说这火神斩威力巨大,喷射出的火焰能瞬间把人烧成灰烬。

“嘿嘿!”虹妹邪恶地一笑,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

“火神斩!”虹妹大喝一声,一道火气顺着她的火神斩的尖上喷射而出,炙热的火焰使得段玉的雪风瞬间瓦解,甚至还有反噬的倾向。

“太可怕了!”站在边上的冰月担心了起来。

段玉身体形急急地后跃,但是凶猛的火焰还是烧着了他的衣襟,那片衣襟上留下了一个很焦烂的窟窿。

“哈哈!”那虹妹狂笑着,火神斩更加的猛烈的了。

段玉很快就被这凶猛的火焰包围。

段玉本来是拒抗这火焰的,但是这火神斩是火晶石铸造的,威力比其他的火焰厉害多了,这种火焰能在一瞬间把一个人烧成灰烬。

段玉吃亏了,就不敢使用自己的冰气和对抗,他已经明白自己的这种冰气在这种火焰里面就等于是白搭。

段玉被那火焰逼得步步后退,他在等待一个机会,使用雪灵剑法左右同时斩出,看看这样能不能取胜了,如果不能段玉也真的是黔驴技穷了。

“一定呀成功啊!”段玉在心中祈祷。

段玉蛢命地东躲西藏,展开自己的手段,尽量地避开虹妹的火神斩,段玉的身上还哦几处都被火焰烧伤,衣服也焦烂,看起来很狼狈。

“小子你真是不错,竟然能在我的火焰斩下坚持这么久,这是我出道以来第一次遇见的人。”虹妹视乎有些惊讶的语气道。

“但是无论你怎么坚持,你都会死的!”虹妹大喝一声“火神怒斩!”

一道冲天火焰携带着一道黄色的玄电从天而降,劈刺之声凶猛而又激烈,就像要撕碎整个天空一般的。

段玉看着这一道黄灿灿的玄电从天空中劈刺而下,带着迅烈的风暴,山峰顶上的冰雪都在不间断地变化,受着这炙热的火气,纷纷地开始融化,还有些冰块承受不住,开始掉落了下来。

冰月紧紧地关注着段玉和那虹妹的对峙,她在等段玉坚持不住的时候,抽住芙蓉醉酒剑,虽然此剑大伤元神,但是毕竟段玉需要救命的时候,这是必须要的一剑。

段玉风雪二剑交叉递出,就在要命的关头,粉雪二剑出现了强力克制。

这种几率一般都是在持剑的主人遇到危险的时候才出现的,持剑的人于剑的亲密度越高这种几率就越高。

风雪二剑出现的清丽克制无疑于帮助了段玉抵挡住了这强烈的一击。

“轰!”巨大的雷声四面激射。

四溅的力道把雪峰销去了一大截。

纷纷坠落的冰雪碎块像冰雹一样地坠落了下来,大块小快地坠落下来,令段玉等人吃了不小的苦头。

段玉那一防御消耗了不小的真气,因此没能来得及回转真气防御,被兵败砸得很狼狈,他挥舞着手臂遮挡,几经下来,手臂上青红一片。

冰月剑段玉如此狼狈,立刻展开自己绿云剑,一道光圈罩住段玉,段玉这才免去了被冰快女砸。

也因为这纷纷的冰块,使得段玉暂时和这虹妹避开一段时间,段玉也得到而来喘息。

段玉感觉丹田里面的那块冰核压根就替不起来,就像是被人下了某种禁制一般的,这令段玉很不安。

就在段玉感觉到很不安的时候,忽然,段玉的丹田的右边一团火焰炎的东西在发作了。段玉立刻欣喜,这不是自己吃下去的地狱金莲和火鱼的火气吗?我以为早就消除了呢,没想到还存在丹田里面。

火气顺着段玉的经脉运行,段玉大喝一声,风神剑无声地吸收着这阵子热气,经过一会儿之后,风神剑发出的气流竟然是火红的。段玉没向导中和火鱼和地狱金莲的效果这么强大,竟然能放出此等强大的热量。

