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贫民窟少女》贫民窟少女的赚钱路经 GV 贫民窟少女弱受

贫民窟少女

《贫民窟少女》

草右言寺 著

连载中 浪漫青春 关小羽,李文哲 阅文集团

经典创作《贫民窟少女》由草右言寺新写的浪漫青春类型的新篇,内容中的主要角色是关小羽,李文哲,主线精彩,可以看一下。精彩片段试读:茶店过了用餐高峰,大家都可以闲下来放松一下神经。李叔在旁悠闲地吞吐起烟圈。萍姐和吴姐则偷闲在一旁桌上喝起了下午茶。关小羽百无聊赖,挥着苍蝇拍有一下没一下地打着苍蝇,又忍不住念叨:“李叔,你少抽一点烟啦

530次点击 更新:2020-03-24 19:11:15

免费阅读
经典创作《贫民窟少女》由草右言寺新写的浪漫青春类型的新篇,内容中的主要角色是关小羽,李文哲,主线精彩,可以看一下。精彩片段试读:茶店过了用餐高峰,大家都可以闲下来放松一下神经。李叔在旁悠闲地吞吐起烟圈。萍姐和吴姐则偷闲在一旁桌上喝起了下午茶。关小羽百无聊赖,挥着苍蝇拍有一下没一下地打着苍蝇,又忍不住念叨:“李叔,你少抽一点烟啦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茶店过了用餐高峰,大家都可以闲下来放松一下神经。李叔在旁悠闲地吞吐起烟圈。萍姐和吴姐则偷闲在一旁桌上喝起了下午茶。关小羽百无聊赖,挥着苍蝇拍有一下没一下地打着苍蝇,又忍不住念叨:“李叔,你少抽一点烟啦,要保重身体哪!”

李叔长吸了一口,将手中的烟蒂在地上摁熄了:“知道啦。但戒烟这种事情要慢慢来,急不得哟。”

果然,这天底下的烟鬼借口都一样。

忽听得有桌客人谈论的十分热闹,大概是关于房子的话题。

一人说:“这前面又有个楼盘马上要盖起了。”

一人答:“是呀,均价要两万块一平,吓死个人。”

又一人感慨:“买得起的人不嫌贵,嫌贵的人他买不起呀。”

关小羽抬头望,不知何时起,这四周的楼盘由远及近如雨后春笋般破土,拔地而起,渐渐形成了包围之势。只有她所在的这片小区域尚且蛰伏未动。就像她们社区的名字“井下”一般,俯卧在地。她深吸了一口气又吐出去,有种说不清楚的怅然。

客人继续着话题:“听说拆着拆着就要轮到我们这里啦。”

“那几十层高的楼还真是住不惯,这些老街坊也不知还能不能看得见。”

“关键是,以后这小茶店上哪儿找。那伊面汤还是不是这个味儿啦。”

“还没个准信儿。要拆也没那么快,这茶呀,能喝一天是一天。”

天已经黑了下来,四下无人。关小羽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路灯拉长了她的身影。她把手里的小推车放在一旁,对着那影子做了一个大力水手吃完菠菜的动作,那影子瘦弱却高大。

打开门的时候,发现李悟和李文哲都在,他们坐在沙发上,面对一台笔记本电脑。距离近在咫尺,热络地聊着什么。见关小羽回来,李文哲忙说:“阿羽,今天这么早啊?”

“还用说,一定是摆摊又不怎么顺利。”李悟接道。

关小羽故作轻松:“今天累了,想休息一下。”

“这就对了嘛。”李悟倒了一杯水递过来:“热水器已经修好了,要不要洗个澡放松一下。”

关小羽接过水,一仰头就下了肚:“我就说吧,文哲哥很厉害的。”

“嗯,刚好电脑里有两个文件不小心删掉了,请李大师帮忙看能不能恢复。”

李文哲被夸的有些不好意思。

关小羽的电话响起来,她跑到阳台上才按下了接听。尽量压低声音,表情凝重,完全不似平日里那般明媚。

李悟感到有些奇怪,打个电话怎么搞得神神秘秘。

李文哲猜测:“大概是家里来的电话。每当这个时候她就会变得低气压。”

“为什么?”李悟问。

“她不肯说。”李文哲也无奈摇头。

两人朝着阳台望过去,神情若有所思。也许每个人都有或多或少不愿说不可说的秘密,它们藏在心底独自消磨。

晨间的茶店热闹依旧。所有人都忙忙碌碌地迎接着新一天的开始。李叔在后厨忙得热火朝天,萍姐和吴姐一边收钱打包,一边聊着家常。

吴姐:“这两天没看到文哲啊,不是休假了吗?”

萍姐:“别提了,连我都很难见到。不过昨晚上说是去了阿羽那里。”

吴姐:“最近去阿羽那里越发勤了。哈哈,你儿子这是终于开窍啦!”

关小羽一听在谈论李文哲,忍不住想凑上去听一耳朵,没想到话锋一转,竟奔着自己来了。脸羞得通红,辩解道:“也没有去的很勤啊,不过是去帮忙修个东西罢了。”

萍姐:“修东西你脸红什么。这小子最近拐弯抹角地向我打听,送女孩子什么东西好。”

吴姐一听,八卦的劲头更足了:“你就跟她说,还送什么礼物啊?像阿羽这样的姑娘直接送彩礼就好了嘛。”

你一言,我一语说得热闹,完全不顾一旁的关小羽。

关小羽忙跑开去招待客人,表面上不露声色,心底早就一片荡漾。两年来承蒙李家的照顾才在这陌生的城市逐渐有了一丝的归属感。论人品,论学识,论样貌,李文哲样样都好。若说起内心的感觉,大概是优秀的人没有人会不喜欢吧。

不料一抬头,看见李文哲朝着这边过来。

萍姐:“看,说曹操,曹操就到了。”两人笑得越发大声。

李文哲:“妈,什么事笑得这么开心。”

吴姐:“也没什么事。我们是笑呀这春天来啦!哈哈。”

关小羽闻言忙往后厨躲去了,连李文哲在后面叫她两声都没有听到。正不知所措时,电话响了,是李悟打来的。

“今天天气不错,一起出去散散心。你准备一下,五分钟后出发。”

“可是......”

