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慧心兰质》惠质兰德 健气受 慧心兰质LOLI

慧心兰质

《慧心兰质》

木夜心 著

已完结 穿越 刘惜梦,王礼 互联网

此回本人推送给各位网友们木夜心原创作品《慧心兰质》,主要角色是刘惜梦,王礼,文笔稳重情节引人,相信各位闹书荒的书迷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精彩内容试看 谋倾天下(木夜心)楔子刘惜梦望着病床上的王礼,她的眼泪就止不住地往下流,两年前的那一幕,她仍然记忆犹新,对她而言,放佛就是刚刚发生的。那天是恋人节,刘惜梦和王礼相约在公园门口见面,当她到达目的地时,王

319次点击 更新:2020-04-20 13:01:01

免费阅读
此回本人推送给各位网友们木夜心原创作品《慧心兰质》,主要角色是刘惜梦,王礼,文笔稳重情节引人,相信各位闹书荒的书迷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精彩内容试看 谋倾天下(木夜心)楔子刘惜梦望着病床上的王礼,她的眼泪就止不住地往下流,两年前的那一幕,她仍然记忆犹新,对她而言,放佛就是刚刚发生的。那天是恋人节,刘惜梦和王礼相约在公园门口见面,当她到达目的地时,王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谋倾天下(木夜心)

楔子

刘惜梦望着病床上的王礼,她的眼泪就止不住地往下流,两年前的那一幕,她仍然记忆犹新,对她而言,放佛就是刚刚发生的。

那天是恋人节,刘惜梦和王礼相约在公园门口见面,当她到达目的地时,王礼已经到了,手中捧着一大束她最喜欢的百合。王礼和她打了招呼后,忽然毫无征兆地当着所有人的面朝她单膝跪下,神奇地变出一枚钻戒,向她求婚。四周的人开始发出羡慕的感叹声。刘惜梦觉得自己好像身在梦境一般,完全出乎她的意料。在王礼真诚的目光中,她含泪答应了。

刘惜梦和王礼已经认识三年了,恋爱两年,虽然他们才刚毕业半年多,但是早就有结婚的打算了,双方父母都很认可这桩婚事,相对朋友、同学们的毕业季等于分手季,同城的刘惜梦和王礼幸运得多,他们的爱情经过父母、工作等等的考验,最后终于要步入婚姻的殿堂了,所有人都会祝福他们的。

抱着花,刘惜梦觉得自己还是很激动,她收起以往的大大咧咧,有些害羞地说:“真是太突然了,我怎么也想不到你这么有勇气,在公园门口向我求婚。”

“为了你,我当然有勇气,这下你就不会总羡慕别的女孩子有男生在大庭广众之下求婚了,你也是最幸福的了。”

“有了你,我已经是最幸福的了,就算你什么都不做,我都很满足。”

“亲爱的,你真好。”这时,王礼忽然看到有人在卖棉花糖,而且是彩色的,他立即放开刘惜梦的手,说:“你看,那边有卖棉花糖,你喜欢的彩色哦,等着啊,我去给你买。”

看着马路上各种各样来来往往的车,还有拥挤的人群,刘惜梦摇摇头道:“不用了,你别去,我不想吃。”

“没关系,你在这儿等着,三分钟,我马上回来。”

不等刘惜梦说什么,王礼已经走入人群当中,她只能跟随着王礼的背影,但是不到片刻,王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中有些莫名的不安,眼神也在人群中快速搜索着王礼,但是都失败了。

三分钟早已经过去了,王礼的声音依然不知所终,刘惜梦开始担心了,这时,很多人向左上角的方向走去,她顺着那边看过去,发现好多人集中在一块儿,大家还在交头接耳说着什么。刘惜梦意识到,那正是王礼消失的方向,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强烈,她开始迅速地跑向人群中。走到那后,拉着一个和她年纪差不多的女生就问:“请问一下,发生什么事情了?”

