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风和海的对话》风和海的对话小说 免费试读 风和海的对话健气受

风和海的对话

《风和海的对话》

离枝提子 著

连载中 现代言情 齐东,林华 阅文集团

《风和海的对话》为离枝提子所编写,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南桑在樽城长大,对她而言,季怀远的生活全部都是他,和他一起度过的日日夜夜,长相厮守的日日夜夜,偶尔一个人的日日夜夜,以及满心满脑全是他的日日夜夜,有他陪伴着的日日夜夜,宁愿时间停止的日日夜夜,还有—永

358次点击 更新:2020-05-25 08:11:14

免费阅读
《风和海的对话》为离枝提子所编写,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南桑在樽城长大,对她而言,季怀远的生活全部都是他,和他一起度过的日日夜夜,长相厮守的日日夜夜,偶尔一个人的日日夜夜,以及满心满脑全是他的日日夜夜,有他陪伴着的日日夜夜,宁愿时间停止的日日夜夜,还有—永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南桑在樽城长大,对她而言,季怀远的生活全部都是他,和他一起度过的日日夜夜,长相厮守的日日夜夜,偶尔一个人的日日夜夜,以及满心满脑全是他的日日夜夜,有他陪伴着的日日夜夜,宁愿时间停止的日日夜夜,还有—永远失去他的日日夜夜。

南桑气定神闲地坐在瑜伽垫上,跟着老师的动作转换着动作,她本来不喜欢这些运动,但木流岚瞒着她帮她报了名,说是让她强身健体,她本来就抱着南郭先生吹箫的心态,所以她坐在了离教室门口最近的地方,准备随时开溜。

南桑卷了卷她带来的瑜伽垫,悄悄把门开了一个缝,然后看准时机,悄无声息地走了出去,她走到对面教室的玻璃窗前,看着跆拳道教室的盛况。

随着裁判大喝一声:“开始。”

站在台上的两人都做了个右脚蹬地髋关节向左旋转,双手握拳置于体侧的预备动作。

“哈!”那个带着蓝色的头盔的人,突然做了个前踢,右腿以髋关节为轴屈膝上提,向前顶,小腿以膝关节为轴快速向前上方踢出,没想到红色头盔的人身子一偏,右脚蹬地右腿以髋关节为轴屈膝提起,左脚以前脚掌为轴外旋180度,髋关节向左旋转,右腿以膝关节为轴向前蹬伸,右脚快速向右前上方直线踢出,狠狠地还了蓝色头盔的人一个侧踢。

蓝色头盔捂着被踢到的膝部,痛苦的呻吟一声,南桑看到这里,不自主地咽了口唾沫。

很快,蓝色头盔很快地就又站了起来。

蓝色头盔转身后腿后撤背对对方。重心后移至左脚右脚蹬地后屈膝提起,右脚贴近左大腿,两手握拳置于胸前;随即左脚蹬地伸直,右脚自左大腿内侧向后方直线踢出,力达脚跟。踢击后右脚沿原路线快速收回,成实战姿势,同样的侧踢还给红色头盔。

蓝色头盔的人居高临下地看着对手,他解开了头盔,跳下了擂台,向着门口走来。

“嗨,桑桑,我们又见面了。”

南桑看着左江一脸欠揍的表情,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没有回答他。

“桑桑,”他看着对面,醺醺然的南桑,是极美极美的——小麦色的肌肤,眉眼明丽,一对大大的眼睛,黑白分明,对着他眨眼的时候,像是星星在闪烁……他心随着她眨眼的频率,一跳、一跳。南桑今天来练瑜伽,头发松塌塌地绑在头顶,从左江的角度看去,可以看到她细腻白皙的脖颈以及她额头上的细小的汗珠,他转开眼,说:“要不要来练跆拳道?”

南桑心里早就痒痒了,加上左江的一个建议,她更是全然忘我了。

南桑和左江先站在垫子上互相鞠躬行礼,然后握紧双拳,摆好架势,同时大喊一声,向对方展开攻击!

“呀——!”

“嗨——!”

两个人的身影交叠在一起!