“嗤嗤!”那些掉下的冰块瞬息之间便被段玉的热气燔化了,在空中迅速成了一阵阵的水雾。

“好厉害!”冰月在一边都不禁啧啧地称赞了起来。

“呼啦!”白色的烟雾后面窜出红影,正是虹妹。

当她睁大眼睛四下张望的时候,那有段玉和冰月的影子,他们早就趁着这阵大雾逃得无影无踪了。

“哼!你们还真是逃得快!”那虹妹啐道。

“谁说我们逃了!”段玉风雪二剑冰刺而来,速度之快,恍若电光一般的。

“雪灵剑法第四式!”段玉双剑射出两柄气剑,这就是脾剑。

段玉也很意外,他没想到自己竟然能射出两道脾剑。

这是根据持剑人的气场来规定的,段玉的气场是很复杂的,身上有好几种奇怪的气流在旋转,包括玄冰心法、归元经、还有吃下去的火鱼和地狱金莲,这些气流成了段玉修炼的阻力,如果他在凡境第六层上在不能把这些气流归于一起,那么就会发生经脉爆裂,五脏破损的情况的。

“哈哈……。”那虹妹根本就没有把段玉的气剑当着一回事,她傲然地看着段玉,手中的火神斩在手中轻轻滴一跌,瞬息之间便挥出一个巨大的太极图,那太极图把段玉的气剑深深滴吸进了去,就像是石牛沉海,了无生息。

“这……!”段玉一阵惊讶,他万万没想到竟然有人能接的住自己的气剑。

“你高兴得太早了吧!”一道火符贴了下来,正是五雷天师符。

一道霹雳在雪峰上空屁啦地炸响,接着就是一道华白的亮光。这是真宗的道家真雷,这道符咒引下的真雷估计没有几个人能抵得住的。

那虹妹脸色一阵惨白,化为一道红色的飘影消失在段玉和冰月等人的视线里面了。

“哎!”段玉终于松了一口气。

“我来了!”紫红从天空飘然而来,后面真是紫红的姐姐冰月。

0010:古墓之战段玉心中很是感谢紫红的救命之恩,这五雷天师符竟然这样的厉害,这是段玉没有想到的,这令他很是意外。

段玉等人相见,段玉引荐紫红和冰月见面。

紫红看见冰月那楚云一般的容颜,心中顿时觉得这人真是美丽无比,心种暗暗地自惭形秽。

冰月则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一点而已不温存。

“咳咳……既然我们找到了你,那我们还是回去帮助李天一吧。”段玉对大家道。

“我想把这个万恶的古塚门铲除了再说。”冰月脸上露出一层冰霜,同时透出一阵阵的杀气。

段玉想了想,觉得这古塚门也该除去了,整天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的挺烦的。

“好吧!”段玉想了一阵道。

“我们也留下来帮助你。”紫红嫣然一笑道。

“这可真好!”冰月觉得那紫红的五雷天师符很厉害,但是确实不知道五雷天师符不能长时间使用的,这种符咒是引用天雷下界的,所谓天雷就是真雷,频繁使用会有碍修行,会引来上界的不满,下次再使用五雷天师符,那威力就会有所降低或者无效。当然了除非你是修成有为的仙人,这些人使用五雷天师符符咒那是无限制的,不会损道。

