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战国大枭》战国大枭免费阅读 by柴门犬 战国大枭历史小说

战国大枭

《战国大枭》

柴门犬 著

已完结 历史 云娘,木云 阅文集团

《战国大枭》是柴门犬所编写的一本历史网络小说,设定柳暗花明,文笔无懈可击,非常耐看。《战国大枭》主要章节节选 九原城南郊,郑宅。夜色清朗,月明星稀,庭中的鹤形石灯把这精巧的主院儿照得一片玲珑。小径上落了些红枫,还有几片顺着蜿蜒的清流漂去前院。婢女刚要上前捡拾,便被云娘唤住了,她说:“留着吧,霜叶知秋,萧瑟之景

467次点击 更新:2020-06-14 17:04:07

免费阅读
《战国大枭》是柴门犬所编写的一本历史网络小说,设定柳暗花明,文笔无懈可击,非常耐看。《战国大枭》主要章节节选 九原城南郊,郑宅。夜色清朗,月明星稀,庭中的鹤形石灯把这精巧的主院儿照得一片玲珑。小径上落了些红枫,还有几片顺着蜿蜒的清流漂去前院。婢女刚要上前捡拾,便被云娘唤住了,她说:“留着吧,霜叶知秋,萧瑟之景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九原城南郊,郑宅。

夜色清朗,月明星稀,庭中的鹤形石灯把这精巧的主院儿照得一片玲珑。

小径上落了些红枫,还有几片顺着蜿蜒的清流漂去前院。

婢女刚要上前捡拾,便被云娘唤住了,她说:“留着吧,霜叶知秋,萧瑟之景亦美。”

云娘刚行沐浴,长发如瀑般披落下来,沐发的米水中融了香膏,此时发间散着清香诱人的气息。

虽然在浴室已经烘了炭火,这会儿发梢却还是没有完全干透,晚风一吹,凉意入心。

她正坐在榭中听水,山泉叮铃,桂香比前月要淡了许多,席上铺着厚实的羊毛垫,仆人在燎炉中燃起木炭,让这庭夜多了些暖意。

木云持剑倚在对面的连廊边,远远看向水榭,目光像鸱鸮,紧紧盯视着院中任何的风吹草动。

云娘望着在水中打旋儿的枫叶出了神,嘴里念念有词:“有匪君子……如圭如璧……”

珠儿抱了件银白色的狐裘从屋里出来,这狐裘下摆为织锦,细细点缀了素色的山云纹,疏密有致,清雅大方,云娘在冬日里常披,锦衣狐裘,出尘脱俗。

小丫头绕过连廊来到水榭,跪下身为云娘披上,又对着夜空露出些怨念:“这天怎么说冷就冷了,昨日还穿着单衣呢,夫人小心别着了凉。”

云娘笑着牵了珠儿的手,拉她在身畔坐下,展开狐裘将两人一同裹着,珠儿顺势将脑袋搭在云娘肩头。

这种场景时常出现在一天快要结束了的时候,两人才能完全放松下来,卸下主仆的身份,像姐妹般地说上一会儿话。

珠儿握回云娘的手:“夫人手好凉。”

云娘笑了笑问:“克儿睡了么?”

“还没呢,刚去瞧了,正在跟乳母玩虎偶,是九原君送来的那只,还是要往嘴里送,真是什么都吃啊。”

“嗯。”云娘有些心不在焉地答应着。

“夫人,”珠儿抬起头看着她,“还在想今天的事?”

云娘轻轻摇了摇头:“他愿来的话自然会来,总该是被什么事情牵住了的……我想得再多,也都是徒增烦恼。”

“珠儿见夫人昨日与他聊诗呢,自打咱们来了九原,就再没见夫人这样愉快。”

“只有你是知道的,这确是……不得已而为的一段婚,先夫于我有恩,现在只念着克儿平平安安,终究是要一个人过的,至于其他,不再想了。”

“嗯……连他都不想了么?”