光影重叠中。

腾空而起的左江,双腿如闪电般向还未来得及出脚的南桑踢去,南桑下意识地闭上了眼,接受迎面而来的疼痛,但是半晌她也没有感受到那份疼痛,她睁开了一条缝,却发现左江只是保持着进攻的姿势,双腿却并未落下,他好笑地看着南桑,说:“桑桑,我怎么舍得让你受伤呢。”

南桑讪讪地把手套扔掉,走下了台,坐在一旁的休息椅上,气鼓鼓地看着左江,说:“我只是黄带,你却是黑带,你这是胜之不武。”

左江听了,嗤嗤地笑起来。笑声一断一续,“要不要我教你练?等到你也拿到了黑带,我们再一较高下,怎么样?”他把矿泉水递给她。

歪打正着,南桑正想找教练的时候,他就自己送上门来了,不要白不要。

南桑带着左江来到了她的“解忧”小酒馆,看着左江一脸震惊的样子,嗤嗤地笑了,左江在一张木梯子上坐了下来,他看着她,走过来,将酒瓶放在木梯上,一时间,两人只是看着这个漂亮的酒瓶那圆润的水滴形状的瓶身,都没有说话。

左江在吧台取了一个启瓶器,慢慢的,将软木塞拔出来,动作很轻。他把酒往醒酒器里倒。

“留着点儿……”南桑叫道。

他没听,一瓶酒,通通的倒了出来。红褐色的液体,带着一股葡萄的香气,混着些许木香,还有一点初开瓶时的酸涩感……

“我的小酒馆,还不错吧。”南桑满脸得意地说,“不过,可惜了,下次你应该晚上来,不像现在这样冷清清的。”

南桑挽了一下衬衫袖子,露出纤长的手臂。手里的酒杯举起来,她大口的喝着。漂亮的酒液,随着她的吞咽,进了她漂亮的喉。“哎……我啊……我以前,要是和他吵架,我……就一招儿。”她的脸,呈绯红色。

左江不知道是哪个“他”。她心里,还有哪个“他”。

“哪一招?”

“砸他的酒啊……他最心疼什么,我就毁什么。”她笑。迷迷糊糊的。似乎听得到那清脆的声响。专门往地板上丢,坚硬的岩石,有尖角的,对准了,狠狠的砸过去,没有不碎的……他会气的跳脚。”

“桑桑……忘了他吧!虽然我并不知道你的那个他是怎样的,但是他能让你痛苦,就说明他还不够爱你。”他看着。

“忘了……”她低低的说,嘴角的笑在加深,眼里的泪不断涌出,她看不清眼前……这究竟是谁?她不知道……迷糊了。“是啊,你说的对,他不爱我,从来没有……”

他只是看着,看着,她的眼睛,她的眼睛……她也看着他,耳边是酒馆里悦耳的音乐,轻灵舞动的声音……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在一节一节的绵软下去,热度却在一节一节的升高。

鬼使神差的,她的手臂伸过来,绕到了他的颈上,将他拉近。

“你喜欢我的,是不是?那你爱我吗?”

他眼中闪过一道锐利的光。

她还没有来得及意识到,也根本没有能力再意识到,他凶狠的吻,便袭了过来……

……

凯旋门大酒店的大堂,林华远远就看见一个身形魁梧的男子正站在酒店门口东张西望的,此人正是齐东。

林华停好车走上前去,冲齐东打了个招呼。“这么快就到了,够爽快!”齐东拍了拍林华的肩膀,“走,到三楼,我已经定好包间了。”

林华淡淡一笑,随着齐东进酒店向着楼上走去。

林华随齐东进入包间,包间里却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个身影,齐东自然能猜到林华心中的顾虑,他又笑着说道:“远哥本来要亲自登门去请季总的,但又怕太唐突了,所以才委托了。季总不会见怪吧?”

见对方如此淡然,林华便也稳稳地回道:“齐老板言重了。你做东,我吃饭,有什么唐突不唐突的?刚好季总在美国出差,得意交代我,要我照顾你周到,只要有缘坐在一起,大家都是兄弟。”

齐东哈哈一笑:“我就说了吧,季总是个爽快人,他的手下肯定也是个爽快人!来来来,快进屋坐下聊。”说话间他已揽住林华的肩头,引着后者往餐桌走去,俨然像是半个主人一般。

那包间奢华气派自不用说,房间的中心位置摆了张直径足足有四米的大圆桌,但桌面上却只陈着两副餐具。

几个精干的小弟早已在包间内候伺着,见到二人进来,便齐刷刷地鞠躬高呼一声:“大哥好!”