“你不知道啊,出车祸了,那个人被撞得血肉模糊啊,好像有人打了120,也不知道死了没有……”

刘惜梦再也听不下去了,她爬开人群往里面钻,当她来到最里面时,发现地上已经变形的棉花糖,还有伤者受伤戴着的红绳——今年是王礼的本命年,红绳是她特地给王礼买的,还是她亲手戴上去的——她手中的百合花“啪”得一声摔在了地上,扑在地上的王礼身上,大哭起来,“礼,你别吓我呀,你会没事的,礼,和我说说话好不好?你是在和我闹着玩儿吧,快起来,不然我生气了,王礼——”

救护车很快就来了,到医院后立即把王礼推进了手术室,肇事司机也很主动地支付了医药费,尽全力救治王礼。但是,经过八个多小时的手术后,刘惜梦被告知,王礼的大脑受到重创,或许再也醒不过来了,也就是说,王礼成了植物人。

得知这个消息时,刘惜梦大哭起来,然后昏了过去。再度醒来时,她开始接受这个事实,从此每天都在医院、家、公司三个地方来回奔波。一开始,她的父母也没有说什么,但是时间长了,王礼压根儿也没有醒来的迹象,父母开始劝她另外找个男朋友。想不到刘惜梦竟然以绝食来抗议,她的父母就再也不敢说些什么了。

每次看着王礼那张苍白的脸,刘惜梦就一边和王礼说话,一边安慰自己,王礼一定会醒过来的,世界上不时有很多植物人在爱人的感化下康复的例子吗?只要王礼还在呼吸,不管多久,即使是一辈子,她都会坚持下去的。

就这么过了一年多,连王礼的父母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刘惜梦已经二十五岁了,年纪也老大不小了,儿子躺在医院里,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这么老是耽误人家姑娘也不好,所以劝刘惜梦不要再管王礼了。

然而,刘惜梦却哭着说:“王礼是因为我才变成这样的,我怎么能够忘恩负义,弃他而去呢?再说了,王礼也已经向我求婚,我也答应了,从那一刻起,我们就已经是夫妻了,只是差个证而已。丈夫还没有去世,妻子怎么可以改嫁?所以爸爸妈妈,你们不用再劝我了,我知道你们是为我好,但是,我是不会离开王礼的。”

从那次以后,刘惜梦变得理智了,她不再总是对着王礼掉眼泪,因为她怕王礼伤心,也不再说些不高兴的事情,而是把两个人甜美的回忆讲给王礼听。她始终坚信,总有一天,王礼会亲口对她说:“老婆,我们去把证儿领了吧。”

回想着这两年,刘惜梦觉得一点儿也不真实,但是,王礼确实真真切切地躺在病床上,他不会说话,也不会睁眼,只是缓慢地呼吸着。即便这样,刘惜梦依然认为,只要握着王礼的手,她就握住了世界最好的幸福。

正当刘惜梦陷入回忆时,王礼的心率突然发生了异常,她发现波浪线竟然开始变成了直线,已经很久没有哭的她顿时惊慌失措起来,大哭着喊叫着医生,然后呆呆地被护士给推了出去,然后透过门上的小窗户看着病房里医生护士忙碌的身影。

“神啊,请眷恋眷恋我吧,只要王礼可以醒过来,我什么都愿意做,我什么代价都可以付出,所以不要把他从我身边带走好吗?我需要他,请你了。”

然而,医生和护士不到五分钟就出来了,刘惜梦紧紧拉着医生的手,发了疯似的叫道:“为什么这么快就出来了?王礼呢?他怎么样了?你们为什么不去医治他?为什么?快点进去,快啊……啊不,你们出来了,就说明王礼已经没事了,是不是,是不是这样?”说着,刘惜梦就往病房里走去。

可是走到一半,她听见一个医生对王礼的父母说:“死亡时间是,十八点二十七分……”后面说了什么她已经完全听不见去了,只觉得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王礼的葬礼刘惜梦没有出席,她只是成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吃东西,不换衣服,不梳洗,即使饿了,也只能勉强吃一点流食。不过一个礼拜,本来就因为照顾王礼而体重急剧下降的她,就瘦成了皮包骨头。再这样下去,她的身体就要坚持不下去了。虽然她的父母看着着急,但却毫无办法。

“王礼,王礼,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为什么要离开我?你快点回来,要不然的话,我就去找你,你这个大混蛋!”刘惜梦念念有词,她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脑袋都有些模糊了。

忽然,刘惜梦觉得眼前有点刺眼,她一开始是用手盖住眼睛,然后,慢慢地把手移开,看见一个人正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王礼?”她以为自己看错了,但是,那的确是王礼。

刘惜梦立即坐了起来,笑着流出眼泪,“礼,你终于回来找我了,我还以为你再也不要我了,礼,快过来,让我好好看看你,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每时每刻、每分每秒,我都在想你,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对不对?”