冰月没有什么意见,她只是默默地跟在紫红的后面。段玉已经习惯而来冰月冷漠的样子,因此也不觉得会有什么大碍。

金刚断龙石已经放下来了,上面想进入古墓内部是相当的困难的。这古墓建造在这座山峰的腹中,四下是厚厚的黑色坚硬岩石,除非找到另一处进入的通道,否则那是不可能进入的。

“我们都四下找找看,看能不能发现有出路的地方。”段玉道。

所有人各自祭出法宝绕着这山峰四下察看,看能不能寻见一个入口。

此时,古墓内部的人,都十分的慌张。

她们得知虹妹战败后都惊讶无比,现在最惊讶和紧张的两个人是天阴珠和水灵珠两个人了。

“妹妹,现在我们怎门办呢?”天阴珠自己也南不定注意了。

“我也不知道,但愿他们不要发现那条通道。”天阴珠暗自在求上苍的保佑。

段玉想起那虹妹忽然出现的地方是山顶,难道说上面一定有进入的口子么?段玉心中一淩,觉得有那个可能性。

段玉纵起咕嘟直直地奔了上去,朝段玉那山顶飞去。

山顶映入段玉的视野,令段玉大吃一惊,山顶上有一个很大的平台,因为虹妹的那一击,山顶上的平台显示春而和你怪异的样子。

“怎么会是这样的呢?”段玉跳下咕嘟,向着那平台的中央走去,他发现那黑色的岩石上有一个巨大的太极图的样子。

段玉走在太极图的中央,忽然,一阵“烘隆隆!”的机括声响起,这令段玉等人都感觉道巨大的压力和巨大的震撼。

太极图忽然一阵翻动,段玉忽然整个身躯朝下面掉了下去,深邃的无边的黑暗瞬间就把段玉吞噬掉了。

咕嘟见段玉掉下去,纵身跟着段玉跳了下去,用身子接住二楼段玉。

段玉悬着的心这才稳定了下来。

黑越越的空间里面,一点也看不见什么。但是在另外一个地方,天阴珠和水灵珠已经听见巨大的声响了,这是山顶上机关被开启的声响。他们怎么不会惊讶呢?

“二位护法,如今我们掌门出事了,你们快用天机令打开最后一道通道撤走,我来断后!”虹妹道。

“那你怎么办?”天阴珠担忧虹妹起来。因为虹妹是掌门的亲妹妹,要是她有个什么闪失还真难跟掌门交代。

“快去,如今时间不多了,但愿你们能找到什么灵药能治好我们这掌门的病,那样以后报仇也不算太晚。”虹妹大声地呵斥道。

“是!”天阴珠和水灵珠含恨离开。

天阴珠和水灵珠刚刚离开,段玉具骑着他的咕嘟到了。

“小子我们又见面了!”虹妹火神斩横在面前道。

段玉脸色很凝重他很清楚地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自己目前面多的敌人是多么的厉害。段玉在外面已经尝试到了敌人的厉害,现在他不得不注意起虹妹手中的那柄火神斩。

“火神之怒!”这是虹妹的杀手锏。

一道火光闪跃而出,漫漫火焰铺天盖地地扑来,段玉一下子便被火焰吞噬掉了。

段玉趁着面对,手中的雪神风神剑已经失去作用,他靠着咕嘟的速度避开这熊熊的火焰。

但是由于这儿很窄小的缘故,段玉的咕嘟根本就施展不开,因此显得很被动,很无奈。

劈来啪啦!段玉刚才躲在那儿的那块黑色的石壁被火燔灼得炸开了,上面顿时起了几道细长的裂纹,裂纹深深滴出现在那里,如沟壑一般的吓人。

“哈哈……小子你受死吧!”虹妹见只有段玉一个人在此,没有那五雷天师符的那个紫衣女子在,她的火神斩更加凶猛地施展了出来,道道火焰,想火龙一般滴扑向段玉。段玉这炫亮的火舌吞噬了。

“难道我就这样死去了吗?”段玉在炙热的火焰里面对自己道。

“不!”段玉很清楚自己的目标尚未完成,自己的理想尚未完成,这一切的一切,段玉都还还没有完成,故而段玉不能死,他永远也不能倒下!