齐东对那些小弟瞧也不瞧,一指餐桌中间的贵宾席位:“阿华兄弟,请上座。”

林华淡淡回了句:“齐老板客气了。”走上前泰然坐好。齐东自己则坐在了林华左手边的主陪位置。

齐东又冲小弟们招招手:“把菜单拿来给阿华兄弟看看。”

一个领头的小弟连忙凑过来,恭恭敬敬地把菜单递到了桌前。林华却不伸手去接,只说了句:“不用看了,客随主便。”

小弟的动作僵在了半途,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好求助似地看着齐东。齐东倒也不再谦辞,一摆手道:“那就由我来安排吧。”小弟便收了菜单,转而把自己手里拿着的点菜用的纸笔交给了齐东。

齐东对林华解释道:“他们都知道我的习惯。我点菜从来不看菜单,只是写几个想吃的菜,交给后厨去做就行。”一边说一边拿起笔刷刷刷地写了起来。

他写得很快,不一会就把下好的单子交还给小弟,嘱咐道:“让后厨抓紧做,快点上菜。”

小弟利落地回了句:“明白。”

片刻后便有服务生把四碟冷菜摆了上来,另有小弟给两人斟上美酒。

齐东率先端起了酒杯:“感谢阿华兄弟光临,别的先不说,这杯酒我敬二位,干了!”言罢便一饮而尽。

林华也端起了自己面前的杯子,虽然没说什么话,但是酒倒也喝得爽快。立刻便有小弟上前续了酒,齐东毫不停歇,紧接着又举起了第二杯。按照酒场惯例,这第二杯酒主人就该提起些话题了。

“这些年我和远哥都在江城,所以和季总还有阿华兄弟走动的不多。所以今天我特意摆下这桌酒,请阿华兄弟过来聚聚。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兄弟之间多,以后相互间好有个照应。”说完这番话之后,他一仰脖子,将这第二杯酒又倒入了腹中。

林华依旧跟着喝酒,却依旧沉默不语,齐东见气氛有些冷,便放下酒杯,干脆直愣愣地把话向着对方抛了过去:“阿华兄弟,你觉得呢?”

林华把空杯子捏在手中把玩了片刻,终于开口道:“相互照应当然是好。远哥在江湖上待的时间比季总我们都大,可得好好提携提携我们这两个小兄弟。”

齐东听出林华话里有话,他只是例行公事般微微一笑,等待对方的下文。果然,林华便又继续说道:“今天上半年季氏集团会拍下江城的那块地皮。等地皮到手之后,在工程运作方面,还请远哥和齐老板多多指教。毕竟我们季氏集团一直在樽城,不能在江城如鱼得水,好多事情都还缺些经验。”

齐东舔了舔嘴唇,陷入了沉默之中,本来这次他们约季怀远,正是要洽谈那块地皮的事宜。没想到林华不等他们提出来,便抢先一步展现出对那块地皮志在必得的气势。这一下就反客为主,反倒让齐东不好开口了。

齐东不愧是跟在远哥身边的人,很快他就恢复了脸色,精神为之一振,趁热打铁抛出了自己的算盘:“如果我们两家联手起来,局面就大不一样了。”

林华微微眯起眼睛:“怎么个联手法?”

齐东迎着林华的目光,说:“不瞒你说,本来这块地皮,远哥就是可要不要的,如果远哥助你们季氏集团赢得了这块地,还望你们能帮我们顺利开展在樽城的业务。”

这番话终于彻底暴露了齐东和远哥的野心:他竟是要通过这个联合去挖季氏集团在樽城的墙角,最终实现将季氏集团一口吞并的目的。

精彩评论

现代言情小说题材不断推陈出新,就算是本身应该较严肃的小说,现今也演变成了各种恶搞娘化和变身,让人脑洞打开;但如果溯本求源,这本《风和海的对话》可以算是此类文的鼻祖了,荒诞不经的语言,恶搞的手法,实在让人忍俊不禁;同时由于作者(离枝提子)本身恶搞太过,加之肚子里笑料的不可持续和较稚嫩的文笔,看到后面难免会让人感到审美疲劳;不过不管怎么说,这毕竟是十年前的小说,在那个吃地瓜都能吃成大法师的坏境里,《风和海的对话》的创新确实难能可贵,所以本次点评我给这本书打三颗星。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