只是王礼还是站在一旁,一动不动,只是看着刘惜梦微笑。刘惜梦只好站了起来,朝王礼跑去,然后用力地抱住王礼,“真的是你!是你,王礼,我熟悉的王礼,我好高兴,真的好高兴,两年了,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高兴过!”

“惜梦,你听我说,我已经死了……”

“放屁,胡说八道,你怎么会死呢?你看,你还好好地站在我面前,在和我说话,你怎么可能死了呢?别和我开玩笑了。”刘惜梦的声音逐渐温柔下来。“我们明天就去把结婚照领了吧,怎么样?”

“我是说真的,现在的我,只是虚幻的,我是真得已经死了。”王礼怕刘惜梦又打断他的话,所以他用手轻轻地捂住了刘惜梦的嘴巴。“你好好听我把话说完,在这之前,不要插嘴,好吗?我是真的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可是,我感受到你的悲伤,所以被你召唤回来。看着你这个样子,我好心疼,梦,不要再折磨自己了好吗?看看你,都变成什么样了!答应我,好好吃饭,好好生活,再找一个比我更好的男人,可以吗?”

刘惜梦用力地摇着头,“不可以不可以,当然不可以!王礼,你敢离开我!你曾经说过的,绝对不会离开我,所以我不允许,绝对不能离开我!你说过的,你感受到我的悲伤所以才会回来,那么,我每天都悲伤,你是不是就能每天都回来看我呢?那么,我不要改变,我就要这样,就是让你心疼,让你放不下我,然后我才能每天都看见你。”

“你……唉,这又是何苦呢?而且,我又不是随时都能回来,这或许是唯一的一次。”

“为什么?既然这样的话,我就跟你一起去,我要永远和你在一起。我们以前说过的,不离不弃,生死相依。礼,你等着,我马上就来找你。”说着,刘惜梦推开王礼,从收纳盒中拿出一把剪刀,对着自己的手腕,兴奋地朝着王礼,“只要十分钟就好了,你就在这儿等我,哪都不要去!”

王礼看着几近疯狂的刘惜梦,他知道刘惜梦是说得出做得到的,看来,他这次是来错了。不管怎么样,也得阻止刘惜梦疯狂的行为。“等等,惜梦,你真得那么想要和我在一起吗?那么我告诉你,不要,不要这样,我有更好的办法。”

“是吗?”刘惜梦立即忍了剪刀,激动地快要透不过气来了。“你快说,是什么办法?快告诉我!”

“去不同的世界,找相爱的人,取其中一个人的真心,你只要搜集六颗真心,然后回到这里,我就能活过来了。”

“是真的吗?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呢?那么,我要去什么样的世界呢?找怎么样的真心啊?你快点告诉我呀!”

王礼叹了口气,他不知道自己将这个办法说出来是不是正确的。“相爱的人,就像我们一样,即便面临死亡,也不要和对方分开。至于什么样的世界,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你会去到那里的,我会用我的力量带你去,但是,你要明白,我只能送你去六个不同的地方,第六次,我会耗尽自己的力量,如果你没有把六颗真心搜集好,我们就再也不会相见了,明白了吗?”

“嗯,放心好了,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那么,在这之间,我们还会见面吗?”

“不会了。不过,要是没有了真心,那个人会死,你要想清楚。”说着,王礼就渐行渐远了,他望着刘惜梦逐渐模糊的脸,希望善良的刘惜梦会明白他的苦心。

“不要,不要,礼,不要走,不要离开我……”

刘惜梦大叫着醒了过来,睁开眼睛,什么都没有,她才意识到,原来刚刚只不过是一个梦,王礼,是真的再也回不来了吧!想到这里,刘惜梦不禁又流出眼泪来,但是,等等,这是哪儿?她怎么会睡在树林里呢?这也太奇怪了吧!