段玉忽然感觉到星河一般的旋转,自己的脑袋如漫天星斗在里面一般的。

“青龙戒!”段玉的左手上的青龙戒忽然闪跃了一下,上面的青光呼啦地伸出一道炫亮的青光,青光迅速地包围了段玉,在段玉的外面形成一个包围圈。

“噗!”青光反噬而去,冲击着火焰,在这和一瞬间,虹妹被自己火神斩上的火焰反噬了。

段玉看着在火焰里面痛苦挣扎的虹妹,心中泛出一丝丝的不忍。

但是这火神斩上的火焰是很的,一瞬间就把虹妹变成了一堆灰烬。

段玉很奇怪,自己的地狱神杖为什么遇见这火神斩上的火焰就不能发挥防御效果了呢?段玉觉得这个问题很值得深思,他拾起那柄火神斩,放进储物戒,段玉决定一低昂好好地研究一下这柄武器。

段玉沿着这古墓的隧道追去,到那会死发现偌大的一个古墓已经是空无一人,除了一些残烧的火把和一古塚门的人逃走时候带不走的,就只有这一个空旷的隧道了。

段玉很清楚,他们已经溜走了,刚才哦自己和虹妹打斗的时候,这些人正在逃走。段玉觉得自己真笨,为什么刚才就看不出这是调虎离山计呢?

“烘隆隆!”随着一阵阵的机括声响起,冰月等从古墓顶上降下。

“她们逃跑了!”段玉耸了耸肩表示很无奈。

“这些家伙可真狡猾。”冰月脸上露出一层怒容。

“好啦!既然如此我们还是去帮助李天一找血灵石吧,这事搁一搁我看也没什么。”

“事情已经如此了,那也只有如此了。”段玉表示很遗憾。

“那我们就快点走吧!”紫红在一边催促。

段玉和李天一约定在三河口的聚仙楼相见的,他们现在正是朝那儿赶。

各色法宝在空中飞驰而去,尤其是段玉的咕嘟很神奇,紫红一直不明白这咕嘟为什么一直能不吃不喝,而且段玉一召唤就出来了。

咕嘟是上古瑞兽,一般说来这样的瑞兽都是很少见的,它们生长在地气很灵的地脉里面,靠吸食灵气为生。一般这种瑞兽吸食一次地脉灵气就能管上三个月,故而段玉只要在哟普空闲的时候,段玉就会发出这咕嘟让它自己去寻找地气灵脉,自己吸食,段玉根本就不用操心。这咕嘟是瑞兽,是很好的坐骑,很通人性,速度也快,在修真世界,估计只有少数几个人拥有这个一直瑞兽的,段玉真是幸运,能有这么一只。

三河口恢复了往日的热闹,不知道怎么回事,段玉常常就这样的想,要是没有杀戮世界还是多没好的世界啊。可惜未必这世界就能入你所愿,在是三河口,暹罗国的人早就布下眼线,就专等段玉等人的到来。

段玉一行人走向聚仙客栈,但是好像并没有发现李天一,段玉心中有些郁闷,不是说好了的无论怎么样两天后在三河口的聚仙客栈相见,难道是说路上遇见了什么困难不成?

就在段玉感到很迟疑的时候,忽然店小二过来了,恭谨地道:“这位客观,有位先生找您。”

“好!请带我去。”段玉心中一喜,脸上闪出一些兴奋。

但是当他站在那个人的面前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惊呆了,那个人从背影和身材上看去压根就不认识,李天一呢?难道发生而来什么变故不成?段玉正在狐疑的时候,那个人转过身来了。

段玉定睛一看,只见此人满面的胡须,两只眼睛凶横无比,身上穿着黑色长袍,腰间佩戴着一柄很古怪样式的剑。

精彩评论

鸿鹄这个作者很有意思,纵然写得是婚恋文,但他却是婚恋文中少有能给你一种扑鼻温馨感的作者。现在不管是婚恋文还是正常的都市类网文,越来越沾染了社会的喧嚣和浮躁,看多了这类小说,难免会让人审美疲劳,所以偶尔换换口味看看鸿鹄这类行文的书,别有一番风趣。当然,这类温馨文作者写的书也有一个特点,情节往往过于平淡啰嗦,所以是否喜欢这类小说,就见仁见智了。另外有时候暧昧写的太过,搞得读者怎么看主角都觉得主角(段玉,古塚门)有点精虫上脑,也算是本书的败笔之一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