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死亡彼岸花》死亡彼岸花曼珠沙华 同人 死亡彼岸花作者是云卷-云舒的小说

死亡彼岸花

《死亡彼岸花》

云卷-云舒 著

连载中 灵异 赵明,程阳 阅文集团

云卷-云舒辣文《死亡彼岸花》由云卷-云舒最新写的灵异风格的新篇,主要人物赵明,程阳,主线余音绕梁,非常值得一看。精彩片段预览:“怎么?还想死扛着?做你们这行当,没必要讲义气吧?”盯着赵明,王队长严肃提醒道,“可以明确告诉你,仅卖给赵武的两批‘花粉’,就足以让你下半辈子全在监狱里过!如果再不为自己想想退路,你的老父老母,他们还

957次点击 更新:2020-02-13 17:13:00

免费阅读
云卷-云舒辣文《死亡彼岸花》由云卷-云舒最新写的灵异风格的新篇,主要人物赵明,程阳,主线余音绕梁,非常值得一看。精彩片段预览:“怎么?还想死扛着?做你们这行当,没必要讲义气吧?”盯着赵明,王队长严肃提醒道,“可以明确告诉你,仅卖给赵武的两批‘花粉’,就足以让你下半辈子全在监狱里过!如果再不为自己想想退路,你的老父老母,他们还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怎么?还想死扛着?做你们这行当,没必要讲义气吧?”盯着赵明,王队长严肃提醒道,“可以明确告诉你,仅卖给赵武的两批‘花粉’,就足以让你下半辈子全在监狱里过!如果再不为自己想想退路,你的老父老母,他们还怎么活?!”

“别……别说了……我……我都招……”

一听这话,赵明彻底服软了。

“我不知道。”赵明讷讷地回答。

“还不老实?!睁眼说瞎话吗?!”王队长又呵斥到。

“网上?那供货人网名是什么?”对此,程阳很敏感。

“乌鸦。”赵明如实回答。

“乌鸦?!”时隔两年,这个网名再次出现,程阳又是一惊。

但程阳知道,此“乌鸦”非彼“乌鸦”。两年前,在A国的清剿行动中,网上联络者“乌鸦”已经被警方当场抓获,现仍在服刑,可以确定,赵明口中的“乌鸦”,是“天使”集团最新的网上联络者。

“‘乌鸦’是怎么找到你的?”平复了一下情绪,程阳接着问。

“然后你就开始了‘花粉’买卖?”程阳问。

“不不……”赵明急忙否认,“虽然我听说过‘花粉’,但就凭网上几句话,我自然不敢相信他。再有,王队长说得也对,我真的是想好好过日子,不想再碰那玩意儿。”

“那为何还是碰了?”王队长再问。

“前阵子……我和朋友做生意赔了,连爹***养老钱都扔了进去,老婆嫌我无用,赚不来钱,一生气回了娘家,还要和我离婚。并且,亲戚朋友知道我犯过事儿,都不愿借钱帮我翻本儿,那日子,活地可真憋屈!刚巧……‘乌鸦’又了我,还说,只要我答应卖‘花粉’,他就先给我一笔钱。我原本不信,可随便说了一个账号后,他竟然真的给了我一大笔钱,我……我很久都没见那么多钱了……所以……所以就答应他了……”供述着过程,赵明声音越来越小。

“既然没见过面,那你们怎么交易?”程阳继续问。

“交易时间,‘乌鸦’会在网上通知我;交易的地方,一般都在松木市长途汽车站。每次,我在约定时间到了车站后,就会接到一个公用号码打来的电话,通知我把钱放在他们指定的地方。等他们取到钱后,再电话告诉我货的地址,我……我就可以拿走‘花粉’了。”赵明一五一十地回答。

“先给钱后取货,你不怕他们拿钱之后逃之夭夭吗?”程阳又提出了疑问。

“这个不担心,”赵明很快说道,“我们不是现货交易。”

“什么意思?”程阳问。

“就是……我每次给的钱,其实是上一批‘花粉’的货款,而新拿到的货,是不用立马付钱的。这也是……他们为了不让我疑心……才想出的办法。”赵明说道。

“赶紧把‘乌鸦’的网上联络方式,还有联络你的公用电话号码写下来。”程阳又说。

“是是……我马上写……马上写……”赵明老实地答道。

“还有一件事,你要向本家的弟弟赵武学习一下。”最后,程阳又提到关键一点。

“我……我知道……”一听这话,并不愚笨的赵明立即就反应过来。

就这样,审讯顺利结束了。

拿到赵明的口供,程阳立即吩咐道,“蒋越,你负责以赵明的口吻,催促‘乌鸦’再次发货!小钱,你立即把‘乌鸦’的网上IP地址和那个公用号码反馈给宋局,让他们锁定一下‘乌鸦’的具体位置。”

“是!”二人立即回应。

林港市公安局宋鸿轩办公室

“宋局,经过仔细排查,依然没有确定无名尸体的身份,但可以肯定,他不是林港人。另外,尸检详细报告也出来了,死者体内没有‘花粉’,他的死,应该与‘花粉’实验无关。可惜的是,因尸体高度腐烂,死者颈部的伤口很难做精确比对,但被割断的动脉,边沿非常齐整,凶器应该是利刃,且一刀毙命。初步判定,凶手训练有素,下手非常狠。另外,死者被剥掉的衣服,一直也没有找到,很可能被凶手取走或是毁掉了。”初步调查后,江旭东第一时间向宋鸿轩汇报了结果,并呈上了尸检报告。

“推断死者为长期的体力劳动者,且家境不富裕?”翻看着尸检报告,宋鸿轩很快找到了关键点。

“没错,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江旭东回应。

“查不到死者的身份,他究竟是谁呢?”联想到身份问题,宋鸿轩的眉头又拧紧了。

“目前来看,除了死者手脚上结的老茧以及右小腿部的一处明显烫伤,尸体几乎没有任何特征。并且,这处烫伤形成时间也很久了,确定与案件无关。”江旭东又说。

“你怎么看?”没有着急表态,宋鸿轩只是反问。

“如果不考虑‘花粉’的因素,那么,这就是一起普通的杀人抛尸案,再考虑到被害者的身份,仇杀的可能性比较大。”江旭东很快给出了自己的分析。

“那凶手为何剥掉死者的外衣?”宋鸿轩又问。

“两种可能。”简单思考之后,江旭东又开始推测,“第一,死者的服装能够证明其身份,比如,是某工厂的工作服或是某行业的统一着装,剥掉服装,能够更好地隐藏被害者的身份。第二,凶手在行凶过程中遭到死者反抗而受伤,在服装上留下了自己的血液痕迹,为了不留下线索,凶手干脆取走了外衣。”

“有道理,”认同地点点头,宋鸿轩没有提出异议,“既然没有证据证明,死者与‘花粉’有关,那就不要先入为主。从你说的两点入手,继续展开调查,死者的身份和丢失的外衣,是最重要的两个切入口。”

“明白!”江旭东回应。

精彩评论

说实话,云卷-云舒这本带点灵异性质的小说,在他所写的众多小说中不算多优秀,我之所以看下去也是想看看主角(赵明,程阳)和大洋马女朋友的故事如何进展。可惜,还是太监掉了,云卷-云舒同学也至今没有一本小说是完本的,无怪乎云卷-云舒的贴吧如此简练的介绍他:“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

免费章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