难不成……

刘惜梦想到梦里面王礼和她说的话,这一切,该不会是真的吧……她忽然不知道改如何是好,如果是真的话,那么,她现在是在一个怎样的世界呢?她感到恐惧,不知所措,偌大的树林,不见一个人影,叫她完全迷失了方向。

这时候,一阵脚步声响了起来,刘惜梦害怕地躲在了一棵大树后面,但是,她还是被发现了,那个人男穿着奇怪的衣服,头发也是长长的,难不成,她来到几千年前的世界了吗?王礼说的都是真的,他真得可以再活过来,这,这真是太好了!

“你……”

发现砍柴人那么看着自己,刘惜梦才发现自己实在是太不合时宜,她身上的衣服,还有披散的头发,完全不能被人所理解,但是没有关系,在自己那个世界,穿越题材的小说和电视她看得不少,知道该怎么回答。于是刘惜梦做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我是从很遥远的地方逃到这里来的,我的家乡闹饥荒,所以……请救救我吧大哥,求你了!”

本来刘惜梦就因为悲伤过度,体重大减,再加上好几天没有吃东西,已经面黄肌瘦了,所以说闹饥荒也不会有人怀疑的。砍柴人心眼儿好,于是把刘惜梦带回了家,又让妻子给她准备了简单的衣服,她就暂时住了下来。

六颗真心相爱的心,要去哪里找呢?大哥大嫂的吗?刘惜梦用力摇摇头,不说他们俩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根本就没有感情而言,在一起只是因为和义务,就算他们真心相爱,可他们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怎么可以痛下杀手呢?要不,再等一段时间,看看周围有没有这样的人吧。

一天清晨,刘惜梦和砍柴人的妻子去集市买东西,走到城门下的时候,发现一张告示,虽然砍柴人不会认字,但是刘惜梦会,繁体字她也多少看得懂,于是便拉着大嫂挤了进去。“大嫂,是太子宫选丫鬟的。”

“是吗?选丫鬟而已,怎么会特地贴告示呢?”

“上面说是晨妃想要从民间挑选丫鬟,所以就贴告示了,上面的字我也不是全部认得,大概就是这样。”刘惜梦说着,忽然笑了起来,“这不就和选妃一样吗?”

“嘘——你可小点声儿,要是让别人听见就惨了,那个晨妃据说可凶了。”

“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呀?”

“你刚刚来,可能不知道,太子呀,可宠着这个晨妃了,她要什么就给什么,晨妃呢,总是恃宠而骄,底下人都不敢得罪她。所以呀,你说话还是小心点。”

看来这个晨妃不是什么好东西了,太子不管不问,和晨妃是狼狈为奸,刘惜梦心中不由得打起了如意算盘。“大嫂啊,这么看来,太子之所以这么由着晨妃,一定是很爱晨妃了,他们俩估计是郎情妾意吧。”

“我们哪能知道那些,不过太子对晨妃应该是很喜欢的吧,晨妃嫁进太子府也有三年了,还能这么得宠,估计也就是太子喜欢她吧。”

“这样啊!”刘惜梦的打定主意,再次人群中挤去,一边对大嫂说:“大嫂,太子府的待遇应该很不错,我决定去试试看,说不定能被那个晨妃选中呢。你回去吧,和我大哥说一声,感谢你们长期以来对我的照顾,如果有机会,我一定好好报答你们。”

“妹子,别呀,那些个地方,哪是我们这些人能够去的,还是老老实实比较好呀!”

可是刘惜梦哪听得进这些话,她觉得与其花时间去找真心相爱的人,还不如坐收渔翁之利,现成的恩爱夫妻摆在眼前,哪能错过?再说了,要她向普通人下手,她还不忍心呢,自古以来就当官的句没有几个人好人,何况是太子,这个晨妃又是那种人,死不足惜,就是他们俩,没跑了!

