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爱过你,恨过你》爱过你恨过你钟小北免费 作者是桐哥的小说 爱过你,恨过你蕾丝

爱过你,恨过你

《爱过你,恨过你》

桐哥 著

已完结 短篇 傅靳元,沈如 互联网

《爱过你,恨过你》为桐哥新出,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书房里,我们俩沉默相望,谁也没有先说话,还是管家端茶进来才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他端起一杯茶抿了口问:“你想要什么?”我冷笑问:“我想要什么你会给吗?”傅臻放下茶杯,了然问:“还是他吗?”他口中的他指

953次点击 更新:2019-12-01 17:02:09

《爱过你,恨过你》为桐哥新出,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书房里,我们俩沉默相望,谁也没有先说话,还是管家端茶进来才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他端起一杯茶抿了口问:“你想要什么?”我冷笑问:“我想要什么你会给吗?”傅臻放下茶杯,了然问:“还是他吗?”他口中的他指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书房里,我们俩沉默相望,谁也没有先说话,还是管家端茶进来才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他端起一杯茶抿了口问:“你想要什么?”

我冷笑问:“我想要什么你会给吗?”

傅臻放下茶杯,了然问:“还是他吗?”

他口中的他指的傅靳元。

闻言我忍不住的笑开说:“反正我和沈如嫣你要选一个,我知道你一直讨厌沈如嫣,还不如选我还清当年那个约定,你说如何?”

傅臻老奸巨猾的笑道:“你和沈如嫣现在身后都无家族背景,都是贫民女人,既然这样,我为何不选择沈如嫣顺了我儿子的意?”

盯着傅臻的笑容,我忽而从容的问:“你不是一直想要孙子吗?”

傅臻的笑容突然僵住,我讽刺的笑说:“看来我比沈如嫣有优势。”

“你想要我做什么?”他问。

......

我离开后回到暂住的地方,心里异常的平静,哪怕明天就是我和傅靳元结婚的日子,我也感觉不到丝毫的喜悦。

我恨他,更恨沈如嫣对钟殇做的事。

她想要嫁给傅靳元,简直是痴人说梦。

我盘腿坐在床上一夜未眠,第二天清晨来的很快,我见的第一个人是阮檬。

他面色苍白,眼角还有淤青,我担忧的问他,“发生了什么事?”

阮檬摇摇脑袋,低声说:“钟小姐,我送你去婚礼现场。”

我坐上车,视线空洞的望着窗外,路边的风景一一略过,可我的心里早就失去了光彩,甚至麻木的穿上不是很合身的婚纱,麻木的让化妆师给我化妆,直到阮檬领着我去婚礼教堂我才有了一丝反应。

站在门口我突然有些无措的望着阮檬问:“我要嫁给他了吗?”

阮檬垂下眼眸,犹豫道:“是的,钟小姐,三爷在里面等你。”

阮檬推开门,我踩着高跟鞋进去怔住。

男人一身正统的西装,领间系着黑色的领带,耀眼的白色灯光打在他冷漠的面孔上平添了几份成熟以及霸气,而此刻他盯着我的眸光逼人,锋锐如鹰隼,像两个幽深的旋涡,令我的心脏抑制不住的狂跳。

不过就是这样的他,身侧站着一位穿着婚纱的漂亮新娘。

那新娘的身段比我风韵,胸前更是沉甸甸的,长相也大方精致,一对眉细长,一双眼流盼妩媚,唇色不妖不淡,她似乎更配那个男人。

她就是死了又活过来的沈如嫣。

难怪婚纱不合身,我万万没想到傅靳元答应的结婚不过是一场骗局,他从一开始要娶的人就是沈如嫣,而我从始至终不过是一个惹人笑的笑话罢了!

我挺直身子走向他们,当着众宾客问:“你要娶她?”

傅靳元微微的勾唇反问:“不然是你?”

我坚定的目光望着他说:“但昨晚你说会娶我的。”

这时,沈如嫣说话了。

“靳元,我怕她......”

我偏过头,嗓音残忍的问:“你怕我什么?怕我揭穿当年那场车祸是你的自导自演?怕我揭穿你那几年对我做过的那些肮脏事?”