云娘沉默片刻:“……又怎会不想,像这样时常能见到,我就已经很满足了,他是尚未婚配的封君,自有王公贵女要嫁他,他若有心回京,和我牵连太多,于他是种负担,于我……也是无果的念想……”

珠儿默不作声地听着,云娘兀自说了下去,也只是说给自己听的一些话:“就算将离不介意,我也不愿他因为我而受旁人指摘。

“对这样身份的人有任何的想法都是攀附,是非分之念,可如今他又这样近了许多,我能如何……唉……控制不住地要去想他……”

云娘说着说着声音渐渐小了,不过很快又轻舒了一口气,她不会让自己被愁思困得太久。

本就是没什么希望的一段关系,今日将离没能如约来见自己,云娘心中也只是微微失落,对他的指望,其实更多还是:我想我的,他爱来不来。

一通心绪抒发出来,轻松了很多,这些就只能与珠儿讲些,旁的也无人可说了。

珠儿知道云娘没那么容易哭,或者说,她根本就没见云娘哭过。

无论是嫁给不喜欢的人,还是先东家病逝,甚至娘家遭难,主君含冤而终,夫人都不曾流过一滴泪,至少珠儿是没有看见过的。

夫人对九原君的确是陷得深了些,珠儿不知道那个石头脑袋木头脸有哪里好的。

最近见到的两次倒是话多了起来,好歹像个正常人的样子,不过这不又是给了夫人不必要的期待了么。

云娘此时抬头看看四周,院中突然安静了许多,婢女们也都还在,远远地站在水榭外面,她们听不见这里的谈话。

平时能隐隐听见些犬吠,那是离得近的一户人家养的看家护院的黄狗,夜里常吠,可今晚聊了这许久,还不曾听闻一声。

“今晚是谁值夜?”

云娘随口问了一句,她平日并不注意这些,只知道护院们都在宅子前后门,能进自己主院的护卫,不是金风就是木云,这两人每晚都轮流在寝室外值夜。

“是木云,本该是金风的,可他被人叫去邮驿了,说是收到一封检函,要他亲自去取。”

“邮驿?”云娘蹙着眉头,“邮驿不是向来只传官府公文么?是有官府的人找他?”

“人来的时候我就在旁边,金风也不太清楚,说自己除了这个宅子里的人,别的便没有认识的了,不过那人说得急,好像是很重要的事,硬是拉着金风走了。”

“那这个来通知的人是谁?既是邮驿来的,为何不直接将检函带来,一封信又不是多大的东西,天且黑了,非得金风亲自去跑一趟么?”

“夫人……这个珠儿怎么知道呀,要不等金风来了,夫人亲自问他吧,这小子指不定在外面招惹了什么姑娘,人家找上门来,以这种借口把他喊出去呢。”

云娘轻笑道:“就你机灵,金风这么老实的孩子,要是有了姑娘,我怎会不知道?你把木云喊来。”

“嗯。”

珠儿朝对面廊边的持剑少年招了招手,那少年轻身在庭中纵起,只三步便掠过池面站定在水榭中,对着云娘欠身行礼:“夫人找我?”

云娘本着八卦的心态,想从木云嘴里了解一些关于金风的消息,这两人对自己也是弟弟一样的存在,便问他:“你知道金风上哪去了么?”

“哥哥说去邮驿取信。”

木云这孩子,不开口的时候是一个冷峻英武的少年剑客,一旦开了口,嗯,那就是一个愣头愣脑的大男孩,表情也是认认真真。

“你知道有谁会给他邮信么?”