刘惜梦向官差报了名,官差看她模样还可以,就把名字给登记了,然后带到一间屋子让她等着,等到快天黑的时候,屋子里已经有几十名女子了,大部分都是十五六岁的样子,十七八岁的只有几个,而和她年龄相仿的,则更是少之又少了。

刘惜梦不由担心起来,三十多个人,晨妃只要一个丫鬟,比现代考公务员的几率还低一些。这些女孩子个个貌美如花,又是豆蔻年纪,原来还以为自己很年轻,想不到来到这个奇怪的地方,她已经是大龄剩女了。照这样的情形看来,落选的可能性很高呀。但是既然来了,也只能咬着牙齿撑下去了。

天黑后,官差把这些女孩子分成几波人,让她们进入马车内,然后驾着马车开始走了。刘惜梦心里忐忑,看其他的女孩子,她们的表情也差不多,谁都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紧紧地攥着手帕。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马车停了下来,刘惜梦等人从马车上下来,他们站在一间屋子前面,被要求列队站好,三十五个女孩,一共站了五排。刘惜梦因为个子中等,所以站在了第三排的第五个位置。

这个时候,屋子的门打开了,一个穿着华丽的女人在众人的拥护下走了出来,一个官差大喝道:“这是晨妃娘娘,还不快跪下!”同时,他和另外几个官差快速跪了下来,口中喊着“娘娘金安”。

刘惜梦看着大家都跪了下来,她也跪着,低下头一动不敢动。但同时又止不住好奇心,小心翼翼地用眼角余光观察着晨妃。晨妃长得确实漂亮,这让她有些羡慕,明明年纪和自己差不多,相貌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只见晨妃朝官差点了点头,官差站起来,喊道:“把头都抬起来,让娘娘好好看看。”

刘惜梦只得把头给抬了起来,以前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还会遭遇这种事情,竟然给这种女人跪下,太憋气了!但是没有办法,现在的形势让她不得不这样做,否则说不定就脑袋落地了。

晨妃向前走了几步,对着几个人头指了指,官差好像是她肚子里的蛔虫,点点头,对这几个女孩子说:“你们,可以走了。”

那几个女孩子脸上立即露出失望的表情,不甘心地站了起来,在一个丫鬟的带领下,离开了这里。刘惜梦发现,那几个女孩子长得都很不错,还以为留下来的就是她们期中的一个呢。看来这个晨妃就算再漂亮,也对年轻貌美的女孩子有所忌惮。

这时,晨妃又指了指另外一些女孩子,官差再次点头,让她们离开。和上一批离开的一样,她们不甘却又失落。

最后留下来的只有不到十五个人,刘惜梦发现,最漂亮的和最丑的都走了,现在就只剩下她们这些既不漂亮又不丑的女孩子了,究竟会选谁呢?好紧张,比考完试老师报成绩的时候还要紧张!

晨妃绕着这些女孩子走了几圈,最后停在了刘惜梦面前,“听说你也姓刘?”

“是的。”刘惜梦不知道这个晨妃在想什么,古代好像有很多达官贵人很忌讳别人跟他们同名同姓,不会就是因为这样,这个晨妃要把她给杀了吧!刘惜梦不禁害怕起来,千万不要让这种悲剧发生在她的身上呀,就算是和刚刚那几个女孩子一样也好呀。

“叫什么名字?”

“刘惜梦。”

“刘惜梦,就是你了。”

啊!刘惜梦没有反应过来,晨妃说得是自己吗?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她不仅仅没有因为和晨妃同姓被杀,反而让她顺利进入太子宫,真得太出乎意料了。

这时,晨妃身边的一个丫鬟颐指气使地说:“还不快多谢娘娘恩典?”

刘惜梦立即把头叩在地上,细声说道:“奴婢多谢娘娘。”

只是晨妃什么都没有说,一转身子,向屋子里走去,留下刚刚说话的丫鬟。而其他人,则都被带出去了。

“你,跟我进来。”

刘惜梦走在那个丫鬟身后,低着头,“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姐姐?”