“别可是啦,我可是推了一天的工作专程陪你的。你快点准备一下,其他的事交给李文哲就可以了。”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关小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一转身李文哲已经站在了身后。

李文哲解下她的围裙,然后双手扶在她肩膀上,把她推了出去:“好好玩。这里就交给我了。”

见关小羽回头,他便冲她摆摆手,系上那条围裙,又一副包在我身上的神色。看来这两人背着自己早已商量妥当,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目的地是一个湿地公园,面积很大,一眼望去是无边的绿浪。红的、黄的、蓝的、紫的、白的,五颜六色的花点缀其间,煞是好看。在这偌大的城市寻一方这样的去处,颇有些世外桃源的意味。平时都忙于应付生计,难得有兴致可以野外郊游。看着眼前生气盎然的景象,仿佛不经意间呼吸都变得畅快和满足。关小羽心想着总算是没有浪费这长久的奔波,不觉嘴角溢出了笑。

“走吧,愣着干嘛。”李悟招呼她。

“我来拿吧,别把你裙子弄脏了。”关小羽去夺下了李悟的画板和工具箱:“你负责带路。”

李悟走在前面,她今天穿了一条奶白色的裙子,上面点缀着团团簇簇暗红色的花瓣。微风轻拂,裙袂飞扬,好似下一刻便会有蜂儿蝶儿被吸引了来。再看自己,完全是公主带了个烧火的丫头。

她们沿着公园铺设的石板路前行,道旁栽满了各种树木,上面还挂着特别标明了名称和特性的小牌子。

“火焰树、蒲葵、狐尾椰......”关小羽忍不住念出来:“这些树的名字可真好听。”关小羽摸着榕树垂下来的根须,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要是能当棵树就好了。”

穿过两棵枝叶茂密的榕树,忽然一条神秘的小路出现了。说是路,其实也没有路。四周高大的灌木合围,这中间的低地像是形成了一片湖泊。只不过这湖泊里没有水,而是长满了密密麻麻的白毛草。中间是几块大如牛的磐石,似连非连,可供人行走穿越。这大概是设计者有意而为之让人叹服的巧思。

关小羽踩在那石头上,只觉得像是到了童话世界。那石头上还有趴着晒太阳的小蜥蜴,闻有人声,仓皇而逃,躲在石头的缝隙中暗自窥探。旁边大树上的松鼠也急忙往树干上又爬高了几米,机警地在高处打量。

按照童话里的桥段,应是公主脚下一滑险些坠落,而王子及时出现英雄救美。然后四目相对,坠入爱河。

“阿羽,快走又在发呆。”李悟的呼唤,打断了关小羽的胡思乱想,快跑了几步追上去。

两人到了一处溪水边。溪水清澈见底,一尾尾不知名的小鱼游弋其中。岸上绿草成茵,又有野花竞相开放。清风徐来,水波不兴,混着青草和泥土的气息。树叶沙沙作响,蛙鸣虫唱伴着鸟语花香。

关小羽不禁感叹:“这地方真好!”

果然是好的让人词穷。

李悟找了一棵大树,背倚而坐。那榕树的主干粗壮,树上垂下千万条灰褐色的根须,丝丝缕缕,随风摇曳,又平添了几分柔美。李悟坐在树下,白衣乌发,眉目清秀,一时间好像入了自然的画。

“这个季节会有很多鸟旅居在此。”李悟打开画板。

正说着,便有三三两两的鸟从头顶飞过去。还有鸟就在岸边的草地上,石堆上,跳来跳去,似乎并不怕人。但只要你作势靠近,它们便倏地飞走了。见来人并不继续动作,就又飞来叫啊,跳啊。

“让人联想到小时候学过的课文——巴金先生的《鸟的天堂》:起初四周非常清净,后来忽然起了一声鸟叫。朋友陈把手一拍,我们便看见一只大鸟飞起来。接着又看见第二只、第三只。我们继续拍掌,很快地这个树林变得很热闹了,到处都是鸟声,到处都是鸟影......”关小羽情不自禁地背诵了出来。

李悟笑着望她:“你竟然还能记得。”

关小羽回答说:“读书的机会少,所以读过的就格外珍惜。”

“不过要画好这些小家伙可不怎么容易。”李悟打开工具箱,取出要用的勾线笔。关小羽坐过去,看李悟一边勾画一边向她解释这些线条的要义。关小羽认真听着,不时点头。仿佛回到很多年前的那所屋舍低矮的乡村小学,虽不宽敞却很明亮的教室。她望着讲台上授课的女教师,不时点头,眼中满是渴望。

精彩评论

七年前写下这句书评:“不爱人妻王思宇,从这句话可以窥视《贫民窟少女》的主题,抛开一些不合理的浪漫青春情节,阅读中可以感到一丝邪恶的快感。可惜受限于和谐的大环境,这本书无法补完,只能烂尾。”那个时候作者草右言寺好像还在写,今天再翻开手中的盗版书,真有点物是人非的感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