木云摇摇头:“仆不知。”

这兄弟俩没什么家长里短,从不藏事,对云娘也是有问必答,既然木云都这么说了,那就是他真的不知道。

“好啦,”云娘冲他笑笑,“今晚要辛苦你了。”

木云微微欠身作为回应,云娘又看向珠儿说:“我先回了,你去看看克儿,若是没睡,就抱到我屋里来玩会儿。”

“唯。”

云娘由木云和两个婢女陪着回到主屋,这屋子有个中庭,庭中是精心搭配的竹林小景。

而一进大门的前厅被落地彩漆屏风遮挡住视线,透出晃动的烛光火影,绕过屏风便只是个空厅,四周卷着细竹帘,中间架了燎炉。

东室为寝室,房门上绘有彩漆凤鸟,昂首展翼,是从南楚整扇运来的。

寝室分里外,外间摆了几张坐席,每晚都有婢女在这里陪夜,里间入内便是丝罗屏风,之后才是云娘的卧榻、妆案之类的寝具摆件。

榻后一抹凤雀座屏雕得栩栩如生,榻尾一口云纹衣箱典雅大方。

案上落着只素漆木雕鸳鸯盒,盒中又收着一块白玉点红凤纹玉璧。

那一点红刚好落在凤鸟的眼中,是云娘母亲留与她的,本该常佩在身,云娘不愿将此玉示人,将这传家的宝玉收了起来,偶尔拿出睹物思亲。

北室坐北朝南,是半开放式的书房,南面连通着中庭的竹林小景,又在北墙上漏得一窗,向屋后的绯红枫坡借景,南竹北枫,前绿后红,意趣顿生。

屋内架上堆了满满当当的书简,均被珠儿整整齐齐地用锦袋装好。

各家著论云娘都读过一些,心中生出点想法,但放眼周围却无人可与之交流,一通阅览过罢,也只是听风拂过竹林。

西室则住了珠儿和几个婢女,像珠儿这种级别的管家,其实可以在宅子里单独开院了。

只是她不愿意,嫌住得远了照顾不好夫人,也不真与其他婢女同住,而是在西室的里间有自己的寝室。

乳母带着克儿不住主屋,甚至也不是主院,而是住在从连廊转出去的偏院里。

克儿也许是下午在云中居的小室睡够了,这会儿被珠儿抱在怀里“珠儿珠儿”地叫着。

珠儿边走边跟他打趣儿:“知道啦知道啦,我们小公子认得珠儿对不对?”

“嗯。”克儿点点头,一脸地欢欣,“要阿娘要、要啊,珠来来来,娘啊。”

克儿知道珠儿来抱自己就是去见阿娘的,此时兴头正盛。

木云已经候在中厅门外进入了值守状态,他规规矩矩地冲两人行礼,又朝小主人挤出一个歪歪扭扭的鬼脸,逗得他尖声笑了起来。

回到寝室的时候,在外间陪夜的两个婢女向姊珠儿行了礼后,便各自到一旁去熄灯,只留下两盏照明。

珠儿见夫人正坐在榻边往那只九原君送的鹊炉中舀入荼芜,以烛火点燃后合上炉盖,很快便从鹊羽背上的细缝中飘出形态婀娜的轻烟来。

珠儿欣喜地轻呼道:“这烟缭得真好看,像跳舞一般呢。”

云娘接过她怀里的克儿,刚要与儿子亲近一下,门外便乍响起木云的怒吼:“什么人!站住!”

紧接着是男人的喝斗声,婢女的尖叫声,兵刃的交锋声,速度极快,异常激烈,似是对方来人太多……

精彩评论

当年柴门犬连载这本书的时候在很多章节后都流露出了对他当时女朋友的感激和爱慕之情,可惜物是人非,柴门犬和那个她的种种纠纷直接把他从网络大神的神坛中拉了下去,至今元气未复。不提这些,这本《战国大枭》是柴门犬所有书中我最喜欢的一本,其他情节多年后已然淡忘,只是一直对主角(云娘,木云)在跨越时空后的结合和对宿命的打破记忆犹新!时空,宿命,这也许就是我一直所着迷的东西吧....

免费章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