“我叫红梅。”红梅的性格和晨妃很像,脸上带着对下人的不屑,似乎多说一句话都让她们感到厌烦。

但是刘惜梦还是喊了句“红梅姐姐”。她跟着红梅进入屋子里面,晨妃就坐在正中央,红梅丢下她一个人,走到晨妃的身后。刘惜梦不敢环视屋子,但她知道,这里面必定是金碧辉煌的,和之前在大哥大嫂家住得完全不一样。

“红梅,叫大家都出去。”

“是。”

看着丫鬟一个个往门外走,刘惜梦有点不知所措,她只不过是一个新进的丫头,晨妃和她说话,竟然要屏退左右,这也太大题小做了吧!这个晨妃,到底是想干什么呢?可是就算她心中有千万个问题,在这种情况下也不敢多嘴一句。

门关好后,晨妃缓缓地开口了,“我就长话短说,本来这太子宫的丫鬟奴才已经够多了,根本不需要再从外面找一个。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避人耳目。再过几个月,太子就要迎娶太子妃了,我这么大费周章地选丫鬟,也是在为太子做事,有个人好好伺候太子妃,也好让太子没有后顾之忧,好好地处理国事。”

什么啊,原来晨妃并不是太子妃,那她,不就是个侧妃吗?真是奇怪,太子还没有娶正室,怎么就有侧妃了呢?而且,听晨妃的意思,她是要我去侍奉太子妃,这不合常理呀。一般而言,女孩子出嫁,不都是有陪嫁丫鬟的吗?哪还轮得到我?但是刘惜梦也只能这么想,具体的意思,还得让晨妃自己说。

“你呢,要机灵点儿,太子妃没有在宫中住过,总是有些不适应的,她要有个什么需要,一时半会儿满足不了,你就来告诉我。我好歹在这里已经生活了三年了,多少熟悉些,太子妃需要的东西,我还是能帮上点忙的,照顾太子妃,也是我应该做的事情。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说着,晨妃慢慢地抿了口茶。

刘惜梦总算听懂晨妃的意思了,嘴上说得那么好听,实际上,不就是想要掌握即将到来的太子妃的一举一动吗?而她刘惜梦所要做的,就是充当这个传信人,说的不好听,就是卧底、间谍!想不到这个女人的心计还挺重。来这里之前果然和自己想得一样,宫里的女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奴婢听明白了。”

“那就好,看你的模样,长得也还算灵巧,希望你做事利索一点儿,不要给我惹出麻烦来。不然……”

刘惜梦知道晨妃想要说些什么,她们这些人,可是将丢车保帅的方法运用得炉火纯青的。“奴婢会万分小心的,而且,娘娘只是教导我要好好服侍太子妃,其他的奴婢什么都不知道。”

“好,好,很好,我果然没有看错人。红梅,吩咐下去,给惜梦准备一个房间,然后你亲自教她宫中的规矩。”

“是,娘娘。”

“你,跟我走。”

刘惜梦不得不跟着红梅后面,她心中恨得牙痒痒的,这个晨妃实在是太目中无人了,竟然对自己这么颐指气使的,妃子了不起吗?等到确定你和太子的确是真心相爱的,说不定哪天你那颗心就是我的了,看你还能得意多久!

在这一个月里,刘惜梦每天必做的事情就是跟着红梅学习那些礼节,怎么下跪,怎么叩首,怎么站立,怎么端茶……就连睡觉都有严格的规定,似乎只要或者,呼吸的节奏都得掌控好。刘惜梦都快疯了,她庆幸自己在这里待不了多长时间,否则真得要不顾一切杀掉晨妃,好快点逃离这个地方!

精彩评论

木夜心这个作者很有意思,纵然写得是穿越文,但他却是穿越文中少有能给你一种扑鼻温馨感的作者。现在不管是穿越文还是正常的都市类网文,越来越沾染了社会的喧嚣和浮躁,看多了这类小说,难免会让人审美疲劳,所以偶尔换换口味看看木夜心这类行文的书,别有一番风趣。当然,这类温馨文作者写的书也有一个特点,情节往往过于平淡啰嗦,所以是否喜欢这类小说,就见仁见智了。另外有时候暧昧写的太过,搞得读者怎么看主角都觉得主角(刘惜梦,王礼)有点精虫上脑,也算是本书的败笔之一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