沈如嫣缩在傅靳元身后,无措说:“我没有。”

她真的是将示弱发挥到了极致。

听闻这件事的傅靳元神色淡淡,似乎觉得我这些话都是我胡说八道,我垂着脑袋皮笑肉不笑的说:“你不信我的话你可以问你的父亲,当年的那场车祸他是知道真相的,也是他救了沈如嫣送她离开了桐城。”

当年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是傅臻,他的证词对我很重要,至少能证明我的清白。

可我低估了傅靳元,他想护一个人无论她对错都无妨。

他的目光看向了他的父亲,后者点点头说:“是。”

傅靳元的眼眸深处突然翻起波涛汹涌,不过只是一瞬,他的手臂紧紧的搂住沈如嫣的腰.肢,淡淡的反问了我一句,“那又如何呢?”

我的委屈,钟家的委屈,两年的牢狱之灾死在他这句......那又如何呢......我突然觉得可笑,讽刺,忍不住的大笑出声道:“不如何!”

我猛地向傅靳元走近,伸手抓住他的胳膊问:“你到底娶不娶我?”

傅靳元忽而微微的垂着脑袋,冷漠的眸光与我对上,我在他的眼眸里看见了自己的影子,随后只听见他薄唇里冰冷的吐出三个字,“你,配么?”

我固执的说:“那你就不怕我泄露昨晚......”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傅靳元大力的甩开了我,我重重的摔倒在地上脑袋磕着附近的桌子,我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脑袋放在眼前,一片血色。

在桐城的傅三爷面前,身侧的宾客不敢扶我纷纷退到后面,白色的婚纱变的血色不堪,这时教堂的门突然被人打开,我看见满身伤痕的阮檬被几个保镖扔了进来,他们还用拳脚打着他踢着他。

我错愕的问:“你为什么要这样对阮檬。”

傅靳元微微弯腰,冷酷道:“我不需要叛徒。”

我忽然想起昨晚傅靳元的行踪是阮檬告诉我的......

阮檬一直小心翼翼的待在傅靳元以及傅家,因为自己稍有个不慎,家人就会受到牵连,昨天还是我一直求他,他才告诉了我傅靳元的下落。

我从没有想过害他,可他现在......满身伤痕。

我抬头望着沈如嫣,她露出得意的笑,我爬过去伸手抓住傅靳元的黑色皮鞋,质问说:“那又如何......这是你给我的答案,可三年前你搞垮钟家,让我淋着雨在沈如嫣坟前跪一晚上以及两年的牢狱之灾该怎么算?”

傅靳元神色怔了怔,我眼睛干涩的说:“我没做错过什么,却要被你欺负成这样,可是小叔......我不过还是一个二十岁的小孩子呐。”

我趴在他脚下苦苦的哀求说:“求求你,放过阮檬。”

傅靳元神色未变,在座的各位也不敢替我们求情。

我费力站起身跑过去将阮檬死死的护在身下,拳头全砸在了我身上,

痛,身体痛的发麻,心里没有丝毫的恐惧只有无尽的悲伤。

我抽搐着身体吃力的从保镖手里抽出一把刀对准自己的心口,无力的威胁着冷酷的男人说:“放我们走,你放心,我再也不会说嫁给你的话了。”

傅靳元的身形未动,他抿着唇,我看见沈如嫣在此时握住了他的胳膊,娇弱道:“靳元别信她,钟小北折腾了这么多年,她就是在逼你。”

我闭了闭眼,留下一滴心如死灰的眼泪坚决道:“你别后悔!”

这一刀狠狠地插向了心口,我吐出一口血身体瘫在地上,傅臻连忙跑过来扶住我,嘱咐傅靳元道:“快叫救护车!靳元,我讨厌沈如嫣并不是没有原因的,她曾经一次又一次的欺负小北,还制造了那场车祸令你眼睛失明,是小北甘愿做个瞎子捐出眼角膜让你恢复光明的。”

我抽搐着身体软在地上,视线也越来越模糊,只看见傅靳元一张震惊的脸,恍然之间我似乎听见有个软软的女孩声音喊着我,“妈妈。”

我不知道傅靳元看向何处的,我的意识也渐渐地丧失......

混沌中我似乎听见那个男人错愕的问,“小孩,你喊谁妈妈?”

精彩评论

桐哥写了很多小说,但我却觉得他其实不太适合写短篇小说,他的小说大都框架很散,撑不起一个结构出来。这本有点带着桐哥自传意味的《爱过你,恨过你》同样如此,与其说它是小说,它更像是一部散文。但是我又特别喜欢这本书,因为在通篇看似浓郁着荷尔蒙气息的文笔下,隐藏着彻骨的忧伤与孤独。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